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武汉肺炎:海外华人担忧病毒扩散及家人安全(组图)

新闻来源: BBC中文网/法广 于2020-01-23 22:18:3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发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后,几个小时内,当地市区和大学附近多家药店的口罩售罄了。

“听说美国出现首例之后,我马上在网上下单买了一箱口罩,”华盛顿大学的中国学生刘喆对BBC说。她说,近日在中国留学生、海外华人的微信群和朋友圈中,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信息“刷屏”了。美国主要电商网站亚马逊上,多个口罩商家显示缺货,或交货日期需要延后。

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武汉起源,目前已有超过600宗病例、17宗死亡案例,病毒已传播到多个亚洲国家与美国。2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新型病毒疫情是中国国内的紧急卫生事件,但目前尚不构成全球性的紧急状态。

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公共安全学者沙芬那(William Schaffner)对BBC表示,世卫的决定可能出于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病毒人传人的状况目前仍不算严重,二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比SARS、MERS要低。“如今的状况并没有我们原本设想的那么严重。”

然而,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湖北向外扩散的趋势持续。美国在23日新增两例疑似病例,一例的疑似病患是一位在得克萨斯州上学的武汉留学生。另一例是加州洛杉矶,疑似病患从墨西哥城飞抵洛杉矶机场之后出现症状。当地公共卫生局官员表示,有鉴于中国到洛杉矶的巨大客流量,当地可能会出现多位患者。




美国疾病与防控中心(CDC)目前将疫情的旅游警报列为第二级,即“警示,采取加强性的预防措施”,未达最高级“警告,避免非必要的旅行”。截至目前,美国只出现了一宗确诊病例,病人及时就医、隔离,CDC也正追踪曾与他密切接触的人士的健康状况。

然而,这仍无法完全打消人们心头的忧虑。中国农历新年在即,不仅身在中国的人担心情势进一步恶化,身在海外的华人也焦急地关注着疫情。

有家人住在武汉的美籍华人钟瑞对BBC说,武汉肺炎成为一家人近日来最关切的话题,在中美两地的家人在家族微信群上分享关于新型病毒的最新信息。“很难不担心,因为身处千里之外,可以做的并不多。”

目前住在纽约的武汉人肖小姐近期每日与武汉家人通话两次,督促他们做好防疫措施。她叮嘱父母,尽量减少外出,也不再邀请亲戚朋友来家里打麻将了。如要出门买菜,一定要戴好口罩,避免前往传统菜市场,转而去卫生条件更完善的超级市场。

就连中国人一年中最重视的一餐、年夜饭,她也强烈建议家人取消。“饭可以过段时间再吃,在这个时候,一家人健康是最重要的。”





与2003年SARS爆发时相比,外出旅游与移民外地的中国人如今大幅增加,这给防止疫情在全球扩散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以疫情的中心武汉为例,它不仅是中国中部的火车、公路和航运枢纽,也有直达国际大都市纽约、伦敦和东京的飞机航班,病毒扩散的程度不容轻视。另外,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有超过1000万在中国出生的人如今生活在中国以外,仅在美国就有200万,这类人群经常往返中国与海外。美国首宗病例的病人正是一位近日从武汉返回西雅图的30多岁华人男子。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的专家阿达贾(Amesh Adalja)对BBC说,跟SARS期间相比,中国政府与国际社会针对疫情采取了“更为主动”的措施。他说,比起当年,中国政府这次的处理手法“较为公开”,及时地向国际社会通报病例数量,以及公开病毒的基因基因谱。

然而,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针对政府为何未能更早采取防疫措施和公开“病毒可能人传人”等关键信息、“封城”是否太晚、能否确保封锁中的武汉有充足的医疗资源与生活物资等等的质问不绝于耳。

“这次封城的规模是前所未见,”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的另一位专家通纳(Eric Toner)对BBC说,他对封城能否帮助武汉抗击疫情有所保留,不能排除封锁可能会引发更大的恐慌。

武汉封城首日 有人逃亡有人恐慌



武汉从23日当地时间10时起正式“封城”,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能离开武汉。 AFP


为阻止病毒扩散,湖北首府武汉采取极端措施,周四起,停运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知。人员只进不出,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能离开武汉,武汉采取的这一措施是罕见的,严厉的,难免引起恐慌。著名病毒专家封城前夕返港后自称“逃兵”,并称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他这次感到害怕了。


多少人逃出武汉


在经过四十天的支支吾吾之后,当局终于正面迎战,于周三夜间宣布封城,这一极端措施几乎是在毫无准备的状况下实施的,在周三至周四正式封城之际,由于缺乏必要的解释,不少人甚至认为是等死,下决心逃走。财新报道,“虽然是凌晨两点发出通告,但到上午十点封城起始期还有八个小时窗口时间,部分市民和滞留武汉的外地游客选择连夜出城。”

一位名叫姚广孝的网友手机发信说,官方消息大部分情况下,每日疫情汇总等消息都会在凌晨两点之前发布,结果“没想到昨天这则重大的封城消息竟然拖到了半夜两点多”。他在封城前离开了武汉。但他说:“这次虽然在封城前一天离开,但也就只有一丝丝庆幸。家里有不少亲戚还在武汉,有的就住在汉口后湖等地,离疫情最初爆发的地方没有都远……”

问题可能远远在上游。微信传出的需要查实的消息称,根据民航大数据统计,在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22天里,武汉飞往全国各地的人,往海南7.56万多人,其中海口4.3万,三亚2.7万,博鳌0.56万。往北京5.9万,上海7万,广东8.6万,其中广州4.9万,深圳3.7万,成都4.7万,重庆2.2万人,这其中是否有带病毒者?又有多少带病毒者。

如何看逃离者

一位在武汉的台湾女性,在发现感染武汉肺炎后返回台湾引起争议;一位武汉籍女子因全身发烧,吃药紧急降温后顺利入境法国,结果在法国华人社会引起紧张,好在中国大使馆后来找到了这位女士,劝其向法国卫生部门报告。在中国武汉及周边数座城市宣布封城后,有不少人逃离了出来,有的人在网上告诉了自己逃离的情形,更多的则沉默不言。

有位署名思文的在推特表示,他和家人是通过严格检测和没有异常症状才落地外省,并主动和家人一起在郊区隔离两周,防止意外出现。针对外人的批评,他表示:“我认为为了年迈的亲人不被感染,逃离和隔离这是人性且负责任的公民做法。我不高尚也不猥琐”。网民李鸣涛则表示:因为政府防疫失败,所以,健康的武汉人有权利出逃;因为在当地不能得到恰当的救治,即便得病的人出逃,从人性的角度设身处地地想,也是可以理解 ;外地惧怕武汉人逃离,也是可以理解的,全部的错都在政府”。

还有人认为,非自愿的隔离可能导致更多人隐瞒疫情,从而导致疫情进一步扩散。

急需医疗资源


在中国外交部新闻会上,有外国记者提出前往武汉采访的问题,发言人的回答显得模棱两可。财新记者则发出了“前线记者求援”:称“坚守武汉的三位财新同事目前防护服、医用酒精、消费水严重不足(快递几乎处于停顿状态) ,有认识在武汉市拥有相关物资、可以捐献部分(九套防护服)的组织或个人请及时联系,万分感谢。”另外,红星三名记者没有防护服,只有口罩,中国青年报三名在武汉记者,亦无防护服。身在武汉的记者都找不到防护用品,可想一般市民日子更不好过。

武汉封城之后的状况如何呢?财新称,武汉感染人达6000人。根据武汉的常务副主编高昱提供的信息评估:封城将至少半个月到4-8星期;发现诸多疑点,走到这一步,地方官员,中央专家组,都有相当责任。当局重蹈2003年非典疫情覆辙;感染人数最高可至一万人,剩下的人也处于危险中;他分析危机原因:缺乏透明度、公民不能监督、维稳思维、长官意志和黑箱操作等。

Youtube上流传着据指是武汉协和医院护士长的语音,她表示医院已经无法接收、硬收了也无药可治,只能靠个人免疫力硬抗。

拒收者增多扩散风险加大

从微信、微博及网络视频可以看到,有许多发烧的人去医院求诊时被拒之门外。一位名叫赫莲娜的女士在微博说,“家父元月8日开始高热、用药无效,武汉协和发热门诊治疗无效,10日我们要求住院治疗被告之无床回家等待,后续转至武汉新华医院,检查告之打针观察3天,病情无改善更严重,每天拖着沉重的70岁身体去医院打针吸氧,直至昨晚上已经12天了还是发热着,已经出现呼吸苦难却无医院可以收治,也无病毒排查,无隔离,任其发展,生命危急和可能的扩散无时不在,恳请有关部门关注和给予妥善解决。”还有一位武汉市民近日发帖说,武汉现在发热门诊医生严重不足,初诊极其困难,以他去的光谷同济医院为例,只有一个发热门诊,仅一名医生看诊。他去该医院,第一天排了六个小时队,没排上,晚上九点只好回去了,第二天早去,排到下午一点。“我想说的是,中间我看到几十个病人,他们排不到,然后回去了,这才是重点……”

这有可能是因为当地医院容纳不了或者其他原因。这些问题应该由政府出面解决,有分析指出,政府如不及时解决,这些患者就会加剧家庭、社区病毒的扩散。武汉本地医院不收治患者,势必鼓励更多患者自行寻求外地治疗。如此,则会造成更严重的病毒扩散。

另外,从网上传出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以及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发出的接受社会捐赠公告显示,合乎国家卫生标准的N95口罩,外科口罩,一次性医用口罩,医用帽、防护服、防冲击眼罩,防护面罩、手术衣等资源,都恳请社会伸出援手。

医护人员情绪不稳


医护人员处在抢救第一线,危险也最高,推特上网民曾铮转发了她的朋友的老同学,现在是武汉协和医院一名护士的信,信中说:“我们科室已经有人感染了,他们回家隔离了,我被抽签去那里支援,哎,简直是拿命上班,现在医院不让我们辞职,不让外出武汉,把我们软禁了,很多医务人员感染,不给确诊,全部只能疑似,因为一旦确诊,就是免费治疗,要上报国家。”之前,官方公布了14名医护人员感染武汉肺炎的消息,第一次证实了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的事实。

专家恐慌


香港著名病毒学专家曾轶,17年前广东萨斯爆发期间,率领团队率先分离鉴定出萨斯冠状病毒并证明果子狸等市场野生动物是萨斯的直接来源。22日从武汉返港后自称:“连我都选择做了逃兵”,他表示,身经百战,这次感到极其无力。他表示,1月21日-22日,他和团队来到武汉,希望可以帮助找到动物源和对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无力,很悲愤。”财新记者问他如何看待武汉封城一事,他表示,时间点已经错过黄金防控期,对效果不表乐观。他觉着当地政府不作为,连个隔离指引也没有。他认为武汉肺炎根本无法与SARS相比较,SARS传播链清晰,但武汉肺炎已经扩散出去。他表示,“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1)
1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