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超5000万人死亡,100年前的那场流感后来怎么样了?

新闻来源: 酷玩实验室 于2020-04-20 17:36:2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超240万人确诊,16万人死亡,疫情的拐点依然迟迟未来。疫情还有多久才能结束?100年前的人也在问。

结果是,那场发生在1918年的大流感,反反复复来了3波,持续时间长达3年。

那时,全世界的总人口不过18亿。

但最终,感染人数达5亿,超过了总人口的1/4,带走了5000万-1亿人的生命。

一战死亡人数是1600万,二战直接因为战争死亡的人数是3600多万。

而1918流感大流行死亡的人数,远远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及流行病造成的伤亡。

面对那场危机,人们慌乱无措,任由死亡与恐惧蔓延;那些当时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倾尽全力依然无功而返。 这场危机,有一个被叫了一百年但并不正确的名字:西班牙大流感。

因为这场流感的发源地,并非西班牙。  

01 

1918年,美国堪萨斯州的哈斯克尔县,还是座一片荒蛮的小县城,三三两两分布着一些小草屋。

农夫们的房子离自己的猪圈、鸡鸭舍很近,很多人家里都养着成群的牲畜家禽。



1918年1月末到2月初,当地一些人开始患病:剧烈头痛和身体疼痛、高烧、干咳。

医生迈纳将这种病归为了流感,但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症状如此强烈的流感。

和普通流感更为不一样的是,许多被这种疾病击倒的人,“都曾是县里最强壮、最健康、最精力充沛的人”。

在迈纳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取得任何治疗方法时,疾病突然消失了。3月中旬,一切看上去好像又恢复了正常,孩子们重新去上学了。

但当时美国正在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当地报纸害怕影响战时士气,对疾病造成的死亡极少提及。

医生迈纳的担忧并没有消失,那些症状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他嗅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于是他向国家公共卫生官员发出了警报。

1918年上半年,迈纳提出的“严重性流感”警告成为了当时美国《公共卫生报告》周刊上,唯一涉及世界各地流感的内容,然而,这个信息并没有被引起重视,也没有作为公共卫生预警信息发布。

就在哈斯克尔县有人病倒的时候,当地一名叫艾略特的村民前往福斯顿军营拜访自己的兄弟,那时他的孩子也已经生病了;与此同时,福斯顿军营一名叫阿尔伯特•吉特切尔新兵厨师回到哈斯克尔探亲,之后又返回了军营。



3月4日,阿尔伯特•吉特切尔在检阅时报告得了流感。

在接下来的短短三周之内,有1100多名士兵病重,237人患上了肺炎,38人死亡。

这样的死亡率,还是没有被引起重视。

福斯顿军营仍然在源源不断向欧洲战场输送着士兵。



 在福斯顿军营出现第一例病例后两周,3月18日,佐治亚州两个军营中各有一个士兵请病假。

紧接着,美国36个兵营内有24个遭遇了流感侵袭,全美55个大城市中有30个出现了流感。

3月底,美军登录法国布雷斯特港口,疫情从这里开始蔓延。

法国军队4月10号出现了第一例病例,4月底,巴黎被侵袭,意大利也遭到了波及。

5月,英国第一陆军有36743人住院,第二陆军的疫情在5月底开始恶化,6月,当军队从欧洲大陆回到英国时,疾病被带到了英国。

西班牙超过800万人被感染,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也被感染。

参战国对所有可能影响士气的消息进行了封锁,包括流感。但由于西班牙是中立国,媒体报道没有受到管控,因此这些消息被充分报道。

但正是这样,全世界人开始将这种流感称作“西班牙流感”。

6月,疫情在德国军队中爆发,50万人躺进了医院。



葡萄牙、希腊、丹麦、荷兰、瑞典、印度、中国、菲律宾,全世界各地都开始出现了疫情。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一波疫情爆发,尽管许多人患病,但症状都不太严重,住院的人大多都能完全复,致死率也不高。

法国疫情爆发时,613名美兵被送入医院,只有1人死亡;英国舰队被感染的10313名水手中,最终只有4人死亡。

6月1日到8月1日,200万驻法的英国士兵有超过120万被病魔击倒,但随后,疾病绝尘而去,停止了蔓延。



8月10日,英国一份医学杂志宣布流感疫情“已全然消失了”。

它确实消失了,但只是暂时消失。

当它卷土重来的时候,早已不像第一次这样温和,变异后的病毒杀伤力和致死率骤然上升。

8月15日,英国皇家海军的一艘军舰带着200名船员来到了塞拉利昂的一个港口,他们都患上了流感,在他们指挥一些黑人把煤炭装进船只后,工人们把报酬和病毒一起带回了家。

8月24日,两个当地人死于肺炎,许多人病倒。

短短几周,塞拉利昂就因为流感,损失了大约3%的人口。

病魔来到了波士顿德文斯军营。

这里最大的设计容量是36000人,但现实是这里的人数已经达到了45000人。

一天的时间里,就有1543名士兵患上了流感,到了9月22日,整个军营19.6%的人都成了患者。



即便医护人员的数量扩大了10倍,从凌晨5:30工作到晚上9:30,还是不堪重负,许多医生和护士被感染死亡。

有军医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患者一开始看上去就像是普通感冒或流感,但入院两个小时后,他们的颧骨上出现褐红色斑点。

几个小时后,肤色开始发紫进而发黑,从耳朵扩展到整个脸部。

平均每天有100人死去,专门开设了运送尸体的专列,棺材供不应求,尸体就像小山一般堆在一起。

床位上的病人面色紫青、剧烈咳嗽、不时吐出血痰。

病人得不到任何照料,能容纳1200人的基地医院挤进了6000人,没有护士,医院内充满了恶臭味,那些无法起身的病人排泄物染满了自己的衣服和床单。

到处都是血迹,有人咳血,有人从鼻子和耳朵里往外冒血。

尸体一捆捆像木头一样被胡乱丢失在停尸房的走廊里。



9月7日,来自波士顿的300名水手登录费城海军码头。

从那之后,费城的情况成为了美国其他城市以及世界各地的一个缩影。 即便已经有人因为流感不断住院,9月28日,不顾诸多医生的反对,费城政府还是照常举行了销售公债的大型自由游行,游行队伍延伸了3公里多。

几十万人簇拥在游行路线上,大家互相推搡,都想把游行队伍看得更清楚一些。

政府向他们保证,不会有任何危险。

游行结束后3天,费城全城31家医院床位全部爆满,医疗措施无济于事,一名医生的女儿在出现症状后24小时内死亡,一名实习护士早上上班时感到不舒服,12小时后就死了。

然而,所有城市的卫生部门还是表示:“只要市民做好日常预防措施,不需要过多警告。”、“这并不是传闻中可怕的‘西班牙流感’,而是普通的传染病。”



10月1日,费城因为流感共117人死亡。

所有的公共集会开始被禁止,教堂、学校、剧院全部被关闭,葬礼也不允许再举行,可是这一切,为时已晚。

仅仅10天的时间,患病人数从每天的几百人达到了上千上万,死亡人数成倍增加。

人们陷入了恐慌,报纸仍然在将事态最小化,声称禁令措施“没有任何惊乱或者恐慌的理由。”

10月5日,死亡人数达到254人时报纸宣称流感已达最高峰,结果第二天的死亡人数达到了289人,报纸再次告诉人们,流感高峰已经过去了。

可接下来两天里,死亡人数突破了300,政府宣称,这是死亡人数的最高位,从现在开始,死亡率将会不断下降。可第二天死亡人数攀升到了400人。



“人们像苍蝇一样死去”,尸体无法安葬,掘墓的人也病倒了。

棺材开始短缺,有人去殡仪馆偷棺材。

费城的太平间只能停放36具尸体,结果被塞进去了200具尸体,再也放不下更多的尸体了。

家里有人死了,就只能停放在家里,铺上冰块后,尸体仍然会在腐烂后散发出恶臭。

大部分的人们没有可以用来隔离尸体的房间,只能裹进床单,推到角落里;有人病重到无法做饭洗漱,更无力搬动尸体,只能和尸体躺在同一张床上。



“整个城市笼罩着恐惧,如死一般的冷寂”。

一些偏远地区的村庄遭遇了灭顶之灾。

在美国红十字会组织的远征救援中,诺姆的300名因纽特人176人死亡。

一名医生探访的10个小村落,有三个村落里的人全部死亡,其他几个村落也都85%的人死亡。

在一个叫米克尼克的小渔村,全村只剩了6个人还活着。

无数村庄已经空无一人,不存在任何生命迹象,只有几群饿得半死的狗。”

9月,流感席卷美国全境,死亡人数超过10万;10月,这个数字超过了20万,10月22日一天,纽约的死亡人数达到了5222人。

西班牙萨拉莫死亡率达到10.1%,德国法兰克福患病死亡率更是高达惊人的27.3%。

全球的死亡人数在10月,超过了150万人。

  02  究竟是怎么回事?

普通流感袭击的往往是抵抗力较差的小孩和老人,1918年的流感,连最健壮的人群也没有放过,而且他们还占了死亡人数的大多数。

在南非的城市中,20-40岁的死难者占到了死亡人口的60%;在芝加哥,20-40岁的死亡人数是41-60岁死亡人数的五倍;整个美国,死亡年龄段最多的是25-29岁,其次是30-34岁,第三20-24岁。

医生也拿不准,这个疾病到底该划分到哪一类疾病中。

如果有人因为关节疼痛而满地打滚,医生会认为是登革热;如果有人发高烧、打寒战,医生又会将其诊断为疟疾。



霍乱、黄热病、瘟疫、肺结核、白喉、痢疾,都成了可能的选项,但没有一个可以解释全部的症状。

根据一位英国医生记录:“我以前从未见过的一种情况——即皮下气肿,空气在皮肤下集聚形成气泡——从颈部开始扩散,有时遍及全身。”

那些气泡在病人翻身时会发出噼啪声,一位护士后来把这种声音比作爆米花,在她之后整个生命里,她无法忍受别人在她旁边吃爆米花。

极度的耳痛常常出现、头痛深入颅骨,尤其是眼眶后方,想转动眼睛的时候,那种疼痛几乎难以忍受。

嗅觉也会受到影响,有时持续几个星期。还出现较为少见的并发症,比如急性肾衰竭。

血从某个人的鼻子、嘴巴、甚至耳朵或眼睛周围喷射出来。

照顾病人的妻子或丈夫、为家庭递送食物的童子军、想查明公寓里的人是否还活着的警察、用自己的车充当救护车的司机,所有人看到这些症状时,都被吓坏了。

死亡来得极快。

全世界充斥着有人从马上跌落、有人瘫倒在人行道上的新闻。

有人等公车,听上去很正常的声音向她问路,突然就倒地身亡。



有人刚登上电车,售票员就倒下死了。五公里的路程,有6人死在车厢里,其中包括司机。

恐怖在全世界蔓延。

一边是报纸上不断宣布的“不要害怕”,一边是身边的人不断死去。

医生们开始尝试一切办法:从阿司匹林到吗啡;用海洛因控制咳嗽;给病人输氧。

一些医生慌不择路,把最古怪和最荒谬的疗法都用上了:把多种刺激性药品粉末混合在一起,吹进上呼吸道内;给口腔、皮肤、肠道注射小苏打。

尽管一些治疗方法造成了一半以上的病人死亡,但还是有人对外宣称,他已经掌握了完整的治疗方法,而对于那些被治死的病人,却只字不提。

还有几亿人根本得不到医生的照顾,各种民间偏方也都出现了:脖子上挂着樟脑丸和大蒜、用消毒液漱口、让冷空气充满房间或是关闭窗户加上封条,让屋子里变得更热。

那时没有一种药品、没有一种疫苗可以真正预防流感,尽管数百万人戴着口罩,但也无法预防流感。

医生们试遍了一切能想到的办法,最终只能沮丧的对自己的患者说:“没有什么特殊办法能起作用。”



科学家们也站了出来,接受挑战,拯救生命。

这种流感如何表现又如何传播、它在人们的体内做了什么、病原体又是什么?他们必须回答这三个问题至少一个,才有可能拯救病人。

各地的实验室研究都转向了流感,无论他们各自之前有多么高傲不羁、彼此之间有多么厌恶,流感面前,他们知道,只有合作,才有可能战胜病魔。



他们用尽毕生所学,试图探得一丝疾病的真貌。

很快,当时那批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他们似乎丧失了前十几年对科学的自信。

“别再说什么医学就快征服疾病了”,“医生们对这场流感的了解,并不比14世纪佛罗伦萨医生对黑死病的了解更多。”

1919年1月,流感第三次袭来,一月份,西班牙死亡2.1万人,巴黎2月份2600人死亡,但相对于前两次,大多数人已经感染过,体内产生了相应的抗体,因此第三次并没有像第二次那样造成大面积死亡。

1920年3月,人类记录了最后一例流感病毒。

两年的时间里,全球5亿人被感染,占当时全部人口的1/4,根据后世的估计,这场大流感带走了全球5000万-1亿人的生命。

人们说,不是人类战胜了那场流感,而是病毒放过了人类。

在那之后,无数的科学家开始研究那场流感。

但结果总是让人失望,甚至有人说“失望就是我的家常便饭,我以此为生”。

有人耗尽好几年的心血,最终得出了一个错误的结果;有人终生未婚,投入到研究上,也没有取得想要的成就。

保罗·A·刘易斯,在年轻时就证明了脊髓灰质炎是由病毒引起的,他开发的能100%预防猴子染病的疫苗,比人类的脊髓灰质炎疫苗早了半个多世纪。



年少成名,蜚声国际,被不止一位科学家称为“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大流感来临后,对于流感研究的执着,最终耗尽了他的一生。

他几乎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只待在实验室里,但由于方向偏差和判断失误,晚年他未能在流感研究上取得任何进展。

1929年6月30日,不慎染上黄热病的他在痛苦中死去。

1918年开始的那场大流感,绝大多数的遗体都被焚毁,之后的数十年里,人们对那场流感病毒的认知依旧有限。

03 

100年前那场旷世的灾难,人们无助而绝望。

有很多人认为,100年过去,当新冠疫情再次袭来的时候,人类依然无助而绝望,一如当初。

该犯的错一样也没少,我们从历史中唯一学会的,似乎就是人类永远什么也学不会。

但我希望跟大家聊一聊,我们和100年不一样的部分。

虽然整体来说新冠疫情中人类的表现依然糟糕,但是也不是全无希望。

而这些星星点点的希望,也许就是人类能繁衍到今天、成为地球上最成功的生物的秘诀。

从对抗病毒的角度来说,其实这次新冠病毒对人类来说最重要的是启示是,我们需要总结,下一次再遇到新出现的、“不明原因传染病”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想答案是明确的:一套应对“新型传染病”的完整、科学的应急机制。

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未知的病毒,所以这一套机制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但当我们回头来看这100年来人类为对抗未知传染病的历史,我们还是有一些进步的。

首先,为了控制1918年那场流感,当时的科学家们需要解答四个问题:它的症状是什么?如何传播?它在人体内做了什么?病原体是什么?

只有了解了这些,才能有针对性的控制和治疗方案。



遗憾的是,在当时,种种条件限制之下,他们没能取得自己想要的答案,但一些研究理论也为整个世界医疗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此后的数十年里,一代代科学家沿着这些理论基础,继续追问。

1933年,英国科学家们分离出了第一个人类流感病毒,命名为H1N1。

从这里开始,人们知道,流行感冒是由流感病毒造成的。

人们对流感的一些基本认识,在1918大流感中被确定。

科学家们知道了流感是“一种群聚病”,最容易在拥挤的人群中传播。

他们也确信,人们不仅通过吸入这种方式传染,还可以通过手与口或者鼻子的接触传染。

因此,从那时起直到今天,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隔离举措成了面对流感的基本措施。



大家不要小看这些措施,往大了说,它代表人类面对病毒时的一个整体的策略:

科学和团结。

科学这个词我想大家都能理解,而团结这个词听起来,很鸡汤。但是实际上,它是具象的、有效的。

其实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利用全球监控,为我们默默阻挡了很多次的疫情。如果没有这些工作,我们在过去的100年里,可能早就经历了无数次的大疫情了。

几十年来,WHO一直对流感做着监控,其全球监控系统目前已经有80多个国家超多100多个实验室加盟,这可以使得对流感进行集中分析,并且实现信息共享。

WHO的流感部门曾经证明过自己的能力:1997年的H5N1和2003年的SARS,正是他们的及时确认与判断,最终使得爆发得到了有效控制。

2003年,SARS在国内的爆发留给人们最大的教训是信息渠道不通畅、不透明。

在那之后,我国花7.3亿建立了“中国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网络直报系统。

直至乡镇卫生院的基层医疗机构,只要在这里上报相关信息,中国疾控中心就能实时收到。

在这之前,我们的传染病上报经过层层机构,才能最终报到国家卫生行政部门,而且每月只汇总一次,常常错过很多时机。

所以我们一度认为,这一套“直报系统”将有效地帮我们对抗传染病。



但是,今天当新冠疫情发生的时候,从武汉初期的表现来看,这一套直报系统似乎一度失灵了。

这是应当要批评的,很应当。

但是我们要做的,并不只是批评。

有人因此觉得这个系统没用,我觉得这个看法是很危险的——它有可能引导我们去放弃对这样一个重要系统的探索。

我们要讨论的问题应该是,“直报系统”为什么会失灵?其中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下一次怎样避免?

我觉得新冠疫情的出现,说明这套系统还不完善。但是过去,它曾经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帮助过我们。

反思这次的新冠疫情的失误,其实是因为系统设计的时候,我们对传染病的认识有限,新冠肺炎不在现有的39种法定传染病之列,无法直报。

但这些年来,利用这个网络直报系统,我们曾经及时捕捉到了很多传染病情况。

比如禽流感和鼠疫,就在新冠前夕,2019年11月12日,内蒙古确诊了2例鼠疫,2人被救护车直接拉到北京救治,所有密切接触者当即全部隔离。

鼠疫本身的后果,可能有多严重,我想不用我再多说。

我们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国家很早就及时有效的发现,然后处理病人,才没有传播开。

这说明,这一套系统已经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只是作用还有限。



所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在批评之余,我们要从新冠疫情中总结出教训,去完善中国的新型传染病直报机制、以及更完整的应对机制,来更好地应对下一个SARS、下一个新冠。

尾声

每一次疫情结束,我们都希望病毒能够彻底消失。

但现实总非我们所愿,西班牙大流感过去100年来,如果仔细统计,我们会发现,流感、肺炎等真的没少发生,甚至每隔10年、30年都会发生一次。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病毒原本就是自然界中最常见的一种微生物,现在以及未来都将和人类共存。

这个病毒被我们攻克了,未来也还会有新的病毒诞生,但人类也正是在和新老病毒的搏斗中不断成长。

像新冠这样的病毒不会永远不出现,而我们无法立刻生产出疫苗,过去和未来,这都将是常态。

我们不能心存侥幸。

这也是英国的“群体免疫”策略最让我看不起的地方。

英国科学家是现代免疫学的奠基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疫苗——“牛痘”,就是由英国科学家琴纳发现的。

英国曾是全人类“科学抗疫”的领路人,如今却重新退化到躺平等死的状态,我搞不明白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我前面说过,对未知病毒最正确的应对方法是,应该是“科学”和“团结”。

把“团结”更加具体地解释,我想应该是,“透明”和“协作”。

如果做到了这些,我们可能无法立刻攻克所有病毒,但是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任何病毒,能真正打倒我们。

在失败后不断反思、不断尝试,直到有一天获得成功。

这才是,人类屹立于地球万物之巅的秘诀。
网编:鼠来宝

鲜花(6)

鸡蛋(0)
2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史海钩沉】【百家论坛】【历史天空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