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4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疫情阻碍运输 蜜蜂活活饿死 养蜂人上吊自杀(组图)

新闻来源: 商业人物 于2020-02-22 13:22:2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养蜂人刘德成死了。在他的蜜蜂因中毒、转场受阻大量死亡之后,于2月13日在云南上吊自杀。他的死将蜂农这一群体带入大众的视线,也让人们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还有这么一个行业,这样一群人。

因抗疫需要,各地严格控制车辆和人员的流动,有的蜂农人蜂分离,不能及时喂食,不能进行春繁;有的蜂农眼看着蜜蜂中毒,不能及时转场;有的蜂农因蜜蜂无法采蜜,不得不进行人工饲养。这些都可能造成蜜蜂大量死亡,蜂群繁殖断代,饲养成本增加,影响蜂农一年的生产和收入。

刘德成今年44岁,投资十几万元,养了176箱蜂,这几乎是他全部的家当。家中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一对上高中的儿女,养蜂是这个四川农村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

“蜜蜂死了,就走向绝路了。”养蜂人李建军对“商业人物”说。他理解刘德成,“对我们蜂农来说,蜜蜂胜似一切”。

李建军被困在了家乡奇台县,他的蜜蜂远在400公里之外的吐鲁番,过冬的饲料已经所剩无几,再不喂食,蜜蜂就要被饿死。他办下了出行证,却在到达吐鲁番之后无法下高速。随后,李建军以低价卖掉了近一半的蜜蜂,剩下的蜜蜂还在生死边缘徘徊。

他快破产了。

2月15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国家发改委办公厅、交通部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解决当前实际困难 加快养殖业复工复产的紧急通知》,要求“确保物资和产品运输畅通,将转场蜜蜂等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对一些县、乡、村封村封路、一概劝返等不恰当做法,要坚决予以纠正”。

李建军希望“进村的最后一公里”能尽快打通。

以下是李建军的口述节选:

 壹

我叫李建军,是奇台县的养蜂人。去年11月,我把蜜蜂拉到吐鲁番过冬,准备在今年2月5日到15日之间进行春繁。春节前我回到奇台县,原本打算过完年再去吐鲁番,疫情原因去不了,我的蜜蜂没有人喂食,饲料消耗的所剩无几,面临死亡。

每年11月,我都要把蜜蜂拉到南疆的吐鲁番过冬,那里温度适宜。来年2月初,开始搞春繁,给蜜蜂补充饲料,让它们哺育后代。繁殖得晚可能造成蜂群新老交替跟不上、脱节,影响下一年的生产。



2月,原本是蜜蜂春繁的时节

冬天主要靠人工喂白糖,我在去年11月喂的白糖,能保持它们吃到今年1月底到2月中旬左右。管蜜蜂就像管婴儿一样,一个箱子里有多少蜂,它们一天吃多少,我们专业养蜂的都可以衡量出来,知道要喂多少糖,喂多饱,这些糖能维持它的生命到什么时候。现在它们的糖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了。

2月10日,奇台县农业农村局和防疫防控办协商后给我开了个证明,我11日凌晨六点开车去吐鲁番,晚上12点左右到的,吐鲁番不让进。我又和奇台防疫防控办取得了联系,双方也没有沟通成功。12日晚上12点,我又回到了奇台,下高速的时候,防疫防控办的人直接把我接到宾馆,要求隔离14天。

我本来想着到吐鲁番去隔离,14天后出来直接去蜂场,我的蜜蜂就算死,最多死掉一半,我还有重新养蜜蜂的机会。现在我在奇台县隔离14天,即使之后交通放开,我在吐鲁番还要隔离14天,蜜蜂就全军覆没了。

看不到希望了。17号我卖掉了170箱蜜蜂,剩下的327箱也要陆续卖掉,再不卖它们就有生命危险了,我只能忍痛割爱。往年一箱蜂能卖五六百块钱,现在这种情况压价到了二百块钱,亏了好多,好心疼。但多少能收回一点成本,而且我知道这样卖给人家,蜜蜂是活着的,痛苦能减轻一点。



170箱的蜜蜂被李建军低价卖掉

在我们养蜂人心里,蜜蜂比孩子都重要。

 贰

有个词形容养蜂人,叫追花夺蜜,我们一年到头追着花期跑。

我们就在省内转场。一月底、二月初在吐鲁番繁殖蜂群,到3月17日,杏花就开了;采完吐鲁番的杏花,转场去库尔勒,给香梨授粉;5月底、6月初转回奇台,拉到天山上去繁殖;20多天后,再到奇台县的平原地带采葫芦花、向日葵花、还有打瓜花,可以采到九月底;回家待上二十多天后给蜜蜂除蜂螨、合群;十月底、十一月初拉到吐鲁番喂糖,准备过冬。

养蜂人居无定所,因为蜜源地都在偏僻的农村或者大山深处,我们只能住帐篷,每次转场都要带着全部家当——帐篷、简易床、摩托车、油盐米面、锅碗瓢盆等。我一般骑摩托车去附近的农家取水,给他们一两公斤蜂蜜,换来十来天的水。电用摩托车的电瓶,可以给手机充个电,也有条件好的,买太阳能板和蓄电瓶,可以照明、充电,还能看电视。冷的时候,白天捡点柴火,晚上加个火,条件好的买一点煤,晚上架个炉子,热就没办法了,走哪都热。



养蜂需要一年四季转场,颇为辛苦

我每年住帐篷的时间至少八个月,条件不是一般的差,冬冷夏热的,刮风下雨就是受罪。帐篷就搭在蜂箱边上,我看不到蜜蜂心里不踏实,也是为了方便管理。一早起来先脱花粉,中午开始取蜜,傍晚天快黑的时候再取蜂王浆,养蜜蜂真是太辛苦了,我天天坐在蜂箱上面弯腰工作,落下了腰疼的毛病。

我们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视花期而定,向日葵可以开20天,油菜花最多就是10天,一个花期赶完了,就要把蜂箱装车去赶另一个花期。装车都得自己来,别人装不了,怕被蛰,一个蜂箱轻的时候50斤,重的时候100斤,我们用扁担挑,一挑一二百斤,我有500箱蜜蜂,就要运250趟,特别辛苦。

从库尔勒到奇台,八百多公里路,必须一夜跑完,一般都是太阳下山的时候出发,第二天太阳出来前就要卸车,最迟不能超过早晨八九点,再晚蜜蜂就会被热死。这简直无法想象,一夜跑下来身体都是透支的,可以说是用生命在干。

为了生存也没有办法,我们一家老小都要靠蜜蜂生活。养蜂行业现在面临老龄化问题,年轻人没人愿意养,一是条件恶劣,二是生活没有保障,靠天吃饭。我14岁开始跟我父亲养蜜蜂,已经30年了,大部分时间都是跟蜜蜂在一起,我对它们真的是有感情。

 叁

从吐鲁番回来后,我在宾馆里隔离。500箱蜜蜂,上千万张嘴等着吃糖,饲料供应不上,就要活活饿死了。想起蜜蜂一箱一箱地死,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云南那个蜂农,因为转不过来场,最后上吊自杀了。对我们蜂农来说,蜜蜂胜似一切,蜜蜂死了,就走向绝路。

现在我们蜂农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封村、封路,有的人到不了蜂场,没法喂食,没法繁殖;有的花期过了不能及时转场,农户开始给作物打农药了,就会造成大量蜜蜂中毒死亡;还有的转不了场,蜜蜂不能采蜜,必须投入大量资金买白糖,人工饲养。

这会引起一系列的问题,蜜蜂饲料供给不足,就会面临死亡,如果不能及时繁殖,更是全军覆没,连蜂种都留不下。

养蜂人破产、失业,整个养蜂行业都危险了,甚至会造成2020年农作物减产。

很多植物都需要蜜蜂授粉,自然授粉可以提高发芽率,提高产量,提高品质,蜜蜂给人类创造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还养活了我们几十万蜂农,给国家农业也带来了经济收入。

在疫情面前,封路、封村我都理解,只是希望有关部门对我们这个特殊行业能特殊对待。国家已经出台文件要求保障蜜蜂转场的运输,但很多地方需要村长去高速口接,蜂箱运输成本高、装卸麻烦,我们没有确切的把握也不敢动。

养蜂是个特殊的行业,蜂群必须由专业的人管理。喂食多少要根据蜂群的大小和箱子里面的温度计算,还有个蜇人的问题,所以我的蜜蜂都要饿死了,别人也不能代喂。

我去年11月喂完糖后,就把蜂王用一个网笼关起来,这样它冬天不会下崽,可以减少糖饲料的消耗。我应该在1月20日到2月15日之间,把每个箱子里的蜂王放出来,还要除蜂螨,用那种无残留的杀螨剂喷到蜜蜂的背上,杀掉它们身上的寄生虫才能繁殖。

蜜蜂的繁殖时间一环套一环,春天如果繁殖得早、繁殖得好,花开的时间蜜蜂就可以工作了。蜜蜂从出生到工作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且生命特别脆弱,每次转场后蜂群都有损失,需要一个星期才能缓过来,所以需要提前到场准备。

老话不是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繁殖计划没做好,一年都不顺。今年我的损失无法估计,前期喂白糖已经花了15000元,还有从奇台到吐鲁番的运输费3000元,这500箱蜜蜂按照正常价格每箱600块算的话,差不多值30万,如果全部去繁殖的话,可以繁殖到2000多箱,产值估计会超过百万。

没卖出的蜜蜂已经成箱地死亡了,我还在苦苦等待希望,起码让我可以留下些蜂种。

*文中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网编:和评

鲜花(3)

鸡蛋(2)
4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