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2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英国脱欧之后,将取代伦敦的竟是这座城市?!(组图)

新闻来源: 新财富 于2019-12-15 18:41:1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图片来源:Photo-illustration by James Taylor for Fortune; original photographs: Getty Images


2016年6月24日,周五,夏日的伦敦阳光灿烂,足以让人浮想联翩。然而从清晨开始,整个城市都因为脱欧公投结果而弥漫着焦虑与痛苦的气息。在加入欧盟43年之后,超过1700万的英国人(占投票者的近52%)投票决定离开这个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

瑞安·拉文斯克劳福特律师供职于总部位于美国的债券交易平台MarketAxess,她有充足的时间考虑接下来的计划。从位于郊区的住所到伦敦巴比肯区的公司欧洲总部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怀着七个月的身孕的瑞安显得心烦意乱。到公司时,她已经拿定了主意。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英国人,瑞安说:“我是第一个要求(公司)搬迁的人。”

三年后,在10月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我又一次遇见了瑞安。只是地点换成了MarketAxess欧盟区新总部,这是一座修建在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百年古屋,与伦敦窗外嘈杂的车流声不同,这里时而会听到河船经过时激起的水声。

瑞安是公司的高级法律顾问,在伦敦工作时需要乘火车通勤,每天花费32美元。而现在,她可以骑着自行车送3岁的女儿塞伦去附近的幼儿园,再把自行车和婴儿车锁在办公室外。前后只需5分钟,也不用花钱。36岁的瑞安说,这样的改变以前想都不敢想,“生活质量提升很大,不必每天花3个小时上下班,可以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上。”

受英国脱欧影响,瑞安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绝非个例。是否脱欧、何时脱欧的问题将英国的政治、经济搅得一团乱麻。

明年1月31日则是脱欧协议的最后期限,届时英国是走是留也将一见分晓。但许多企业已经决定不再等待。自2016年公投以来,为了避免英国脱欧后与欧盟法规发生冲突,已经有数百家企业将其业务完全撤出英国,或将关键部门转移至其他27个欧盟国家,一同离开的还有数以千计的员工。

 

环境变化:瑞安·拉文斯克劳福特(左)在MarketAxess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办公室。英国脱欧公投后,她说:“我第一个提出要搬离伦敦。”她和同事乔佛里·范德·林登(右)的通勤方式已经从长途火车换成了短途骑行。图片来源:PHOTOGRAPHED BY JUDITH JOCKEL FOR FORTUNE



进展神速


英国脱欧的最终破坏力难以估量,全面影响需要数年时间才会明朗。而对于阿姆斯特丹而言,影响已经很明显,从这座井然有序的小城我们可以一窥英国脱欧后欧洲的景象。

经济事务部下属的荷兰外商投资局(NFIA)称,受英国脱欧影响,约有100余家在英国开展业务的公司已经在荷兰开设办事处。尽管仅有80万人口的阿姆斯特丹无法与拥有900万人口的伦敦相提并论,但仍然有至少65家企业的荷兰办事处选择设在这座小城。市政官员表示,这些企业将在未来三年内创造约3500个工作岗位。而与未来的企业迁入潮相比,现在的数字也许根本不值一提。

NFIA的局长倪景润表示,该机构正在与其他近350家公司就搬迁事宜进行谈判,去年1月才80家,只能用“进展神速”来形容。

多家主流媒体以及大型生命科学公司最近也将其业务扩展到了阿姆斯特丹。而在金融服务业,变化则更为明显。几十年来,欧洲金融业一直以伦敦金融城方圆一平方英里的区域为中心,其它地区显得无足轻重。然而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自英国脱欧公投以来,金融机构纷纷向欧洲大陆伸出触角,随之而来的影响将会更为深远。

企业迁入对阿姆斯特丹无疑是一大利好。但是对于城市中的许多人来说,现在庆祝未免有些为时过早。

新居民的加入会给供应短缺的经适房市场带来新的压力,而且很难说脱欧对荷兰一定是利大于弊。荷兰约有22.5万个工作岗位与对英贸易相关。仅出口一项,每年的产值就有约255亿欧元(1987亿元人民币),而这一经济动脉目前正在面临英国脱欧带来的风险。

阿姆斯特丹负责经济事务的副市长西蒙妮·库肯海姆坚称,该市从未想过趁虚而入,夺取伦敦商业枢纽的地位。她说:“这是企业界对英国脱欧的反应,而不是我们说‘我们想从中谋求什么好处。’英国脱欧是件让人非常难过的事情。”

话虽如此,但痛苦只是理论上的,英国脱欧给荷兰带来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

金融公司大量涌入


长期以来,荷兰对商界人士一直持欢迎态度。

NFIA的数据显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已经有约4000家外国公司落户荷兰,其中约有一半是美国公司。

阿姆斯特丹巨大的国际机场是一个全球性的交通枢纽,从这里飞往伦敦只需1小时。英语是通用语言,超高速互联网服务更是无处不在。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25%,虽然高于英国或爱尔兰,但低于德、法两个欧洲大国。

而且,英国脱欧日期的临近更是放大了这些优势。多数人认为英国脱欧带来的问题主要在商品贸易方面,想想要对法国葡萄酒和德国汽车征收关税,或者边境上大排长龙的车队就让人头疼。事实上,服务业面临的障碍同样巨大,甚至可能超出人们的想象。从英国脱欧开始的那一刻起,总部位于英国的任何一家公司,无论国籍,都要重新申办新的监管许可才能够在欧盟的其他地区开展业务,同时还需要与地处欧盟的客户重新签订合同。

现实问题迫在眉睫,金融业不得不早早迈出撤离英国的脚步。据英国智库New Financial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经有332家金融公司将其核心业务迁出伦敦。而最终离开英国的金融机构数量或将更多。据安永发布的《英国脱欧追踪》报告估计,在不久的未来,伦敦将流失大约7,000个金融工作岗位,以及大约1万亿英镑(1.29万亿美元)的银行资产。



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泽伊达斯商业区。图片来源:PHOTOGRAPHED BY JUDITH JOCKEL FOR FORTUNE


花旗银行和摩根大通各自斥资1亿多美元,将其欧盟业务中心迁出伦敦。美国银行也将约125名员工迁至位于都柏林的新欧盟区总部,另有400名员工将迁至巴黎。此前,欧盟银行业管理局已经从伦敦迁至巴黎。

而阿姆斯特丹则更被金融数据公司、券商、交易所及其他交易基础设施提供商等“多元化金融”公司所青睐。据New Financial统计,落地阿姆斯特丹的大多数金融总部都属于此类企业,而且从英国吸引到此的类似企业比其他欧盟城市都多。受益于此,荷兰或将华丽蜕变,而伦敦则是元气大伤。NFIA的倪景润表示:“对于首次在欧洲投资的投资者来说,英国将不再是其首选。”

对于已经将业务迁出英国的公司而言,脱欧之争已经不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保险评级机构AM Best总部位于新泽西州奥尔德威克,该公司的市场开发董事总经理尼克·查特里斯·布莱克表示:“我们无法干等着政客达成共识。”去年,AM Best将其欧盟总部从伦敦搬到了阿姆斯特丹南部的泽伊达斯金融中心,从这里乘火车前往史基浦国际机场仅需要10分钟。

在公司位于NoMa House办公楼的咖啡厅里,AM Best的阿姆斯特丹经理安琪拉·伊奥一边啜饮着精酿意式咖啡,一边说:“公司约有三分之一的业务已经从伦敦迁出。”她将NoMA描述为“英国脱欧难民营”;卡夫亨氏是NoMa的主要租户,去年在此开设了拥有450名员工的全球“卓越中心”。

完全撤出英国的金融机构屈指可数,多数金融机构的大部分欧洲员工依然在英国办公。MarketAxess和AM Best在阿姆斯特丹分别有10名和12名员工,而在伦敦的员工数量分别是120名和70名。但一旦英国正式脱欧,来自阿姆斯特丹的业务将可能增多,随着业务中心的转移,人员结构的平衡也将进一步调整。

为争取这个机构,荷兰下足了功夫


阿姆斯特丹的支持者认为,他们在吸引新企业方面还应有所改进。荷兰人并没有为那些感兴趣的企业修改法律或税法。例如,许多银行之所以选择迁往巴黎、都柏林和法兰克福而不是荷兰,部分原因是荷兰法律规定银行家的奖金上限为基本年薪的20%,而这一数字在伦敦为200%,在其他欧盟国家为100%。

阿姆斯特丹负责外商投资事务的高级经理雨果·尼岑表示,法兰克福与巴黎等城市都针对常驻伦敦的高管开展了大规模的城市推广活动,而阿姆斯特丹的市政领导则认为开展这种活动不合时宜。他表示:“说竞争对手的坏话不会显得我们就好。”

不过,至少有一个机构让荷兰下足了功夫。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的第二天清晨,在伦敦刚从睡梦中醒来的诺约尔·瓦西翁特别着急。瓦西翁是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副执行董事,该局职能类似于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从1995年开始总部就一直设在伦敦。由于EMA为欧盟实体而非私人公司,因此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EMA必须完全迁出英国。

作为一个在伦敦生活了20年的比利时人,瓦西翁回忆说,当时员工们都“崩溃了”。“他们的生活都在英国。”

脱欧公投迫使EMA不得不关闭其位于伦敦的总部,由此引发了最大规模单一机构工作岗位迁出行动,EMA因此而蒙受的租金损失高达6.5亿美元。而对于欧洲其他地区而言,EMA则成为了他们竞相争取的香饽饽。无论哪个城市获胜,都将从伦敦接手超过900名的高收入新市民。同时,获胜城市还将迎来大批制药与生物技术企业,这些企业为了完成药物审批事宜必须与EMA紧密合作。




自英国脱欧公投后,共有92家多元化金融公司将职能迁出英国。其中有24家落户阿姆斯特丹,数量占据榜首。


这次荷兰可谓全力以赴。政府为EMA提供的新总部位于泽伊达斯,建筑价值3.3亿美元,完全按照EMA的要求建造。同时,荷兰政府还指出,作为旅游城市,阿姆斯特丹拥有完善的酒店配套,可供大批造访专家居住。在宣传片中,荷兰儿童用流畅的英语向观众致敬,介绍者则风趣地向伦敦EMA的工作人员保证,“毕竟,我们与伦敦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也有一位喜欢炸鱼、薯条,同样时尚的女王。”

2017年,在欧盟外交部长们的最终投票中,阿姆斯特丹和米兰打成平手,EMA花落谁家最终由抽签决定。让意大利人生气的是,抽签选中的是遍布运河的荷兰。

今年3月,EMA正式启用了阿姆斯特丹的办事处,它的到来让荷兰受益颇多。阿姆斯特丹的官员表示,包括日本生物技术公司乐天医疗在内的8家医疗保健或生命科学公司已经于去年在该市开设办事处。据推测,这些公司选址多在EMA附近,能够创造数百个工作岗位。杜邦、英国医疗技术公司Aparito和总部位于南非的Synexa Life Sciences等企业都将其欧洲总部设在了莱顿,距EMA也只有很短的火车车程。

为什么选择阿姆斯特丹?

当你在阿姆斯特丹散步或骑行时,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英国脱欧难民”会选择此地作为庇护所。这里安谧的城市氛围与欧洲大部分地区、尤其是伦敦截然不同。夜间时分,骑行在郊区小道上时,你会看到公园里到处都是入夜后还在踢球的孩子。

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的欧洲区总裁亚当·埃德斯是该机构搬迁选址负责人。他说,在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都柏林、巴黎和马德里等城市中,他最终选择了阿姆斯特丹。CBOE的欧盟区新总部位于泽伊达斯,与AM Best同处一座大楼。埃德斯表示,因为妻子、子女还都在伦敦的缘故,他每周都会往返于两地之间。但是“阿姆斯特丹比伦敦平静得多。”




阿姆斯特丹的市中心运河一景。图片来源:PHOTOGRAPHED BY JUDITH JOCKEL FOR FORTUNE


合理的房价是埃德斯选择新总部时的另外一个标准。但房子问题现在是个难题了。

乌得勒支住宅投资顾问公司Capital Value称,自英国脱欧公投以来,阿姆斯特丹的房地产价格已经上涨约36%。一个约75平米的公寓每月租金约1800欧元(1.4万元人民币),购买费用约50万欧元(390万元人民币)。前提还是你得能够找到卖家。许多限价房屋的租房排队表已经排到了13年之后。

AM Best公司的伊奥表示,为了应对不断飙升的居住成本,公司被迫上调了新员工的薪水。

瑞银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伦敦房价已经下跌,而阿姆斯特丹的房价则已经出现泡沫,房价已经成了时代变迁的标志。

Expat Help是一家专业搬家公司,该公司的房产经理艾格·德·维尔表示,他们已经为700多名EMA员工提供了搬家服务。其中许多人选择在阿姆斯特丹租房居住,同时持有自己在伦敦的房产,希望等到英镑复苏时再出手。

德·维尔说:“大家都没有什么头绪,都在等英国脱欧的结果。”

成为新荷兰人

乘公交从泽伊达斯出发,驶出不远就能够看到高楼大厦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流向北海的运河,以及沿河而建的低矮仓库,在运河尽头就是阿姆斯特丹港。数个世纪以前,从这里出发的荷兰商人将荷兰变成了一个商业巨人,他们帮助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可以说是全球贸易的开创者。阿姆斯特丹港也是全球最大的可可豆加工场,星巴克的大型仓库就坐落于此。来这里参观那天,我老远就能够闻到浓烈的巧克力味。

由于担心英国脱欧会带来剧烈动荡,阿姆斯特丹港和更大、更繁忙的鹿特丹港的港务当局提前几个月就已经在着手准备应对措施。如果英国脱欧成功,那么所有进出英国的货物都必须进行海关申报,而这一机制已经有近30年没有启用过。荷兰估计,截至2030年,受英国脱欧影响,荷兰每年的损失将高达其GDP的1.2%,相当于每年约100亿欧元。当然,英国可能将遭受更大的损失。

 

软着陆:AM Best的安琪拉·伊奥在阿姆斯特丹NoMA House的大堂咖啡厅。NoMA House办公楼被伊奥称为“英国脱欧难民营”。图片来源:PHOTOGRAPHED BY JUDITH JOCKEL FOR FORTUNE



TMA物流的总经理迈克尔·范·托莱多表示:“进出口商的成本肯定会增加,”TMA物流旗下每周有六艘次集装箱船往返于英国和荷兰之间。前往英国的船只上会载满食物和其他商品。荷兰向英国出口大量的鱼、切块土豆和蛋黄酱,都是制作炸鱼薯条的基本原料,英国自己只生产很少一部分这类食材。

运回阿姆斯特丹的是什么呢?主要是垃圾,真正的垃圾。范·托莱多解释说,部分伦敦人家里的垃圾被当作燃料为阿姆斯特丹4万户家庭提供电力。

颇为讽刺的是,如今这样的生活已经如同烧掉的垃圾一样成了过眼云烟。而且,随着英国脱欧闹剧继续上演,新来者正在考虑他们此前未曾想过的选项:成为荷兰人。

MarketAxess荷兰业务主管乔佛里·范德·林登在伦敦工作了12年,现在搬到了阿姆斯特丹生活。在《财富》杂志12月刊出版之际,他正等待第一个孩子——一个荷兰男孩的降生。他的同事瑞安·拉夫斯克劳福特告诉我,她的孩子塞伦现在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荷兰语,“甚至刚参加了她生命中的第一场自行车比赛!”现年35岁的托恩是瑞安的丈夫,担任M&C Saatchi体育娱乐公司的经营合伙人,因为公司将在阿姆斯特丹开设新的欧盟总部,不久他也将从伦敦搬来这里。目前尚不清楚这对夫妇是否还会返回伦敦。

瑞安表示,无论英国脱欧结果如何,“阿姆斯特丹都是一个很适合养家的好地方。”

本文另一版本登载于《财富》杂志2019年12月刊,标题为《英国脱欧惠及荷兰》。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0)
1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fleer [品衔R1][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2月15日 18:51:09 回复
阿姆斯特丹,要注意非洲偷渡客抢劫。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6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