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港理大留守暴徒患低温症?离开的急救员很内疚(组图)

新闻来源: 德国之声/有理儿有面 于2019-11-21 14:57:4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离开理大的急救员: “将耻辱化作动力”

对一些示威者来说,向警方投降是他们怎么样也不会做出的选择。 就算是受伤、饥饿受冻,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竭尽最后的力量坚持理念。一名离开理大的急救员告诉德国之声,离开跟留下一样是艰难的抉择。


急救员一直在混战现场扮演重要角色。图片中急救员非本篇受访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Thomas离开理大之后,反复想着,如果自己能跑得更快一点,或许就不需要跟警方“自首”了。

他告诉德国之声,离开理大后,不停的被内疚感折腾着。

Thomas是一个急救员。 在星期六,他听闻理大的情况很严重,跟着伙伴进去做急救。 但是星期天晚上,警察包围了理大。 原本一起进来的同伴大多想趁还安全的时候赶快撤出理大,但他自己坚持要留。 “那时我的心态是想多留一晚,多救一个人就多一个,才决心留下。 ”所以他自己分了一个小队,跟其他几个急救员继续留了下来。

但是,情势却逐渐不乐观。 “病人情况愈来愈严重,里面物资也愈来愈短缺,食物跟水也都短缺。 由于很多急救员都被捕,我感觉再接收病人下去也不是辨法。 ”所以,在他一边帮别人逃走的时候,自己也盘算着想用甚么路线逃走。

他试过各种路线: 他沿着火车路轨跑,如果跑到闸门有机会搭上家长车,但却失败了。 他想要跟大家一样透过绳索逃脱,但是排队没轮到他。 有一次,他从Z Core那边的小路沿着山坡跑,如果他跑得快一点,出大马路就有机会上家长车走。 没想到他一爬上山坡,就看到警察在用大手电筒往山坡照,他转身要躲,就沿着山坡滑下去,扭伤了脚。

逃回学校之后,发现自己的膝盖肿了起来,之后的行动能力也越来越差,跑不动了。

“受伤之后,我跟几个朋友一起躲进一个教学大楼里面,电话又快没有电,与外界失联。 ”他回忆起来余悸犹存: “那时候Z Core不断传闻速龙要进去大楼扫荡。 当时真的很害怕,怕突然遇上速龙被打死都没有人知道。 我在大楼里面待了一个小时,心思很混乱,很怕速龙会进来打我们,极度绝望。 ”

几次逃跑失败之后,他感受到周围的人士气越来越低落。 一开始,外面的示威者想要攻进来救人,大家还会意志高昂的喊口号。 但是之后,随着越来越多人被捕、受伤,开始有人说,宁愿自首,也不想要留在这么高压的地方。 就连他自己也萌生一样的念头: “我的职责是想救人,但为何最后连我也好像战争罪犯一样,被追杀到这个地步?”


11月19日凌晨,多位中学校长与教育界人士与警方协调之后进入理大,告诉群众,18岁以下者可以不用被拘捕,向警察登记之后就可以离开。 Thomas最后决定跟中学校长离开。

他拖着受伤的脚,一跛一拐的到了警察面前。 校长叮咛说,记得把装备清掉再走。 跟警察登记完了,警察拍拍肩膀跟他说“好好读书”。

“我听到的时候觉得好讽刺。 要走的时候,有其他示威者问我们为甚么要走,我已经有点内疚。 出来之后内疚感更大,反复问自己为甚么要屈服? 留下资料,证明我留守过,好像是我做错了甚么。 就好像是向权势屈服了。 很不甘心,好像认输了。 ”



他努力消化这种心情,希望把它转换成积极的动力: “我们其实还没输的。 始终保住这条命,春风吹又生。 这次是一种耻辱,但我不会忘记这种耻辱,这是让你更加会出来抵抗权势的动力。 ”

在德国之声完成采访之后,香港媒体报导,20日晚上9点多,最后一批共7位急救员撤出理大。 同18岁以下的人相同,警方只要求他们登记资料就放行,之后他们也没有接到警察的联络。这也意味着,留在理大内的人若受伤,可能不再能及时得到专业治疗。

另一方面,先前跟警方登记资料离开的未成年人,将来是否会被政府追究责任,也还是未知数。 20日晚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用“自首”形容未成年人登记资料的行为,还提醒说只要有破坏就构成暴动罪,引发中学校长批评违反承诺,要求改用“登记资料”的措辞形容未成年人的状况。

Thomas最后想告诉还留在里面的人: “如果你真的走投无路才屈服。 不要轻易心理崩溃,我自己都很不甘心选择离开,如果有能力,应该尝试所有方法才离开。 坚持留守,他们也不敢攻进来。 ”

延伸阅读: “死守理大是最好的报答”

Thomas今年18岁,明年要考大学。 虽然老师劝他不要再出去,但他自己认为急救员很重要,未来还是会继续上街。 他说: “我觉得理大这一役不会让运动走下坡,但是需要一段时间让勇武恢复。 这次实在元气大伤。 ”

11月21日,星期四,香港理工大学被围进入第五天。 媒体上有关消息已经越来越悲观。 陆续有人因为身体不适需要急救,经劝导才离开理大。

财政司司长前政治助理罗永聪21日出席港台节目表示,理大内部情况“差到难以想象”,不仅食堂传出异味、有人腹泻发烧,图书馆也满目疮痍,四处漏水。 他分享道,现在还留在理大内的人很多人感到“离开会对不起手足”,或者担心监禁十年的风险。

理工大内暴徒患上“低温症”?真实原因竟是……

对峙一周多后,香港理工大学内部的暴徒和参与非法攻占校园的人员已寥寥无几。理工大校园内一片狼藉、满目疮痍……







日前,理工大内传出,有暴徒患上了“低温症”。患者全身抽搐、流口水、流鼻涕……

室内温度二十几度,并且理工大的现场时常是一片火海,怎么会患上“低温症”呢?







全身抽搐、流口水、流鼻涕……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样的症状呢?我们从之前网上传播的一段暴徒自拍的视频中可以找到原因:





是否看到这个暴徒在吸食毒品时的“销魂”状态?而且从现场看,室内当时有多人,将这支掺了“可卡因”的烟相互传递,每人一口……





这些满脸稚气的学生,却聚集在一起吞云吐雾,享受着毒品给他们带来的快感,亲手将自己推向“地狱”……吸过毒后,他们会继续走上街头,借着毒品给他们带来的兴奋状态,更加疯狂地攻击警察和无辜市民、打砸店铺、封路堵路、焚毁地铁……

这些浑身抽搐、流口水、流鼻涕的暴徒哪里是患了“低温症”!这完全是毒瘾发作的症状啊!



毒品对人体的损伤是非常严重的,会损害人的大脑、中枢神经系统、心脏、血液循环以及呼吸系统功能,还会影响正常的生育能力。吸食毒品的人毒瘾发作后,轻者就会出现头晕、耳鸣、鼻塞、流泪流涕,重者出现呕吐、大小便失禁、浑身颤抖抽搐的症状;然后他生命体征也会发生改变,比如说呼吸加快,心率加快,血压升高等等。

实际上,“修例风波”以来,这些黑衣蒙面暴徒已不止一次被曝涉毒了。早在8月初,香港警方在火炭坳背湾街喜利佳工业大厦内拘捕7男1女,不仅搜出弓、箭、汽油弹及制作原料,还检获了大量含大麻成分的精油!





针对此情况,无耻黄媒《苹果日报》还辩称,“示威者使用含大麻成分的精油只是为了改善警方的胡椒喷雾造成的皮肤敏感,警方小题大做。”

但这是纯粹的混淆视听!这些青年被毒品荼毒而不自知,狂躁的持续施暴,真是可悲又可怜!

无独有偶,上个月有香港网友曝出暴徒所藏毒品的图片。画面显示约数百个小袋装有疑似药物,包装写有“肺清救港利烟排毒”、“条气顺自然跑得快”、“清燥止咳助人助己”等字样,被指是暴徒所用。这些疑似毒品的物体为黄色粉粒状,由小袋包装,再装在至少十个大袋内。







实际上,香港的所有民众特别是香港年轻人最最最应该痛恨和远离毒品!香港成为英国的殖民地,正是因为鸦片战争英国强占香港并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将香港岛从中国的领土中割让出去。

而由于历史教育的缺失,恐怕这些青年暴徒对近代的屈辱史一无所知!他们竟然还在挥舞着英国国旗,美滋滋地吸食着毒品,并亲手摧毁着香港,多么的滑稽,多么的悲哀!



如今的香港理工大学内,迄今只剩几十名暴徒。而截至昨晚,警方拘捕或登记大约1000人,其中有300名人士小于18岁!

其实,最可恨的就是香港的这些撑暴、煽暴、纵暴的反对派议员和乱港分子!至今他们还叫政府开通安全通道释放这些被围困在理工大内的“勇武派”暴徒。“修例风波”以来,这些人不仅极力煽动支持学生用暴力的方式追求“民主、自由”和所谓的“诉求”,成为他们获取政治利益的“炮灰”,背地里还蛊惑并提供渠道将这些青年变为“瘾君子”,将香港的青年人彻底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而这些撑暴纵暴的乱港分子甚至勇武暴徒摇身一变,却成为了区议会选举的参选人。有良知的香港民众和这些青年的父母们,你们必须要看清,是谁把自己的孩子变成了如此模样?你们能做的,就是用好手中的票,绝不能把香港的未来交到这些人的手中!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7)
8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