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6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我在武汉街头入睡,请你别对着我的被子浇水(组图)

新闻来源: 南风窗 于2020-02-27 4:01:4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冲水的通道和他们的行李,拍摄时间在2月24日下午7点左右(图/南风窗记者 向治霖)


接连四天,预测天气的软件显示,武汉将有持久的阴雨。然而,眼前的雨还没下时,高强住的地方就湿透了。

他住在武昌区一个地下通道。2月24日下午2点多,通道里来了十多个人,他们接上水管,冲洗了整个地面。

差不多一小时后,冲水的人走了,高强下去“抢救”他的行李。

他的行李全湿了,包括铺地上的床单、被子,还有在两天前,“红十字会送的棉大衣”。他舍不得棉大衣,拿出来晒在出入口的铁杆上。

通道里住了7个人,他们滞留在武汉,又交不起钱住旅馆。

冲水的时候,眼看着被盖衣物要被淋湿,但他们不敢上前,因为“来的人穿着执法人员的制服”。

高强说:“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都能理解,但是我们这群人,哪怕在通道里住着,也比没有地方住在外乱跑要强啊”。

滞留武汉高强在通道住了10天左右,他是来武汉务工的,在工地上做些零活。工地放假后,宿舍也清空了,但他不想回家。

做了一年,没挣到钱,他只想早点开工。

没想到,1月23日武汉“封城”。“这下真回不去了”,高强苦笑说。

他先是住在小旅馆,一天收费30元,但是饭菜越来越贵,“每天最少用掉100块”。他很快就住不起了。

他想了两个办法,一是退了房,露宿街头,省下的一天房费,能多换一些泡面。二是找工作,他猜想,现在的武汉,肯定缺少劳动力。他从汉口开始走,一路见到社区就闯,问人需不需要临时工?在路上看见环卫工,他也会问有没有工作机会?

“没有。”

“不需要。”



他不知道怎么来到地下通道的。高强说,他只记得腿走肿了,因为躺在冰冷的地上,他的腰快直不起来,但还是撑着继续走。到了通道,别人看他可怜,给了他一张床垫。

他就这么住了下来。

黄鹤楼景区的照明依然充足,灯光包围的古式建筑群,在日暮淡薄时分外好看,只是不见一个游客。2月24日下午6点多,我到了通道下面,冲水过后3个小时,水依然在地上流淌,水管被丢在了阶梯上。通道就在黄鹤楼公园的西门边,马路对面是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纪念馆。

通道是住不了了,他们只好在公园附近的小树林游荡。

方建“救”回了一个桶和一个包,那是他吃饭的东西,或者说“要饭”的工具。他是一个职业乞丐,从1998年开始乞讨。他是安徽阜阳人,今年37岁。

他右边的袖管空空荡荡,是在15岁那年,做手术截肢了的。医生说是里骨头坏死,“现在肯定能治了,但那个时候没有条件,也没有钱去治”,他说。

冲水的时候,方建在公园里游荡,不时凑上去看一眼,“他们那些人,接了水龙头,就对着被子冲”。

他的家当全在下面,但他不敢阻止,他说:“他们这群人,对我们做事,从来不讲理由。说实在的,我们都是下等人”。



湿透的行李(图/南风窗记者 向治霖)

另一个滞留者盛宽,和方建是安徽老乡。他也在武汉做临工生活,“封城”后无处可去。

老谭在这群人中年纪大些,经历也更曲折,他是在汕头打工,春节前要回到老家襄阳,但在经过武汉时被困住了。

老谭早先把钱都寄回了家,只按正常预计留下了一点盘缠,这下完全不够了。他给家人报平安时,家人说要给他打钱,但他拒绝了,“本来就没几个钱,自己能撑就撑过去”。

高强说,家里还不知道他在“流浪”,老家里有个70多岁的老母亲,幸好有亲哥哥照顾,但她知道了一定会担心。高强不忍对家里说。

可是,钱已经用完了。高强还问前工友借了200块,没过几天又花光了。他每天盼着武汉“解封”的消息,但在各种传闻中,日子一天天往后拖。

“再来一个月,我就真的撑不住了”,他说。

高强、方建和我交流时,老谭和盛宽拿着最后的泡面,去找医院接开水来泡,但在附近的医院,围起了路障,禁止他们进入。他们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在一家儿童医院接到开水。



高强和方建,则一包泡面也没有,饿了一整天了。

高强说,有个人开始在垃圾桶里找吃的,但是现在,只有医院的垃圾桶还有食物,“他捡了一份盒饭,别人只吃了一两口。我看菜色还不错”,高强说,但他不敢吃,因为害怕有病毒。

在垃圾桶找吃的这个人很年轻,今年27岁。他也在公园里,一个人远远坐在条凳上,他说自己去年9月来了武汉,一直没有工作,别的事他不愿意多说。

其实,他们很警惕外来的人。在我叫的5人份外卖送达时,老谭和盛宽却迟迟不来。我和方建转了一圈,在马路边找到他们,招呼他们趁热吃饭。但他们连连拒绝,说是吃过了。

盛宽吞吞吐吐讲出了原因,他担心又被拍照。他们遇见过几波人了,有的给他们留下点东西,立刻就狂拍照片,“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正常工作,只是遇到困难时期,就给我们曝光出去,太丢人了”。

确定不拍照片后,他们才放心,把饭菜端起来吃。

高强对我说:“要不是碰上病毒,我们也不会住在通道,现在还被人追着撵了出来。我们也想早点开工,正常上班、赚钱吃饭,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

救援住的地方没有了,高强担心真的下雨,他们会更加困难。

吃的东西也快没了,有钱也买不到。管理严格,小商店大多没开,超市又不对个人开放。他们现在有的食物,还是前几天趁早买的,以及部分公益人士的赠予。

高强记得,前后大概来了3拨人。

“第二拨人是2月21日来的,自称是红十字会的人,他们给的东西最多”,高强说,来的人给了他们一人7个口罩,嘱咐说每天都要戴着,还给他们发了垫子、被子,以及棉大衣——就是在3天后被淋湿的那些。每人还得了10桶左右的泡面。

第三拨人是民间志愿者,来的那天是2月23日,给了他们每人两盒盒饭。高强吃了一盒,留着另一盒第二天吃。



为了节省开销,他们习惯了每天吃一顿,还都是在晚上吃。方建说,过道里不许生火,他们只好在晚上悄悄做,下面条。白天就在公园里走走,晒一天太阳。

每天早上八九点有固定的人员会来给他们量体温、发口罩。但他们说,这批人只是做做样子,来了就给最近的人量体温,旁边的人就拍照。泡面也只给一桶,给的时候又拍照,“表明做了工作,剩下的人就不管了”,方建说。

他们怀疑,对通道冲水的人,也是他们叫来的。

究竟是谁?对他们来说不重要,他们最大的问题,是解决眼下的困难。

事情很快有了变化。

2月24日晚上10点,他们被人冲了水的消息,在一个志愿者群中传开。有人立刻组织起救援小队,在凌晨时分,六七人带着新的被子床单,赶到了黄鹤楼公园附近。

然而,公园里一个人也没有。根据线索,志愿者在另一个通道找到了人,是方建和盛宽两位老乡。他们得了被子,有位独立纪录片导演提了一大袋零食,坚持让他们收下了。

2月24日晚,志愿者给流浪人员送被子(图/南风窗记者 向治霖)

下午才抱怨过拍照的盛宽,这次没有拒绝镜头,“我这个人分得清好坏,你们一片好心,我就无所谓了”,他解释道。

纪录片导演是个年轻女孩,她盘腿坐在过道,和他们面对着面。她准备了自己的床单,和他们一起,在通道里过了一夜。盛宽终于打开了话匣子,笑着讲述他的故事。沉默的时候,导演的一位男性同伴突然唱歌:“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盛宽很是捧场,拍手连叫“好,好”。

遗憾的是,高强、老谭等5人,始终没有找到。天黑以后,他们就收拾东西,各自找各自的“床”,没人知道在哪儿。

幸好,在这一晚,依然没有真的下雨。

一个安稳觉第二天,2月25日下午,我在黄鹤楼公园找到了高强。他昨晚在桥下睡了一夜,还好天气暖和,他的外套勉强够用。后半夜时,路上的响动吵醒了他,他就去了一趟江边,把棉大衣重新洗了,预备晾干了穿。

“可惜呀!”他直叹气摇头,中午的时候他摸了下衣服,感觉快干了,就在桥下补了个觉。但睡醒起来,棉大衣不知被谁收走了。

他又是一天没吃饭,回到了公园闲逛,其他几个人也回来了。志愿者获得消息后,立刻开始找被子,把昨晚漏掉的4个人补上。

在这一天,官方发布了新政策,“对因离鄂通道管控滞留在湖北、生活存在困难的外地人员,由当地政府及有关方面提供救助服务”。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获得官方的救助。



只不过,政策暂时还没落实。方建说,他遇到过一次管理人员,但不是问他要不要救助,而是提醒他这里不能住,叫他走开。

就算政府给他安排地方住,他也不想去,作为职业乞丐,他很排斥接受救济,因为在2004年时,他在浙江被收容过。“关了我几天,吃吃不好,住住不好,还让我交了300块钱。”

老谭也遇到了管理人员,他回公园的路上,有3个穿制服的人叫住他,对他说现在有了收留场地,问他愿不愿意去。老谭回答说:“不用了”,赶紧离开了他们。他告诉我,他主要是担心收费问题,其次害怕去了被感染。

他们还是愿意在公园,可以散步、晒太阳,同时远离人群。只是住处不好找,早上10点左右,通道被人用铁栏围起了出入口,里面的东西都清空了。



这天下午,公园里又有新成员。他背着大包,提着一个袋子,穿得整齐干净,他是刚用完了钱,不能继续住酒店了,所以到公园里来。他从浙江过来,别的事也不愿意多说。

下午5点左右,我叫了一单7人份的外卖,过一个小时才送达,他们很快吃光了。然而,重新找的被子,需要志愿者一处一处拿。天黑了,气温明显下降。

晚上8点28分,志愿者魏哥到了公园,把被子给了他们。高强等人连连感谢,但他们的时间不多了,要赶紧找今晚的住处。没过一会儿,一群人就散了。

在公园附近的路口,我又遇见了那个翻垃圾箱的小伙,他带着全部行李,看起来非常疲惫。他说,他找了两个地方住,但都被人叫起来,把他撵走了。他不愿意再说话,朝着长江大桥的方向走去,路口一转不见了。

晚上9点过,高强终于找到了一个新的过道,他准备下去看看。其实,盛宽和方建就睡在这里,因为这个过道很偏,暂时没有被注意到。高强有些高兴,他说:“今晚能睡一个安稳觉了”。



2月25日晚,高强找到了新的通道(图/南风窗记者 向治霖)


他下去后十多分钟,一个穿保安服的人来了,往地道里看了一眼,抽身走了上来。他对我抱怨说:“这群人叫也叫不走,又住到这儿了。现在明明有政府收留,包吃包住,他们还不愿意去。”

他是对面广场的工作人员,据他说,红十字会捐的物资,是他上报后送来的,前两天冲洗通道,也是因为他的上报反映。“没有办法,他们不愿意走,但过道不能住人,这是规定”,他说,这个通道还是不能住,等他明天再报上去。

(部分人物为化名)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1)
5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八夏群子 [♂★逍遥客★♂][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04:26 回复
真几把熊人到家了
33  2
评论人:killer0414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6:06:55 回复
这就是包子的理想国。我草,死五毛们,你们他妈的出来走一走阿
9 
评论人:秦汉唐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5:39:46 回复
中国伟大光辉的抗疫形象是建立在堆堆老百姓的白骨之上。为了所谓集体利益,每一个活生生的平凡人都是可以随时牺牲的。为什么不把无家可归的人集中起来。让他们干一些活至少给口饭和遮风避雨之地。他们不是中国人?习主席赶紧来管一下,这帮无法无天的九头鸟人们。操你大爷的!
35  1
评论人:勿轮回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5:39:23 回复
这才是真相!所以最苦的还是老百姓
6 
评论人:安总管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5:30:08 回复
小时候政治老师讲,我们社会主义只有阶层没有阶级。大家平等。后来发现只有赵家人和赵家狗,以及赵家人形狗。人形狗和赵家狗在某些时候可以互换,但都不会成为赵家人。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56  3
评论人:赖小东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5:28:56 回复
让社会底层的人都能有尊严的活着,这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71 
评论人:yshen05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5:21:50 回复
社会主义大法好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6 
评论人:yuanfangzhi [★品衔R6★][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5:21:37 回复
他住在武昌区一个地下通道。2月24日下午2点多,通道里来了十多个人,他们接上水管,冲洗了整个地面。
------------------
这个很中国!我做我的事,你死活?不关我的事!
43 
评论人:打哈欠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5:12:34 回复
 回复8楼::
永远不会成为强国
6 
评论人:hyz000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42:12 回复
发生任何灾难都是底层民众最倒霉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41 
评论人:budongzhuang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41:42 回复
 回复9楼:五毛的愛國只要動動嘴,歌功頌德,
37  1
评论人:mwf536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40:49 回复
蚁民也应该被尊重
40 
评论人:kilblade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37:00 回复
我觉得这类事情不妨多报道些,少谈些大国崛起,厉害了我的国之类。当然哪国都有住地下通道的,就是本朝改朝换代了也一样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61  1
评论人:hamm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29:46 回复
中国社会有对人的同情而无对人的尊重,共产党只是把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了
40 
评论人:戚继光将军 [♂☆★江湖任俺行★☆♂][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24:43 回复
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说: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19 
评论人:jinzhiyuepao1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23:43 回复
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就是畜生,是故意的往人家被子上洒水吧。中国想要成为真正的强国还需要很长时间。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80  3
评论人:戚继光将军 [♂☆★江湖任俺行★☆♂][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23:17 回复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54 
评论人:谁主沉浮?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17:19 回复
CNM的
11  1
评论人:sjrqb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12:26 回复
都被逼成这样了还不懂得反抗,中国老百姓真是可怜又可悲啊。
73  6
评论人:错错错错错 [☆★错错错错了吗★☆][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7日 4:08:12 回复
红会仓库那么大,这才几个人啊。
36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