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北漂动物有多难?熬夜猛肝KPI 一觉醒来没了家(组图)

新闻来源: 酷玩实验室 于2020-01-03 14:33:0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北京CBD,高楼林立,寸土寸金。超过20万家企业在这里办公,国贸办公楼每平米租金约13.23元/天。每天,40多万人聚集在这里,他们怀揣梦想,为了工作和生活,来来往往,擦肩而过,成为“北漂”大军的一员。

在城市折叠的缝隙里,有一群默默无闻的野生动物,也在随着北京的四季更替,过着自己的“北漂”生活。

野生动物,应该生活在广袤的大草原,神秘的丛林腹地,幽深的海底世界,但纪录片《我们的动物邻居》把镜头对准了拥有2000多万常住人口的北京。

在这里,人类和野生动物,同呼吸,共“北漂”。



1今天吃什么

今天吃什么?

每天睁开眼,北漂族都要面对这个世纪难题。

人类有太多选择,所以很难决定吃什么;

但对一只刚刚冬眠醒来的刺猬来说,这个问题,真的愁坏了它的小脑瓜。

刺猬住在建外SOHO的写字楼下,当最后一波加班的人声渐消,它就探头探脑地出来觅食。



经过几个月的“休眠”,刺猬的肚子早已空空荡荡,赖在身上的蜱虫也在折磨着它,必须要出门找点吃的了。



门前的草坪刚刚修剪完,看起来整齐又呆板,刺猬喜欢的昆虫无法在这里藏身;再往前,街道干净整洁,别说大餐了,连野菜都找不到。

又是一个一无所获的夜晚。

刺猬背上长着12000根刺,面对天敌,它可以肆无忌惮,面对饥饿,它却无能为力,只能“自闭”。



每年都有许多刺猬,在夏天来临之前死去。

建外SOHO的精致不宜居,为了活着,它只能寻找其他栖息地。

出门意味着危险,围栏,马路,甚至一个小小的台阶,都可能要了它的命。



不过这一切,比起生存,都那么微不足道。

它翻过树叶,钻过垃圾堆,爬过电缆线,终于在一处路灯下看到了来自“天堂”的光——趋光性昆虫围着路灯飞累了,会落到地上休息,这成了刺猬的美餐。



人类为流浪动物准备的宠物粮食,也能勉强凑活一顿。



垃圾堆是刺猬的最爱,它吃饱了,就找个破烂潮湿的地方,沉沉睡去。

但城市不允许脏乱差,也许第二天醒来,刺猬睡觉的地方,就被清理了。



但好在,今天,它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2京城之大,白居不易

王家卫的《阿飞正传》里,有一只没有脚的鸟,生下来就不停的飞,飞的累了就睡在风里。一辈子只能着陆一次,那就是死亡的时候。

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句文艺的台词,直到我听说了北京雨燕。

北京雨燕,因为爪子极其弱小,一旦落地,就无法再次起飞,所以,无论吃饭、睡觉还是迁徙,它们完全属于天空,即使筑巢,也只能依托高处的缝隙。



北京高大的城门和城楼的缝隙,为雨燕提供了完美的落脚处,鼓楼,故宫角楼,都曾是雨燕的栖息地,它们也因此成为了唯一一个以“北京”命名的鸟类,北京,是它们迁徙的起点。



民间传说,燕子迁徙飞不过黄河就会坠入河中死去。

人类为北京雨燕安装了高科技光敏定位器,观察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

这群体重30-40g的小鸟,要飞越16000公里的路程,到遥远的非洲南部国家过冬,然后,来年春天,再飞回中国,飞回北京。



随着城市变迁,有些老建筑不复存在,有些为了防止鸟粪污染,装上了防护网,北京雨燕正在失去它们的领地,一度濒临消失。



幸运的是,它们活了下来。

今天,在钢筋水泥的缝隙里,东三环高架桥下的排水孔里,还可以看到雨燕的身影——这里的高度和形状完美契合雨燕的习惯,它们在北京,找到了另一处栖息地。



当然,在正阳门城楼上,北京雨燕的老巢,古建保护和雨燕保护,正在同步进行。



我想,这群以“北京”为起点的鸟儿,最终还会回到北京,回到城楼里的老家和高架桥下的新家里,完成它们和这座城市的一期一会。



还有一种猛禽,它们的住房,想靠“暴力”解决。

红隼,一种既漂亮又凶狠的鸟,它身材娇小,视力敏锐,已经习惯了摩天大楼之间的气流,飞起来,翅膀扇动带来的风,就像在山间滑翔。



求偶时节,这只红隼想尽快成家。

想成家,食物,房子,一个都不能少。

它的眼神锁定一只逃逸的仓鼠。

然后,展翅,悬停,瞄准,俯冲,一击即中。



雄鸟带回了猎物,分给心爱的女士。



动物界的仪式感一点也不比人类差,吃饱喝足,就要进行一项快乐而浪漫的运动啦。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是爱情啊

房子的问题没解决,家就不叫“家”。

红隼毕竟是猛禽,夫妻俩想要靠暴力实现“有产”——它们盯上了家住30层的喜鹊的家。

强盗红隼发起进攻,但它们的鸟脑袋也许想不到,能住在高层,也是“关系户”啊。

喜鹊请来黑社会的乌鸦大军来帮忙,正反双方打起来了。

Round 1

Round 2

乌鸦比红隼强壮,更习惯群攻,形势即刻反转,喜鹊和乌鸦反攻到楼顶,两只红隼势单力薄,抢房不成,自己的老巢不保,上演了“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经典一幕。



Round 3

不得已,红隼放弃了自己的老巢,寻找新的“房源”,因为留在这里,它的孩子,可能会被乌鸦吃掉。



这一次,它的北漂朋友帮了忙。

北漂9年的李翔刚刚在北京买了房,她发现,家里的空调架上,多了3个褐色的蛋,红隼刚刚把家安在这里,迎接下一代的诞生。



装空调就意味着红隼的新家被拆迁,李翔想起自己刚来北京的时候,拖着巨大的行李箱,高楼大厦灯火辉煌,但没有一个适合自己的房子,她情绪崩溃,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嚎啕大哭。

这段往事,李翔现在讲起来依然眼泛泪花。



她想,在北京,找一个家真的好难啊,红隼也是这样的感觉吧。

李翔和丈夫决定,在小红隼长大飞走之前,不安装空调。

北漂一族们,开始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他们的小屋,叫“红隼之家”。



3动物界也有“社畜”

提到社畜,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一张浮肿的脸,带着浓重的黑眼圈,稀疏的发量,被加班和Boss虐到笑不出来。



不过,看了动物界的“社畜”,或许,我们能稍微找回一点内心的平衡。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里,一只黑蚱蝉刚刚从土里钻了出来。



对黑蚱蝉这个新北漂来说,北京太大了,令它眼花缭乱。

它刚刚出生的时候,曾短暂地看过这个世界,这里叫洼里村,是一片荒凉的土地。

今天,它再次破土而出的时候,奥森一片灯火辉煌,人群如织,跑步的,旅游的,远远近近,好不热闹。

但热闹是他们的,黑蚱蝉有自己的KPI——今夜,它要爬上10米高的树梢,完成羽化。

为了这一夜,它在地下潜伏了10年。为了那一刻,它要完成10米的迁徙。

10米,决定一生。

如果失败,它厚重的壳将成为它的枷锁,翻不了身,只能成为蚂蚁的晚餐。



如果成功,人类就能听到夏日的蝉鸣,这是它们浪漫的情歌,也是死亡的序曲。



‍两周,Deadline将近,蝉的危机感格外强烈。

它们爬到树梢,唱着情歌,完成交配,把卵产在树枝里,然后死去。



等到秋天,它们的孩子会重新回到土地里,开始漫长的等待,在不知道几年之后,回到地面,再一次开始10米的迁徙。

也许下一次,它的孩子们,就能看到这个城市,未来的样子。

人类不喜欢黑蚱蝉,蝉鸣聒噪,搅动夏夜宁静,而且虫卵会导致果树干枯而死,因此,黑蚱蝉被称为“害虫”,常常遭遇“团灭”。

那么,人类喜欢的动物呢?

在北京法源寺,生活着佛学院的师生、居士和义工,还有一群流浪猫。



几万年前,人类将野猫带回家,驯化成家猫,毛茸茸的一团,惹人疼爱。

现在,北京法源寺住着的流浪猫,多的时候有几十只。

人类抛弃它们的理由可能有千万个:搬家,分手,离开北京,或者只是单纯地不喜欢了。

但对流浪猫来说,饥饿,疾病,以及大量的繁殖,最终的结果只有一种——极高的死亡率。



豢养的家猫流落街头,由于长期扒垃圾吃,容易造成细菌感染,如果免疫机能再弱一点,口炎就会找上门来,折磨这些小东西。

口炎,就像人的牙疼一样,要命般疼痛难忍,猫不会说,也没有止痛药,它们只能着急地用爪子去抓,能抓到的只有空气,和暴躁。



这种传染病无法治愈,痛苦将伴随终生。

所幸,在法源寺,佛对万物的体恤无处不在。

每一天,铃声响起,吃饭的时间到了。

法师诵经后,斋堂门前的出食台,是猫咪的食堂,僧人放上今日菜品,给猫吃,也给路过的鸟吃。‍



吃过饭,洗刷的水龙头还会继续流一会儿,因为猫爱喝流动的水。‍

‍志愿者会帮动物喂食,打针治疗口炎,做绝育。



‍厄运依然难以避免,有僧人统计,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十几只流浪猫失踪。

它们可能被毒杀了。

但是,冬天来了,门口又多了一只流浪猫,它看起来很健康,可能刚刚被人遗弃。



有的时候,出生的位置决定了它们在这个城市里的一生。

黑蚱蝉一睁眼就输在了起跑线上,落后了十年;猫以色事人,宠爱万千,但是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只好在垃圾堆里度过余生。

它们改变不了人类,只能改变自己。

无论有着什么样的命运,它们都选择本能,用力地活下去。

4学区房的烦恼

对北漂来说,房子和户口,永远是最大的烦恼。

自己可以受苦受累,但是绝不想看到下一代继续走自己的老路。

房子和户口,就是给孩子改变命运的上升通道。

杜鹃怀孕了,它想把小崽子们送到隔壁大苇莺家里,以便孩子们能好好长大。

丈夫是个暴脾气,生起气来,会吃掉自己刚刚下的蛋,为了保护孩子,它只能铤而走险,把蛋下在了大苇莺家。



大苇莺招谁惹谁了?

它刚刚成为一个母亲,巢里几只小家伙正在嗷嗷待哺,它们需要虫子,才能睁开眼睛,长出羽毛,才能学会自己飞。

大苇莺妈妈开开心心出门捕食,满载而归。但当它停在家门前的时候,愣住了。

眼前几只张着嘴等待喂食的小家伙,不是自己的宝宝啊。



等到小杜鹃破壳,第一件事就是挤掉竞争对手——大苇莺的宝宝们,幼鸟耐不住饥饿与寒冷,最终,只能走向死亡。

但大苇莺只是愣了一下,便马上把虫子放到了小杜鹃嘴里——养育的本能,让她开始喂养杀死自己孩子的凶手。



围观一切杜鹃妈妈目的达到了,但她也永远失去了它的孩子。

据说,春夏季节,杜鹃彻夜啼鸣,古人觉得它叫声清脆短促,唤人情思,又因杜鹃口腔和舌部都为红色,遂用“杜鹃啼血”形容哀痛至极的悲鸣。

现在想来,它或许在为失去的孩子而无奈和惋惜,但大自然没有善恶与批判,繁衍和竞争超越一切。

为了孩子,母亲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尾声

今天,地球上一半的人,都生活在城市。

发动机轰鸣,喇叭声四溅,当我们为生活忙碌的时候,也许,我们的动物邻居们正在平行世界里,凝视着我们。



很难说,是它们生活在我们的地盘,还是,我们侵占了它们的领地。

毕竟,3000年前,这里,都是它们的天下。

我想引用《我们的动物邻居》导演手记的话来结尾:

人和动物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要面对谋生的压力,养育的责任,面对生老病死,面对一切不想面对又无法逃避的命运,只不过,他们的处境比我们更艰难。

但动物更顽强,我们只是不知道而已。

幸运的是,所有动物都可以在身边看到,只要我们慢慢走,细细看,静静听,它们就在身边。

生离死别,喜怒哀乐,也许当你躺在出租屋里,望向窗外,只能看见一片漆黑。

但那一片漆黑里,还有数不清的朋友们

它们就在身边,和我们一起北漂。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动物萌宠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