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5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不少华人喜欢的极右媒体主编 使用“中国病毒”头像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0-04-02 10:35:0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过去的几周内,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以及各国政府代表对这一问题的表态,成为了在全球抗击疫情的巨大挑战之中,很难对防疫工作有建设性的插曲。面对来自他国外交人员在推特上散布的阴谋论,美国总统特朗普直接讲自己的演讲稿修改,开始将冠状病毒改成为Chinese Virus,引起世界舆论哗然。



特朗普演讲稿中的“新冠病毒”被划掉,手写改为了“中国病毒”

关于“Chinese virus”的涵义,各类人士争论不休,有人认为此处的Chinese代表的是国家,也有人认为,这代表的是种族。在使用了几天Chinese virus后,特朗普决定放弃这一称呼,并在推特上表示,“他们”亚裔族群,也是冠状病毒的受害者,并且在与“我们”协作,一同战胜病毒。



为了显示自己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特朗普发布推特安抚亚裔群体,但推特的内容,使得这一切起到了反向效果

由外交人员在推特上引发的阴谋论,并没有随着特朗普收回“Chinese virus”的行为而停止。事实上,特朗普的行为,引发一系列后续的行动。

一、这位极右翼媒体主编,曾在加拿大被判诽谤并惹众人怒

前几天,加拿大极右翼英文媒体Rebel Media的主编Ezra Levant,将自己的推特头像换成了带有五颗病毒的红色背景。在推特上,这位极右翼媒体的主编,还有超过21万个关注者。



在英文世界当中,Rebel Media 已经被认定成为了臭名昭著的极右翼媒体。这家始创于2015年的媒体打着“告诉人们主流媒体不会告诉你的故事”,在社交媒体当中收割流量。随着当时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崛起,这家媒体吸引了大量极端右翼人士,其中就有曾经参选过多伦多市长,并号称要将加拿大净化成为一个白人占比96%的国家的Faith Goldy。

这家媒体的创始人Erza Levant出生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自大学时期,Levant就陷入了不少的争议。早在1994年,加拿大媒体《环球邮报》曾经报道,Levant认为教育平权运动让女性和原住民获得了他们不应该获得的入学资格。不过,这仅仅是这位“传奇保守派”辉煌人生的开始,在随后的日子内,Levant卷入了数起涉及诽谤他人的法律争端。

在2010年,Levant曾指控金融巨头乔治·索罗斯在二战时期与纳粹协作。索罗斯方面威胁将要起诉Levant以及当时其就职的太阳报,随后太阳报不得不发表声明致歉。

2014年,Levant又与萨省律师Khurrum Awan在网络上,出现争执。Levant称这名律师是仇恨犹太人的伊斯兰法西斯主义者。随后,这名律师将Levant告上法庭,初审判决显示,Levant被判诽谤成立,将需要支付八万加元的赔偿,并删除诽谤性内容。在2017年,加拿大最高法院拒绝对Levant提出的上诉请求进行聆讯。这也意味着,Levant成为了法庭认定的“胡说八道”政治评论家。



极右翼媒体Rebel Media创始人Rebel Media曾被加拿大法庭认定谤成立

在法庭的判决中,法官称Levant的言论“缘起于恶意”:“被告人发表这些言论的动机是恶意的,他反复发布根本没有进行任何实施核查的言论,这表明他根本不在意真相。”

在创办Rebel Media后,Levant所带领的媒体报道了2017年发生在美国夏洛茨维尔的右翼大游行。在那场因是否移除罗伯特·李雕像的冲突中,一名白人之上主义者驾车冲撞人群,造成一人死亡。当时Rebel Media对游行报道的方式遭到了加拿大保守党的抵制,包括当时的副党领Lisa Raitt在内数名保守党议员对Rebel media予以谴责。现任阿尔伯塔省长康尼当时也表示,在Rebel Media改变报道方向前,不会再接受他们的采访。



 Faith Goldy在被Rebel News解雇前的报道封面。这样的样子,是不是像极了微信当中的震惊体和吓尿了?

现在Rebel Media在加拿大的处境究竟有多尴尬呢?即使是保守党,都选择在2019年的大选竞选时期将这家媒体排除在外。起初,联邦自由党也拒绝接受Rebel Media记者的采访,不过法院做出了有利于Rebel Media的判决后,这家媒体又回到了可以向特鲁多提问的媒体名单上。



二、这家极右翼媒体渗入中文世界“有毒”的文字

对于华人群体来说,Rebel Media这家极右翼媒体出现在人们视野当中,是源于2017年温哥华华裔少女申小雨被谋杀的案件。在警方逮捕了一名叙利亚难民嫌犯后,包括Rebel Media在内的大量右翼媒体借此机会,宣扬反难民团体的言论。

此后,Rebel Media的代表出席了一场在多伦多举行的申小雨追悼会。但是,申小雨遇害的地点,是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温哥华。根据《纽约时报中文网》对当时的报道,“组织多伦多悼念活动的人与申小雨并无血亲关系。在追悼会上,各色人等分别登台演讲。他们都认为外来的难民使得加拿大变得不再安全。在上台演讲的人当中,有一些华人期望在当年10月份大多伦多地区各个城市的市级选举中竞选公职,包括万锦市市长、多伦多市议员和学区的教育委员。他们出席活动,更像是试图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当时,一名女子在追悼会当中高举标语,要求特鲁多为此负责

当时,在一些华人的眼中,Rebel Media成为了华人的“主心骨”和“大救星”。在其他英文媒体没有报道的情况下,有一家说英语的媒体开始关注这一事件。但这更像是一种本末倒置的鸵鸟逻辑。右翼媒体对于申小雨案的关注并不源于受害者的苦难,而是源于这起事件符合他们的仇恨思想。这更像是一出“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的闹剧。



 当时接受Rebel Media采访的Alex Yuan袁海耀,后来成为了加拿大保守党的国会议员候选人,在2019年与伍凤仪的直接对决中落败。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华人群体当中,在2018年,一起名为“头巾门”的乌龙事件引发了一批华人前往渥太华的国会山抗议。讽刺的是,他们与大量白人至上团体站在了一起。



 

不知道当年欢欣雀跃的这些人,在看到如今的场景时,会有怎么样的感想。他们的处境像极了曾经支持川普的亚裔移民。当仇恨与偏见降临在自己身上时,感觉显然并不舒适。



 不知道这个高喊,CBC是假新闻,Rebel Media是真新闻的眼镜哥,现在过得怎么样

不论您的政治倾向如何,不论您对族群正义以及社会议题持有什么样的看法,但是在尊重平等与多元问题上,这并不应该仍旧成为值得争论的议题。例如Rebel Media此类的极右翼媒体,往往以“非主流”与“反建制”自居,但他们给出的答案,却不足够否认目前多数人认同的“主流”和“建制”对普通民众提供的发展空间。

如果将他们带入华人中文世界的媒介体系,他们更像是为了吸引眼球而到处招惹的民族主义者,以及制造谣言与阴谋论的微信公众号。阅读这样的内容,不论是对您的身心健康,还是对您了解北美国家真实的情况,显然都没有任何的帮助。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7)
9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