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争产,私生子,入狱..真功夫侵仅案后的溏心风暴(组图)

新闻来源: 油炸绿番茄 于2020-01-14 23:22:5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大约两个月前,我写了一篇关于李国庆和俞渝的文章,在末尾提了一嘴真功夫的创始人蔡达标和潘敏峰夫妇:



其实跟潘敏峰和蔡达标之间不把对方送进监狱誓不罢休的滔天仇恨比起来,李国庆和俞渝那点纠葛简直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今天就来聊聊这件在广东闹得最轰烈的富商狗血家事。



对于连锁快餐品牌真功夫来说,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并不怎么快乐。



(2019年)12月25日,真功夫被Bruce Lee Enterprises,LLC(李小龙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李小龙公司”)起诉至上海二中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使用李小龙形象、在媒体版面上连续90日澄清其与李小龙无关,并赔偿经济损失2.1亿元和维权合理开支8.8万元。



消息一出,舆论一片哗然。

谁能想到,9102年了,连楼下卖煎饼的阿婆都懂得版权两个字的年代,一家市值超过五十亿的餐饮龙头公司,竟然分文没给,堂而皇之用了人家肖像权十五年?



如果不是被告上法院,很多人至今都以为这是李小龙的后人开的。还有李小龙的粉丝,是为了支持爱豆才走进的这家并不怎么好吃的快餐店。

李小龙公司的法人是李小龙的女儿李香凝,已故的父亲莫名其妙就给一家快餐店做了十五年免费“代言”,女儿愤怒也是合情合理的。



李香凝的人生基本和她的父亲紧紧捆绑在一起,拍的几部戏全跟老爸有关,很像【利刃出鞘】里那个担任父亲出版公司CEO的小儿子。有时候父母的光环太闪耀,对子女也是一种负累。



所以也有很多声音表示对李香凝的不屑:就知道消费自己老爸,要维权早干什么去了,这是把鸭子煮熟了再宰,碰瓷!



这种说法真的相当令人疑惑了,啃不啃老先不说,能啃说明人家会投胎。有本事就不要侵权,打你就打你,还要选日子吗?



更令人无语的是真功夫的回应:没侵权,不和解,不赔偿。

这么刚,不知道的还以为被侵权的是他们呢。

官方微博发布的声明称:时隔多年后被起诉,我们也很疑惑。



有网友把真功夫历年的logo和李小龙形象做了对比,全部是出自李小龙电影中的场景。





看完后我也很疑惑,这要说没有借鉴模仿李小龙,眼得瞎成什么样啊。

知乎上有人做兼职的时候问过店经理,咱们店的商标是李小龙么?经理断然否定说,不是李小龙,是功夫龙。

而在真功夫的百度百科中介绍改商标的这段经历时,用的也是“功夫龙”这个词。



那么问题来了:功夫龙是个什么神奇的物种?

可能经过15年不断的自我洗脑后,真功夫自己也忘了他们设计这个商标的时候是用了李小龙的形象。



但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早在2004年他们请叶茂中做策划,设计完成了“真功夫”品牌的形象设计,该项设计于2004年5月31日申请著作权登记。

根据该登记证书附录备案信息,涉案美术作品“真功夫图形”内容为由李小龙功夫造型图案及“真功夫”、“蒸的营养专家”文字组合组成的造型图案。



李小龙功夫造型为李小龙双臂拉开、高抬,面部侧目凝视的人像图案,图案右部及右下部分为“真功夫”、“蒸的营养专家”文字组合。

也就是说,在著作权登记证书中早已经列明李小龙的名字。

据说当年叶茂中也曾建议蔡达标付钱获得许可,但是蔡达标不愿意。



那个年代目光短浅,没有版权意识也勉强可以理解,但如今人家女儿找上门了,真功夫还能理直气壮的用一连串的没侵权、不和解、不赔偿来否定自己和李小龙形象的关联,这脸简直比店里的快餐盘还要大。

还有人提议,真功夫可以火速签下在多部影视剧中扮演李小龙的演员陈国坤:



法律上的事儿最后还要用法律解决。

虽然道义上大家齐刷刷站李家人,不过如果参考当年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对运动品牌乔丹维权失败的经历,李香凝的索赔路并不好走。

说到这里,你以为要完结了吗?不,好戏才刚刚开始。

真功夫这家企业的故事可远不止一个商标纠纷这么简单,白手起家、亲戚联姻,混乱情史、股权内斗……他们家的精彩程度不输任何宫斗宅斗大剧。



1990年,17岁的潘宇海开始创业,在东莞市长安镇107国道边上开办“168甜品屋”,经营甜品及快餐生意。

由于经营有方及对美食的天赋,小店在当地很快就有了名气,经营规模不断扩大。

这家开在国道边上的小饭馆就是真功夫的前身,此时,潘宇海的姐姐潘敏峰和蔡达标已经恋爱两年。

如果没有后来令人唏嘘的狗血,这绝对是很多人眼里的神仙爱情:两个人是小学同学,两家相隔不到一公里,真正的青梅竹马。

我一直很喜欢这张照片,女孩看男孩的眼神充满了爱与依赖,男孩意气风发,立誓靠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地,给心爱的人最好的生活。



这是一段奋不顾身的爱情。

蔡父早年下海经商,那个年代家里就有摩托车,但潘家比较穷,所以这段感情当初并不被看好,蔡达标为此还和他妈妈吵过架,摔过碗,“非潘敏峰不娶”。

1991年,21岁的蔡达标与20岁的潘敏峰举行了简单的婚礼。蔡达标当时没赚到什么钱,家人不太瞧得起他,结婚后,夫妇俩一直回娘家吃饭,一吃就是4年。

两个人一起摆摊卖过游戏机和游戏卡,还开过五金店,最后都因为不赚钱而关了门。



转机发生在1994年,蔡达标从父亲那里借了钱,和潘宇海各自出了4万块,联手将168甜品店升级为168蒸品店。

蔡达标负责店面工作,潘宇海负责后厨,潘敏峰负责收银。潘宇海在烹饪上很有天赋,回头客特别多,蒸品店的生意蒸蒸日上,短时间内就他们一口气连开了3家分店。

为了企业经营扩张,潘宇海向自己的妹夫借了350万,这笔没打借条的钱也为后来的股权之争埋下了一笔糊涂账。

1997年,“168蒸品店” 更名为“东莞市双种子饮食有限公司”,开始走上连锁扩张之路。



第一家“双种子”蒸品餐厅在东莞虎门镇开业,这也是全球第一家实现“标准化”的中式快餐餐厅。

双种子,顾名思义,指的是雄心勃勃的蔡达标和潘宇海,犹如两颗种子爆发出力量,日后势必长成参天大树。



彼时情同手足的蔡达标和潘宇海大概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撕破脸,拼了命要置对方于死地。

随着双种子规模的不断扩大,潘、蔡两家的亲戚相继开始进入公司工作,或者做起和公司有关的关联生意,家族企业的隐患从那时开始像肿瘤一样在蔡、潘两家不断蔓延。



蔡达标是个有野心的人,他想做中国的麦当劳,但是进入一线的双种子却总是差了点什么,思来想去,问题还是出在现在的品牌名字不太大气。

2003年底,双种子公司砸了400万重金请来品牌策划人叶茂中来为公司做包装,也就是今天被李小龙家人告上法庭的这套李小龙logo.



2004年,双种子正式将名字改为了听上去颇为大气的“真功夫”。

真功夫同样一语双关,他们以蒸饭为主,“真”是“蒸”的谐音,同时也暗示他们的食物是真材实料的真功夫。

最重要的是,李小龙的形象一直深入人心,在国人心中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借(蹭)着李小龙的超高人气,真功夫的招牌一下子就打开了。

6月19日,第一家“真功夫”原盅蒸饭餐厅在广州开业。





从双种子到真功夫,蔡达标夫妇和潘宇海的餐饮事业一路高歌猛进。

2006年, 真功夫成为“2005年度中国快餐企业20强”,位居本土快餐品牌第一,旗下拥有过百家门店。



然而没有人能摘掉“共患难容易,共富贵难”的人性魔咒,“夫妻携手,兄弟同心”的神话并没有在真功夫持续多久,就破灭了。



也正是在这一年,蔡达标和潘敏峰悄悄的签下了离婚协议,潘敏峰在后来的文章中说,离婚是她主动提的,理由是受不了蔡达标的糜烂生活。

这里面的故事,比知音和故事会还要狗血。

1996年,潘敏峰觉得事业已经蒸蒸日上了,决定再要一个孩子。怀着儿子的时候,她发现丈夫已经变心了,他开始以“钓鱼”“打桌球”为由,长期夜不归宿,还跟店里的女服务员有染。



像大部分的“正室”一样,潘敏峰在最开始选择了睁只眼闭只眼。

直到2003年的母亲节,蔡达标接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爸爸”的声音,潘敏峰上前抢夺电话,直接被蔡达标给了一记耳光。



这巴掌并没有打醒潘敏峰,在蔡达标忏悔并表示会痛改前非后,她选择了“且行且珍惜”。 

直到一年后,她在家里的汽车上找到一张水电费缴费单,发现蔡达标又包养了一位周姓的“按摩女”,这个女人公然向她叫嚣“现在我怀了你老公的孩子”,并追问她有什么感想。



这种侮辱让潘敏峰再也没法维持婚姻,做出了离婚的决定。让她没想到的是,就在她下定决心与蔡达标离婚后,两人的关系反而好了起来。

蔡达标主动放弃家里全部财产和物业以及孩子的抚养权,并每年给潘付100万补偿费。

他说自己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那就是让潘将真功夫公司25%股权交给自己管理——“反正将来都是孩子的,孩子归你抚养,怕什么?”

明面上,潘敏峰占到了大便宜,但实际上,这恰恰是蔡达标为了蚕食公司,踢走潘家人下的一步棋。

根据创业时的约定,潘宇海占据50%的股份,而蔡达标和潘敏峰各占25%。



拿下潘敏峰的股份,蔡达标就跟潘宇海有了同样的份额。

至此,三个人并没有闹掰,仍然一起工作,维持表面上的友好,由于是秘密离婚,甚至连两人的孩子都并不知情。

但是内斗的大幕已经早就悄然拉开,蔡达标借风投机构的进入和公司上市的名义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去家族化”改革——改由其妹夫、妹妹、弟弟和司机等掌控公司的采购、供应和财务大权,把潘宇海等股东排除在外,无视两人曾经立下的“总裁5年一轮换”的口头约定。





有媒体报道,蔡达标大妹妹蔡春媚在采购环节的贪污腐败,直接导致了2010年真功夫的“排骨门”危机。

两家人仇恨和猜忌的种子已经埋下,就差一根导火索来点燃。而三年后,这根导火索出现了。

2009年4月1日,一位姓胡的女人带着一个男孩跑到广州闹市区开新闻发布会,大吵大闹,自称是被蔡达标包养的“二奶”,索要5000万抚养费,并表示自己从1995年开始就已经跟着蔡达标,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当年那个餐厅的女服务员。



当年8月,潘宇海提出查账受阻,向法院申请行使股东知情权。天河区法院查封了真功夫2007年至2008年间的部分账目。

几天后,潘敏峰和她哥哥潘国良被拦在广州天河城“真功夫”连锁总部门外,双方对峙长达5个小时。

这场景似曾相识,让我想到TVB里溏心风暴最经典的对峙镜头:



看上去,潘宇海是为了帮姐姐出气,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利益。

因为二奶门的丑闻,蔡达标的个人形象一落千丈,之后蔡、潘两家把联手创业的戏码生生演成了一场中国企业史上最混乱、最狗血的股权之争。





发生在蔡达标身上的故事,正应了那句“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在二奶丑闻发生前,蔡达标已经控制了公司大部分核心部门,成了实际的“一把手”,离扫清潘家人只有一步之遥。

二奶丑闻发生后,有风投想撤出,蔡达标看准了时机,打算以一亿的价格从中山联动手中回购3%的股份,借此成为公司最大股东。



为了凑够这一个亿,他决定羊毛出在羊身上——挪用公款。他以为自己在做局,殊不知已经悄悄走进了小舅子做下的局里。

潘宇海此时站出来,假意要卖给蔡达标股份,一面放任他继续挪用公款,一面悄悄报了警。

这是潘宇海最厉害的地方。在抱着的时候知己知彼,在对立时候争取胜利。

“双种子”时代,蔡达标看起来是真功夫的大当家,但潘宇海是人缘更好的那一个。在员工眼里,蔡达标太孤傲,而潘宇海则亲切得多,这也是他后来可以反败为胜,拿到蔡达标犯罪证据的关键。

据说直到今天,快餐的配方也依然掌握在他手里。

他不动声色,看似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中,其实早已悄无声息地掌控了全局。



2011年3月17日,蔡达标被广州警方带走,女儿蔡慧婷在微博上“求救”,称蔡达标“身临种种危险”。

随后,她又在微博中公开求和,希望家人能和平相处,“你们也是我家人!大家一家人,何必自相残杀呢?!”



同年,潘敏峰一纸诉状将蔡达标告上法庭,要求蔡达标返还“真功夫”25%的股权,或折价赔偿4.7亿元人民币,这宗“天价离婚案”一举成为当年报纸各大板块热点。



三年后,潘敏峰见离婚股权官司下判遥遥无期,申请主动撤诉。



然而根据2018年2月公布的《潘敏峰、蔡达标与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执行裁定书》显示:

蔡达标前妻潘敏峰于2017年7月4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离婚后财产纠纷诉讼,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7)粤民初44号受理其起诉,该案尚在审理中。

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对簿公堂,母女撕裂……这对曾经的患难夫妻成了不共戴天的死敌。

此时再看夫妻俩的面相,都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一个由当年眉清目秀的少年变成了肥头大耳的油腻暴发户,一个日渐消瘦,当年清纯的眼神渐渐变成了哀怨。

从爱侣到怨偶,这段你侬我侬的爱情实际连五年都不到。



叶茂中曾试图当中间人劝潘宇海和解,但是只得到了一句“我考虑考虑”的回复。



2013年,真功夫创始人蔡达标最终被判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夹杂在蔡、潘两家人的恩怨漩涡中,女儿蔡慧婷是最难过的那个,起初她在微博上向妈妈喊话,企图唤起她的同情心:



未果后,她走上了微博维权声讨的道路。



而这种行为让潘敏峰觉得格外心寒,她称女儿如今“也变得如此虚伪和是非不分”。



这个本应该是亿万富豪家的千金小姐,最后却成了父母恶斗中最惨烈的牺牲品。

如今,蔡家人恨透了潘家人,蔡慧婷姐弟一直跟着奶奶生活,跟母亲终年不见一面。



时至今日,真功夫的股权斗争还未彻底平息。

围绕真功夫的这场内斗给很多家族企业上了最深刻的一课:一家企业要想良性发展最终要靠健全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而不是亲情、人情来维系。

夫妻店是最高危的创业项目。我常说一句话,劲往一处使的夫妻,没见过几个是过不好的。

但是反过来,夫妻一旦离心离德了,我也没见过几个结局是圆满的。



蔡达标是90年代成长起来的那批企业家中一个非常典型的样板:

他杀伐果断,能为了爱的女人跟母亲翻脸,也会在不爱后毫不留情赶妻子出局。

他有头脑,在事业刚刚起步的年代就敢豪掷四百万请人做产品的包装。

真功夫从小作坊到连锁加盟到品牌营销,再到后来的资本引入,从家族企业走向集团化运作,每一步其实都算踩在点上。

赶上经济高速腾飞的时代,这样的人很容易做出一番成绩。

但是成功之后,他整个人的局限性也全部显现出来了。

比如毫无法律意识,未经同意就用李小龙肖像权如此,擅自挪用公款亦如此,对上市融资也没什么真正的概念。这也注定了他走不长远,不在这里栽跟头,早晚也会在其他地方栽跟头。

比如骨子里的小农意识。他们不会随着财富的增长而去拓宽人生的疆域,提高思想的深度,反而会迅速地膨胀,不可一世。

因为格局太有限,所以一旦有钱,他们的人生就变了花天酒地包二奶,最终把自己拉进无法挽回的深渊。



即便蔡达标如今已经身陷囹圄,真功夫仍然不打算放过他。

广东省阳江监狱曾提过两次减刑,真功夫均以“不积极退赃,毫无悔改表现”为由抗议。

对于潘敏峰来说,当初爱有多深,如今恨就有多切齿。

她说:“我宁愿从未这么有钱过”。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想潘敏峰也许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回到那段一穷二白的时光里。

虽然穷,但是相互扶持,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变好,每一天都是希望。



一边写这篇文章,一边感慨蔡达标大起大落的人生。我的脑子里总是回荡着关菊英的歌声:

即是多风光都要清醒,有几多掌声也是孤清。我只不过偶尔受了惊,才遗忘本性。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1)
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