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3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疫情开始在日本蔓延?日本为啥不让3000多人下船(图)

新闻来源: 参考消息 于2020-02-16 19:32:0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近期以来,日本多地同现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至15日下午,日本全国确诊人数已上升至260人,并首次出现院内感染病例。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已有11个出现确诊病例,地理分布南至冲绳,北至北海道。根据现有情况判断,部分新确诊人员很可能于1月底至2月初即已感染,且此后长时间未进行隔离。在此背景下,疫情有进一步扩散苗头。

为应对疫情,日本政府已决定紧急拨款153亿日元(约合9.7亿元人民币)用于防控工作,并将为可能受到疫情影响的中小企业提供5000亿日元(约合318.3亿元人民币)信贷资金额度支持。

1、多地同现新增病例

2月14日,日本一天内新增确诊病例7例,分别来自日本北部的北海道、关东地区的东京都和神奈川县、中部地区的爱知县、关西地区的和歌山县,以及地处南端的冲绳县。此前一天,一名居住于神奈川县的确诊患者去世。这是日本首例因新冠肺炎死亡的病例。

截至2月15日午间,日本国内确诊人数已达260人,其中“钻石公主”号邮轮已确诊218人,从中国撤侨人员中确诊13人,其余确诊病例分布于全国47个都道府县的11个,首都东京都确诊病例已达7人,包括东京周边地区在内的“首都圈”范围确诊人数已达15人(不含“钻石公主”号船上人员)。



日本《产经新闻》网站发布的确诊病例分布图。根据最新消息,和歌山县确诊患者已增至3人。

在新增病例中,已经出现多个传染源头:

在和歌山的一家医院,自13日确诊一名该院外科医生感染后,两天来相继又确诊一名70余岁患者和另一名外科医生感染。这一群体的最初感染来源尚未判明。该医院另有3名医生出现疑似症状。



发生院内感染的和歌山县济生会有田医院。图片来源:《每日新闻》


在爱知县,新增确诊患者1月27日至2月7日在夏威夷度假。其于2月3日出现感冒症状,2月8日回国后因发热前往附近就医,2月10日因病情转重再次就医,2月13日确诊。这名患者的感染源头亦未判明。

在东京,一名出租车司机在1月15日接触疫情严重地区游客,此后于1月20日出现乏力等症状,27日入院治疗。在1月18日,他参加了所属出租车司机工会的新年会,参加新年会者共有80人,其中已有10人出现发热等症状,目前有1人确诊。这名司机在入院前的其他密切接触者中另有1人确诊。

在冲绳,1名出租车司机2月5日出现咳嗽等症状,至2月12日就医,2月13日确诊。目前查明,“钻石公主”号乘客2月初曾在冲绳登岸观光,其中4名乘客曾搭载这名司机驾驶的车辆。据日本媒体报道,“钻石公主”号上约有两千余人曾在冲绳下船活动。



2月6日,在日本横滨,“钻石公主”号邮轮靠岸准备接受物资补给。新华社/共同社


而在北海道等地,新增确诊患者的感染来源尚在调查之中。

2、防控难度陡然加大

多地相继出现的新增感染者,使日本国内新冠肺炎防控难度陡然加大。

首先,在新确诊病例中,有相当部分是在1月下旬至2月初感染的。这些患者在感染后大多有数日甚至更长时间的在外活动史。要核实他们的密切接触者,难度极大。但如不找到相关密切接触人群,就将造成更大传播风险。

其次,部分新增感染者并无前往疫情严重地区或与相关人员接触史,数个新增感染群体相互之间地理距离较远,且迄今仍有多处感染源头尚未找到。这显示日本国内已经出现了多处小范围二次传播情况,防控难度明显大于仅仅管控“输入型”传播。

第三,日本虽已投入一定防控力量,但动员程度尚难应对较大规模疫情。在“钻石公主”号邮轮疫情推动下,日本厚生劳动省协调企业和大学力量,才将日本全国的新冠肺炎检测能力扩大至每天1100例,难以在其国内多处同时实施大规模检测。根据应急机制,日本全国准备的传染病患者床位为1800张,但分布于全国370处医疗地点,难以集中接纳大量患者。仅为接纳“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218名确诊者,日方原准备的东京和神奈川两地床位即已不足,不得不将患者分别送往福岛、长野、山梨等县。而仅在“钻石公主”号上就还有近3千人尚未接受检测。



2月6日,在日本横滨,“钻石公主”号邮轮上被隔离的乘客在打电话。  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 摄


针对当前形势,日本传染病学会理事长馆田一分析,由于新冠肺炎存在无症状感染者、潜伏期较长等特点,在已有确诊病例之外,仍有许多“水面之下”的感染病例尚未发现。

3月下旬之后,日本将迎来开学时间和樱花旅游旺季;今年夏天,日本还将举办东京奥运会。对于疫情可能的扩散趋势,日本社会极为关注。对此,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14日表示,虽然确诊病例增加,但尚不能认为“新冠肺炎已在日本流行”,该省已在尽快推动密切接触者人群调查等工作。

此前一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主持的新冠肺炎对策本部会议决定,由日本政策金融公库提供5000亿日元信贷额度,支持可能在未来受到疫情影响的中小企业;拨款153亿日元资金,用于在国内各地安排就诊窗口单位,并开始扩大口罩等防护物资的生产。

延伸阅读:

超级邮轮惊魂记


文 | 谢奕秋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南风窗”(ID:SouthReviews),原文首发于2020年2月15日,原标题为《超级邮轮惊魂记》,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2

2月6日,日本横滨,停靠在港外的“钻石公主”号邮轮

由于狡猾的新冠病毒作祟,超级邮轮“钻石公主”号一趟时走时停的东亚沿海城市跨春节长假之旅,临到终点横滨港却卡壳了——包括300多名中国游客在内的超过3000人,迄今上不了岸。目前,“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共确诊355例新冠肺炎病例。

这艘有18层高,排水量超过世界最大航母“福特”号的乳白色大船,在草草结束名为“初春东南亚大航海”的旅途后,就这样连日悬停在东京湾西侧的一个人工岛码头附近,任海风呼啸、寒夜凄清;只偶尔开到相对干净的外海去“补充水资源”,还被当逃犯似的由日本直升机及船艇跟随着。

别再提那些美轮美奂的高级餐厅、赌场、剧院、泳池了,就算乘客住着人民币5000多元一晚的豪华套房,此刻也只能窝在30多平米的房间里望洋兴叹,顶多是隔几天能到黄木甲板上放一下风。

如果按照最新发现感染者的时间,把14天隔离期再往后顺延,那么等到比如2月底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些人将在这艘船上待满40天,其中60%的天数是被关在小房间里,这不是活脱脱的“海上监狱”吗?

遇上了王冠状的病毒——“病毒之王”SARS-CoV-2(原名2019-nCoV),“钻石公主”的贵宾们也得服服帖帖。不然能怎样?即便联系到各国政府和使领馆,基本都会说现在邮轮处于日本辖区,不便干预。

日方为什么不放这些人下船?可能有以下3点考虑。

考虑之一,这不是日本船

尽管它是在日本长崎建造的,以日本横滨港为母港,但它却属于美国公司。具体而言,它属于世界第三大邮轮公司——总部在美国加州的“公主邮轮公司”,后者又归属全球第一的超级豪华邮轮公司——总部在美国迈阿密的“嘉年华邮轮集团”旗下。

“公主邮轮公司”拥有18艘豪华邮轮,员工来自100多个国家或地区。这次出事的“钻石公主”号,注册地在英国海外自治领百慕大,运营权属于英国,船长也是英国人。

“钻石公主”号1000多名船员与工作人员里,超过1/8来自印度,也有的来自菲律宾、印尼、斯里兰卡、乌克兰等国。这些船员的母国,很少有新冠病例,导致他们对疫情不甚了然,对于防护措施也是一知半解。他们平常生活在甲板下的内舱室,4人共用一个卫生间,用餐是在食堂,得不到乘客那样的隔离保护,还要为待确诊的乘客服务,暴露风险很大。



邮轮上的工作人员正将餐食挨个送入房间


在日本政府看来,如果单放乘客入境,不让船员入关,有歧视之嫌;如果破例放这艘“外国船”自由入关,那么总得对其他邮轮一视同仁,而以日本为目的地的外国邮轮不在少数(2月份原定就有13艘),其中总有途经中国而乘客中出现发热咳嗽的,如果前例一开,后患将无穷——在别国被拒绝入境的邮轮,可能转道直奔日本来求助。事实上,日本2月6日拒绝了经停香港的荷兰“威士特丹”号邮轮的靠泊请求,后者只能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栖身。

考虑之二,日本医疗资源配给跟不上

尽管日本是长寿之国,应对各种灾难事故门儿清,但全国能收治新冠肺炎的病床有限(估计不到2000张),政府能就近征用来隔离船上人的公用设施,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加上疫情早已在日本本土蔓延(累计确诊几十例,还有1例刚去世),检测试剂也不可能按需拨给“钻石公主”号,所以马上对邮轮上逾3700人一一检测,以便他们及早下船,就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社交媒体上网名为daxa_tw的网友提供的未知日期照片显示,检疫人员在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工作

就算邮轮上的乘客以日本人为主(1200多人),但在检测时也不能单独给日本人开口子,否则有碍国际观瞻,邮轮经营方也不会轻易答应。而如果按照轻重缓急排队检测,那么很大部分被检测者并非日本国民,却要消耗掉日本目前有限的检测资源,这在工作优先度上就会被打折扣——哪怕国际上沸反盈天,日本政府都要先满足已入境的本国国民的需求。

日方还盼着美军医院船来支援,毕竟邮轮上的美国游客也有三四百人(美方可能在考虑安排包机载回美国乘客)。鉴于此次搭乘“钻石公主”号的游客来自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在内的56个国家和地区,如果时间拖久一点,其他国家的救援物资也可能送到,这样可以减轻日本“搭救全世界”的负担。

医疗资源瓶颈问题,日本政府可以通过后期动员慢慢解决,但这个瓶颈不会因为对“钻石公主”号乘客网开一面就自动消失。换句话说,假设全体乘客上岸了,同样会被限制在小范围内活动,且服务人员未必有邮轮上那么周到,而日本国的应急医疗资源是向已确诊者倾斜的,普通邮轮乘客还是稍安勿躁为妙。



有媒体拍到一位乘客拿着写有“药物不足”的日本国旗 

考虑之三,离日本首都圈近在咫尺

对抗新冠疫情,难点不在于甄别船上的已发感染,而在于防范陆上的继发感染。若等绝大多数乘客上岸后再进行甄别和收治,的确可以减少在邮轮密闭空间内的交叉感染概率,但却增加了病毒在日本本土扩散的风险。

日本人做事喜欢参照惯例,可新冠病毒前所未见,至今人类没把全部病理、传播途径摸清楚。若贸然把大量难防难控的外国人放上岸,他们配合医护人员还好说,万一荒腔走板、四处流动,日本又缺乏相应的法律条例(如强制隔离无症状者)对其用强。就算全部配合,日方的防护措施(包括负压救护车)也未必周全。一次撤侨已经引来12例确诊者,这样的同情心未必能得到国民谅解。

尤为重要的是,横滨港背靠人口超过4000万的东京湾城市群,从这里打车去东京羽田机场不过十多分钟。若新冠病毒在这个日本的经济中枢暴发,有可能令日本经济整体陷入瘫痪。



停靠在横浜港大黒ふ码头补充物资的“钻石公主”号邮轮


我们还可以对比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如果说,陆上核泄露范围相对固定,对首都圈影响不大,那么靠泊在横滨港的这艘英美邮轮,就相当于一座可移动的核电站,在关停之前如果任意移动潜在感染人群,后果将不堪设想。

以上种种思虑,可能主导了日方的“封船”决定。同时,日方也有3点疏忽,受到了诸多批评,所以后来做了某些变通和调整。

首先,负责“接诊”的日本厚生劳动省,动作不够麻利。

从2月1日获知已在香港下船的老翁确诊新冠肺炎,到2月3日邮轮驶近横滨时,厚生劳动省派出检疫小组登船,为120名有发烧和咳嗽的游客以及153名与该名香港老翁有密切接触的游客进行采验,再到2月5日日方宣布将该船乘客隔离14天(到2月19日),前前后后浪费了4天时间。

难道,那位香港老翁的流行病学史(先去深圳办事,再回香港和两个孝顺女儿一起飞到东京,随即发烧,带病上船,5天后下船,1月30日入院)还不够证明他是在上船前就感染了,因此必然会传染同船人吗?

日方怀着侥幸心理,在邮轮从香港抵达冲绳时,对每一位乘客与船员测了体温,说是“太平无事”(实际上是潜伏期);等到2月5日确诊了首批10名船上乘客,日方才开始忙碌,组建了一支28人医护团队,但是检测能力并没有显著提升,一周内才检测了700多人;对于大批高龄老人的基础疾病用药需求,2月10日才上船派送药物。



“钻石公主”号邮轮的主要航线

其次,高估了“钻石公主”号自身的防护、隔离措施。

事后发现,除了广受诟病的中央空调系统导致密闭房间(无窗内舱占到总客舱数的1/3)里的乘客可能被感染外,专家称“通过餐厅等大量人员接触的机会,有可能在船内发生2次、3次感染”……更匪夷所思的是,就在“封船”几天前,“钻石公主”号还组织了一场舞蹈比赛,每位乘客“随机匹配”舞伴。舞厅灯光驳杂,人们脸色红润,不知吸入了多少有毒飞沫。

无窗内舱大多为密闭空间,而且空间非常小,只有三米乘五米

当邮轮上的确诊者增至135人时,外界发现其中不少是和乘客接触较多的乘务人员。显然,对于乘客的隔离,不等于对船员的隔离。而如前所述,从客观条件和邮轮管理层的主观意愿来看,都不是以保护船员利益为优先的。船员们的防护措施比较少,每天发一个口罩与一次性手套,冒着很大风险在工作,同时其中的感染者也成了病毒传播源。

“公主邮轮公司”所做的,除了提供免费的无线网络和室内娱乐活动,就是退还乘客旅行费用,同时免收隔离期间的餐饮住宿费,再送下次搭乘的优惠券;对于乘务人员,承诺其在乘客隔离期间工作日加薪2倍,以后允许所有船员带薪休假两个月。

钱的确能安抚部分人心,但阻止不了病毒扩散。邮轮上的英美人士,并不像亚洲人那么好说话。来自英国的婚礼策划师大卫·阿贝尔(David Abel),在脸书上定时直播船上情况,一度表示自己与妻子已经超过14小时没有获得食物。有数十家新闻媒体联系他;通过他的发声,乘客们争取到了更多福利;而他最不满的还是官方信息不透明,其次是网速慢。



David Abel和他的妻子此前曾拍下邮轮内部的豪华景观并上传网络


美国惊悚小说家盖伊•考特尔(Gay Courter)也在“钻石公主”号上。她2019年的新作《盒子里的女孩》,讲述的正是邮轮上的医疗谋杀案。她认为现行隔离政策是无效的,所有人都应有离开邮轮的机会。她和丈夫通过谷歌云盘对外公开每日见闻,引起舆论关注船员们的状态。

印度籍厨房工作人员比奈·库玛尔·萨卡尔,是少有的敢发声的船员。他通过脸书呼吁印度政府和联合国采取行动,“无论是隔离、撤侨都可以”。而印度卫生部长谈及“钻石公主”号时只是淡淡地称,若有条件将尽快把印度人接回。

面对种种投诉,日方采取了补救措施,效果尚待检验。



网友发在instagram上的照片:乘客佩戴口罩在甲板上活动

如厚生劳动省在2月13日宣布:那些80岁以上、有基础疾病、房间无窗或窗户无法打开的的人,如果检测结果为阴性且愿意下船,最早14日可以下船,并入住政府提供的住宿点(医院等)隔离观察。

此举适用的对象,是已检测的700多人里减去200多个确诊者(已送医)后的符合条件者,以及后续的检测对象(80岁以上优先)里的符合条件者,对于尚未完成检测或不符合条件的约3000人来说缓不济急。

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信又表示,正在考虑引入民间检测公司与大学机构,以增加检测范围。他在国会审议时还提出,希望“加快讨论配备检查与治疗功能的‘医院船’”。

此外,由于发生了横滨检疫所1名检疫官被确诊感染的意外(可能因为中途摘口罩、手套擦汗),并且他曾进入乘客舱室、有可能造成交叉感染,日方后续为乘客提供的口罩,也升级为N95级别的。

 

医疗及物资补给正运送进邮轮

众目睽睽之下,“邮轮惊魂”不仅拷问着日本的“战疫”力,也关系到东京奥运会能否正常举行——目前已有多项奥运预选赛受到疫情影响推迟举行。东京奥运被认为将吸引国内外约1000万游客,如果疫情无法平息,或者海外观感不佳,现有的巨额投入将会打水漂……

话说回来,为了方便船上的本国公民回家,日本接纳了“钻石公主”这艘“英国船”靠泊,也因此背上了额外的确诊数字——船上已检测者中,确诊比例约为31%,按趋势最终会达到数百人。至于“封船”措施究竟是否得当,有请读者们各抒己见。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2)
1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rally [★刽族党★][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19:34:24 回复
君子之交,和而不同.
5  2
评论人:wula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20:38:07 回复
所谓民主和自由的普世价值就是:
我可以监听你,你不可以妨碍我监听
在香港就是:我有杀人放火的自由,你不可以有表达异见的民主
9 
评论人:恶意重复注册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20:20:21 回复
与此同时,资深美国官员在周六德国慕尼黑的国际安全会议上再次批评华为。
不就是佩洛西吗?被川普怼的没脾气,跑到欧洲去刷存在感了。结果呢?被傅莹怼到没脾气...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10 
评论人:yescooling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20:10:52 回复
为了主子,澳洲连亲爹都咬
7  1
评论人:jjjohnson [♀★别惹老娘★♀][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19:39:17 回复
澳洲为了讨美国一口狗食,连祖宗英国都不认了。白皮猪就是乱伦不认祖宗的畜生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42  8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