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疫情下的武汉社区:承受着无法承受之重,却不能停(图)

新闻来源: 第一财经 于2020-02-21 22:18:0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导读:从发热人员排查分类,到集中隔离“清零”,再到确诊“清零”,社区无疑是最为核心的战场,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作者 | 第一财经 李澄晚

“李老师病情已经减轻了,并由重症救治医院转入方舱医院了,但是核酸检测仍未转阴,还在等待进一步治疗。”2月19日,李老师的爱人刘女士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

2月19日,是武汉针对新冠肺炎的全市拉网清底大排查行动的最后一天。这对众多基层社区和社区工作人员来说,无疑是一次大考。

从1月下旬最初的发热人员排查分类,到2月初的集中隔离“清零”,再到新总攻目标确诊“清零”,社区无疑是最为核心的战场,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这一天,武汉市新洲区某社区副书记李欢长舒了一口气。在2月17日至2月19日的拉网式大排查之下,她所在社区已全部清零了“密切接触者”,“完成了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但李欢他们还是得继续面对人手紧缺、防护物资不足等现实问题,打起精神继续奔走于各个封闭的小区,直到疫情警报彻底消除。





无力调拨的资源


现年56岁的李老师,系武汉市某区的高中数学老师。今年春节前,李老师身体持续发烧,遂前往医院治疗。1月24日,据CT诊断报告单显示,他被确诊为疑似新冠肺炎,然而医院却没有床位收治。

彼时,与李老师一样,武汉市内的发热病人持续暴增,很多发热门诊人满为患。1℃记者曾前往武汉市红十字医院探访发现,由于等不到床位,有的患者还睡在医院大厅的长条凳上。

李老师拍CT的当天,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第7号公告称,为解决发热门诊等候时间长、床位安排不及时等问题,全面实行发热市民分级分类就医制度。

彼时,武汉市要求全员排查发热病人,而这项排查重任就落在了基层社区头上,“由全市各社区负责,全面排查所服务辖区发热病人(含已就医和未就医市民),并送社区医疗中心对病情进行筛选、分类。”

据上述7号公告,“对于不需要到发热门诊就诊的病人,由各社区落实在家居家观察,社区负责做好市民居家观察服务工作。”

1月24日,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又发布第8号公告,“为解决市民居家出行不便等问题,全市紧急征集6000台出租车,分配给中心城区。每个社区3-5台,由社区居委会统一调度使用……社区居委会为生活不便居民上门免费提供送餐、送菜、送药等居家服务。”据公开资料显示,武汉市中心城区有1100多个社区。这意味着,这样一群没有医疗经验的社区工作者站到了疫情防控的第一线。但3至5台的调度用车,对于上万人的社区来说,可谓是僧多粥少。

1℃记者此前深入多个社区调查发现,一些上万人的大社区,工作人员却仅有10人左右,他们既要全面排查发热病人,有确诊患者及时送往医疗中心,还要落实发热人员居家观察。

住不进医院的李老师,那段时间只能回家“居家隔离”治疗。但居家隔离治疗被认为是疫情传播的一大隐患,因为患者在家成为一大传染源,家属在一旁照顾又增加了传染风险,这也给社区防控工作带来极大压力。由于有些社区居民较多,居家隔离治疗人员较多,社区人员每日两次上门检测体温、以及配送生活物资,如此一来,既增加他们的接触风险,又增加工作任务。

“我们的防护物资也不够,上门量体温需要防护服、护目镜等设备。”武汉市区一位社区人员告诉1℃记者,后来小区有新冠肺炎病例了,大家也不愿意开楼栋门了,上门监测体温也比较困难。

最大的困难还是送医。

武汉市黄鹤楼街道西厂口社区86岁的老人冯翼纯早在2月8日就通过CT拍片显示为疑似新冠肺炎患者,此后通过核酸检测确诊。在家隔离治疗2两天后,最终被医院收治。

在冯翼纯老人确诊之后隔离在家时,西厂口社区人员告诉1℃记者,老人的家属把病情检查结果拿过来之后,社区就已第一时间加急报给上一级的黄鹤楼街道,“我们是直接接触到这些病人,心里也是很着急,也不清楚上级情况,但是程序是这样走,我们也没有办法。”

据1℃记者调查,社区一方面无法尽快落实医院床位,另一方面又无医疗能力进行救治,只能不断地登记信息、安抚病人家属情绪,并“小心翼翼”地催促上级街道,如此周而复始。

黄鹤楼街道回复1℃记者称,确诊新冠肺炎患者,轻症送往方舱医院,重症送往定点救治医院,“像冯翼纯这样的确诊重症患者必须送到定点医院救治,床位名额则由市里统一调拨。”

据1℃记者调查了解,床位的调拨权在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手中,患者入住医院的床位名额成为“大锅饭”,一旦有空缺下来,各区各街道极力争取,都想争吃这口锅的粮食。

“我们很揪心、很痛苦的是,已经确诊的和很多疑似的病人没有住进指定医院救治,无法及时到达医院得到很好救治,形成了救治的‘堰塞湖’。”2月5日晚间,在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副书记胡立山承认这一“堰塞湖”的存在。



被抵触的隔离

李欢2014年加入社区工作,一直担任副书记,每个月仅有2300元到手的工资,工作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遇到此次疫情,着实让社区人员措手不及。

在经历过失败的居家隔离之后,许多确诊、疑似人员家属最终需要进行定点隔离。然而,劝解居民前往隔离点,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李欢所在的社区拥有2000余户,上万名居民的庞大社区,可是社区仅有10名工作人员,劝解隔离工作消耗掉了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据李欢介绍,劝解隔离有一个十分困难的前提,就是有不少与确诊、疑似以及发热人员接触的家属始终认为自己身体“没问题”,“他们还总是担心隔离点不安全”。

小区居民王平和孙莲花系一对夫妻,居住于李欢所在辖区。这对王氏夫妇的女儿女婿是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已被送往医院治疗。在女儿女婿被送往医院救治之后,王氏夫妇独自带着七个月大的外孙在家中。

“一开始在排查返乡人员时,我们还不晓得王平家到底有多少人,他们既不理会微信群里的工作消息,也未如实告知家人的去向。”李欢说。

之后社区人员才在排查过程中进一步发现,原来王氏夫妇还在家中,且带着尚在哺乳期的外孙。社区工作人员多次进行电话规劝,但王氏夫妇并不愿理睬,他们还将网格员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均拉黑,社区人员打过去的电话他们也不接。

没办法,李欢的同事,社区书记胡丽华亲自上马。2月16上午,“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都在电话中劝解,我的声音就是那个时候喊哑的。”胡丽华撕扯着嗓子对1℃记者说。

还是没有效果,胡丽华只能找来帮手。根据当地对隔离人员采取的措施,由“四保一”人员即派出所民警、医生、社区主要负责人和片区网格员,大家亲自上门规劝。

敲门始终无人应,王氏夫妇虽在家中,但就是不愿意开门,最后只能强行进入。“他们还是认为自己很正常,不愿意去隔离点,并且要求保证外孙不被感染新冠肺炎。但是社区只能配合上级部门的工作,哪里能做这些保证呢。”胡丽华说。

胡丽华只得往上级反应。最终王氏夫妇和外孙被送去隔离,“我们让他们把小孩用的奶粉、纸尿裤等日用品都带着,毕竟这个时候还是需要照顾好儿童。”

为了做社区25岁居民李洋父母的隔离工作,社区人员也是花了不少心思。1℃记者采访获悉,李洋是疑似新冠肺炎患者,按照当地疾控中心要求,需要隔离与他有密切接触的父母。

当日下午,社区一直联系李洋的父母,“我们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反复劝阻,他们就是不愿意去隔离点,最后二人手机都关机了。“李氏夫妇认为自己身体状况正常,并且还想料理调养刚出院的儿子。我说现在只能到集中隔离点观察,待隔离期过了之后,才能知道你们的身体是否正常。”胡丽华说。

在强行要求下,李氏夫妇最终前往隔离点。2月17日,社区工作人员告知1℃记者,李洋的母亲王女士亦确诊了新冠肺炎,目前已被收治。

“好在有惊无险,不然刚出院的李洋回来,王女士又传染给家人,那社区就不得安宁了。”说起这些,李欢仍旧心有余悸。



停不下的陀螺

“忙了一天,辛苦也就算了,还被居民投诉。” 2月19日晚上8时许,刚忙完为期三天的拉网式大排查工作还未下班的李欢,给1℃记者发来了两张市长专线政务督办单截图。那是关于居民对社区的投诉,最终反馈到社区。

“接市防疫指挥部命令,居民每三日可外出采购生活物资,今日社区完全禁止外出,这是防疫指挥部命令,还是社区私自所为?家中已无米下锅,防疫工作要开展,居民生活也要保障。”上述督办单上清晰地记载了居民在2月19日投诉的内容。

李欢和她的同事们觉得委屈,有人私下嘀咕:一会儿要全面封闭,一会儿又不能全封,让管理无所适从。从年三十工作到现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李欢与同事们就像一只陀螺一样,在上级接连不断的指示中高速运转。

2月11日凌晨,武汉疫情防控再度升级:全市住宅小区启动封闭管理,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每户家庭凭出入证,每三天可指派一人出门采购生活物资。

2月15日,武汉新任市委书记王忠林在基层走访后指出,现阶段部分小区的封闭管理还存在一些问题。他提出,“这个问题要好好研究,让市民不出小区也能买到东西。”比如弄个大包,生活物资、防护物资从网上预订,直接送到家或社区门口,这样市民就不用出来了,就能执行封闭通告。

新洲区亦实行小区村庄百分之百24小时封闭管理,进出小区需要严格登记,且该区所有超市一律停止经营,居民购买生活物资需通过社区人员团购。

“小区全封闭之后,居民在城区超市提供的APP平台下单。今天当了一天的搬运工,给居民搬运蔬菜食物。”李欢说。可是下单的人太多,该超市提供的APP平台崩溃,关闭了下单,“居民买不到物资,又冲我们发火,还投诉。”李欢欲哭无泪。

李欢附近社区的书记曹雪梅与她的同事们同样忙碌又委屈。

曹雪梅所在的社区有2000户,共分为7个小区,全部住满共有超过万名居民,大部分都有物业管理公司。在这次疫情过程中,管理如此庞大的社区,在职的工作人员却仅有曹雪梅与他的10名同事,且大多数是女同志。

自小区之前出现确诊病例后,许多居民都做好了防护,较少外出,社区主动承担了居民生活物资采购的事宜,建立了蔬菜、鸡蛋、粮油等多个物资的微信采购群。“我们让供应商统一放到小区门口,社区人员给每家每户联系,让大家依次排队下来领取。”曹雪梅说。

“前段时间外地来了10吨蔬菜,停在小区门口,需要从车上卸货下来,也是我们这批女同志再加上几名志愿者,搬运了几个小时才卸完。”曹雪梅说。

2月19日,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提到,小区封闭管理后,要组织一支强大的志愿者队伍,为需要买药、不会网购的老人提供服务;各区要开动脑筋,创新方式,确保居民生活基本必需品的供应,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要及时反馈。

目前,李欢所在的社区也已经有不少居民志愿者前来帮忙。“住在一个小区大家都是一家人,等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社区居民志愿者杜先生告诉1℃记者。

(文中刘明、王平、孙莲花、李洋、李欢、胡丽华、曹雪梅等社区受访者均为化名)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0)
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你是那个谁谁谁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21日 22:24:41 回复
卧槽,行刑式爆头,,,
  3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