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400万中国医生亲身经历:我怕死,我也不敢死(组图)

新闻来源: 酷玩实验室 于2020-03-28 15:24:4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想把你撕成碎片!”“我再也不想当医生了。”

“不要跟病人做朋友......”

“她知道你是个好医生,但是不耽误她投诉你。”

“病人都去世了,你说我们天天都在做什么?”

......

这些话,都是医生们的亲身经历。

做医生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医生们要承受这些不太友好的话语?

他们不是英雄吗?不是说他们都是带着光环的吗?

以前我一直坚定不移地认为,医生们就是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可是当我看了《中国医生》这部纪录片之后我才明白:

医生,绝对不是英雄。

1“我怕死,我也不敢死”

“我想把你撕成碎片!”

“我最近来高血压了,你再给我看看。”

这极度分裂的两句话,是一位刚失去老伴的老太太对朱良付医生说的。

在病人家属眼里,是他“害死了”自家老爷子。

可在朱良付医生眼里,医生是百分之两百想救病人的。

病人去世了,医生并不比家属就难过得少。

病人知道你是一个好医生,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投诉你。

这是朱良付医生一段普通的经历。



朱良付医生绝不是医术不精。

相反,朱良付医生实在是太优秀了。光是他的头衔,就多的吓人一跳。



在第17届东方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大会上,朱医生还进行了手术直播。

这场大会,有来自20多个国家的3000多人参加,全球有数万名医疗同道在线观看。



可是朱医生的对手,也同样强大——脑卒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中风”。

中风一旦发作,致死率、致残率极高。目前,脑卒中已成为我国第一位死亡原因。

为了从死神手里抢夺生命,朱良付医生带领团队,开辟了一条专门为脑卒中急症病人服务的绿色通道。

为了保证通道畅通,所有相关医生都是住院值班,作为组长的朱良付医生当然也不例外。

不管凌晨几点,只要有病人,他一定亲自到场。

曾经有一次,凌晨12点,还有16台造影等着朱良付医生做,等全部结束之后,已经是凌晨5点了。



朱医生下了一台手术之后,后背都被汗湿了

同样拼命的,还有南京鼓楼医院的王东进医生。

作为一名心脏外科医生,他必须要有强健的体魄。毕竟一台手术动辄就十几个小时,医生要是连手术台都站不住,相当于直接在从医道路上被淘汰。

王东进医生坚持下来了,并且在他的从医道路上,写满了“牛逼”两个字。

30多年来,他带领团队完成各类心脏手术数万例,成功率99%以上。仅2017年就有2989例,其中大血管的手术就有407例。

周末的时候,王东进医生还会去很多基层医院开展学术交流讲座,向更多的医护人员普及最新的医疗知识。



但是,不论朱良付和王东进医生从死神手里抢夺回了多少条生命,他们都绝对不能是英雄。

英雄是不会害怕的,可是朱良付医生会。

天天就这样作息不规律、工作量大,我就担心有时候我会突然死掉。但是我不能死,我家庭的责任都没有尽到,我自己的医疗责任也没有尽到。

朱良付担心自己如果去世了,会辜负了自己的家人,但更多的,是怕会辜负自己的病人。

我现在是主任医生,我们差不多得要用25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培养出来一个这样的,我现在44,如果我要是死了,那就是浪费国家资源。



英雄受了伤是立马就会痊愈的,可是王东进医生的伤,却会伴随他一生。

结束了一场紧张的手术之后,王东进才能坐上自己特别申请的按摩椅,偷偷放松一会。



他的颈椎病,已经让他不堪重负了。有一次因为颈椎疼到不能动,他只能带着颈托上手术台。

他的腿因为静脉曲张,平时必须要穿着弹力袜。

手术台站久了,他的腰也坏了。



怪不得有医护人员说,“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当医生,实在是没有一点的生活乐趣......”



可是这边刚说完生活没乐趣,那边医生们就和病人开起了玩笑。

“你要穿上红色的底裤才会好的更快哦。”



他们平时还会望着自己的宝宝纠结,到底要不要他们接着当医生呢?

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纠结完,就会被一个电话召唤回急诊部,接着抢救生命。



医生们从来都不是英雄,他们只是一群在关键时刻,肯放下所有挺身而出的普通人。

2“我更怕人心的瓶颈”

中山大学医学院博士毕业,现在在南京鼓楼医院,当住院医师的徐晔医生,真的是太帅了。

他真的是可以说,凭着一己之力,把《中国医生》这个纪录片,给活活拍成了偶像剧。

他笑的时候,温柔阳光。



他认真的时候,雷厉风行。



因为业务能力强,再加上生的又漂亮、性格又温和,许多病患都成了徐晔医生的粉丝。

可是徐晔作为一名整形烧伤科的医生,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酸楚。



老刘是徐晔医生的一个病人,59岁的他,因为煤气爆燃,导致全身烧伤程度高达95%。

每天换药的时候,老刘都会忍不住叫出声。

基本上临近不可忍受,跟酷刑也差不多其实。就你磕伤以后,往上面撒一点点盐的那种感觉。他是全部都得撒,就是这种,没有办法。

徐晔医生知道,最难的事情就是将心比心,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感同身受,他现在能办到的,就是一边哄着、一边尽心尽力帮老刘将每天的药换好。



换一次药,就是2个小时。

过程虽然艰辛,但是徐晔医生一直强调,老爷子有很大的希望能治好。

静养一段时间,身上能自愈的皮肤也就都自愈了,严重的地方,一个植皮手术就能搞定。

目前最需要担心的,就是老爷子几天后的手部植皮手术。

手上的创面如果一直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感染迟早是会来的,到时候抗生素根本压不住。

徐晔医生一直一直和老爷子家属,强调植皮手术的重要性,可是病人家属们却迟疑了。

他们真的没有钱了。



因为这次受伤的不止的老刘一个人,还有老刘的老伴,全身烧伤程度也达到了70%。

光是前期的治病,在加上每天换药的大几千,他们已经花了25万多。

徐晔也能理解他们的难处,他把自己作为一名医生的考虑,掰开了、揉碎了告诉病人家属——

在我们这里,用的药是好的,而且我们烧伤科有专门的设施,能让老爷子后背减少很多压力。





老爷子‍背后毛囊的毛孔都还在,皮肤是可以自己长出来的,这样就能给你们省钱了。

但是手上的创面还在,光靠现在的猪皮是没办法长在一起的,还是要做植皮手术。

为了帮病人家属省钱,徐晔还向医院申请了大病援助的基金。

虽然只有2万块,申请通过之后的徐晔,还是开心得像个100多斤的孩子。



“救人救国救世,医病医人医心”

这是徐晔医生母校牌匾上的字,也是激励着徐晔医生在从医道路上一直前行的动力。

对于徐晔医生来说,最大的无力与遗憾,大概就是“我本可以”。

“可以做到但是没有给你机会,和你拼尽全力没有遗憾,是两种感受。”



可是就当徐晔医生兴冲冲得告诉病人家属,他已经为老刘争取到了2万块的时候,家属脸上的疲惫,也在他心里蒙上了一层灰。

最后,在病人家属的要求之下,老刘还是被强制出了院。

那天徐晔刚好有事,连一声“再见”,他都没来得及和老刘说。

病房里面空荡荡,徐晔扶着老刘之前的病床,好久都没有出声。

就在一个月之前,同样的病房里,同样是一个重度烧伤的病人,同样是因为经费的原因,病人家属放弃了治疗,病人最终还是去世了。

有的时候,或许还没有遇到医术的瓶颈,就已经遇到人心的瓶颈了。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那么何况是医生呢?就是你的极限,每一次被抬高了一点,每次被抬高一点。为什么有的人说,医生看起来很冷酷,不是冷酷,他是冷静。因为你现在的这种情况,他早就见过无数个了,所以她才会显得如此的冷静 ,这个过程是每个医生都会去经历的。” 



英雄是不能流眼泪的,可是徐晔医生会。

我不知道徐晔医生这次的极限,是不是又被抬高了一点。

送走了老刘之后,徐晔医生依旧忙碌在病房、手术室、急诊室内外。

他每天依旧用最阳光积极的面貌,鼓励自己的病人,用自己最专业的知识,治愈着一个又一个病患的身心。

徐晔医生,他只是全国无数医生们的一个缩影。



医生们从来都不是英雄,他们只是一群逼着自己,慢慢变得冷静、变沉稳的大孩子。

3“我再也不想当医生了”

“病人都去世了,你说我们天天在做什么?”

1990年,当做完血液科15年的白血病回顾性分析之后,孙自敏体会不到一点点作为医生的成就感。

做回顾分析的时候,所有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就剩一个病人,最后这个病人也去世了。

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医生们15年的工作成果是

0



孙自敏医生,现在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的王牌医生。

她和她的团队,每天面对的是如白血病等穷凶极恶的恶性血液疾病。

在从医初期,她差点就放弃了从医这条路。

每天进到诊室里,血液科医生们面对的,是一张张苍白的脸、无力的面容,病房里没有一丁点欢笑声。

再加上救不回病人的那种挫败感——经过多年治疗之后,病人都去世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力回天。

孙自敏想放弃了,她再也不想当血液科医生了。



故事发展到这里,应该就会来点转机了,孙自敏也等到了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只不过这个转折点,来的太过于沉重了。

那是1993年,孙自敏的同一个大班的同学胡燕翎,前来找她治病。

胡燕翎长得漂漂亮亮的,脸甜甜白白的,大家都觉得她神似林黛玉。

在她不幸查出得了血液性疾病之后,辗转北京、上海等很多个城市,最后她还是回到了安徽,住到了孙自敏负责的病床上。



当时孙自敏从事血液病也才5年的时间,可以说是治疗血液病方面的新手。

可是胡燕翎对她非常信任,放心让孙自敏进行治疗。

令人难过的是,最后孙自敏医生还是没能治好自己伙伴的病,胡燕翎非常遗憾得离开了这个世界。

胡燕翎去世以后,孙自敏医生从来没有去过她的墓地。

其实是,孙自敏医生一直不敢去胡燕翎的墓地。

孙自敏医生不敢面对自己的老同学,她一直对自己没能救回同伴的生命这件事,对让胡燕翎的家人那么难过这件事,怀有深深的愧疚。

孙自敏暗暗下决心,立志要攻克白血病。不攻克白血病,这个医生她也做不下去了。



自2000年开始,孙自敏便带领她的团队进行非血缘脐带血移植,攻克了脐带血移植中植入率低的难题,建立了非血缘脐带血移植治疗恶性血液病的技术体系。

目前已完成儿童及成人脐带血移植900余例,她所在的科室,目前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脐带血移植中心。

并且最终使得白血病等恶性血液病,在这里可以得到治愈。

袁维荣是2000年时,在这里做脐带血移植成功的第一例病人。

现在已经当上护士的她,依旧会来探望孙自敏医生,亲切地呼喊她一声“孙妈妈”。



虽然孙自敏医生现在已经成功拯救了上百位血液病患者的生命,但是她还是一直在反思。

如果胡燕翎晚走十年,有可能她现在就不会走了。

直到胡燕翎去世24年之后,孙自敏医生才有勇气站在她的墓前,问候一下这位许久不见的老同学。



英雄是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去的,可是孙自敏医生会。

也正是因为孙自敏医生一直不放过自己、不放下那段失意的过去,她今朝才能更加有底气得说出:

“我能把你治好”



当时在坐诊的孙自敏医生,未能和病人家属合照

医生们从来都不是英雄,他们只是一群在一次次失望中不放弃希望与信念,砥砺前行的较真的人们。

尾声

到底什么才是医学?

《手术两百年》中说过:

医学,实际上是人类善良情感的一种表达,它起源于人类最朴素的救助愿望。

那到底什么人能称之为医生?

我认为,医生,不过是一群一直满怀着希望与善良、从不放弃向他人表达救助愿望的人们。

他们有千种万种模样,但医生们,绝对不是无所不能的英雄。



我们才不需要这种“歌颂”

他们是会把蜘蛛侠别在胸口的孩子王。



他们也是给宝宝做手术,忍不住偷亲人家一口的“怪蜀黍”。



他们还是骑着自己心爱的小电驴,每天忙活生计的普通上班族。‍



他们更是一群拥有着血肉之躯的人。

可是在有些不讲道理的患者眼里,他们什么都不是。

有些发热的病人,直接对着医护人员吐口水,甚至撕扯他们的防护服。



更有甚者,直接用锋利的尖刀,无情地刺向一心救助病人的医生们。

2019年12月24日,患者孙文斌不满意北京民航总医院杨文医生对其母亲的治疗,直接用尖刀刺向了毫无防备的杨文医生。

杨文医生最终不治身亡。

2020年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的眼科主任陶勇医生,被自己救治过的患者追砍。

陶勇医生的左手骨折、神经肌肉血管断裂、颅骨外伤、枕骨骨折。



图片来源:微博@北京眼科医生陶勇

这些提起尖刀的患者们可能早就忘了,医生们从来都不是英雄、更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会受伤、会流血、会死亡的普通人。

我们当然可以用“白衣天使”、“英雄主义”这些带着光环的词去形容他们,但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他们只是一群最普通的、善良的人。

他们是我们的——

中国医生。



图片来源:微博@徐晔医生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