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故意开病毒派对制造群体免疫?美国人咋想的(组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0-04-06 9:58:1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截至4月5日,全球疫情追踪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已累计超过110万人,造成6万多人死亡。其中美国确诊人数超过33万。难以想象,在疫情如此不断恶化的情况下,仍有不少美国年轻人“将生死置之度外”,妄想着靠“群体免疫”与病毒作斗争,甚至还模仿90年代的“水痘派对”疯狂地开起了“新冠病毒派对”。

不得不说,在“群体免疫”这件事上,欧美人民比我们想象地要固执的多。

即使此前英国首相在3月15日提出靠“群体免疫”度过危机的策略后,没多久就因感染新冠病毒被群嘲“打脸”,也没能阻止部分欧美青年和医生对“群体免疫”的执着。

一、美国部分年轻人故意开派对感染病毒

最近,当大部分纽约人家里蹲的时候,另一些人则在开酒、举办派对,无视保持社交距离(编者注:人与人之间保持至少2米的距离)的法令。

《纽约邮报》3月28日报道,最近一位31岁的年轻小伙卢西安·温特里希(Lucian Wintrich), “受80、90代风靡一时的‘水痘派对’的启发”,在他位于纽约市东村的时尚公寓里举办了“冠状病毒派对”。

他表示,这种活动曾经在80、90年代一度受父母欢迎。这是一种通过让他们的孩子尽早感染水痘的活动,当时不愿接种疫苗,或还没有疫苗可用的父母,为了让孩子获得水痘免疫力,会让他们主动参加感染水痘的儿童出席的派对,以主动受到感染。

据了解,这位叛逆的小伙不仅在他的社交群里发了邀请函,还鼓励参加聚会的人 “不用洗手 …带上你喜欢的菜!”,“如果来的话,将会很快康复并增强对目前COVID19病毒的免疫力。”



卢西安·温特里希发给朋友的邀请函海报/NEW YORK POST

对于“冠状病毒派对”可能产生的危险,Wintrich似乎并不在意,甚至理直气壮地表示,“聚会上没有人会故意感染任何人。我不会在50岁以上的人周围闲逛,去感染更脆弱的人群。”



一对参加Wintrich派对的年轻夫妇

和Wintrich持有看法的,还有一群在美国肯塔基州举行“冠状病毒派对”的年轻人。

据3月25日CNN报道,美国一群年轻人最近在肯塔基州举行了一次冠状病毒聚会,其中有一人已被检测出感染冠状病毒。值得一提的是,这例感染病例是当天肯塔基州公布的39例新增病例中其中一例。彼时该州已有163例确诊病例,且已有4人死于COVID-19。

为此,肯塔基州州长安迪·贝西阿(Andy Beshear)在当天新闻发布会上怒斥:“这(聚会)是一种残酷的行为”。他表示:“这些故意聚在一起参加聚会的人,他们认为自己是无敌的”,殊不知“这会让自己所爱的人受到伤害。”

显然,欧美年轻人们对新冠病毒的了解还停留在“普通流感”的层面,他们自认为抵抗能力比老年人强,身体素质足以抵抗病毒侵袭。这种观念的形成主要源于疫情爆发初期,曾有不少研究和分析表明——年轻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的概率比老人要低得多。

此前《华盛顿邮报》曾针对卫生机构发布的数据分析指出,在美国最初1000例死亡病例中,大约有65%是70岁以上的人,近40%的人在80岁以上,这表明感染新冠病毒后后死亡风险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的。

3月初,一份来自WHO对不同年龄段新冠病毒感染率和死亡率的估算报告显示,50岁以下(不含50岁)的人群感染率为19.2%,死亡率为0.4%。其中20岁以下(不含20岁)的人群感染率为1.2%,死亡率只有0.1%。



之前WHO对不同年龄段新冠病毒感染率和死亡率的估算报告

《纽约时报》在3月14日一篇报道中表示,在新冠流行病毒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一个不可争议的事实是,死亡率最高的人群是老年人,尤其是有基础病的老人。

正是由于在一段时间里,诸多数据和分析表明新冠病毒对于年轻群体死亡威胁并不高,再加上政府并未实施严格的社交隔离政策,半个月前纽约甚至还出现了酒吧爆满的情况,导致疫情爆发以来,欧美年轻人们对于聚会行为可能带来危险后果,没有充分的认知,而类似的群体聚会也时有发生。

譬如,3月29日《纽约邮报》曝出马里兰一男子因违反冠状病毒禁令,举行篝火晚会被捕,而彼时马里兰州已累计有1,239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15例死亡病例。



因举行篝火晚会拒绝驱散聚会而被捕的男子

3月30日,纽约NBC报道,一对新泽西州夫妇因举行40人以上的“反冠状病毒聚会”,尽管他们将面临多项危害儿童的指控,但面对社交隔离禁令仍不以为然。

二、靠“聚会”制造群体免疫真的靠谱吗

事实上,自前不久英国首相感染新冠病毒,英国一改此前“群体免疫”的做法,转而采取保持更加积极的措施以来,在欧美仍有部分人士坚持“群体免疫”可消灭病毒的说法。

据《纽约时报》报道,上周三,Twitter封锁了一个联邦主义者的网站账户,原因是该网站发布了一篇文章,暗示医学界应该考虑在“水痘派对”上故意感染冠状病毒,以帮助减缓病毒的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正是在前述肯塔基州发生“冠状病毒聚会”事件之后发布的。

据撰写该文章的作者——道格拉斯·佩雷德尼亚(Douglas A. Perednia)介绍,他是最近退休的医学内科医生。他在这篇题为“医学上的‘水痘派对’如何扭转病毒的流行”的文章中指出,“可控的自愿感染”计划,可以使年轻人在感染并从该病毒中获得康复后,恢复工作。这种策略可以促进“群体免疫”,而且还省钱。

事实上,水痘派对在1995年引入水痘疫苗之前,的确曾一度受到美国家庭的欢迎。据CNN相关报道介绍,水痘是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这种病毒主要通过与患有水痘的人密切接触而传播,感染后常常伴有发烧、浑身瘙痒、水泡、甚至肺炎等并发症。

当人体受到水痘病毒的攻击时,免疫系统会做出一定的反应,迫使免疫力得到快速发展,进而在抵抗病毒侵袭的同时产生对这种特定疾病的“记忆”。这种记忆可以使免疫系统在下次遇到水痘病毒时能更快做出反应,从而保护人体免受病毒感染。

公开资料显示,在1995年水痘疫苗引入美国之前,曾经每年有400万人深受其害,其中每年有8,000至18,000人住院,100至150人死亡。在孕妇和1岁以下儿童中传播最为严重。

由于父母们知道这种疾病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而且这种疾病成年后可能会更加严重。考虑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次感染水痘可以终生免疫。因此在上世纪70、80年代,美国好心的父母们普遍倾向于通过所谓的“水痘派对”,使自己的孩子接触该病毒,迫使免疫系统快速发展,对水痘产生终生免疫。

正是基于这样的历史经验,Peredniaz在文章中建议:“让处于严重并发症低风险的人,以对社会和医学负责的方式故意感染Covid-19,从而使他们对疾病产生免疫。”

“这可以减少将Covid-19传递给脆弱人群的危险,大大减少所需的社会隔离,重新开展业务,甚至可以帮助达到'群体免疫力'水平。”这样的策略“既可以抑制冠状病毒,又省钱。”Peredniaz在文章中如是表示。

对于Peredniaz的这种说法,美国一些医学专家强烈反对。

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医学伦理学家亚瑟·卡普兰(Arthur L. Caplan)博士说,谁真正处于感染的低风险?为什么这样的计划可能导致死亡人数激增?这些我们都知之甚少。

他认为举行“冠状病毒聚会”是危险且不负责任的行为。四处告诉别人,“我将携带一种致命的病毒,并且故意感染给你,以增强免疫力”这不仅没有医学意义,而且可能会为行凶提供建议。

但也有一些医生表示,除了保持社交距离对抗流行病的传播,还应该探索其他策略。

马里兰大学医学院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学教授丹尼尔·J·摩根博士说,他不赞同刻意去感染病毒的做法。但他同时表示,“在保护弱势患者的同时,提高群体免疫力是值得考虑的。我们确实需要对所有潜在想法持开放态度。” 

洛克菲勒大学医院前首席生物统计学家和流行病学家Knut M. Wittkowski博士在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表示,他没有保持社交距离,他会定期去上东区附近秘密经营的两家餐馆就餐。

这位资深医生认为,保持社交距离只会阻止“群体免疫”的自然发展,延长病毒传播时间。

他说:“当80%的人都获得免疫后,所有呼吸道流行病就会结束,如果有新的感染者,他也将找不到其他人感染。”

三、为何欧美如此执着群体免疫

群体免疫的做法究竟是否可行?为何欧美人如此执着于群体免疫策略?这些问题之前国内外媒体都进行过广泛讨论。

历史上对流行病疫情防控的思路无非两种,即消灭病毒和群体免疫。第一种思路仅局限于部分地区疫情爆发,感染人数有限等可控的情况下。但针对新冠病毒这种潜伏期长、传染性强、比SARS更耐热的全球大流行病,可不是说消灭就能消灭的。

所以经过公共卫生专家评估,群体免疫或许是让能新冠流行病停下来的可行之法。群体免疫的逻辑,简单来说,就是让足够多的感染群体在康复后获得抗体后,只要病毒没有大的变异,在同一个群体中就不会再爆发。

历史上这种方法有据可依,亦有前车之鉴。

根据国家地理杂志的相关统计,针对1918年爆发的大流感,有专家学者对美国一些城市的管控措施和疫情的发展趋势进行了研究。

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费城,是在死亡率开始上升8天以后开始实行和今天类似的禁止集会、关闭学校……等隔离措施的。旧金山是在费城后面两周采取隔离等管控措施,但在放开管控之后引来了第二波死亡高潮。纽约则因为很早就采取了相应的隔离措施,所以死亡率最低。

在疫情爆发初期,“flatten the curve”(拉平曲线)这个词一度很火,其背后的逻辑就是当患病人数达到一个峰值时,医疗资源会出现超负荷的状况,大量的病人也就无法得到救治。这时如果能采取适当的措施,使得患病人数达到医疗资源的负荷以下,就能使更多人得到救治,进而让疫情得到控制。

1918年大流行病最终得到控制,是因为疫情发展最终达到了“拉平曲线”的理想状态。

可现实是,Covid-19不同于以往的病毒,冠状病毒对于60岁以上且存在潜在健康问题的人来说更加致命,而且对年轻人也不一定会“手下留情”。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美国接受冠状病毒治疗的住院患者中有20%在20至44岁之间。

美国外科医生杰罗姆·亚当斯(Jerome Adams)博士在上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一档节目中表示:“到目前为止,人口统计在美国和其他较早遭受打击的国家似乎完全不同。”

在纽约州,一半以上的冠状病毒感染者(53%)是18至49岁的年轻人。

此外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潜在的无症状感染者,将增加病毒传播的几率。这些因素都使我们难以判断疫情多长时间能达到峰值?多久才能实现“拉平曲线”的理想状态。

还有一种风险,新冠病毒处在不断变异之中。是否一直年轻感染者致死率低,还言之过早。

文章参考资料:

1.https://www.nbcnewyork.com/news/local/nj-couple-faces-child-endangerment-charges-for-coronavirus-defying-party/2350429/

2.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salvadorhernandez/coronavirus-party-kentucky-covid-19

3.https://www.nytimes.com/2020/03/25/us/chickenpox-parties-federalist-twitter.html?searchResultPosition=1

4.https://www.cnn.com/2020/03/24/health/kentucky-coronavirus-party-infection/index.html

5.https://nypost.com/2020/03/28/new-yorkers-are-throwing-corona-potlucks-and-visiting-speakeasies/

6.https://www.cnn.com/2019/03/22/health/chickenpox-parties-need-to-know/index.html

7.风灵:英式防疫到底有什么问题?2020.3.22

8.天兴素食:欧美放弃“群体免疫”?并没有!仅仅是“flatten the curve”!1918年大流感数据透露疫情何时结束 2020.3.29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1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