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6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抱怨网课的孩子 看不到雪山上求信号的同龄人(组图)

新闻来源: 酷玩实验室 于2020-03-09 11:33:3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这次疫情更像是个豪华版超长寒假

早上躺在床上打卡签个到

要么睡回笼觉

要么打开抖音B站

要么和基友一起搓手游

一天的网课嘻嘻哈哈地就过去了

 但是对于有的孩子来说

网课,意味着一个沉重的话题



西藏昌都

有一位雪山顶上学习的女孩斯朗巴珍

她以石头为桌椅

在毫无遮蔽的风雪中一坐就是四个小时

因为要写字

她连手套都不能戴

为什么呢?

因为斯朗巴珍家被雪山环绕

只有雪山顶才有信号

从2月19号学校开网课

到2月25号记者找到她

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



这条新闻只是一个窗口

但是暴露出了一个社会问题:

上网课需要什么呢?

一根网线

一部手机

一张安静的书桌

对于有的孩子来说只是小意思

但是对另外一些孩子

它意味着一道天堑鸿沟

陕西省镇安县

青铜关镇老阳山村九组、十组

一群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孩

挤在一间简陋的帐篷里

他们或蹲在地上

或坐在冰冷的石块上

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抱着书本

紧紧盯着那方小小的屏幕

认真地在本子上做着笔记



由于山区偏远

孩子们在家中手机收不到信号

他们只能每天徒步行走五公里

前往离家很远的箭封垭临时帐篷

才能开始学习

 

从照片中可以看到

孩子们不仅没有戴口罩

而且都紧密地聚集在一起

跟在教室正常上课相比

不但更危险

反而要让孩子们忍受每天往返时

在寒风中的山区长途跋涉

山上的温度一直在零下十度左右

一层简陋的帐篷

又如何能为他们挡风遮寒

提供一个舒心的学习环境呢?



镇安县的窘境并不是个例

云南会泽县的某个村里

有3名高中生每天相约早上7点

一起爬到3公里远的山头上

循着信号去上网课

 

他们出去一趟

路上差不多要走半个小时

清晨的气温不过1、2度

前些天在飘雪



 

在当地的东陆高中

像他们这样的学生

全校有大概一百多名学生都是这样

平均每个班都有两名

这还只是一所学校的数据

会泽县大多数学生都住在山区

因为网络问题

无法听课的学生还有更多



 

同样的剧情在河南新乡也在上演

一个住在大山里的高中女生

因为家里没有信号

手机打不开网络

没有办法参加直播上课看视频 

她每天要步行半小时

到两公里外的邻村蹭他们的信号塔



在找到稳定的信号之后

也不顾寒风凛冽、环境恶劣

就地用手机流量给电脑开热点上课

无奈之下

爸妈只能在墙边帮忙搭了棚子

请电工来帮忙扯了线给电脑充电

 

但一个简易的棚子

又能提供多少遮蔽呢?

孩子裹紧棉衣

靠一双破了洞的手套

在寒风中坚持



从正月十七一直到今天

早上八点开始上课

到下午五点半结束

她已经这样坚持了两个星期

只要一天不开学

就要这样继续下去

 

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现在家中只能接收到2G网

别说上网看视频了

就连打电话都得挑地方

必须站到院里的树下面才能接通

流量也完全不够用

两个星期来一直在买流量上课

现在也不太够用了

剩下的十几个G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他们不是一个两个人

而是一群人

“屋顶老师”、“山顶女孩”、“屋顶男孩”……

 他们的生活就是现代版的“凿壁偷光”

因为教育基础设施缺陷

而付出了比同龄人多十倍的努力

看到这里

我又想起了一张不知出处的网图

一开始,拿它当段子看

现在当悲剧看



在能否接受网络教学的问题上

看起来有两个选项

但实际意思就一个字:



 

当时看到我还觉得有些好笑

但是现在想来却颇为心疼

这种形同虚设的形式主义调查表

完全没有考虑过

这些确确实实没有网络条件的孩子们

他们该怎么办呢?

 

虽然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

智能手机已经人手必备

但实际上

目前中国的智能手机普及率仅为68%

大约超过4亿的中国人

还没有使用上智能手机

而这4亿人口

大多就在偏远的农村

一群上课难的孩子

一群忙于奔波生计的父母

一群也许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的爷爷奶奶



图: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而另一个残酷的现实则是

农村通信的困难程度

远比我们想象得要糟糕 

根据2019年《中国数字乡村报告》

农村互联网的普及率也仅为38.4%

你没有看错,仅仅不到四成

很多地方即使被算在了网络覆盖区

也很难维持稳定的信号

在这些长期信号微弱的地方

智能手机真的不如一块诺基亚板砖



偏远地区网课问题被曝光后

 各方的力量已经参与到解决问题中来了

有的办法立竿见影

有的办法……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比如,教育部提出了两项措施

一是电视直播上课

从2月17日开始

中国教育台4频道的“空中课堂”

滚动播放中小学的学习课程

因为空中课堂通过卫星传输

即使网络信号弱的偏远农村

或有线电视未通达地区

也统统可以覆盖得到

虽然农村没有网

但电视普遍还是有的



我查了一下时间表

课程从早八点播放到晚五点

涵盖小学各年级以及初三高三的课程

人文历史、国学经典等通识教育

疫情防护知识、课间操

校园歌曲MV等

 ……

看上去很美

但是仔细看看课表就能发现

让这么多年龄段孩子挤到一起上课

平摊下来

一天只能给每个年级上一节课内容

几乎是于事无补的



教育部的第二招是网课云平台

(ykt.eduyun.cn)

网站号称协调7000个服务器,90T带宽

可供5000万学生同时在线使用

我在早上上课时间专门去体验了一番

网速还是流畅的

没有明显卡顿

小学的课程还好

主课基本上是电视台的录播

美术、音乐、科学等其他课程

则是北京一些名校的微课资源



图:小学五年级第三周课程

 

但是看到初高中的课程

空中课堂的内容稀缺问题

又一次出现了

部分课程来自海淀特级教师

质量的确过硬

PPT设计环环相扣

比如“曹刿论战”一节

摆出了交战双方地图、人物关系图

可见是下足了功夫:





有人精心准备,也有人敷衍了事

有的老师全程大段大段地念PPT

课件写得艰深晦涩看不懂

课后作业不过五道选择题敷衍了事

(这里就不指名了)

最不友好的是

从初一开始

英语课程采用了全英文授课

网课老师大多来自北京名校

但是偏远地区学生基础薄弱

一些高考大省至今连英语听力都不考

就是为了照顾落后的孩子

现在网课都全英文了

不是把他们往门外撵吗?



除了质量参差不齐

云平台上的课程数量也实在有限

全国各地采用的教材少说有十多种

学生的知识水平更是不同

但是可供选择的课程寥寥无几



图:初二年级第二周,语文数学全部内容

 

作为教育部统一推出的线上课程

目前这个平台的水平

显然远不能担起替代线下课的重任

连精神安慰剂都算不上

但我也明白

全国那么多学生没有网没有手机

一一配备齐全

至少是上百亿的大工程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如果经济基础跟不上

孩子们难免会掉队



没有钱买手机

得靠扶贫来解决

没有网听课

就要看基站建的够不够多了

这一点上

电信企业拿出了诚意

移动联通电信三巨头

都推出了针对网课的流量补贴

以黑龙江电信为例

统一为贫困学生赠送20G流量

针对非贫困的普通中小学生

提供9.9元10G的优惠流量包

家庭带宽也可以免费提速至200M

文章开头提到的藏族孩子斯朗巴珍

西藏移动为她的村子新建了一座4G基站

10名员工,15台次车辆紧急出动

肩扛手抬地4G基站设备和光缆运往山里

连夜建设基站

“波格村晚上的最低气温达到零下20多度

工作人员的手套都被粘在设备上了。”



 

还有一群为孩子们默默解决问题的

则是中国铁塔的员工

光听名字可能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但看看他们的作品就明白了



在看到镇安县的新闻之后

他们立刻出马,连夜赶到现场



在荒山之间勘察、定点、搭设光缆



他们新建起了两座基站

又改造了一座老基站

让4G信号全部覆盖山沟里的村子

他们只用了12天的时间



 

镇安之后还有云南

出了云南再深入西藏

几乎每看到一个艰苦求学的报道

隔几天就能看到他们建好基站的新闻



为了帮助孩子们上课

中国铁塔的微博变成了寻人微博

马不停蹄地解决问题











 

2月28号

呼伦贝尔莫旗扎罗海村的大学生姜玲云

私信告诉中国铁塔

村子里的信号一直连不上

为了她的网课

中国铁塔小分队急行军10个小时900公里

一路跨冰雪、穿隧道、越草原

给当地安好了崭新的4G基站

车队往回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主人家招呼他们吃饭

他们没有给老乡添麻烦



但是小分队一路上只吃过一碗康师傅……



看到这个新闻

我心里滋味很复杂

尽管我们已经是举世公认的“基建狂魔”

但是世间总有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若不是疫情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那些被隔绝在山里的孩子们

不知道要等多久

才能用上稳定的网络



 

过去四十年

我们发展得太快了

偏远地区默默地承担了许多社会成本:

农村衰落、留守儿童、法制漏洞……

任劳任怨的人们吃了很多苦

哪怕背井离乡,也任劳任怨

但是他们心中大多有一条底线:

我今天吃的苦

是为了让给孩子们多积攒一些本钱

让下一代不必吃苦

从全社会的角度来说

拿出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偏远地区孩子

代表着文明的高度

别忘了

我们之所以叫做“基建狂魔”

不是因为市中心的高楼大厦

而是因为崇山峻岭里的隧道大桥

不是因为富丽堂皇的宫殿

而是因为十天内拔地而起的传染病医院

中国基建之所以牛

就是在别人都摇头放弃的地方

一步一个脚印

从0做到100



我不知道

什么时候才能让最后一个孩子体面地上起网课

但是我肯定

过程不会太轻松

时间不会太短

等那一天来到

偏远地区孩子们走出大山

眼前的新世界百看不厌

那时我们回首身后

每一座高塔,每一座桥梁

都是基建狂魔的丰碑

网编:和评

鲜花(3)

鸡蛋(1)
1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学习园地】【爱子情怀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