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24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法媒:方方日记将在美出版 遭遇甩锅者疯狂群攻(图)

新闻来源: 法广/多维新闻 于2020-04-09 19:18:0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作家方方武汉封城时写下的日记将于8月在美国出版,消息传出后,突然引发一轮激烈的攻击,崔文元认为“对方是全序列出动了”;方方本人则以为:“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对一位真实记录武汉人封城之下的悲情遭遇的作家,发动这番攻势,令人诧异。

武汉封城期间,被锁在城中的方方和所有武汉人共命运,记下耳闻目睹,委婉但不失尖锐,要求官员为疫情承责,对“极左”丝毫不留情面。日日夜夜,点点面面,在中国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在那一时期,每天的某一个时刻,无数的人都在等待着方方的“日记”。

然而在传出这些日记将于8月在美国出版后,至少是可在中国官方平台驰骋的“舆论”对方方发动了一场罕见的攻击,如果把这场巨大的攻击形容为一处战狼之舞,,领舞的就是『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胡锡进8日撰文有意将『方方日记』将要在美国出版一事放入美中因新冠疫情处理方式激烈对抗的大背景下联想。

胡锡进称,美国向中国“甩锅”,一些精英人士甚至要求向中国索赔,“让很多人联想到庚子赔款”,而方方却要在美国出书,中国人将会“用我们多那么一分的利益损失,来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单”。他称这本书在今天的这个时间点上出版,“方方的确带来了对公众的一份刺痛”。

胡锡进领舞,一众翩翩,一时间,曾经无数被方方日记感动的读者不知到哪里去了,屏蔽了?被压抑许久的大V出来说项了。许多,使用的竟是五十年前文革时代的语言:江帆称:“那个‘方方日记’,不正是以反动立场描写‘历史’‘文学’的最佳反面教材吗?”。

方方日记曾让无数人与煎熬中的武汉人有种同命运感,但是,现在有人出来替“海外华人”代言了。陈淑敏:“不能只考虑让更多人知道一部分真相,但不想到这些内容可能会让更多人受伤害,比如海外华人可能生存境地更困难,因为一定会有偏激的外国人会更坚定认为是中国的原因导致的疫情传播,会间接激化矛盾。”

这算比较温和的,金融圈女神经就比较神经:“方方永远只谈社会的黑暗面,至于千千万万中国人为此做出了多少努力,她是看不到的。她当然有说话的权利,但是她以体制内高官的身份,物质和荣耀都有了,然后又砸体制的锅,简直是一鱼两吃。”其实,方方曾经是湖北作协主席,现在早已退休,不太“高官厚禄”。

记述武汉人日常悲情,日记中也不乏“光明”,但有些人不希望把家中的琐事拿到外头传扬。“内外有别”,号称“体坛那些事”的说:“说问题就说问题,你为什么授权国外出版呀,在家里争吵和到国际上叫嚷,是一个性质吗。难道你以前的微博没有把你的意见表示出来吗?”这位网民可能不知,方方日记虽然没有完整出版,海外多种语言的媒体都早已做过广泛的报道。

署名“龙想说的”比较恶毒:“这次举国抗疫,汪芳竞成了吃人血馒头的最大‘赢家’,成了最著名‘作家’,成了应该不能只有一种声音的"声皇",成了全球撕裂中国的‘名人勇士’。是汪芳悲,还是武汉人悲,或国人悲?”还有指责方方是在给西方送炮弹,反过来打在亿万人身上,指其“客观上说实实在在的帮凶,是给敌对势力递刀子的人”。

但也有敢于为方方挺身而出的:“看到回帖里那么多武汉人骂方方,真是悲哀。想对方方说,您不值得记那些日记。 作为一个非武汉人,一直在为武汉人提心吊胆。在最艰难的时期,只是通过方方日记才看到武汉传递出来的信息,还有上海的童之伟教授昼夜不息不断转发武汉求助的信息。看到这些才知道当时武汉人是多危险和多艰难!”不过,文中所说“那么多武汉人骂方方”无从查实。

还有网民质疑:“那些真情实感地自发去她微博下面谩骂和高呼类文革口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多疫情期间活跃的V都保持沉默或者退博。看样子疫情确实稳住了,开始秋后算帐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发文“方方太嫩了,我交给你怎样群殴”,帮助方方分析“出谋划策 ”,“从目前来看。对方是全序列出动了,换句话说,指挥部都上阵了。这一轮干不倒你,就只能动用官方媒体了。” “我曾有幸一周之内被150多家官方媒体围殴。除官方媒体外,上述系列分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地痞流氓,典型代表是司马三鸡。只要有钱,什么都干。它在微博上的设置都是交钱就可以骂它。这个梯队已经丧失了公信力,它们对你的名誉造成不了什么伤害,重要的是恶心。看着恶心,想起来恶心,心态变坏。韩红、袁立就是这个样子,大部分文人也都束手无策。你和它做任何解释都无意义,你选择和它对骂,你输了:“你终于变成了你讨厌的那种人”还有一类是”网上所说的垃圾人”:“如果选择和垃圾人开战,必须想明白两点,一是只有开战没有停战,它们会一辈子粘上你。你愿意吗?你做好准备了吗?你做任何事情它们都会掺和进来,搅局和拆台,让你永世不得安宁。二是必须降低身段和格调,使用污言秽语,这是这个战场通用的武器。”

王五四谈论网上两篇谈方方与张文宏医生的收入文章,很是感慨:“我倒不是吹捧这两位,只是觉得这个社会已经堕落成粪坑里,一部分渴望英雄出现,救她与水火,英雄最好是能牺牲,获得一片赞歌。另外一部分人希望身边都是跟他一样的烂人,哪有什么正义者勇敢者,都是蛆虫一样活着,你稍微挺挺脊梁抬抬头,他都觉得你在破坏大好和谐的苟且偷生局面,一定得给你挑出一些上小学时不还同学橡皮擦的毛病,这样就好像大家都一样无耻了,也就心安理得的继续苟且下去了”。

一位读者写了题为“一如既往地支持方方有多难?”方方留言,仍是处变不惊,一贯的态度,她说:“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一个自信的政府也不会因为一本书就无端地指责作家。2020年及以后的人民生活状态,取决于本国与各国政府对待新冠病毒的方式,而非一本小小的方方日记。谢谢这位读者,一个人拥有常识多么重要”。



方方3月28日日记完结篇似乎预示了一切: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那些攻击辱骂构陷方方的人,你于心何忍

邓峰

  作为一个家住湖北黄冈、近年来搬至武汉的90后,我未曾想到的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替千万武汉人记录、书写封城生活,表达他们的恐惧、焦虑、渴求、希望与豁达、坚毅的奶奶级作家方方,居然会承受那么多非议乃至攻击、辱骂、构陷。

  早在方方日记洛阳纸贵的武汉封城期间,网络上就有不少声音谩骂、攻击方方在抹黑国家形象,抨击方方享受湖北省作协前主席的退休待遇来吃饭砸锅。日前,因为方方日记将要在海外出版,攻击方方的声音更是屡见不鲜,如在香港修例风波期间因持续撰写香港文章而为世人熟知的兔主席,一些说法就比较具有代表性。兔主席在《上半场伤痕文学,下半场反中素材——点评方方日记美国出版》中写道:“对具体这本书,笔者也不想掩饰自己的看法——一点良心都没有。而且我极其看不上吃体制饭的人干这种事。纳税人资助你去国际上抹黑中国?他们可以自由发表言论。但不应该再和体制有任何关系,体制也应该把这种人立即开除。”更有甚者,一些偏狭声音,构陷方方是在“出卖国家利益”,是“民族罪人”。

  对于这类声音,我着实感到诧异。诚然,方方日记并非完美无瑕。早在方方日记撰写之初,就有声音指出方方日记不够深刻,没有点出更本质的问题,也有武汉人认为她的日记未能完整反映出市民的苦闷、憋屈,还有人说方方日记只是她自己的疫情观察,个人色彩太浓,不太全面,缺乏整个国家的宏观视角。但这些讨论乃至批评声音都是正常范围内的观点碰撞,没有否认方方日记已成为武汉封城一个文化符号的基本事实。1月23日的武汉封城是中国抗击疫情的转折点之一,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有效阻止了病毒的扩散。但事有两面,在封城措施正确性、必要性的背后,是当时千万武汉人的焦虑和恐惧。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3月25日武汉以外湖北各市州解封,再到4月8日武汉解封,整整76天之内,虽有许多媒体和写作者来记录、关注武汉封城,其中不乏勇敢冲到武汉一线的记者,但能在整个国家引发现象级关注、共鸣的,唯有连续60天笔耕不辍的方方日记。

  用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戴建业教授的说法,武汉封城以来,“夜晚上床前,早晨起床后,武汉人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记,既从她那儿了解疫情的变化,也从她那儿感受武汉人的忧戚”,“在这次人人生畏的疫情中”,方方“蔑视四周的冷嘲热讽”,勇敢地“写出了武汉人面对生死的豁达坚毅”,“写出了武汉人的希望与沮丧,眼泪与欢笑,卑微与尊严”,“写真事,说真话,有真意,露真情”,“直达百姓的心坎”,“方方日记是难得的日记体散文,更是宝贵的武汉封城‘信史’”。

  令人不解的是,如此具有人道主义关怀的日记,怎么就成了一些人眼里的吃饭砸锅?怎么就抹黑国家形象?难不成在这些人眼里,任何真实记录武汉封城的文字,都是吃饭砸锅、抹黑国家形象?或者说,他们认为千万武汉人在疫情期间的焦虑、苦闷、恐惧,都不该有?如果是,该是多么冷血无情。如果不是,那为何要把方方真实记录武汉封城的文字,上纲上线和污名化为吃饭砸锅、抹黑国家形象?何况,什么是吃饭砸锅?什么是抹黑国家形象?方方享受的待遇是人民纳税供养的,她以一个作家的良知,替人民书写苦难,何来吃饭砸锅?难道一些人把作为公产的政府,扭曲为私产的企业,所以当方方替人民书写,就背离了作为私产的企业的利益?倘若如此,才是真正吃饭砸锅,才是对政府角色的颠倒和极大扭曲。至于抹黑国家形象,同样难以服众。良好的国家形象是建立在直面事实并勇于反思之上,而非也不可能是建立在掩盖真相、扭曲事实上。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那些容不下社会多元声音,动辄上纲上线的人,才是给国家形象抹黑。

  当然,不可否认,海外一些人在出版和看待方方日记时未必公允,甚至不排除戴着有色眼镜,扭曲解读方方日记的可能。尤其是在疫情肆虐全球,国际舆论上有不少傲慢与偏见的声音,将责任简单推给中国,乃至要求中国赔偿的背景下,有人担心方方日记会被利用,的确是一种值得注意的提醒。但纵使如此,这并不能成为针对、攻击方方的正当理由,尤其不能像兔主席文章那样背离事实,不当指控方方“一点良心都没有”,更不能错误构陷方方“出卖国家利益”,是“民族罪人”。面对这样一位替人民书写的奶奶级作家,如此声色俱厉地攻击,于心何忍?

  要知道,方方作为一个作家,她冒着争议和压力,记录武汉封城后自己的所思所感,往小的层面说,不论是否出版,都是她个人的权利,是一个作家受法律保护的出版自由。往大的层面说,方方日记作为武汉封城的一个文化符号,极具记录和反思的价值,不论是为了让世人了解武汉封城的更多面相,还是为了给人心和历史留下一份存档,都应该在海内外出版。反对者至多可以规劝方方日记此时在海外出版的时机未必恰当,要小心被人利用和扭曲,却不能否认方方日记出版的正当性。而且一些海外人怎么解读方方日记,是海外人的事情,你如果不同意,正常去驳斥就行,没必要因为一些海外人有可能怎么想而迁怒于方方。否则,若随着一些海外人起舞,以他们的好恶来裁决自己国家作家的命运,就太不可思议了。

  总而言之,方方日记是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整个国家面临新冠肺炎疫情这场一代人以来最严峻公共卫生灾害时,写出了无数武汉人心声、引发广泛共鸣的纪实性作品。对于这部作品,不同人有不同看法,乃至在理性范围内的争论、批评,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实属正常现象。对于方方日记此时在海外出版,是否为恰当时机,人们同样可以有不同看法,这都是正常、可以理解的。但如果在缺乏足够事实依据情况下,对方方进行人身攻击甚至指控她“一点良心都没有”,构陷她“出卖国家利益”、“民族罪人”,实在过于颠倒黑白,拉低的是中国人的素养。
网编:鼠来宝

鲜花(4)

鸡蛋(32)
12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