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猥亵女生 要礼品 40名学生联名举报央美教授(组图)

新闻来源: 南方都市报 于2020-01-14 9:51:0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一名参与举报的学生告诉记者,处理结果是被校方口头告知的,未曾公开通报。“我们希望学校公开通报告知公众,这个老师是有问题的,别的学校不要再聘用他;更是要告诉以后的师弟师妹,遇到这样的老师,要勇敢的反抗。”

  

  当陈述不断重复,重复,再重复,小羊一度觉得,自己快要麻木了——她清楚地记得每一次遭遇性骚扰的时间、地点和经过。

  2019年6月10日,小羊和其他41名学生联名向中央美术学院递交了一份名为“关于中央美术学院姚舜熙教授违反政治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问题”的举报信。



  此后,他们专门开设了微博“央美姚舜熙事件当事人”,一遍又一遍,向同学、家人、媒体,甚至所有人讲述他们的遭遇……

  四个多月后,中央美术学院给出了内部处理结果,取消姚舜熙的硕士、博士招生资格,停止其所申报的研究项目。然而,学生们却一直没看到相关处理结果的文件和公示。

  1月6日,南都周刊记者联系上姚舜熙本人,得到的回复是:“有事问央美纪委,我已通过司法维权。”之后,记者多次拨打中央美术学院纪委办公室和宣传部等部门的电话,截至发稿,未获关于此事的明确回复。

  “让我摸摸你的心跳得快不快”

  小羊,从开始的“不敢声张”、“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说”,到如今,她决定“绝不妥协”。

  2013年,小羊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大二那年,姚舜熙开始担任她的班主任。

  2016年初,小羊大三。寒假结束的时候,姚舜熙让小羊前往他的工作室“交寒假作业”,一切并无异样。

  当天看完小羊的画,姚舜熙笑眯眯地问了她一句,“哎哟,你寒假吃胖了嘛,过来让我抱抱能不能抱得动”。小羊心里顿时有些嘀咕,但老师毕竟已经55岁了,“可能也就是架着胳膊托一下,和家里长辈跟小孩子那样。”

  但随后,姚舜熙却两个胳膊环抱,托着小羊的屁股,把她整个抱了起来。那时候还是冬天,小羊穿了很厚的长款羽绒服。她回忆,“抱起来的时候,很明显地感觉到他把手伸进羽绒服下面,在屁股那里摩挲了两下。”

  当时小羊心里非常不舒服,感觉怪怪的,但没敢跟人说起,她说服自己,“老师可能就是不小心,没注意,就是把我们当小孩,喜欢跟我们亲近。”

  但没过多久,又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这一年春天,班里同学们去漳州写生。姚舜熙是福建人,在当地有朋友,很快就组了酒局,带着学生入席。小羊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姚舜熙就让她给客人倒酒,倒完酒还不忘让小羊喝,几轮下来,她被灌得迷迷糊糊。

  回程车上,小羊坐在靠边角落上的位置,没想到姚舜熙一上车,就径直坐在了她的旁边。随后在路上,姚以关心的名义,一边说着“让我摸摸你的心跳得快不快”,一边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

  小羊觉得特别害怕,整个人的血液都冲上了头。“车上空间很窄,他的身子像一堵墙一样,就在你的身边,没有办法逃开,也不敢声张,只能紧紧裹住衣服,心里盼着赶紧到住的地方吧,结束这段该死的路程。”

  没过多久,同一年夏天,姚舜熙再次要求小羊单独前往其工作室看作业。因为有前两次的经历,小羊有意裹着长袖长裤,蓬头垢面地去了。可姚舜熙看完了小羊的小楷作业,还是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一边笑着说:“看你这个字写的,说明你还是挺坐得住的嘛!”

  类似的事情总是以“关心”为名,但小羊却本能的感到“不舒服”、“恶心”、“害怕”。后来,小羊逐渐知道,有类似经历的女生,远不止她一个。关系好的女同学们,私下之间还互相提醒,“注意防着他”。

  

  

  学生们私下的交流记录。

  石婕原本不是姚舜熙班上的学生。读完大二之后,她曾休学一年,2012年回校复课时,被分到了姚舜熙班上。

  石婕告诉记者,姚舜熙比较排斥别的老师给他的学生上课,而对于她这种“从别的老师手里过来的学生”,姚舜熙惯用的口头禅是,“不是一个厂家生产的。”

  大四那年,石婕被姚舜熙叫到自己工作室帮忙做了两周的PPT。在做PPT的间隙,姚舜熙会让她帮忙捏捏肩膀、颈椎。

  “工作室里有一把很古典的椅子,姚舜熙就坐在上面,让我帮忙按摩。”然而,捏肩膀、颈椎的时候,“姚老师会反手摸我的屁股和大腿。”石婕觉得很“恶心”,读完大四后,也没再考虑读姚舜熙的研究生。

  甚至还有日本留学生向记者回忆,“考研前几天,有一天晚上十点多钟,他给我打了电话,说他有急事,让我赶紧去他家里一趟。”姚舜熙当时对她说,要辅导考试的重点。

  “最开始他确实是在为我辅导考试的重点,但后来他就开始对我做一些猥琐的行为,他把手伸到我的裙子里摸我的屁股,还非常用力。”

  克扣百余张学生画作

  除了性骚扰女生,一些同学还反映姚舜熙有克扣学生画作,和向学生索要贵重礼物的行为。

  公开资料显示,姚舜熙于中央美术学院攻读了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后又担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花鸟画系主任。获奖作品极多,先后出版了数十本学术著作,还曾获得过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授予的“当代画坛百位杰出画家”奖章。

  吴伟曾修读了姚舜熙的“摹古与现代——宋元明工笔花鸟临摹课”,当时他是班长。吴伟告诉记者,课程结束后,姚舜熙以优秀课程作品展为由,让他收齐班上同学的课堂作品并上交,一共是14幅。

  “七位同学,每人一幅白描、一幅完整设色作品,都是工笔、绢本。作品耗时一个多月,有同学还加班熬夜画,结课后还继续画了好些天。”吴伟说。

  

  一位同学从姚舜熙处追回的作品。

  但画收上去后,姚舜熙所说的那个展览一直没有举办。另一位同学向美术馆打听消息,美术馆的工作人员把那一年的展览计划表发给她,大家才发现,根本没有老师所说的展览。

  对此,姚舜熙的研究生张秋告诉记者,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画作,在市场上往往可以卖到不错的价格。“以当时的市场价,我们的课程临摹作品,最低价位在六千左右一幅,有渠道的能卖到更高的价位。”

  研究生阶段,张秋也常常遇到画被姚舜熙收走的情况,“前后共收走七八幅作品,以成品画居多,除非他看不上的”。

  在一些知名美院,学生的优秀画作往往估值不菲,学校如果确实要将学生的优秀作品留校,也会给学生颁发证书。姚舜熙的另一学生郑涛告诉记者,2006年央美开始给学生留校作品发证书,姚舜熙以“优秀作品留校”的名义收走了他的画,但他一直没有收到证书,后跟校方反复沟通,才得知姚舜熙根本没有把作品交给学校。

  班长吴伟曾帮同学们向姚舜熙“讨”画,但前后联系了姚舜熙三次,最终拿回了七张完整设色作品,白描作品始终没有拿回来。

  2019年6月期间,在学生举报之后,学校纪委部门曾前往姚舜熙工作和住处进行调查。7月初,校方通知一些学生前往指认,小羊也在其中看见了自己的8张小幅白描作品,但还有20余张画作未见踪影。“当时总共发现了过百张其私藏的学生作品,时间可追溯至十几年前。”小羊告诉记者。

  

  一些学生在社交媒体上自述这段经历。

  工作室里向学生索要灵芝

  张秋第一次见到姚舜熙的时候是大三,当时她修读了姚舜熙的“摹古与现代——宋元明工笔花鸟临摹课”。

  课堂上的姚舜熙,讲解到位、点评细致,给张秋留下了“很好、很负责任”的印象。而姚舜熙也暗示张秋很欣赏她,有时会让张秋帮他办些事。这让张秋考虑,可以报考姚舜熙的研究生。

  当时有学姐提醒张秋,“我们刚从火坑里跳出来,你还要跳进去吗?”但张秋想着,传言的那些事毕竟没有亲眼见过,有些事也过去了很久,“可能不会发生在我这儿。”

  但事情的发展,很快令她感到诧异。

  大四毕业前的一天,姚舜熙让张秋去他的校外工作室,随后,很自然地拿出一颗直径四十多厘米的紫灵芝给张秋看。“姚教授说,这灵芝是在我家乡广西柳州买的,当时才花了一百多块。”

  张秋不大相信,因为家里曾经买过小的灵芝来做药材,当时买的是残次品,大概两百多块一斤,那些品相完整一点,没有虫蛀的灵芝,价格将近三、四百块一斤。

  姚舜熙接着说,他想要画一张灵芝图,需要很好看的灵芝,但是他只有一朵不够画,想让张秋给他找一颗相似的灵芝。随后,姚舜熙让张秋拍下他那颗紫灵芝的照片,让她就着照片找。他还特意叮嘱,“要形状好看的,灵芝柄要长的”。

  张秋问姚舜熙,如果老家没有这么大的灵芝,小的灵芝行不行。姚舜熙有点生气,“他说小的才不要,他自己能买一箱,要了干什么。”

  

  姚舜熙给张秋看的直径四十多厘米的灵芝。

  张秋回家后先跟父母找了灵芝种植户,种植户说人工种植的紫芝一般不会种到这么大。后来张秋问了山上采药的药农,也说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野生紫芝。她和父母又去了趟药材批发市场,发现直径三十多厘米的野生灵芝,标价已经达到两万多。张秋家庭条件困难,买不起这个灵芝,何况它还没有达到老师的要求。

  回校后,张秋告诉姚舜熙,她找不到这种灵芝。姚舜熙回她,“你回去继续找”。但张秋感到,“从那以后,经常给我甩脸色。”

  看着张秋总被批评,一些师兄师姐私下告诉她,一学期送一次礼,或者一年送个大礼,“能保一年平安,不会被找茬”。

  而小羊也说自己总收到这样的“暗示”。2015年春天,姚舜熙曾告诉小羊,“你们家乡好吃的很多呀,带点回来我们一起咪西咪西”。小羊觉得,老师都开口了,不送不好。于是这一年秋天,她给姚舜熙送了两盒鸭蛋和两盒螃蟹,共计3500元。

  此后,姚舜熙又多次和小羊聊到,“之前那个螃蟹很好啊!”于是,2017年6月,小羊又送去两瓶茅台酒,同一年中秋,小羊又送了两盒鸭蛋、两瓶茅台酒。

  2018年夏天,小羊考上研究生以后,姚舜熙很开心,表示“你们这个感恩老师是少不了的呀!”小羊随后给姚舜熙送去一瓶价值3500元的酒。

  “不想让他对我动手动脚,又不想被他没有原因地骂,就只能送礼。”小羊说。而她的同学,也因姚舜熙反复表示“你们家乡红酒不错”而给老师买酒。

  学生联名举报,学校口头告知处理结果

  2019年6月10日, 42名学生(后增加至47名)联名向学校递交了一份名为“关于中央美术学院姚舜熙教授违反政治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问题”的举报信。

  这封举报信的内容包括:对学生进行性骚扰;以学校的名义强制扣留学生作品;以学术为幌子恶意攻击其他导师及学生;涉嫌透漏国家考试题目,恶意打低学生分数,操纵考试结果。

  

  学生们的联名举报信

  小羊在一篇自白里,写下举报信刚刚被送出去之后的感受,“整个世界都是晴朗的。”

  随后,学校有纪委老师告诉小羊,“性骚扰站出来的人很少,但是这件事情我们都非常气愤,我们一定会找到更多的证据去给他坐实。”

  但一个暑假过去,事情没有动静。8月29日,在学生们的多次要求下,学校召集参与举报的学生一起开会,给出初步处理结果。

  那次会议上,中央美术学院安全稳定工作部部长、中国画学院党支部书记、中国画学院院长、党总支副书记告诉参与举报的学生,学校已经停止了姚舜熙的一切教学活动,永久剥夺了姚舜熙招收硕士、博士的导师资格,剥夺姚舜熙的教授职称。而处理文件则即将报批教育部。

  “永久(停止教学)吗?”学生追问处理结果的时限。安全稳定工作部部长回复:“永久。”

  但开学之后,事情的发展出乎大家的预料:姚舜熙的名字仍然出现在学院办公室流出的课表上。学生们向学校提出质疑,最终发出的课表里终于没有了姚舜熙的课程。

  11月1日,在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的会议室里,举报的学生们终于听到纪委老师“念出”最终处理结果:“经过讨论决定,我们取消了他的研究生导师的任职资格,停止了他的教学工作,取消了他在评奖、评优、职务晋升、职称评定、岗位聘用、工资晋级、干部选任、申报人才、计划、申报、科研项目(的资格),这方面的资格都取消了。关于党政纪的处理也会在党组织和行政的范围内进行。”

  学生们要求学校把处理结果公示出来,这位老师表示,学校已经在研究完善相关机制,“为了学生(将来)一旦遇到这类的问题时,有解决的路径。”

  学生们试图确认处理结果的时限,“取消他的研究生导师资格是吧?这个期限是多久?是永久的吗?”这位老师的回答是:“期限教育部规定上是有的。”学生们再追问,老师就让学生自己“去找一下相关的规定。”

  一名参与举报的学生告诉记者,处理结果是被校方口头告知的,未曾公开通报。“我们希望学校能有个态度,对受伤害的女孩有个交代;也要公开通报告知公众,这个老师是有问题的,别的学校不要再聘用他;更是要告诉以后的师弟师妹,遇到这样的老师,要勇敢的反抗。”

  张秋说:“作为他的一个学生,作为一个见证人,我不希望这样的人继续当老师,再去祸害别人。”

  在过去的很多个深夜,张秋看到小羊在宿舍里崩溃大哭,有时一哭就是一晚上。“所以我不希望有更多的女孩子,碰见姚舜熙这种怪物。”

  然而,当初联名举报的40余名学生至今没有看到处理结果的文书,姚舜熙本人至今也未向他性骚扰过的女生们道歉。

  姚舜熙回应:已通过司法维权

  小羊告诉记者,举报之后姚舜熙曾委托同学讲和。在小羊提供的聊天记录里,姚舜熙表示,“现在发生这种事,就是其他人带,他们会全力教你吗?每个人都有糊涂的时候,和解万岁!”

  同学也劝小羊放下以前的事情,回到姚舜熙门下。“我跟老师真的把所有解决办法都想了一遍,我们说你要是不愿意跟他,可以换导师。但是姚老师又怕别的老师不尽心教你”。

  

  

  但小羊表示,“只要一天不公示,心里就永远放不下。”目前,小羊已经找了代理律师,这位即将毕业的女孩仍然在期待一个确切的结果。

  1月6日,南都周刊记者联系姚舜熙本人,就被指控性骚扰一事询问相关情况,姚舜熙表示,“有事问央美纪委,我已通过司法维权”。

  1月8日下午,记者拨通中央美术学院纪委办公室电话,工作人员以“纪委只负责办案,不负责对外宣传”为由挂断了电话。随后,记者又多次拨打中央美术学院信息公开受理/监督投诉处理办公室电话、宣传部办公室电话,均未接通。

  1月10日,记者联系到小羊等学生的代理律师郭建梅。郭建梅表示,“(由于)性侵害行为是私密发生的,只有两个人,没有留下直接的录音或文字证明,目前直接证据确实不足。但是,可以通过一系列旁证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而更多有过类似遭遇的学生可以站出来,提供更多证据或证词。”

  郭律师说,目前,学校对于姚舜熙的处理仍然处于保密状态。这周,律师将前往学校与校方交涉,希望相关处理能公开公示,并希望得到姚舜熙的道歉。

  郭律师表示,近年来,发生在校园的类似案例不断增多,存在一定的普遍性,目前较为重要的是通过公益诉讼的策略和手段进行立法倡导,推动相关防范机制的建立与完善。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2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学习园地】【爱子情怀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