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7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全程看完孙杨听证会,深刻体会到什么是英语霸权(图)

新闻来源: 科工力量 于2019-11-19 20:09:0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北京时间11月16日凌晨三点,备受瞩目的孙杨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顺利结束,孙杨完成了他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次“赛道冲刺”。已经身经百战的孙杨,在泳池内并非没有经历过痛失金牌的遗憾,但次一级高的领奖台依然算是某种程度的弥补。但这一次的比赛只有两种结果:金牌和零。这个“零”的残酷性在于,它直接可以决定孙杨以一种很不完美的姿态宣告职业生涯的结束,因为一旦失败,他面临的是WADA(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要求的2-8年的禁赛期。

整个听证会冗长熬人,总共用时将近13个小时,这个时长差不多相当于孙杨完成了54个1500米比赛,从2018年9月4日那个所谓暴力抗检的“风波之夜”开始算,也已经有14个月了。近十年来孙杨在泳道内所向披靡,世锦赛、奥运会国内大大小小的比赛见的多了,但是这次在瑞士,他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赛场新人,对手则是故意以冷冰冰执法机器示人的WADA。

会议的地点设在瑞士蒙特勒费尔蒙特莱蒙特勒宫酒店的会议中心,一个风景旖旎的湖边酒店,而不是按照惯例放在逼仄的议事会厅,作为35年来第二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公开听证会,举办方展现了应有的重视。




听证会一开始,孙杨满面春风走进会场(@视觉中国)



孙杨所谓“暴力抗检”的来龙去脉

国内不少媒体在聚焦此次听证会之前,出于专业的需要,应该必须通读今年1月3日国际泳联(FINA)听证会仲裁报告。这次仲裁会的最终结论是得到FINA和负责给孙杨采集尿样血样的IDTM公司以及孙杨三方同意的。只有把这份冗长琐碎的报告细读一遍,才能更好地理解上周五听证会双方律师的控辩思路。

2018年9月4日,FINA授权ITDM要在孙杨的家里进行“飞行药检”,即赛外样本收集任务(OOC)。双方约好的是时间是晚上10点到11点之间。

晚上11点左右,孙杨到家,和执行OOC任务的人员见了面。这些人都是谁呢?主要有三个,一个是主检官DCO,一个是血液收集助理BCA,一个是兴奋剂控制助理DCA。如果我们能还原当时的场景,就会发现孙杨见到他们的时候,脸上肯定是很不高兴的。

因为这个DCO在2017年被提拔之前就是个DCA,当时就负责过一次孙杨的药检问题,双方闹得很不愉快,换言之,2017年孙杨就质疑过她的专业性。遗憾的是,这个DCO在FINA今年1月的听证会上强烈要求隐去自己的名字,所以我们不知道她叫什么(有趣的是,这个DCO带来的这个DCA也刚刚升级成为了DCO,而且都是同一个老师带出来的,名叫Simones)。

通过1月份听证会的报告,我们得知以下信息:

1 BCA和DCA(负责尿检和血检)着装没有符合ITDM的规定,血检官还穿着超短裙;

2 尿液采集助理DCA名叫Huangfen

Lin,很明显是个中国人,是他开着车带着另外两个人来到住所的,而且他着装也很不规范,穿着拖鞋短裤,在门口等孙杨的时候,他还在孙杨家外面各种拍照,按照他们团队的说法,是要把照片传给ITDM,说大家开车到了目的地,没有旷工。

Huangfen Lin是DCO的老乡(由此可以判断这个DCO也是个中国人),还是高中同学,是搞建筑的,至于平时是不是主要负责搬砖就不知道了。Huangfen

Lin等了一会发现来的人居然是游泳明星孙杨,立刻表现得非常热情:“孙杨,我是你的粉丝,咱俩合个影吧。”

通过Lin的陈述,我们可以推断他在开车途中DCO没有告诉他到底谁做药检,所以他才可能表现得如此惊喜。无论如何,孙杨看到这三个人的时候,第一感觉肯定是“你们太不专业了”。

当然了,孙杨也不能因为对方穿的不专业,打招呼的方式不专业,以及之前和DCO曾有过节就拒绝药检。真正让孙杨愤怒的,是这三个人中有两个人没有按照程序拿出应有的身份证明。

通读整个仲裁书,我们发现DCO随身携带的证明还挑不出什么毛病,但是其助理DCA和BCA却只能拿复印件或者未有ITDM公司的授权,这引起了孙杨的警觉。双方在争执的过程中,BCA在晚上11点半左右还是完成了对孙杨的采血。




队医巴震也出庭作证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这顶多就是一件很不愉快的飞行药检,但是由于药检程序表还要队医签字,孙杨的队医巴震在赶来的路上一再提醒孙杨,要注意对方的药检资质问题,游泳队领队程浩也认为,如果不能完全确认对方的药检身份资格,整个过程是无效的。

于是孙杨团队在继续和DCO沟通无果的情况下,找来一个保安砸碎了已经采集好的血液样本,并且当着DCO的面撕碎了药检程序表格。CDO一看这个情况,向ITDM的上司Tudor Popa汇报了情况,说无法拿到应有的血液和尿液样本,药检失败,悻悻离开。

所以说,不管西方媒体如何渲染孙杨暴力抗检,但此事围绕的恰恰是西方人念兹在兹的所谓“程序正义”,程序不正义则结果不正义,你无法提供有效的身份证明,我怎么能把药检这么重大的事情当儿戏?如果不破坏血样而被你们这群资质不明的人带走,如何保证血样不被你们做手脚呢?

DCO的行事逻辑是,两个助理都是我带来的,我拿到了ITDM的合法授权就可以了,但孙杨团队认为,这三个人分别都必须有独立的合法授权。今年年初,FINA内部的听证会,就是围绕这个事情展开,结果FINA裁定(这裁定是泳联内部的事情,不涉及WADA),虽然孙杨不能完全无过错,但可以免责。

事情如果到此就结束了,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听证会了。谁曾料想,ITDM向WADA打了小报告,WADA觉得这是一个给孙杨穿小鞋的好机会,一纸诉状要将孙杨和FINA告上瑞士体育总裁法庭,认为孙杨违规抗检,FINA包庇孙杨,也有错。

通过上述对整个过程的简单描述,我们明白为何孙杨特意要求此次听证会要公开进行直播,信心满满,IDTM药检官程序违规无可置疑,且FINA内部裁定书也有利于自己。


语言的“巴别塔”

听证会的公告显示,孙杨的律师团队主要有三部分组成,一个是瑞士日内瓦的Bonnard Lawson律师事务所,一个是英国伦敦的XXIV Old Buildings律师事务所,还有个是北境蓝鹏律师事务所,著名律师张起淮就是这家事务所的合伙人。

听证会最开始的陈述环节尤其关键,给孙杨掌舵的,是XXIV Old Buildings的伊安•梅金(Ian Meakin)律师,今年53岁的他在体育诉讼领域摸爬滚打了20多年,胜率很高。



左一是孙杨的律师伊安·梅金(Ian Meakin)@视觉中国


而WADA派出的律师方阵是来自科罗拉多泉的布里安·卡弗律师事务所(Bryan Cave Leighton Paisner LLP),来头也不小,打头阵的是著名老体育讼棍雷切纳(Brent E. Rychener),他们都是WADA的长期合作伙伴。




雷切纳在仲裁法庭上是孙杨的主要对手之一


容光焕发西装革履走进听证会的孙杨满面春风,但听证会一开始就不断皱紧眉头苦笑。原因是负责同声翻译的人员水平太差了,控辩双方都无法完全理解翻译的内容。

笔者前25分钟听下来,也为孙杨捏一把汗,因为一开始翻译就漏翻了孙杨至少50%的内容。后来则越来越离谱,听到的几个明显错误:

1 把反兴奋剂翻译成了anti-medicine,贻笑大方了,可见她不熟悉最基本的体育术语;

2 把200次药检翻译成了200毫升,对方律师雷切纳听了都震惊了;

3 对方律师要求孙杨把之前的口述状翻到第9页第二段,她翻译成了第19页,孙杨也不得不打断她:你翻错了,他说的是第9页,孙杨之前曾经在赛后嘲讽过拒绝和他握手的对手“I win,you are a loser”,他其实也是懂一些英语的;

4 至于药检过程最基础的细节,比如砸碎血检样本,如何反驳CDO资质等关键问题上,完全无法精确传达孙杨的意思。





现场的“吃瓜群众”看不下去了,有一名男子主动请缨当孙杨的翻译,最后被轰了下去,是整个听证会相当有趣的一个花絮。

孙杨的辩护律师梅金见状,也向法官抱怨翻译太差,影响了听证会进程。

午休之后,孙杨团队决定更换翻译。

笔者发现,就翻译问题最近网上出现了很多“阴谋论”,其实这是站不住脚的,听证会一开始的女翻译是孙杨团队的选择,这一点仲裁法庭后来也特别指出。而且《纽约时报》也煽风点火把翻译是孙杨选择的这个“select”这个词重点加粗了。






CAS说他们无权决定当事人的翻译选择


并且,午休后换的翻译名叫Ying Cui,她是WADA的工作人员,笔者也在WADA主页上查到了她的信息,也就是说,孙杨后半程用了一个“敌对方”的工作人员当翻译,并且翻译形式由同声翻译变成交互翻译。





孙杨的母亲杨明(左)和新更换的翻译Ying Cui


在如此重大关键的听证会上如果无法保证话语传达的质量,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因为每一句证词是否精确翻译,哪怕是两个形容词较为微弱的语气差异,或者连带出来的语义的二级延伸,都会影响听证仲裁的判决。四百多年前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曾经推断,未来法庭上控辩双方的所有话语都应该用计算机用的那种“机器语”,要完全消除任何语义的模糊性,保证百分百的明晰准确。

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孙杨团队工作百密一疏,没有在翻译环节上做足功课,其实这件事情本质上反映出的则是“英语霸权”问题。



孙杨的律师也抱怨翻译太差

无论再优秀的运动员,一旦被裁判员投诉违规,他一定是处在绝对弱势地位的,而中国的运动员在国际体育法庭上,面前是一座岿然耸立的“语言巴别塔”,不得不遭受潜在的语义陷阱的考验。

仲裁法庭(CAS)官方网站只有英语和法语两种语言选择,对绝大多数的中国运动员来说,他们甚至无法自助查阅最基本的发布信息和新闻,体坛风平浪静的时候,语言隔阂这张细密的网隐而不彰,但一有风吹草动,它便跃出水面,很多时候让人无可奈何。

对最终结果应保持足够的乐观

听证会结束了,什么时候出结果呢?总裁法庭的官方文件说“no precise time”(没有精确时间):





仲裁小组由三个人组成,他们将决定孙杨的命运:

仲裁小组主席法拉蒂尼,另外两个一个是WADA的人苏比奥托,以及孙杨委托的,国际泳联同意的律师桑兹(Sands)。

考虑最坏的打算,孙杨也还有向最高法院上诉的机会。




法庭主席法拉蒂尼(Franco Frattini)也将是裁决孙杨案的小组的组长(@东方IC)

最后结案陈述的时候,孙杨慷慨陈词,是整个听证会最精彩的部分之一。孙杨把天下“苦WADA久矣”的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认为他们没有做到公正公平,不但无视正常愿意配合的清白运动员的正当权益,而且由于药检的种种不合规的颟顸程序,屡屡让有嗑药嫌疑的运动员逃脱惩罚。所以孙杨是以一个运动员联合体代表人的身份质问:如何保证运动员在药检中的合法权利?包括隐私权肖像权等等。

而且孙杨坚决要求公开听证会,目的之一就是要把2018年9月4日药检的种种滑稽场面大白于天下。IDTM这家有着浓重制药公司背景的飞行药检承担者成立于1992年,总部在斯德哥尔摩,比WADA大7岁,现在稳坐WADA被转包的头号私企的宝座,他们治下的药检官背景复杂,除了这次的建筑工作者和司机,不排除还有厨子、理发师或者相声演员临时被叫去给运动员采尿采血的可能,药检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被严重践踏了。


结语  躲在阴暗角落偷笑的人  

行文至此,本来就可以收笔了,但还有一件事不吐不快。当大家都在关心听证会具体过程,计算孙杨最后诉讼获胜可能性的时候,有一群人很可能躲在阴暗角落里偷笑,他们是谁呢?不是别人,就是英国老牌的报业集团的老大——《泰晤士报》。

很多人都忽略了,到底是谁首先炒作孙杨暴力抗检的?就是这家媒体。

查阅WADA“反兴奋剂数据保护政策”(ANTI-DOPING DATA PROTECTION POLICY),《泰晤士报》明显违反了第6条第1款的有关规定:



他们在事件发生后极短的时间内就披露了孙杨药检的细节,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如果你把话筒塞到《泰晤士报》主编嘴里,他说不定很是得意洋洋:“我们有内线。”

《泰晤士报》以违反新闻伦理的方式展现了WADA隐私保护条例是如何废纸化的,虽然有点以暴制暴的意味,但他们没有受到哪怕一点谴责和惩罚,反而有舆论阵线英雄的感觉。

君不见,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后,一个名叫“奇幻熊”(fancy bear)的黑客组织黑掉了WADA的数据库,把WADA内部各种见不得人的操作公布于众的时候,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怒不可遏,谴责黑客扰乱了正常的国际体育界药检秩序。但这次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哪怕稍微质疑一下

《泰晤士报》这么做是否合理合法,难道就因为受害人是孙杨?
网编:睿文

鲜花(7)

鸡蛋(1)
7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平津战役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0:12:30 回复
11  1
评论人:Bostonleo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1:40:55 回复
游不过人家,使各种阴招!恶心的西方世界!
33  5
评论人:南方来风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1:30:59 回复
 回复16楼:
按西方的常规,孙杨肯定赢,因为西方社会普遍重视规则程序和资格,wada的说法是完全不符合西方自己制定的专业程序的,完全过不了法官这一关。在欧美,一个医生如果带一帮没资质的人做护士,会被吊销医生执照。如果在战争中一个军官带领一帮不穿军服的士兵打仗,也不会受战争法保护。很多华人认为孙杨有罪,是因为先入为主认为中国人普遍吃药,而不是无罪推定按事实来说话。我可以打赌这场官司孙杨肯定赢。
15  2
评论人:鲜衣怒马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1:10:13 回复
 回复2楼:

这种分析无法解释:如果孙杨真用药,心理有鬼,他一开始就应该找借口,根本不会让对方抽血。
14  2
评论人:X00X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1:08:08 回复
 回复12楼:
哎呀嘛呀,

曹大院士,南开校长怎么没请你去反驳辩护去啊

你嘴炮一开,反正大家都作假,只是西方作假技术高,没被抓住

西方咋不照照镜子,得那么多诺贝尔奖有意思吗

是这逻辑不?

小粉红不但是人类史最龌龊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动物史上最龌龊的动物。估计连蟑螂老鼠都不愿承认自己是小粉红
13  24
评论人:ventzhang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1:08:08 回复
哎,就是找各种鸡毛蒜皮的理由抗拒药检呗。药检时间都约好了,来检查的人也认识,身份证明也给看了,最后叫人把药检瓶子砸了。这么看这篇文章都是洗地的。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6  6
评论人:爱逛动物园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0:59:57 回复
孙杨这次没戏,被抓着了使了昏招,别一副输不起的样拉爱国大义出来给自己遮丑了,你拿冠军别人沾不着好处,你现在被架起来烤,别人也没义务替你挡枪
21  34
评论人:雁过留声机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0:41:36 回复
因为家人在国内从事体育方面的工作,我敢肯定中国体育运动界普遍都吃药,但是顶尖的体育运动大国美国俄罗斯英法德也是在吃药,只是在看谁技术高而已,吃药技术好没被抓到就是牛逼,抓到了自认倒霉而已,所以西方骂中国的同时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逼样
23  6
评论人:jjjohnson [♀☆别惹老娘☆♀][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0:34:17 回复
西方在传统强项游泳比赛上的优势被反超,当然不爽要找茬。这些年来,在诋毁孙杨上下下足了血本和精力!有这些时间管好白皮猪,说不定还能些许提高白皮猪的水平。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7  2
评论人:Wangyiw2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0:18:10 回复
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孙杨团队工作百密一疏,没有在翻译环节上做足功课,其实这件事情本质上反映出的则是“英语霸权”问题。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12  4
评论人:pickle [★品衔R6★][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0:12:45 回复
没戏, 砸碎血样这样的事从来没发生过,如果不严惩别的运动员就会效仿, 以后也别比赛了听证会都排不过来。
31  60
评论人:平津战役 [品衔R2☆][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0:12:43 回复
从利益角度分析下孙杨的行为。假设孙杨是无辜的,他说的一切都是事实。那么,孙杨不应该用锤子。

用锤子砸瓶子是前无古人的,是不是后无来者就要看这次判决了。带来的唯一收益就是这次药检不算数,但是名誉损失和世人的骂声肯定不会少。所以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没有人会做,即使是五大三粗没有脑子的运动员也不会用职业生涯做赌注去干这事,他只需要错过一次药检就行了,何必动锤子呢?

如果他仅仅因为对检查人员的不信任,而不交给他们血样,我也支持。那么当时在场那么多人,绝不会得出砸血样的行事方法,还是那句话,得不偿失。交由中国兴奋剂协会,中国泳联,中国当地公证人员,甚至体育总局的领导等第三方保管,也比孙杨这个当事人的锤子更合理。那么,从得利上推断,似乎只有阳性被查出,比砸外瓶死无对证要更严重了,因为孙杨已经有一次禁赛了,第二次惩罚会非常严重,以他的年龄会直接导致他退役。
以上。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36  37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体坛纵横】【运动健身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