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9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防疫不重视?我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日本不学中国(组图)

新闻来源: 掘金日本房产/第一财经 于2020-02-26 14:35:4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这段时间,网上陆续出现不少批判日本这次防疫做不好,打热线电话寻求核酸检测经常被拒绝的消息。因此就有不少人觉得,日本这佛系太不好了,怎么连中国这样的范本都抄不来?或者说,日本抄作业抄错了,把武汉万人宴的奇葩操作抄去了……各大自媒体一副“我都为你急得不行“的姿态,似乎日本这一系列作死动作,已经让这个国家的疫情一触即发……

但我想让大家先冷静下来想一想,是什么造成了日本政府这样明显的“无能”和“怠慢”?



推特网友和一些电视台炮轰日本政府

一位叫“小野妹子学吐槽”的微博上,就集结了许多日本厚劳省不作为的证据:(以下是其中之一)



出现感冒发烧症状想去检测核酸,却被医疗机构的医生以“没有达到37.5°以上高烧4天”的条件驳回,只给开了治流感的药打发回家,如果出现重症才给检测核酸。

前段时间,公主号的工作结束,一位跟厚劳相加藤胜信密切工作的官员被确诊,而他的同事也曾在公主号上工作,但据说公主号上的事务做完后还参与了下船工作,并与厚劳相加藤胜信有较密切接触,但这过程中他都没有检测,直到后来同事确诊了、媒体挖出来了来质问厚劳省,才给他安排了检测,一做核酸检测后发现呈阳性……

这让人联想到前段时间加藤在记者发布会上咳嗽的画面,是不是他也患病了?

连总指挥官自己都可能感染,难道日本还不重视起来?

日本政府对可以做核酸检测的大体流程是这样的:



1)与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者+发烧37.5度以上或咳嗽2)过去14天曾去过湖北、武汉疫情流行地区+既发烧37.5度以上又咳嗽3)与去过湖北、武汉疫情流行地区者密切接触者+既发烧37.5度以上又咳嗽4)既发烧37.5度以上、又咳嗽+肺炎需入院治疗者(重症)+其他检查正常、疑似感染新冠者

严格的审理程序确实让整体的检测人数“出奇地少”。厚生劳动省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4日12时,日本一共进行了913例核酸检测,其中126人确诊。



从1月14日日本发现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一来,日本只做过913例核酸检测。韩国都开始加大核酸检测数量,为啥你日本会这么吝于检测?这个病最可怕的就是无症状病毒携带者,这些人仍然会传染。你现在不控制,反而放任其发展到重症才来检测?



(韩国因为加大了检测力度,小小国家确诊人数却超过了日本。图片来源:丁香医生)

但是,加藤厚劳相还补充说,这是针对疑似病例本人的检测量,各县和自治体的检测数量并不包含在内,所以真实总数肯定比这个多。

因为日本政府这样的“另类做法“网上炸了锅,包括日本的媒体和推特上批判政府不作为的声音不绝于耳,报纸也写评论抨击检测标准定得过高,似乎推特上的日本人很绝望:这届政府不行啊!辞职!!



怎么看日本政府 “佛系”抗疫?

好,现在我要开始“拨乱反正”了。

我们现在已经基本能断定,因为政府的检测标准高,日本所公布的这国内感染的145人里,有不少的水分,保守估计,日本全国的真实患病人数有这个数字的几倍。

目前日本各地开花,出现了大量感染来源不明患者,说明问题确实严重。而前段时间,加藤相不是说2月18日起已经可以一天检测3800多例了吗?为什么日本政府还是不给大规模检测?

要解答这一点,我们需了解日本最新抗疫方针。内容很多,主要就这一段话:

“疫情正在国内传播,从防控传染病的角度出发,让所有人接受病毒检查是没有效果的。目前,产业界、学界和政府都在拼命努力,但由设备和人力有限,不能让所有人接受病毒检查。为应对疫情急剧扩大,我们要把有限的PCR病毒检查的资源,集中用在重症患者身上。”

划重点:“从防控传染病的角度出发,让所有人接受病毒检查是没有效果的”,“由设备和人力有限,不能让所有人接受病毒检查”,最后定调“我们要把有限的PCR病毒检查的资源,集中用在重症患者身上”。

也就是说,日本政府对新冠肺炎的防疫办法,从根本上就跟中国大不相同。中国的基准是“应收尽收”,不论轻重症状都统一收治统一管理。而日本则集中在“重症患者”的管理上。

日本政府鼓励出现症状的患者先在家中自我隔离,轻症患者通过自身的抵抗力,合并一些药物作用进行自我疗愈,不要所有人一出现症状就跑医院,会造成资源的极度紧张。

疫情爆发时,最怕的就是资源挤兑,这在中国疫情初期发生了。我们依稀记得,在1月24日除夕当天,武汉的疫情早已大爆发,但是人们的恐惧让大量只是出现感冒症状的人,都跑的医院去就诊,无形中增加了病患交叉感染的风险。

一时间医院的资源严重紧缺,有些医护人员因为应付不来,在办公室里崩溃大哭……还有很多医生、护士大量加班,忍着不喝水不睡觉,就是为了让穿在身上的防护服别那么快被用掉。

这样的慌乱,很容易引起事倍功半的效果,导致真正需要马上救治的重症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想想湖北省的病死率最高达到5.3%的峰值,当时湖北以外地区却连0.5%都不到,湖北省一省的病死率是其他省份的10倍。



(图片来源:丁香医生)

同样是人,为什么差异会这么大?答案不言自明。

而反观日本,目前因疫情去世的日本人总数为5,全部是80岁以上的高龄者。除去钻石公主号上的病死人员,日本全国因新冠肺炎去世的人数为1。

有人说,既然日本这么难做一次检测,那么这个数字也肯定有水分,但我却不这么觉得。因为从他们严格筛选接诊对象来看,日本的医疗资源是充足的。资源用在刀刃上,这个标准被那么多人吐槽,其实是为了最大程度地降低病死率。

另外一点也很重要,日本政府早在2月1日就已经正式将冠状病毒列为“指定感染症”,确诊的患者,不分国籍,一律公费治疗,必要时会强制病患住院。所以,如果不幸你在日本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是可以免费治疗的。但日本各部门的经费有限,这个治疗费又多出自纳税人的口袋,要怎么合理用好这些钱,厚劳省想必要精打细算一番。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日本政府像一名经营者,而中国地方政府则像一个怕出事被雇主问责的保姆。



我们不应该只“活在”推特上

从不少在日华人的观察中大致能发现,日本社会对这次疫情也是比较佛系的。常在东京驻扎的凤凰卫视记者李淼说,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大部分日本记者“没戴口罩”;载着她去钻石公主号现场的出租车司机没戴口罩:“今天(2月19日)在钻石公主号船下,这位日本出租车司机,笑呵呵地下车帮我们拿东西,没戴口罩,问了说,不害怕,不担心。”

所以,跟小野妹子在网上发布的情况不同,大多数日常生活中的日本人其实都挺冷静的,又或者说“看上去挺冷静的”。

其实我们都知道,死亡并非这个病的大概率事件,它的病死率只在1%以下,但是人们往往遇到流行病就发慌,把小概率事件无限放大,这时冷静的人反而会被骂“没良心”。

“没良心”的日本政府就把主要的关注点集中在如何预防和阻断感染上,很少提到疾病的危害。

另外,那些发布在推特上的求助信息让我们义愤填膺,但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许多人,在之后都接受了医院的救治,而据说做了核酸检测的绝大多数人的结果是阴性。



这些事媒体不报道,你是完全不知道的。

而在日本最担忧病毒的一群人,是在日华人。昨天看到一个抖音,让我颇为感慨。这位女士在横滨车站(就是钻石公主号最后下船的遣散地点)排队坐电车,结果后面一位没有戴口罩的日本大叔打了一个喷嚏,喷了她一头的口水。给她紧张的,头也不回迅速下车、出站,跑回家用消毒液猛喷自己的头发,然后洗头……最后她在视频里说(类似的),“日本人这都没意识太可怕了……”

为什么中国人和日本人在看待这个病的态度上,会有这么大的区别?这个问题可以拿一整篇文章来讲,比如中日从小孩时起的国民教育差异,又比如日本卫生教育的普及程度远高于中国。

日本的卫生和健康教育在社会上是非常普及的,很多市民,对于疾病的认知,都很深刻。

一位在日华人这么描述自己所看到的教育普及:新冠病毒在中国爆发后,在一家日语学校,遇到的一个老爷爷,非常清晰告诉大家: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目前的治疗办法,甚至连病毒是多少微米,普通口罩能阻挡多少微米的粒子都了解得很清楚。但他并不是医生。最后他的结论是,“除了坐地铁,平时不用戴口罩。”

要知道,日本的NHK还在这次疫情爆发以来,第一时间做了纪录片,向公众普及“新冠肺炎”的影响,与此同时中国连个片段剪辑都没有。

卫生资讯的普及程度还显示在日本民众接收信息的灵通程度上。早在新冠肺炎爆发以前的1月初,日本就已经注意到这个病毒,还有日本人跟那个时候一知半解的华人说,“据说武汉爆发了大疫情,我们很担心……”

太多太多原因,让这个国家看起来比我们更佛系。所以,与其让日本抄我们作业,至少在卫生资讯的普及程度上,应该我们拿着小本本去抄他们的。

最后,我们也不必被日本的媒体的批评声带跑偏,毕竟日本媒体天生就是以批评政府为己任,加上日本的国民性又是悲观的冷静派,所以遇事一定会想到最坏结果,这些自然就体现在了报道和电视里。





(图片@小野妹子学吐槽)

当然,佛系归佛系,对越来越严重的疫情,日本各部门也开始严阵以待。日前,日本各方已经取消了500人以上的所有集会;学校如果有人出现感染症状,学校可以做出最高14天的停课决策;政府也呼吁各公司员工居家办公。

根据日本专家的预测,“今后一两周是疫情急速扩大或者平息的关键时刻”。日本这次的策略有没有效果,是不是反过来应该我们的政府去抄作业?让我们静观其变。

相关报道:警报太晚、措施太松······日本真的“不重视”防疫吗?

从一个医生的视频开始,日本疫情应对制度开始受到全面质疑。

你会在这篇文章看到:

○日本疫情警报太晚了吗?

○疫情防控措施太松了吗?

○ 日本疫情防控只是“流感对策”?

○ 日本口罩真的不够了?

○ “钻石公主号”到底还有哪些争议?

○ 马拉松已经受影响了,东京奥运会还能办吗?



△ 引发此次大范围对日本疫情应对制度质疑的医生——岩田健太郎。图片来源 |Japanese Class

1. 日本的疫情警报太晚了吗?

其实,日本厚生劳动省早在 1 月 6 日,就针对各地方政府机构与医生团体发布了有关此次疫情的提醒信息。当时,他们依据的是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于 12 月发布的一份有关“发生团体感染不明原因肺炎”的报告。此间,由于中国官方宣布此次肺炎原因可能是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且日本也发生了类似病例,1 月 17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针对同样对象发布了一轮注意警报。

事情在 1 月 22 日开始发生变化。当天,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事件二级应急响应。第二天,武汉“封城”。自 1 月 22 日起 3 天内,日本厚生劳动省依次向各航空公司、国土交通省、出入国管理机构、检疫所、各地方政府发出请求,号召各方共同应对此次疫情。

包含各种针对此次疫情的知识通报、应对方案的“Q&A专页”,于 1 月 27 日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官网公开。2 月 3 日开始,日本厚生劳动省正式发布一份针对此次疫情的医疗制度对策。当天也明确了出院标准——24 小时内体温不超过 37.5 度,呼吸系统症状有改善倾向;48 小时后再实施核酸检查且确定为阴性,再过 12 小时后再核查一次是否为阴性。

此后,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各种方案则进一步细化至出院者从业限制、酒店对策、精神医疗、病床确保、归侨支援、免疫学研究支援等各领域。每项措施,均公示详细的法律依据。这些依据成立的前提,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于 1 月 31 日宣布,此次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由此,日本才依据《感染症法》,将其确定为“指定感染症”。

2. 日本的疫情防控措施太松了吗?

在一定程度上,2 月 3 日是日本的“疫情关注转折点”。那一天,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没有按计划驶入横滨港,日本检疫人员开始登船检疫。两天后,邮轮疑似病例检测结果开始陆续公布,加上日本从武汉第一批撤侨的隔离期计划于 2 月 12 日结束——一旦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他们即将全部解除隔离。媒体报道中与疫情有关的部分开始增加。

虽然 1 月 29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就已经发布了“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的常见问题”,但这个网页一直保持更新,不断增加检疫与研究中发现的新信息。这些信息就病毒是否人传人、潜伏期、无症状感染者传染问题,以及一般民众、外国人、孕妇、高龄人士如何防疫等问题做出了回应。

社交网络也在发挥作用。2 月 7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在社交软件 LINE 上推出了一个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信息”的官方账号,针对普通民众普及防疫知识,公示最新信息,同时设立在线医生咨询系统。截至 2 月 21 日,这个账号有超过 62 万人关注。



△ LINE 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信息”官方账号。图片来源 | LINE

不过,日本疫情防控举措也存在争议。

(1)确实,日本疫情防控只是“流感对策”

在此次疫情中,日本厚生劳动省以“流感防疫”措施加以宣传——这尤其让很多在日华人感到担心。这些措施包括:用肥皂或含有酒精的消毒液常洗手、咳嗽时注意避让礼仪、少去人多的地方等。日本厚生劳动省也提醒,此次病毒感染路径为“飞沫感染”与“接触感染”。人们可以由此判断防疫方式。确定这些防疫措施的标准,来自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信息与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提供的本国防疫研究信息。

在日本很多城市,的确有人日常在生活中戴口罩,但并未因疫情影响显著增加。每天通勤于东京城区与市郊的中野徹觉得“戴口罩太麻烦”,虽然对疫情感到一些不安,但他仍表示,会参加公司组织的温泉旅行。另一名上班族新中辰彦警惕心稍高一些,他倾向于在电车等密闭空间戴好口罩,到公司或者回家后会好好洗手消毒。“其实我没感到新型冠状病毒有那么严重,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日本的社会礼仪。戴口罩也没什么用,在人多的地方对方不戴口罩,自己带了也没效果。”新中辰彦说。

另外,日本入境措施采取的更多是“自主申报”,而非“强制禁止入境”策略。日本早在 1月 7 日就已经在机场检疫区设立告示牌,呼吁从武汉返回或者入境的旅客,如果出现发烧或咳嗽等症状主动向海关检疫处申报。2 月 1 日起,日本开始拒绝湖北省签发护照者和入境前 14 日内到过湖北省的旅客入境。12 天后,浙江省也被纳入禁入省份。但申报主要靠入境者自觉——旅客会被检疫官询问近期是否去过湖北省与浙江省,没去过的人会得到一张蓝色纸片,然后在入境审查时签一张申明自己没有去过上述地点的声明书。除此以外,没有任何防疫措施。



△1 月,日本机场检疫区设立的告示牌。此后,日本入境管制范围陆续扩大至中国湖北、浙江两地。图片来源 | Japan Today

(2)口罩确实不够了,但在网上高价转卖却不违法

2 月起,日本超市、药妆店仍有库存的口罩,但只是少量并非用于防疫的功能性口罩。少量店铺一旦摆出口罩,也不得不通过限购方式稳定销售。一些实体店铺想出了新的捆绑营销策略——比如和各种花粉药品、喷剂打包出售,售价可以上升至超过 8000 日元(约合 504 元人民币)。对此,日本律师萩谷麻衣子则表示,虽然这种销售方式可能会被归为“不正当交易”,违反《反垄断法》,但最多也就被公正交易委员会停止交易,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 1 月 29 日,日本东京神田一家药妆店里,口罩几乎已经卖光。图片来源 | 朝日新闻

电商渠道的情况也不乐观。在日本二手交易网站“Mercari”,原本在百元店售价含税 110 日元(约合 7 元人民币)30 只一盒的口罩,平均标价已升至原价 10 倍。日本电商网站“雅虎拍卖”媒体事业部部长杉本聪在接受日本财经杂志《president》采访时表示,1 月 18 日,一单口罩的成交价格大约在 1000 日元(约合 63 元人民币)前后,成交量也只有 20 件左右。但两天后,每单成交价就突破 2000 日元。此后价格不断上升,1 月 31 日,每单成交价已突破 1 万日元。



△在日本二手电商网站上高价转卖的口罩。原价 110 日元 1 盒,现价 2500 日元两盒。交易已成功。图片来源 | Mercari

更多人在销售平时储存多余的各类口罩,甚至是散装,只要标价低于均值,就能迅速售罄。也有日本媒体曝光,有消费者抢购、转卖口罩牟取暴利——其中也包含中国“黄牛代购”。

即便 Mercari 这类销售平台已经在显著位置提醒存在口罩高价转卖现象,但 Mercari 宣传部表示,因为口罩并非法律禁止的销售品,而且没有任何准则规定它“多少钱以下才符合基准”,所以 也无法在实际操作上禁止高价转卖口罩。也有人质疑,Mercari 在每笔交易收取的 10% 手续费,也是让它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原因之一。

日本消费者厅则表示,针对高价转卖行为,没有任何针对网站运营者如何处置的法律,所以只能请各网站自己判断。

日本即将迎来花粉季节,截至 2 月 21 日,口罩依然供不应求。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于 2 月 12 日表示,已经召集各生产公司,计划 24 小时生产,以达到每周 1 亿只口罩产量。

(3)“钻石公主号”疫情事件为何让争议激化?

#“船上没有按照传染病学处理策略分出'感染区域'与'安全区域'。"

#“日本没有 CDC。需要专业、独立、科学的疾病预防管理系统,而非让官僚系统替代专业医疗系统,在综合政治、煽情、感情等要素之后作出决定。”



△ 2 月 5 日,检疫官登船时乘客拍下的照片。图片来源 | Twitter @daxa_tw

停泊于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已被证实是中国境外首例聚集性感染。2 月 19 日, 厚生劳动省已检测 3011 名乘客,共确诊 621 名新冠肺炎患者,将他们移送至专业医疗机构接受治疗,其中,322 人无症状。当天,为期 14 日的隔离期按计划结束,约 500 名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乘客下船自由离开,多国政府开始为撤侨忙碌。



△第三批下船乘客收到的通知及个人信息收集表格。图片来源 | Twitter @daxa_tw

钻石公主号的“劫难”却还没有过去。有人开始质疑船内的防疫措施不到位,事态已经失控。2 月 18 日,神户大学传染病教授岩田健太郎在 YouTube 上传了两则内容一致、分别以英文和日文叙述的视频,题目为《钻石公主号是 COVID-19 制造机,为什么我进入船舱不到一天就被赶出来了》。截至 2 月 19 日下午,日文版视频已被播放 140 万次。

岩田健太郎是一名曾在一线抗击埃博拉、SARS、MERS 等病毒的传染病学专家,但他不在邮轮检疫专家名单里。厚生劳动省相关责任人曾建议他作为日本环境感染学会的学者上船,但申请未被通过。最后,他们找到了一个办法,让岩田健太郎以灾害派遣医疗队(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的名义进入现场——这是一支活跃于大规模自然灾害的机动医疗队,前提是岩田健太郎不得插手传染指导工作。

岩田健太郎在视频中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船内的景象。“在传染病学界,区分没有病毒的绿区和有病毒的红区是‘铁则’,然而钻石公主号的红区绿区混成一团——我完全无法区分哪里危险,哪里不危险。”他还批评船内专家配备不齐全,工作人员装备参差不齐。

由此,日本邮轮检疫事件在接连爆出感染人数增加信息之后,开始遭受各种质疑。

该由谁来处置邮轮曾是一大争议。钻石公主号是一艘悬挂英国船旗的英籍商业用船,母港位于日本横滨,运营公司为美国嘉年华集团。照理来说,邮轮是船旗国的领土延伸,英国应承担首要责任,日本政府有权拒绝邮轮入港。

然而,自邮轮首例患者确诊以来,英国政府始终保持沉默,船上一度存在“权力真空”。最终,日本政府还是接手了检疫。邮轮入港后,日本政府以国内检疫能力不足为由,向 WHO 提出了“另计病例”的请求。因此,钻石公主号上确诊的病人,不会计入日本本土的感染人数——但日本媒体们在报道时,还是将邮轮感染者计入日本感染者总数,虽然日本厚生劳动省多次提醒媒体统计时注意病例归属口径。

邮轮隔离措施是否得当,流行病学界与公共卫生专家们也存在争议。来自岩手医科大学的樱井滋教授,同时也是日本感染环境学会灾害感染防治支援小组的负责人,他曾在钻石公主号上开展为期 2 天的视察活动。樱井滋曾对 NHK 记者说,在船上隔离 3700 名乘客与船员是合适的,因为陆地上没有足够大的场地。

美国国立过敏及传染性疾病研究所的主管安东尼·法西(Anthony Fauci)指出:“事实证明,船上的防疫措施是非常无效的——所以,隔离程序失败了。我想让这个说法听起来得体一些,但没能成功。”

看得出来,岩田健太郎一直想要“发声谏言”。上传视频之前,岩田健太郎在言论网站 BLOGOS 上发布了一篇题为《为了和 COVID 对抗,日本社会必须改变》的文章,认为日本政府过于放松警惕,社会对病人并不宽容,很多人带病工作,这有可能导致疾病扩散。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这次日本确诊感染患者中,就有人出现发热症状后仍然坚持通勤上班。

与许多避免使用英文的日本专家不同,岩田健太郎擅于使用英文,他也在发布视频后积极接受国内外媒体专访。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时,他呼吁日本政府公开信息,面对现实。他也建议,一旦确诊新患者,隔离期应当再延长 14 天:“厚生劳动省完全误解了检测的作用,阴性不等于安全,基因测试也并不完美。”

然而,冲绳县立中部医院的传染病内科副部长高山义浩却反对岩田健太郎的说法,在此次疫情中,他也为日本厚生劳动省工作。高山义浩曾在 2017 年与岩田健太郎共同编写《高龄者感染症诊疗》一书,此次,也为后者的上船许可出面协调。但他也认为,既然岩田健太郎同意作为医疗队上船,就不应违背承诺,扰乱现场秩序,擅自做起无关的工作。



△ 2 月 16 日,高山义浩在 Facebook 上公开了一张自己制作的图片,归纳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典型的临床症状。图片来源 | Facebook @高山義浩

高山义浩于 Facebook 写道:“岩田先生作为传染病医生的建议基本妥当。但组织并非仅以‘正确性’来运作。特别是在危机管理中,‘受信赖’最为重要。”

不是没人支持岩田健太郎。根据在线媒体 HuffPost 2 月 20 日的一则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医护人员主动联系了他们,试图为岩田健太郎辩护。“船上确实没有做分区管理。邮轮第五层的餐厅目前是医疗中心对策总部,但本该做好几层隔离措施、让人穿着防护服出入的地方,现在无论什么职业,哪怕只戴着外科口罩的人也可以自由出入。”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于 2 月 19 日夜间首次发表报告,揭露钻石公主号疫情始末。报告指出,2 月 5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上船实施检疫前,病毒就已经在船内传播。为了维持邮轮正常运转,船员仍可以正常走动,这可能导致隔离不彻底。

2 月 20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终于回应了岩田健太郎的批评。针对岩田健太郎指出的两大问题——分区管理和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他们修订了管理方案。钻石公主号内部会导入严格的分区管理,比如明确在哪里穿脱防护服。

此外,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会继续与日本环境感染学会的灾害感染防治支援小组(Disaster Infection Control Team)专家合作,向乘客、船员普及防疫知识,发布口罩戴法、洗手方法的视频教程。船员们将分开进食,无论有无症状,工作时都必须佩戴口罩手套,而他们的房间会配置消毒设备。

2 月 20 日凌晨,岩田健太郎在 Twitter 声明已删除视频。因为他听说,钻石公主号内他担忧的污染区域划分问题已有所改善,国立感染症研究所也开始公示船内信息,“这组 YouTube 视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意见已经传播开来,没有再讨论的必要。”他说。

岩田健太郎删除视频当天,钻石公主号的现场总指挥、担任厚生劳动省副大臣的桥本岳也在 Twitter 上公开表示,他就是那名要求岩田健太郎离船的官员。他还发布了一张照片,“顺带一提,现场是这种感觉。照片上可能很难读出字,左手是清洁路径,右手是可能受污染的(不洁)路径。”但很快被人评论指出,这两个所谓的分区是连通的。之后,桥本岳删除了这张照片。



△ 桥本岳在 Twitter 上发布的照片,后被删除。图片来源 | Twitter @ga9_h

桥本岳是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之子,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环境信息学专业,曾在三菱综合研究所工作,没有公共卫生与传染病防治经验。他反驳了岩田健太郎“船上一个专家都没有”的说辞,称厚生劳动省目前正在接受邮轮内外多位专家的帮助。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确实曾有日本环境感染学会的学者上船指导。面对数字不断攀升的确诊病例,桥本岳也承认:“不能说一切都得到了控制。”

岩田健太郎则在 2 月 20 日连线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Japan,FCCJ),指出自己质疑的背景其实来源于“日本缺少 CDC 制度”。

CDC 是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缩写,最早由美国建立,归属于政府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在传染疫情发生时,具有确定调查策略、提供对策的专业职能。

“传染病预防需要原理、原则。”岩田健太郎说,“原理与原则不能由官僚决定,他们没有受过专门的传染病预防训练,既无经验,也无制度。”他认为,CDC 是具备这个职能的机构。在东亚三国中,中国已建立 CDC 制度,韩国也有“疾病管理本部”,但日本还没有建立这个部门。

“想要应对流行传染病,需要一个由能够决策的专家组成的独立制度。必须要专业,有权限与自主权,明确且独立。”在这一点上,岩田健太郎认为日本处于“黑暗领域”,很多决策都在“内部决定”了,“这不是良性的科学的决策方式。”

“这是煽情性质的、带有感情的、政治性的决策方式。”他补充说。

早在 2 月 12 日,已有 1 名检疫官确诊感染病毒。截至 2 月 21 日,又有 2 名日本厚生劳动省和 1 名内阁官房的职员检测出阳性。这 4 名职员都曾在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工作。

连日间,已有约 90 名日本厚生劳动省职员上邮轮工作,但没有发热等症状的人,不会接受任何病毒检测,他们会继续回到办公室工作。对此,研究传染病应对策略的日本东北医科药科大学特任教授贺来满夫认为,应该重新制定职员检测措施,保证一段时期“在家办公”后再回归职场。

对于邮轮乘客而言,虽说 2 月 19 日隔离期已结束,目前也在陆续放乘客下船,他们却没法松口气。美国驻日大使馆曾在致公民信中说“归国无需二次隔离”,但撤侨航班上再度确诊了 14 例病毒携带者——这些人登机时并没有症状。余下的人不得不在特拉维斯空军基地和拉克兰空军基地待上两周。英国驻日大使馆于 2 月 18 日声明将着手撤侨,中国、韩国、澳大利亚、以色列、加拿大、意大利等国已于近日采取了相应行动,并会重设隔离期。



△2 月 19 日夜晚的羽田机场,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将澳大利亚乘客的行李装载到撤侨包机上。图片来源 | 路透社

相比之下,日本政府针对下船乘客的措施争议更大。日籍乘客可自由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回家,还有人兴冲冲地对媒体说当天要约朋友吃寿司。但也有乘客表示,担心自己成为“加害者”,会自主隔离两周,希望政府再次对他们实施核酸检测。



△ 2 月 19 日,载着下船乘客的公共汽车。图片来源| 路透社



△2 月 20 日,下船的乘客在路边等待公共交通工具。图片来源 | 路透社

2 月 20 日,厚生劳动省宣布,钻石公主号的确诊病例中,有 2 名 80 岁的患者去世。2 月 19 日至 2 月 22 日3天间,共有约 970 名乘客离船回家。截至 2 月 21 日,3063 名乘客中,已有 634 人确诊,其中 328 人是无症状的病原体携带者。

3. 马拉松已经受影响了,奥运会还能办吗?

直到 2 月 18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终于在 Twitter 与官网上提醒,公众参加大型公众活动时需要引起注意,做好防护措施,组织方则需要听取各方意见,考虑活动是否可以延期举办。截至 2 月 21 日,日本本土已有 105 人核酸检测显示阳性,其中 14 人是无症状病原体携带者。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共确诊 634 人。

几个重要的大型活动也都会取消。考虑到疫情影响,原定于 2 月 23 日举行的令和年首个“天皇诞生日”,将不会让大众参与道贺——上一次取消公众道贺,还是 24 年前日本驻秘鲁大使馆发生人质危机的时候。

本计划于 3 月 1 日举办的“东京马拉松”,也取消了大众组比赛与民众观赛,仅保留 200 个专业选手参赛。比赛前夕的一系列活动与 4 月的展览“东京马拉松 EXPO”将一并取消。

东京马拉松每年举办一次,位列世界六大马拉松大满贯之一,也是日本国内最大的马拉松比赛,今年吸引了约 4 万人报名。如今,比赛规模削减到了原先的 1%,只需完成奥组委下派的预选任务,但主办方的处理颇受争议。

2 月 14 日,主办方曾公开恳请居住在中国的参赛者自愿放弃参赛资格,他们会为符合条件的选手保留 2021 年的参赛资格。不过,最新声明中,主办方不仅撤回了前文的决定,还表示不会退还本年度的报名费及慈善捐款,尽管参赛名额可以延续到明年,但所有人都需另付报名费。

作为非营利机构,主办方东京马拉松基金会主要从外部募集善款。2020 年,主办方共从选手处收取了约 6 亿日元(约合 3800 万元人民币)参加费,却还不够回本——2018 年,比赛运营费用高达 19.7 亿日元(约合 1.25 亿元人民币)。

在各个地方政府中,东京都政府终于率先有了动作。东京都知事(相当于市长)小池百合子于 2 月 21 日宣布,即刻起至 3 月 15 日,东京市内将中止一切大型室内活动。那些不太容易延期的考试、毕业典礼,她呼吁各方做好彻底的消毒措施,期望得到市民们的理解与配合。截至 2 月 21 日,日本已经有 15 个都道府县出现了感染患者。

在东京,一些公共场所、店铺门口,已经摆上了消毒洗手液——但是在疫情发生前,这也是很多店铺的标配。开始有店铺贴出公告:受疫情影响,部分工作人员将戴上口罩。

也有一些大型艺术展览仍将如期举办。2 月 7 日,日本最大的艺术博览会“东京艺术博览会”在其官网宣布,2020 年主题为“with Art”的艺博会将于 3 月 19 日至 22 日如期举行。东京艺博会官方称,本届展会的展览面积为历年来最大。据美术杂志《美术手帖》报道,2019 年,该展会曾在 4 天内吸引了超过 6 万人到访。



△ 东京艺术博览会在其官网发布的通知。图片来源 |Art Fair Tokyo

另外,在奥运之年,东京多家美术馆都将推出大型展览。3 月初,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将举办“伦敦国家画廊名作展”,展出伦勃朗、透纳、梵高等艺术家的作品。森美术馆的“未来与艺术展”计划于 3 月结束,4 月又将举办集结村上隆、草间弥生、杉本博司等 6 位当代艺术名家的“STARS 展”。目前这些美术馆都没有就疫情做出任何特殊安排。上野和六本木地区平日都是人流密集的东京艺术文化重地。

至少,到现在为止,东京奥运会也没有延期计划。东京奥组委会长森喜朗于 2 月 14 日在新闻发布会公开表示,未考虑中止或延期此次东京奥运,奥运会“没有 B 计划”,仍将于 2020 年 7 月 24 日正常召开。



△ 2 月 14 日,东京奥运会奥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 | 日本经济新闻

日本立宪民主党议员樱井周曾针对“万一奥运延期,费用如何估算,以及费用由谁承担”等议题,向日本政府提出质疑,2 月 21 日,日本内阁会议回复表示“拒绝回答这个假设的问题”。

“我们可以确定东京 2020 仍将继续举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John Coates)说道。2 月 15 日,奥组委如期举行了火炬接力仪式的演习。

联合国紧急事务中心的迈克尔·莱恩(Michael Ryan)也在 2 月 19 日的一次 WHO 会议上表态,判断疫情对奥运的影响“为时尚早”。

日本咨询公司大和总研估计,如果此次疫情蔓延 3 个月,中国访日观光客将比 2019 年减少一成,可能导致日本国内消费降低 2000 亿日元(约合 125.8 亿元人民币);如果疫情蔓延一年,中国访日观光客将减少四成。2019 年,中国访日观光客在日总消费达 1.77 兆日元(约合 1113. 1 亿元人民币),占据所有访日观光客消费总额的 36.8%。日本经济也可能迎来 2011 年东日本大震灾之后首次 GDP 负增长。



△东京都为访日游客发布的疫情防控手册,包含 7 种语言。图片来源 | 东京都

参考资料

1,实时感染病例追踪网页(日本):

https://covid19japan.co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2,东京都为访日游客发布的疫情防控手册(七国语言版):

https://www.fukushihoken.metro.tokyo.lg.jp/iryo/kansen/tagengoguide.files/tagengogaido2019-mihiraki.pdf

3,日本厚生劳动省信息更新网页:

https://www.mhlw.go.jp/stf/seisakunitsuite/bunya/0000164708_00001.html

4,日本厚生劳动省针对疫情信息发布的官方 LINE 账号:

https://lin.ee/qZZIxWA

5,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发布的《现场概况》:

https://www.niid.go.jp/niid/ja/diseases/ka/corona-virus/2019-ncov/2484-idsc/9410-covid-dp-01.html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5)
7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我想我是云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49:37 回复
等一阵子就知道了,也许真是中国反应过度呢
26  1
评论人:我想我是云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50:10 回复
事实上在其他省份也不算什么。就是湖北严重
16  2
评论人:文学少年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52:02 回复
洋洋洒洒,高谈阔论,放任自流,见死不救。
45  8
评论人:地球另一边 [★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59:59 回复
这个是恶性传染病啊,可以容忍自由扩散?
29  4
评论人:欲海奇葩 [♂★奇男子★♂][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05:30 回复
这一届太君心真尼玛大
25  1
评论人:BostonUncle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09:51 回复
在中国去医院可能传染得更严重,在家也不行因为药品质量差,就是等死。所以中国人很可怜🥺
10  31
评论人:北欧南欧北极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17:25 回复
民主的国家怎么还能传毒呢。不是民主国家吗。怎么还会传染。可怜的日本人民民主没有能就你们。😄
17  7
评论人:现实中讲逻辑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24:27 回复
坐看云起时、静观死亡率!
5  1
评论人:guci886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26:47 回复
且不论文章里论点的是非对错 但总有一点 透露着作者的冷血是跑不了的 即便新冠致死率低是0.5% 可日本一亿人口就是50万死亡人口的可能性 记住 这不是数字 而是人 其中的生离死别 悲欢离合不知能否打动作者钢铁般的心 对应到其中的每一个人 这就是100%的生命的终结 个中惶恐 你又是否能够体会 生而为人 还是心存善良点好
27  7
评论人:kk1977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29:37 回复
之前我也觉得日本和新加坡这样的做法太佛系,但现在觉得也许这样是对的。
上个月我在国内的一个亲戚得了中风。原本只是手指动不了,送医也及时,按道理应该住院观察治疗,控制住病情不至于恶化。但因为好的心血管医生和医疗资源都去对付肺炎,医院配点药就让回家了。结果回家当天晚上就半边身子瘫了,说话也说不出。估计这辈子后遗症是逃不了了。
这个就是文章里说的医疗资源挤兑。如果把资源都放在肺炎防疫上,那么其他重症疾病的患者会因为缺少资源而加速死亡。这个数字未必就会比因肺炎死亡的低。现在中国,特别是武汉,有多少人是因为这类间接因素而死亡的,不得而知,而且肯定不会体现在官方的数据上。
现在这个肺炎,从重症和死亡率来看跟登革热相似。东南亚国家每年都有登革热爆发,也会有不少人死亡。可能是有经验了,对待肺炎就相对比较佛系。否则以新加坡政府的掌控能力,要做到像中国这样不难,只是权衡利弊觉得不值得而已。
43  5
评论人:BTU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33:25 回复
这都能洗白么?不给检测是为了把资源留给重症?那病毒大范围传播,不是重症会更多?更可怕的是都不知道病毒已经扩大到什么程度
死亡率1%?万一碰上你就是100%!
30  6
评论人:网中静草 [♂★★声望品衔10★★♂][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41:22 回复
都别急,看谭总怎么评价
5  1
评论人:angelkilier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50:38 回复
在中国这叫做“中共隐瞒病情,欺骗大众”,在日本这叫做节省医疗资源,避免引起公众恐慌。
11  1
评论人:欲海奇葩 [♂★奇男子★♂][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5:02:54 回复
搞了半天是和病毒在玩诱敌深入
17 
评论人:hjoyce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57:21 回复
这是传染病!症状不严重代表不传染么?!写这文章的真没脑子
38  3
评论人:szs11 [♂★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56:02 回复
把游轮上3000人释放之后,至今只有一例游轮人员,在释放后检测阳性。游轮上一共有600多人感染。只有一例漏网,并迅速查明,说明日本后来的管理很好。

中国应该多跟日本学习,相信专家,而不是维稳团队。小范围严控,不是大面积禁行。
6  11
评论人:我很无聊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55:16 回复
狗粮骂了一个多月武汉不作为,怎么开始給日本洗地了?这双标太明显,狗粮收回。
57  6
评论人:天苍苍野茫茫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42:56 回复
这舔的
27  3
评论人:吃大豆群众 [★品衔R6★][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4:42:52 回复
这是共匪的生物武器
日本顶不住,全世界更顶不住;中国的疫情通报就是假的
7  21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