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百步亭万家宴后的1个月 新任武汉书记暗访(组图)

新闻来源: 南方都市报/偶尔治愈 于2020-02-18 13:15:1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冠肺炎下的武汉社区:百步亭「万人家宴」后的 1 个月

在武汉乃至全国,百步亭社区一直是标杆式的存在。社区位于湖北武汉的江岸区,由 11 个小区组成,常住人口 13 万。百步亭分为安居苑、百合苑、现代城

景兰苑、悦秀苑、幸福时代等 11 个小区





图片来源:百度地图

2020 年 1 月 18 日,也就是钟南山院士连线央视时明确新型冠状肺炎「人传人」的前两天,百步亭社区举办了一场万人家宴。据《楚天都市报》报道:「社区居民端出 13866 道菜品,4 万多个家庭欢聚一堂。」

《楚天都市报》相关报道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彼时,疫情的阴影已笼罩在武汉上空。这场举办至 20 届、曾是社区对外名片的「万人家宴」,因为人群聚集的缘故,让百步亭社区成了舆论的焦点。

1 月 23 日,万家宴结束第 5 天,武汉宣布「封城」。

2 月 4 日,万家宴结束第 16 天,《经济观察报》一则新闻称,百步亭社区下的一小区「55 栋楼里,33 栋出现发热病人」;2 月 5 日财新也刊发消息称,武汉百步亭社区多个门栋现发热患者。

百步亭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偶尔治愈」找到几位在百步亭社区居住生活的居民,梳理了他们的生活轨迹以及现在所面临的问题,试图展现疫情阴影下,这座标杆社区中的人间百态。

流言与家宴

章宁今年 60 岁,自从 2003 年搬到百步亭安居苑,过去每年都会参加社区的万人家宴,还要争取拿奖。唯独今年没有参加,因为她信佛了。过去一整年,章宁都在北方做义工。

2019 年 12 月 30 日,章宁接到了弟弟离世的消息,赶回武汉。

当天,一些武汉人的微信朋友圈,开始流传几位医生提示可能有 SARS 病毒的截图。有相关的消息称,武汉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内部通知称「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且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关。

在百步亭现代城居住已有 10 年的王齐,正是这天,注意到了相关传言。

跨年那晚,王齐与同事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不远的地方聚餐。他还与同事讨论,如果 SARS 再来一次,他们所在的校外培训行业会遭受重击。

1 月 1 日,「平安武汉」发布微博称 8 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处理。王齐没有接收到教委停课的通知,大家依然正常上班。

1 月 18 日,百步亭举办了第 20 届「万人家宴」。当天,家住百步亭景兰苑柳莲的婆婆去参加了。

柳莲一家在百步亭景兰苑居住了有 5 年。因为流感,2019 年整个 12 月柳莲都没让孩子去上幼儿园。

1 月,她也听闻到有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索性就让孩子一直在家里。因为在家带停课的小孩,也担心人群聚集感染流感,万家宴那天婆婆拿着一次性的碗盛了点菜品,便回家了。食用之前,认真洗了手。柳莲说,「幸亏那天是带回来吃的。」

1 月 19 日,王齐下班回家,在学校门口的药店看见有卖口罩,但发现快卖光了。店家解释说已经在进货,王齐就和同事说先备一点,以防万一。两人也没多买,觉得两包足矣。

1 月 20 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 2 日内共计 136 例新增确诊病例;同日晚上,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连线时明确表示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

王齐开始意识到事情严重起来,但发现已经买不到口罩了。昨天买的两包口罩显然不够用,于是,他通过孩子在江西的小姨购买到了一袋 N95 口罩寄过来;又托同学,从南京寄来 5 包医用外科口罩。

1 月 21 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 15 例医护感染;湖北省卫健委通报,当日省内新增确诊病例 72 例。

这天,柳莲按照往常去日用品店上班,店里突然来了很多人买口罩,「之前也有人买,断断续续的,到了 21 号开始有人一次性买了二三十包。」

1 月 22 日,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事件二级应急响应。

1 月 23 日,武汉自上午 10 时「封城」。但柳莲没有接到停班通知,照旧去了店里。

此时,店里的口罩已经全部售罄,有人买完了店里剩下的所有喷壶,说是用于装酒精消毒。

下午,柳莲所在的门店歇业。

社区不设防

2 月 10 日,湖北省召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原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称,武汉开展了全民健康普查,人数排查的百分比达到了 99%。

2 月 13 日,百步亭社区世博园的余恬终于接到第一个社区打来的体温筛查电话。她说,「我终于不是那个 1% 了」。

家住景兰苑的柳莲,之前也没有接到过体温筛查电话。直到 2 月 15 日,物业工作人员通过按楼下的门铃,询问柳莲一家「家里有几个人」「体温是否正常」。

相比迟来的电话,余恬所在的楼栋很早被贴上了「发热门栋」标识。「封城」之后,余恬响应政府号召,很少出门,她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贴上的。

余恬小区楼道门上张贴着发热门栋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通过观察社区工作人员上门送菜与消杀的轨迹,余恬确定了确诊的病人离自己家难以想象地近。她说,「邻居被接走的时候,是 2 月 9 号晚上十点多。」

患者接走后,「发热门栋」的标识还是没有撤下,她怀疑自己所在的这栋楼还有其他发热病人。

余恬自家住在百步亭集团下的另外一个社区,为了方便照顾老人,「封城」前带着孩子搬到了一站之外的世博园的父母家。

余恬表示,不管是父母所在的世博园,还是自己家所在的小区,都没有公布明确发热门栋所在的位置,也没有公布全小区确诊与疑似患者的数量以及他们处置方式。

据她介绍,公公婆婆家所住的小区在武昌,每天都会透明地公布小区内疫情状况。

「他们小区会每天公布几网格几网格有疑似患者,已经居家隔离;几网格几网格有多少确诊患者, 已经送去方舱或者哪个医院治疗,很规范。」

她说,「不用说具体哪一个门户号,但至少让大家心里有个数。」

百步亭现代城的王齐也面临了相同的情况,社区至今也没有公布到底有多少确诊患者,物业也没有公示确诊患者所在网格。尽管业主们每天在群中强烈要求,但物业方一直拒不公开。

他注意到,小区里的发热门栋标注,也经历了从无到有,再到无的过程。

他从楼上看到的救护车来了 4 趟。另外,王齐在微博「肺炎患者求助」的「超级话题」下,看到了 3 个自己所在小区的患者发出求助,希望能尽快确诊,落实医院床位。

王齐社区里的救护车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除此之外,小区进出管理也很松散。「封城」以后,王齐和其他业主强烈要求小区物业对进出人员进行登记与体温测量。 

1 月 31 日,现代城的物业拍了测量体温的照片发在了业主群里;但据其他业主反馈,没有实现严格进出登记。

现代城小区的紧急通知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此后,王齐在初八(2 月 1 日),正月十四(2 月 7 日)都有出入过小区,但都没有遇到工作人员对自己测量体温或是人员登记。

体温测量时有时无状态,一直延续到 2 月 13 日,在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明确住宅小区封闭管理措施的前一天,百步亭下的现代城才开始严格管控进出。

丁香园疫情地图显示,这天武汉市确诊病例 35991 例,重症 7492 例,距离「封城」已经过去 22 天。

居民之困

「封城」以来,百步亭社区居民的日常生活,开始变得困难。

家里菜吃完的第二天,住在百步亭安居苑肖兰的老公会在早上 8 点从家里出发,到离家不远的中百超市买菜。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簇拥挤成一团。后来,他们才在排队的时候相隔 1 米左右的距离。

8 点出门,12 点回家,老公手提的袋子里也仅仅抢到了剩下的排骨。「排队要排两三个小时」。肖兰说。

每天早上 8 点,网络订购平台也会开启一波蔬菜的抢购。「一分钟就抢完了。」肖兰说。

为了缓解买菜困难的问题,社区志愿者开始自发组织团购订菜,让送菜员在固定的时间段和地点给大家送菜。后来,因为社区太大,送菜员觉得不合算,又担心感染疾病,事情不了了之。

直到 2 月 16 日,肖兰所在的安居苑开始组织统一的团购。

相较于买菜,更让柳莲一家头疼的是,她买不到药了。

柳莲和婆婆都是糖尿病患者。按照往常,柳莲一天需要用注射 3 次胰岛素。她所用那一款胰岛素,只有在武汉的心连心大药房和武汉中心医院可以开到。

柳莲的胰岛素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心连心药店的店长告诉她,因为封路,交通不便,他们也进不了货。柳莲又跑了附近的 5 家药房,全部扑了空。

柳莲打电话到武汉中心医院询问情况,被告知因为疫情,她家附近的后湖院区已经封了;又由于「封城」,她也无法去到江汉路的院区。并且,接电话的医生建议,除了重症,不要来医院,去医院也不一定开到药。

柳莲甚至还托了自己认识的一个护士,希望从医院买点出来,依然不行。

上一次囤药是在除夕前。现在,她只能通过白天吃降糖药,控制住嘴,把一天三次的胰岛素注射改为 1 次来控制血糖,原本每天注射 70 单位的量,降低到 30 单位,还可以撑一段时间。

柳莲婆婆的药物短缺,显得更严重。虽然她的药在大多数药店都有卖,但老人家都是一支两支地购买,上一回出门已经买不到药了,就把店里仅有的 2 盒降糖药带了回来。

现在,婆婆的胰岛素只剩下一支 300 单位的胰岛素,而她一天的胰岛素原本要注射 60 单位,算起来只够 5 天。

余恬一家面临相同的困境。她父母都是慢性病患者,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有十几年了。除了常规的慢性病药物,余恬的母亲 2019 年 11 月刚做完眼睛手术,每天需要大量药物维持。

现在母亲的药,只够一天的量了。

从 2 月 14 日起,武汉小区开始实行封闭式管理。社区人员见余恬需要买的药太复杂,让她带上病历、身份证可以外出自行购买。

即便可以出小区,也无济于事。她说,「现在药品非常紧张,都不知道到哪里买。」

抱团取暖

章宁自从「封城」,就没有出过自己所在的百步亭安居苑,因为没有口罩。

大年三十,章宁收到女儿发来的消息,说武汉「封城」了,叮嘱她买一些吃的。当时章宁还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只买了 2 颗土豆,一些大白菜和芹菜。

这些菜,勉强吃到了大年初七。女儿和公婆住在外边小区,打电话来说要送吃的。章宁担心女儿感染,便骗她有的吃,让她不要过来。

邻居知道章宁一个人住,又没有口罩,便主动问她还有没有菜;得知情况后,直接在微信团了两份菜,又买了两包挂面。

菜品到货已经是晚上 12 点了,邻居一起拿回来,直接送到了章宁家门口,也没要钱。

章宁说,「要不是我的邻居年轻人帮我买菜,我可能会饿死了,家里没吃的,不能出去,也不敢出去。」

「饿死了是夸张,没菜吃是真的。」她补充。

团菜后,有物业工作人员有致电联系她是否有困难,她想着已经解决了,便没有再提。

章宁一直有爱藏东西的习惯,没有口罩就出不了门,就在家里翻箱倒柜,终于在一团报纸中找到了一个几年前的纱布口罩和一次性口罩。

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她就把两个口罩摞起来一起用。回家后,就再把两个口罩挂在阳台上通风,下回接着用。

现代城的王齐家里食物与物资还算充足,但通过群聊得知,社区中有些老人没法解决生活物资问题,于是与其他业主组了一些团购群。

在 2 月 1 日第一次组织团购酒精后,现代城的业主各自通过不同渠道寻找货源,一起做买菜的团购,又在不同楼栋中选出负责人,负责落实菜品的分发。

「如果谁有一个渠道可以买菜了,就发到团购的群里面去。楼栋长就负责收集通知以及收款,等菜品到了再通知居民分批次下楼取菜。」

居民的团购价目表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王齐称,现代城的菜品团购自始至终都是业主在负责,他们多次致电物业与居委会,希望能由他们出面来组织,能够在货源谈判上更方便一些。

团购到货的菜品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菜品送到后,供货商一丢就走了,也都是靠业主自己在楼下守着。」

他说,「百步亭,人家都有点怕。」

2 月 16 日,「封城」第 25 天,现代城终于由居委会出面开始组织菜品团购问题。

王齐和业主之间自发打印出来纸张,贴在电梯上,以区别发热电梯与非发热电梯,减少交叉感染的风险。业主也曾和物业提议过,但始终无人执行,只能自己动手。

万家宴 1 个月 

2 月 18 日,距离湖北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过去 26 天,距离武汉「封城」过去 27 天,距离百步亭社区万人家宴刚好 1 个月,距离王齐第一次听说不明病毒,已经 50 天。

王齐不清楚自己的校外培训公司是否能够撑到疫情结束。

目前,王齐和同事们每天都认真备课,尽量把教学搬到线上,完成之前允诺学生的教学课时。资金是最大的问题,现在账上的钱还够两个月,王齐和几个股东开始商量着筹款,尽力维持到复工。

章宁摆脱了没有口罩的局面,同学给她寄的口罩终于到了。自己留下一些后,她把口罩分了一些给邻居与物业的工作人员。

章宁收到的口罩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2 月 12 号,余恬下楼拿快递,听到隔壁栋里有人隔着窗户在嚎叫。

「物业都很紧张,后来发现没有什么大事。就是人关久了,想要发泄一下。」

「如果可以,我也想跟着叫两声。」她又补充。

余恬老公没能赶回武汉,留守在湖北的另一座城市隔离。

她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和老公团聚,那时候能买到条新鲜的鱼,一家人吃顿团圆饭。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柳莲、章宁、王齐、肖兰、余恬系化名)

王忠林暗访曾举办“万家宴”的百步亭社区

据长江日报报道,2月18日下午,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用陪同接待,直奔基层、直插现场,到居民社区督导检查疫情防控工作。

这是武汉市启动集中拉网式大排查的第二天。

2月16日,履新4天的王忠林曾召开视频会,部署从17日开展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要求“不漏一户、不漏一人”。

据长江日报报道,2月18日下午,王忠林共到5个社区进行现场督察,其中包括百步亭怡康苑北区。此前,百步亭社区曾因举办“万家宴”备受关注。



暗访:不打招呼直接深入百步亭,要求决不能再“赶大集”

据长江日报报道,当天下午,王忠林一行直接深入罗家庄长航小区、百步亭怡康苑北区、后湖惠民苑社区委员会、六角亭自治社区、民意街仁厚社区进行现场督察。

资料显示,百步亭社区是武汉的大型纯居民社区,2019年12月,常住户为4.4万户,实有人口14万人。

南都此前报道,1月18日,一年一度的百步亭社区“万家宴”如期举行。据当地媒体报道,4万多名居民端出13986道菜品,摆满活动中心主会场和9个分会场,“热闹程度超过以往任何一届”。在疫情阴影下,这一活动也引发巨大争议。

1月21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专访时曾解释,“今年之所以继续举办这个活动,是基于之前我们对这一次疫情传播是人与人之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所以对这件事预警不够。”

2月初,百步亭社区被指出现多个“发热门栋”,再次引发关注。2月5日,该社区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表示,“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普通发烧到了37度以上,我们都统称为发热人员”,“凡是疑似或者已经确诊的,都已经被隔离出去了”,贴条是为了提醒居民尽量不要出门、加强防护以及敦促物业及时消杀。

据长江日报报道,18日下午,在江岸区百步亭怡康苑北区,王忠林询问“确诊的居民还有在家没收治的吗?”他再三叮嘱社区书记,一定要把工作做到每家每户,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决不能让确诊患者还待在家里,贻误治疗良机,造成疫情扩散。

王忠林还指出,居民需要的药物、生活必需品等,社区要帮着想办法,发动社区党员、热心群众参与,组织代买、团购,搞好配送,绝不能再出现在超市“赶大集”的现象。



排查:履新4天部署拉网大排查,此前武汉曾称排查99%

2月16日,履新4天的王忠林召开视频会,部署开展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要求摸清底数,推动落实“五个百分之百”工作目标,坚决遏制疫情扩散蔓延。

所谓“五个百分之百”,即在中央指导组的推动下,武汉市部署落实五个“百分之百”举措,即“确诊患者百分之百应收尽收、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检测、发热病人百分之百进行检测、密切接触者百分之百隔离、小区村庄百分之百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

据长江日报报道,在当天的视频会上,王忠林表示,开展三天集中拉网清底大排查,是阻断传染源、保民安民的关键举措,是打赢武汉保卫战的具体举措。“这件事决不能再等了!”

此前,武汉也曾在全市范围内进行过排查。

2月10日,在湖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时任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曾介绍,截至2月9日,武汉一共排查了3371个社区村,按户数算排查了421万户1059万人,户数排查的百分比达到98.6%,人数排查百分比达到99%。

当时,马国强表示,经过全市排查,至2月8日确诊1499名重症患者未入院。2月10日中午,1499名重症患者已全部入院。没有完全做到疑似患者检测清零,将加速检测速度,目标是2月11日达到疑似患者清零。

但与此同时,仍有不少人发布求助网帖,呼吁尽早获得排查检测和收治。

“只有找到人、查到人,才能落实‘应收尽收’。”据长江日报报道,在16日的视频会上,王忠林说,每当看到求助电话,看到患者子女的焦急焦虑,心里很痛。求助的群众可能会在等待中失去生命,不及时收治起来,我们的责任很大;另一方面来说,确诊患者在家得不到及时救治,也会造成疫情的传染扩散,不利于疫情的控制。

“武汉是决战之地,要集中力量打歼灭战,而不是松松垮垮打持久战。”王忠林说。

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