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1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意大利华人免费送口罩 连军方,医院职员也来领(组图)

新闻来源: 南方都市报 于2020-03-28 4:51:4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口述者/执笔者:雨花(旅意华人 目前居住在威尼托大区)

口述时间:3月25日

我生活在意大利北部的威尼托大区,是最早爆发疫情的两个大区之一,另一个是以米兰为中心城市的伦巴第大区,那里如今已经成为意大利的武汉,疫情进展十分惨烈,死亡率高达10%。威尼托虽然最早发生疫情,但控制得还好,死亡率在4%左右。

我不会忘记意大利疫情爆发的那一天,2月21日星期五,正是我们给女儿庆祝6岁生日的日子,订好那天晚上在一家餐馆吃饭。下午听到意大利两个大区发现了共计10几个病例时,整个朋友圈都炸锅了。我们犹豫了一下是不是应该取消,但为了不让女儿失望,还是去了。第二天周六,我们社区举办狂欢节花车游行,妈妈劝我别去了,人多危险,可我们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疫情才刚刚爆发应该不至于今天就传到了我们这里吧?一年一度的游行不去有点可惜,结果我们带着孩子们也去了。这让我后来一直后悔不已,自那以后我们一直担心可能被感染,每天测俩孩子的体温,持续了一周,总觉得孩子们体温比我们高半度,有37.2度左右,吓死了,幸好后来都没事。那天之后,我们就开始了真正的居家隔离。后来想想,那真是黑暗开始之前的最后一次自由出行了。

2月底,社区还举办狂欢节花车游行。视频:雨花

网购一盒口罩

从十几欧涨到200欧元


众所周知自国内爆发疫情后,世界各地的口罩几乎被买空,意大利爆发疫情时,药店里已经买不到口罩了,网上还能买到一些,价格是之前的两三倍。我之前已经打了一个月的预防针,每日关注国内疫情的新闻,深知这个病毒的恐怖。因此爆发第一天就在亚马逊下单买了一盒40欧元50只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后来又下了4单,结果只收到第1盒,后面还收到了2盒只有一层纸的假口罩,另2盒就没有寄出。那几日眼睁睁看着亚马逊上的口罩价格飙升,一盒一次性口罩从10几欧暴涨至200欧元。

华人群里团购到靠谱口罩

也开始抢购辣椒喷雾防身


我们当地的华人群体反应很迅速,火速建立了一个威尼托大区华人抗疫交流群,我也加入到其中,一下就觉得抗疫不再孤单了。这里的信息更新很快,有问题也会很快得到答复。疫情最开始的几天,群里有人卖口罩,让大家接龙,统计数量后有门路的人就负责从外地运来。那时,全意大利除了最初12座爆发疫情的小镇被封城以及伦巴第和威尼托大区全部停课一周之外,所有其他意大利人都正常上班和生活。儿子篮球学校的孩子们在群里快乐问候互相约球,而华人群里一派紧张气氛,交流疫情和抢购口罩,大多数华人商店已拉闸歇业,真是天差地别啊。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华人是正确的,截至3月25日,全意大利仅20多位华人感染,华人最密集的城市普拉托没有一个中国人被确诊,这都要归功于我们华人的防护意识,大大高出了本地意大利人。那时候,群里不时有人说出门戴口罩被歧视,甚至被打,除了抢购口罩,华人也开始抢购辣椒喷雾防身。

通过这些华人建立的互助群,我很快买到了30个N95口罩,3.2欧元一只,顿时觉得安全许多。

从国内购1000个口罩

送给意大利朋友、邻居


疫情开始十多天后,形势日趋严峻,学校的停课决定从最初的一周延至3月15日,后来又延至4月3日,目前没有新的规定,但是很明显,4月份都不可能开学了。互助群里抢购口罩的声音逐渐消失,可见华人都已备足。3月8日,意大利宣布封国,媒体开始羞羞答答地劝国民戴口罩,因为之前所有的宣传都是:健康人不需要戴,只有怀疑自己被感染或者照顾感染病人才需要佩戴。而这时候,不管是网上还是实体店都买不到口罩了。

我3月12日去了一趟超市囤货,有一半的人戴上了口罩,其他没有戴的,要么用围巾捂住口鼻,要么时不时把衣领往上拉一点,看着叫人心酸。于是我想是不是可以从国内买一些口罩来分给这里需要的人。在国内朋友的帮助下,我们订了1000个一次性口罩,3月20日顺利到达威尼斯。

军方无口罩、医院也缺口罩

收到口罩的邻居很感激


收到口罩后,我立即在家长群里发消息,问大家需不需要,可以直接来我家里领,每个家庭给10个。群里立即有10多人回复(我们班只有21人),因为外面根本买不到。比如一个在大型超市工作的爸爸,家里只有一个一次性口罩反反复复洗了又戴;一个在医院工作的行政人员,每日也分不到一个口罩。我们小城的医院是最早爆发疫情、也是感染人数最多的地方,她丈夫来我家领口罩时,那个表情我难以忘记,是无尽的忧虑和感激,我要多给他10个,他怎样都不收,说已经很够了;一个在空军基地担任机械师的爸爸来领口罩,抱怨连军方都没有;一个跆拳道教练爸爸来我家领,带来了他儿子送我儿子的问候信和两张他们都在收集的球星卡片,我竟有点泪目……

发完了家长,我们也发给周围的邻居,又听到了好多令人心酸的故事:去一个独居的老太太的家,我们按了好几下门铃都没有开,旁边一个邻居说她这两天不舒服流鼻血,大概没法起来开门,我们就多给了这个邻居几袋口罩让她帮忙发给生病的老太太和周围的人;一位老先生独自一人居住,他说自己用不上口罩,因为已经不敢出门,只让女儿帮他送吃的,我们叫他把口罩留给女儿;一个邻居的爸爸是护士,每日往返医院和家之间,心惊胆战,千方百计弄了3个口罩寄给在米兰读书的儿子,不敢让儿子回来;烟店的老板告诉我们说,社区有一位老太太疫情爆发前住院,后来在医院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了;一个意大利好友说,她的妹妹可能被感染,由于是轻症,现在都没有做核酸检测,只能确定是肺炎,她还和丈夫、两个幼小的孩子生活在一起!真是令人担忧啊!



从国内买了1000个口罩送给意大利的邻居、朋友们。雨花供图



超市把非食品区封锁起来了,好让购物者买完东西尽快离开。雨花供图

妇产科被感染医护多达10人

但孕妇、妈妈、家属都没口罩


还有一位邻居是我们医院妇产科的主任,也是在医院被感染,由于是轻症一直在家隔离,妻子和女儿都被感染,但目前过了2周已经逐渐康复。我们去按他家门铃问是否需要口罩时,他们很客气地说已经有了不需要,但2个小时后发了一个短信问我还有没有,我老公就送了10个给他,借机和他聊了十几分钟。站在他们家别墅的铁栏杆外,距离3米远,各自戴着口罩,我老公回家后都还有些后怕。

医生说他的科室很需要口罩,因为那里的孕妇妈妈还有家属们都没有,而最近的新闻报道称,他们医院的妇产科被感染的医护已多达10人,那里的妈妈和宝宝们其实都已陷入危险之中。第二天我让老公拿了2包100个口罩挂到了他们家铁门外,然后发了个消息给医生,医生很感激,代表科室感谢了我们。从国内寄来的1000个口罩已经分得差不多了,我们又从国内订了1000个,希望收到后还能多帮助他们一点。

从医生那里我们还得知,我们城市其实在去年12月底就已经出现不明肺炎,都发生在年轻人当中,症状和新冠肺炎很相似,这让我们感到非常震惊。联系看到的其他新闻,意大利多地都曾报道去年11-12月期间就有不明肺炎,可见新冠病毒很可能不是中国始发的。

就在疫情爆发最严重的这几天里,医生所在的妇产科出生了一组非常可爱的三胞胎,庆幸他们都很健康,要不是因为疫情,这应该是我们当地的一个大新闻了。

市政府派发无纺布口罩

聊胜于无 民众感恩

在众人求之而不得的形势下,3月18日,威尼托大区的主席扎亚宣布将在几日后向所有民众免费派发一种口罩,这种口罩来自一家当地的高科技印刷公司,他们临时将一条防护用品生产线改装成口罩生产线,将一种无纺布裁切成口罩形状即可佩戴了,正式投产后日产量高达150万只,款式十分有创意。新闻说这种口罩牢固、柔软、耐潮、具有很高的防护作用,佩戴简单。3月24日,我们城市就开始派发了,其中一个点就在离我家200米的停车场,我也去领了一个,没有我想象的排长队,只有连续不断地汽车开来,直接经过派发点报出家庭住址就可拿到一个口罩,效率很高。

我疑惑地问了一下,为什么只有一个,民防人员说一个家庭只能领一个,仅供出门采购食品时使用。领回来的口罩面料要比我想象得厚实柔软,也很大,只是全平面的样子,戴在脸上只能起到一点遮挡作用,上下全空并不密封。有朋友说,大概戴这个口罩还不如用围巾遮住口鼻安全吧。总之我们政府也是很努力,应该是全意大利第一个向老百姓免费派发口罩的大区了。民众都很感恩的。



政府派发的口罩,一个家庭只能领一个,仅供出门采购食品时使用。雨花供图



这种口罩,聊胜于无。看到政府的努力,民众感恩。雨花供图



威尼托大区政府派的口罩是将一种无纺布裁切成口罩形状。雨花供图

截至3月25日,意大利确诊人数达74000多人,死亡人数7500人,多么惊人的数字啊,最近每天死亡人数都高达600-700人。媒体估计说意大利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已超60万人!

最近中国派出了第三支医疗队,国内陆续出征的医疗队伍让我们华人也看到了希望,觉得我们并不孤单,祖国一直是我们的坚强后盾,相信有祖国的支撑,我们华人和意大利人民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意大利挺住!
网编:鼠来宝

鲜花(5)

鸡蛋(4)
2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