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香港著名小3 最艳美女作家 一生传奇 半生争议(组图)

新闻来源: 女神书馆 于2019-12-14 11:33:2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04年,黄霑去世。林燕妮没有送别。

2018年,林燕妮也离开。

一代传奇,就此谢幕。

有人曾问她:“你恨黄霑么?”

她说:“我跟叔之间,得失两心知,不存在原谅不原谅,

宽恕不宽恕,有恨还是无恨,我们的关系是超越了那些字眼的。”

这是林燕妮的豁然。

也是她的骄傲。

林燕妮死了。

这是一个很久远的名字。

现在的孩子不懂她的风云,也不知她的风流,只知道这是一个过气的女人,带着苍黄的历史,湮灭于时间之中。

但如果有人愿意和你讲起她的传奇,你一定会睁大双眼,原来, 40年代的香港,出过这样的尤物。



金庸说,她是用香水写作的女人。

简而清说,她每一寸都是女人。

黄霑则意犹未尽、眉眼销魂地说:与林燕妮一起好刺激,每个细胞都在高潮之中。

而张国荣呢,在参加节目时,多次被黄霑强吻。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避开。

他说: “每次黄霑都想亲我,而我总想着他身边的林燕妮,就没提防着。”







周润发谈起自己的贵人,也是燕妮。他感激林燕妮的知遇之恩,也折服于她的魅力。

林燕妮真的那么美么?

是的。

她真的那么美。

林青霞在专栏里,写下这样的话: 有人起身鼓掌,她终于来了。记得当时我张大了嘴巴,仿佛见到王后出巡一般。

可是,林燕妮,女王林燕妮,狐狸精林燕妮,一生都在逆风飞行的林燕妮,带着生生不息的谩骂与赞誉,离开了人世。

江湖多有林燕妮的美名与才名,但她自己说: “我是天真的人,懒,不懂做人,不会做菜,和我妈一样,一进厨房我就打烂东西。”

她有这样的好福气。

一出生,就在名门,生活优渥,品味一流。

别的女孩14岁,还在考虑卫生巾、橘子汽水、暗恋男生的目光是不是落在自己身上时,林燕妮已经穿上香奈儿、GUCCI套装,进入香港上流交际场。

她有东方的大眼睛,西式的自由意志,在美国念书时,曾被评为校花,公认为校园里最漂亮的女生。

她跳了十多年芭蕾,身段当然好,挺拔瘦削,能烟视媚行穿晚礼服,也能恭顺谨让穿休闲衣,年老的时候,也没有胖过。

有见过她的人说,魅力足以与林青霞、张曼玉、梅艳芳第一流女星媲美。







1977年,佳视的《红楼梦》里,她扮演秦可卿。

当时电视台选角,只有一个要求:美貌。

林燕妮当仁不让。







黄霑有一回和林青霞同场吃饭。饭后不久,林青霞说:“当天霑叔一口一个林美人,说的却不是我。”

这个 林美人指的就是林燕妮。

她那时很是风云,拿过香港“最佳着装”、“最佳礼仪”、“最佳作家”等奖,当过香港小姐及亚洲小姐选美评委……

她女王的气势,在TVB时,就已经有了,或许,早在少女时期的BALL场就有了。

1988年4月7日,黄霑47岁生日,周润发林青霞和香港的几个大佬一起吃饭,结果,林燕妮久未前来,大家都没开动,一直等。







正中是林燕妮

她是迟到惯了的。

香港如今的巨星,没有几个没等过她。

林燕妮来了后,笑着说,我在等香奈儿今年的一套春装。







她爱漂亮,任性,华服过市,出入种种高级交际场,哪怕上班,天天也穿得像服装表演。

于是就有了流言,有人说她虚荣,有人说她张扬,有人说她是狐狸精。

对此,她一笑置之。

她说,误解让我更自由。

香港贵妇中,骄奢淫逸者不计其数。

比如章小惠,硬生生把钟镇涛买破产。

林燕妮也爱华衣。

香港几家奢侈品店,店长都有她的联络方式,新品一到,立即招呼她。她听了就来。有时,DIOR的新款刚到,几十套全部买下,毫不心疼。

她买衣如流水。

付账时从来不皱眉。

因为她有钱。

有传言说,香港某报拒绝给两个作家加稿费,一个是因为永远不花钱,加多少都没用;一个太会花钱,加多少都花掉。

太会花的那个,就是林燕妮。

她原本就出生于豪门,没吃过钱的苦,只享过钱的福,并不懂得在钱上克扣自己,也没有金钱的危机感。

她的金钱观是自由的,甚至可以说,是挥霍的。

但没人在钱上说过她半个字。

她收入一直不菲。

回国后,在TVB工作,负责华语粤语歌曲推广,手头阔绰。

黄霑和她在一起时,住的是她的别墅。

后来,她和黄霑合开一家广告公司, 1996年以5万港元起家,叫“黄和林”广告公司。

十年后,公司成为跨国企业,一年的营业额是12000万港元。

她实在是在赚钱上有天分。

去和人谈合作,对方觉得她是女人,拒绝谈。黄霑去了。把策划方案一说,对方大赞。黄霑说,是林燕妮做的。

再一次,黄霑又拿了一方案去,对方又是惊喜。

黄霑说,也是林燕妮做的。

自那以后,老板就亲自和她接洽了。

有人说,她是用遗传学来做广告,到底如何做法,我不懂,但应该是别具一格,剑走偏锋,令人印象极深的。

她赚够了钱,渐渐觉得没意思,退出广告圈。

黄霑重回影视工作,林燕妮继续香水写作。

人们提起林燕妮,多数在说她的外表、八卦。

她有多聪明,倒被忽略了。

林燕妮绝非浅薄名媛,和供人玩弄的花瓶。

她是学霸。

因为天资聪颖,成绩一直很好。

17岁,她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读遗传学。

遗传学读得好好的,也拿了学士头衔。但她觉得没挑战,又转了道,去念哲学。

几年后,同时拿到了双硕士。

一个是哲学硕士,另一个是香港大学中国文学硕士。

她自此对文学有了兴趣。

就这样,又拿到了港大的博士。

按一般人的路子,拿到博士后,就该好好地作一辈子文,写一辈子字吧。

她没有,又搞上了传播学,去香港电视台搞编导。

维特根斯坦说罗素总是跳来跳去,因为他是一个摇摆不定的现实主义批判者。

林燕妮也是跳来跳去。

虽不是因为真理,但也足以见得她的 反套路,反传统,反设定。

林燕妮有头脑,也有才华。

金庸说, 她是最好的女散文作家。

倪匡说, 得把那个“女”字去掉。

林燕妮14岁开始写作。

后在《明报》开专栏,取名“粉红的枕头”,艳惊四座。柯长源说:不知疯魔了多少读者。

她的文风酥软,文字雅致,是属于上流人的生与思。40多岁,出版60多本书。许多文集几十次再版,依然畅销,受无数人追捧。

其实比之于她的文字,坊间更津津乐道的是她的习惯。她在写作之前,会沐浴焚香,在稿纸上洒上香水,再写下横竖撇捺,之乎者也。香水写作的美名由此而来。

这样的绮年玉貌,才华风流,豪门公子们自然趋之若鹜。

可是,林燕妮多傲啊。

她挑剔男人,有如挑剔华服。

她在《粉红色的枕头》中写过,曾有一男人,疯狂追求她,每天不是玫瑰,便是烛光晚餐。她也曾心动过。但有一天下班时,正好遇上暴雨。

如果那男人递过来一把伞,她或许会对他另眼相待,可偏偏他依然手捧玫瑰,站在雨里,苦哈哈地等着她。

林燕妮毫不犹豫地拒绝。

她要的爱情,不是套路的深情,而是真实的关怀。

17岁,林燕妮考入了美国柏克莱大学,和同样刚到美国的李小龙相识。





李小龙与林燕妮

都是香港人,又年轻,他们很快熟络。

21岁那年,林燕妮成了李小龙的大嫂,嫁给了李忠琛。







李小龙之父、李小龙、林燕妮

李忠琛是理工才子,也习武,内向保守。

他们结婚一年后,生了一个孩子,名为凯豪。







林燕妮与李忠琛

但因二人性格差异太大,婚姻维持了9年,二人分道扬镳。

后来,李忠琛移民新西兰,林燕妮投入另一场长达十几年的虐恋。

1975年,林燕妮在香港tvb任职,做推广经理,负责歌曲宣传,就这样认识了一帮词曲创作人士。

其中一个,就是黄霑。

黄霑是香港四大才子,著名作词人,写过《我的中国心》、《沧海一声笑》、《男儿当自强》等歌词。

他是香港电视圈前辈,刘德华张国荣林青霞等人,都要恭敬地叫他一声“霑叔”。







王祖贤、黄霑、林青霞

但黄霑很色。

色出了名,也色到了骨子里。







林燕妮与 黄霑

他从小梦想拍戏,后来确实拍了,多是三级片。

他追求各种女人,在妻子怀孕8月即将临盆时,果断离婚,追求活色生香的女子。

他和倪匡一起做了一个节目,名字也骚,叫“今夜不设防”,在节目中,开尽各种黄色玩笑。

有一回,节目请到了林青霞。

结果黄霑一句话也不说,一直色迷迷地盯着她看。







林青霞很不解。

老男人们解释:“我们在看你的耳朵。”

为什么要看耳朵?

黄霑说: “女人的下面什么样,耳朵就是什么样。”







林青霞尴尬大笑。







黄霑和华娃的儿子到了青春期,有一回和黄霑说,感觉自己很好色,比较困扰。

黄霑失笑,说: 你老爸我最大的毛病也是好色。但是,正视自己是好色之徒,总好过遮遮掩掩。

父子二人顿成神交。

后来黄霑出了一本书,叫《不二集》,也送了儿子一本。

对女儿也是本性使然。有一回,女儿问他,爱情是什么。他说, 爱情来了,两张嘴就黏一起了。

实在是令人无语。

黄霑喜欢女人,也肯花心思。

追狄娜,每次都是一束玫瑰花。有一回夜深,花店关了门,他向狄娜道歉。

追白韵琴,一天写五封情书。白韵琴说: “他逗得女生好开心,他可以一日放五封信在你门口,每次打开门,有不同的人向着这个女生唱歌。好浪漫!”

追华娃时,不仅写一箱子情书,还写歌。







黄霑与华娃

这首歌,赵薇在《情深深雨蒙蒙》里也唱过: 你可记得,三月暮,初相遇,往事难忘......不能忘。

新婚之夜,华娃给了他一个箱子,里面尽是情书与曲谱。







黄霑与华娃

他对着一身红衣、满脸羞色的华娃说: “今生我定不负你。”

可惜,今生这种事情,谁都无法保证。

华娃生了两子后,黄霑遇见林燕妮,晴天霹雳,开始百般纠缠。

他放话出去: 林燕妮是我的,谁也别动,大家要讲兄弟义气。

一时间,对林燕妮有意的男士大都退了。

黄霑又是每日送花,又是盯人。

林燕妮的办公室里,每天都是花样翻新的花束。

林燕妮的家里,一天几个甚至十几个电话都是他。

但那时林燕妮离婚不久,30出头,魅力四射,哪里都是对她有意的男人。

她也曾赴约。

每当此时,黄霑便使了十二分心思,去对付那个该死的“情敌”。

他先去餐厅,买通服务人员,教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然后去花店,选上三打玫瑰花,系好丝带,附上亲手写的卡片,交给服务员。

等林燕妮和那人入座,上了餐前酒和汤,服务小哥就会面带微笑,手捧一束玫瑰献上。

只献一束花,别的什么也不说。

但林燕妮是认得上面的字的。

一时间,如芒在背,心思分了一半走。

晚餐自然吃得潦草无趣。

而那男人,面对那么碍眼的一束花,怎么也是不是味儿,何况卡片上还写: “祝今晚愉快!”简直不知道什么意思!

就这样,黄霑用这个招数,击退一个又一个富家公子,到后来竟然没人敢约她。







林燕妮与黄霑

其实一开始,林燕妮是看不起黄霑的,觉得他满嘴脏话,格局小,品味低,连和他一起吃饭都不愿意。

但时间长了,竟然也有了异样的情愫。

“黄追求我的时候,把华娃说得很差,但我认识华娃后,并没有这种感觉,只不过她念书没有他多,有些话题可能难于沟通。

他告诉我,华娃和他分房睡,还说已经没有肉体接触。后来,华娃再度怀孕,我听到消息时,正在上班,不想让同事看见我哭,便转过身,对着窗哭,当时太年轻,也不懂得跟他说怎么你骗我?

后来,我在电话里跟他说:‘到此为止。’但他还是继续纠缠。”

黄霑有才,但确实是不负责任的人。

他在华娃这里,说最爱华娃。

在林燕妮那里,说最爱林燕妮。

后来三人对峙,黄霑避无可避,只得承认最爱的是林燕妮。

华娃伤心欲绝。

1976年,华娃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开与黄霑离婚,紧接着移民,远走加拿大。

黄霑据说净身出户,和林燕妮同居。

他们都是反传统的人,不在乎污言秽语,更不在乎男方没钱。林燕妮说, “我喜欢的都是穷男人。”

黄霑穷。

1990年,黄霑拍电影,大亏,背负巨债。

林家人倒不在乎他的穷,在乎的是黄霑满口下流话,人又不靠谱,所以一直不同意燕妮和他结婚。

他们俩在一起,也应该是互相爱过的。

黄霑曾公开称,为了免除燕妮的苦恼,而自己又能尽情享受,他做了结扎手术。

他沉迷于此,觉得是莫大快事,并到处向人说。

但浪子就是浪子,他从未因为有了林燕妮,就停止猎艳和风流。

他在许多风月场所,被视为上宾。

而他也曾炫耀过,某某不收钱,某某功夫好。

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在一起十几年,一直没有成为法律上的夫妻。

1988年,除夕,一群人在金庸家里吃饭,黄霑酒至酣处,请金庸为自己做见证,当众跪地向林燕妮求婚。





黄霑向林燕妮求婚

金庸挥毫写下一副对联, “黄鸟栖燕巢与子偕老,林花霑朝雨共君永年”。

对联也有着和黄霑一样的气质,色迷迷,湿漉漉。

结果,林燕妮拒绝了。

过了不久,黄霑登报,称 “公告天下:黄霑爱林燕妮”。

可是,倔强的林燕妮做了什么呢?

她在第二天,也在报上登出声明,指责 黄某人所公开的消息只是其一厢情愿,与她毫不相干。

黄霑到了中年以后,身上的邋遢与不自律越来越明显。

他的牙齿已经不能说是黄,而是褐,他会在节目录制现场睡着,在办公室也上完全不顾及形象,甚至在喝醉酒后随地大小便。

他自己当是潇洒风流,别人已经忍无可忍。

“黄和林”广告公司被收购后,需要一个过渡期,对方要一个行政总裁,在黄霑和林燕妮之间,集团选择了林燕妮,判黄霑出局。

商场上,他输了一着。

而在情场上,他和小他17岁的秘书勾搭,伤透了林燕妮。

自此,黄林二人出现罅隙,提出分手。

黄霑理所当然不愿放手。

他用刀砍林燕妮的家门,拿锤子对着林燕妮儿子,恶狠狠地说: “你妈妈去了哪里?不说我就打破你的头。”

后来,孩子跑到金庸家,又是报警,又是朋友协助,才算让风波过去。

1991年金曲奖,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上,黄霑当着万千观众向林燕妮示爱: 一生从未曾这么爱过的女人。







林燕妮与儿子

但林燕妮已经没有兴趣陪他做秀了。

他们自此分手,直至1998年才偶然遇见。当时林燕妮正与人闲聊,黄霑走过去,见到她, 神情漠然,没有招呼,两人形同陌路。

后来,林振强离世,林燕妮作为亲姐,一直在场张罗。结束后,有人对她说, 他来过。

但也只是如此了。

已逝去的不可追,已结束的无法重头再来。黄霑和小秘书结婚,相伴至死。

2004年,黄霑去世。林燕妮没有送别。

2018年,林燕妮也离开。

一代传奇,就此谢幕。

有人曾问她:“你恨黄霑么?”

她说: “我跟叔之间,得失两心知,不存在原谅不原谅,宽恕不宽恕,有恨还是无恨,我们的关系是超越了那些字眼的。”

这是林燕妮的豁然。

也是她的骄傲。

岁月如水,冲洗了往事,带走了恩仇。

其中委曲与酣畅,得失与计较,信望与离丧,都已尘埃落定了。

所剩下的,不过一声长长的叹息,和这百年如一的天色: 沉浮迟数,温凉寒暖,一切都已归零,一切仍在发生......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abc868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2月14日 12:40:15 回复
好…好…!
2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史海钩沉】【百家论坛】【历史天空】【女性频道】【魅力时尚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