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16岁上北大的神童,让中国多花了7000亿学费(组图)

新闻来源: 大猫财经 于2019-12-08 21:58:0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前几天,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正式公布,降价幅度不小。

猫哥看了一下,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砍价的功夫确实挺到位的。

背后有14亿人的市场做后盾,砍价的时候确实挺硬气:“如果两次报价达不到我们的心理价位,或者超过医保支付标准的15%,自己出局”。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买方都这么幸运,能平起平坐得和卖家砍价。这也让猫哥想起一段陈年往事,每年要花好几千亿的大买家处处被动,卖家坐地涨价,几年下来,买家多花了7000多亿,实在是惨。

01

故事要从一个北大毕业生说起。

1963年,胡士泰在天津出生。借着高考恢复的机会,他在1979年以优异的高考成绩,成为被北大历史系录取的一名新生。

这一年,他才16岁。那个年代上大学,数量稀少,可比现在的大学生含金量高太多。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出国潮正热。从北大毕业的胡士泰也争取到了一个去澳洲留学的机会,凭着一股聪明劲儿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胡士泰很快就在澳洲“熬出了头”。

他先是入职澳大利亚的第二大铁矿——哈莫斯利铁矿,随后又在该铁矿被世界知名的力拓矿业集团收购后,顺理成章成为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力拓的一名员工。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封闭多年的巨大市场向世界敞开。

借着这股大潮,当时已经放弃中国国籍的胡士泰以“熟悉中国的风土人情”为由,向力拓总部提出了调任中国的申请,并成功就任中国区贸易代表。



胡士泰(图源:南华早报)


据当时跟他打过交道的人回忆,胡士泰在业内声誉良好,善于倾听。不仅在业务方面能力非凡,跟几大钢厂的人也十分常熟悉,还特别喜欢到三、四线城市的中小钢厂推销自己公司的矿石。

在那个年代,一个顶着海归光环,手里又捏着铁矿石供给源的职业精英,能放下身段跟小钢厂老板坐在一起拼酒、散烟,谁能受得了?

“兄弟我从澳洲回来,现在做铁矿买卖,国内的朋友要多多捧场”。

几顿饭下来,无论是大钢企的老总,还是小钢厂的负责人,都成了他的“好兄弟”。

这其中不仅包括宝钢、首钢、莱钢等钢企巨头,也包括新钢、萍钢、敬业等中小钢企;有中型钢企甚至在胡士泰到访后表示:

“为集团向国际化钢铁企业迈进奠定了坚实基础。”

02

当时,全球铁矿石的主要供应商分别是胡士泰所在的澳洲力拓、澳洲必和必拓、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合称为“三大矿山”。

二战之后百废待兴,从对欧援助的马歇尔计划、再到铁幕演说后对日本的资金扶持,各国的重建催生了对钢铁的刚需,日本和德国渐次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引擎。

德国是欧洲国家,日本又是“西方俱乐部”的编外成员,都是自己人,一切好商量。

供需双方一拍即合,定下了谈判协商定价的机制,称为“长协”。自1991年起,“长协”的运转维持了10多年云淡风轻的岁月,铁矿石的价格也算是在一个稳定的区间内波动。

不过,这一切都随着中国的加入而有了变化。随着中国的经济体量不断增长,国内对铁矿石的需求也与日俱增。



从2000年起,正是中国马力全开的高速发展时期,每年钢产量便呈现碾压其它国家的态势。不过,全球最大的铁矿石需求国,却在定价谈判中并没有一锤定音的份量。

在参与了定价谈判、时任中钢协秘书长的罗冰生眼中,谈判的另一方尤其是力拓集团,让人感到“诡异”:“他们不仅清楚我方库存量,还对我方谈判底线了如指掌”。

万般无奈之下,中国不得不承受了进口铁矿石价格的疯涨。自2004年中国首次加入“长协”谈判以来,截至2008年,国际铁矿石的价格累计上涨337.5%。



2003年还是32.79美元,2008年1-9月就超过了141.32美元,理由千奇百怪:

● 经济发展,要大兴土木了,供需势必失衡吧?要涨价。

● 矿区发洪水了,堤坝崩溃,肯定影响生产吧?要涨价。

● 海上飓风来了,港口遭殃,矿石运不出去吧?还得涨价。

除此之外,力拓还与部分中小钢企私自签订了长协合同,定价自然也是远高于协定价的“贸易价”。

整整6年的时间里,中国钢企因铁矿石价格上涨多支出约7000多亿元,约是同期中国钢铁企业利润总和的2倍,相当于当时澳大利亚GDP的10%。

数千亿的巨额损失背后,隐约浮现出胡士泰的影子。

03


按照胡士泰自己的说法,力拓公司上海代表处及其员工负有搜集、上报中国钢铁企业相关信息以及中钢协会议内容的工作职责。

而对于中方企业的内部经营状况,他在国内钢厂结识的“好兄弟们”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比如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进口矿的平均成本、吨钢单位毛利、生铁单位消耗等堪称绝密的产业数据。

本就近乎垄断了全球的铁矿石资源,现在又对中国钢铁企业的情况一清二楚,中国企业怎么可能在谈判桌上成功?

生意太好做了,以至于两头通吃,钱拿双份:

● 一方面获取了大量中国钢铁企业的商业机密,让力拓在和中国钢企谈判时,处于绝对有利的位置;

● 另一方面利用中小钢企急于争抢铁矿石进口资源的心理,保证给这些钢企供货,套取信息和商业贿赂。

2009年的时候,铁矿石价格谈判已经开始,中钢协召开的会议内容对力拓公司比较重要,上上下下自然对机密信息严防死守,但谁能想到参会的小弟一转身就把老大给卖了。

在中钢协会后不久,首钢的谭以新就向胡士泰泄露了中钢协会议的有关信息,交换条件仅仅是一船本就要卖的铁矿石。这也被认为是导致当年中国和力拓铁矿石谈判失败的关键。

纸包不住火。

2009年7月5日,上海警方突击检查了力拓集团上海办事处的办公室,而检查结果则让所有人震惊——在纸质及电子文件中,国内数十家钢企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生产安排等数据都无比清晰。

怪不得当时有人说:“力拓对中国钢厂的情况了如指掌,矿山甚至比有些企业的老总更了解他们的公司。”

2010年3月2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胡士泰有期徒刑十年。

04

没了内鬼的接应,三大矿山屡试不爽的涨价伎俩玩不下去了,吃相太难看,最后就会没得吃。

2010年,中国拒绝了三大矿山协定的年度基准价格,铁矿石长协年度谈判就此破裂,转为采用季度以至最终月度以指数挂钩的定价模式,铁矿石的价格也开始下跌。



但胡士泰用十年牢狱之灾换来的“遗产”,已经为力拓和几大矿山争取了足够的利润和时间。

中国的钢铁产能扩产高峰已经过去了,在需求和产能不断萎缩的今天,我们已经错过了用市场体量在谈判中争取优惠条件的宝贵窗口,而以人民币参与的定价体系的建立也不得不晚了整整十年。

随着现货市场的发展及指数定价的兴起,铁矿石衍生品交易应运而生,2009年,新加坡交易所推出全球首个铁矿石掉期合约。在境内市场,大商所于2013年推出铁矿石期货合约,该期货合约以人民币计价,实物交割。

今年10月份,力拓与日照港集团签署现货贸易首单人民币业务,并与山西高义钢铁有限公司代表签署销售协议。

这是力拓和中国钢铁企业签署的首份以人民币计价的供应合同。

而早在2017年,淡水河谷就开始采用人民币结算。必和必拓近期也表示,支持多种铁矿石价格指数良性竞争、混合定价。

从三大矿山的表态和做法以及行业形势来看,铁矿石的议价权已经开始向中国倾斜。更何况痛定思痛的国内钢铁企业,通过去产能和并购,正在重新凝聚成一个集体,议价能力更强,攻守之势异也。

只不过,失去的不仅仅是金钱,那十年的好光景,再也回不来了。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1)
1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