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16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示威者中计了!港警换打法 瓮中捉鳖 哀嚎遍野(组图)

新闻来源: 环球网/星岛日报/路透社/法广/美国之音 于2019-11-18 15:19:4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香港警方继续围困大学校园 美国务卿发表讲话

香港警方包围着困守在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的数百名示威者,并称示威者别无选择,只能出来投降。


在香港警察继续围困香港理工大学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一(11月18日)在国务院举行的记者会上呼吁香港各方保持克制。他说,恢复平静的主要责任在于香港政府。他还呼吁中共履行承诺,让香港人民得到自由。

蓬佩奥说:“美国对香港不断加深的政治动荡和暴力极为关注,包括在香港理工大学和其他校园发生的抗议者和警方之间的对峙。我们再三呼吁香港各方克制——任何一方的暴力都是不可接受的。香港政府在恢复香港平静方能负有主要责任。动荡和暴力不能单靠执法努力解决,政府必须采取明确措施解决公众关注的问题。尤其是,我们敦促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推动问责,对与抗议相关的事件展开独立调查,以此来补充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的审议。美国政府多次表示,中国共产党必须履行对香港民众做出的承诺。香港人民希望的只是自由,而这是在联合国备案的条约《中英联合声明》所给予他们的承诺。”

欧盟委员会星期一早些时候呼吁各方避免暴力。欧盟外交政策主管费德丽卡•莫盖里尼发表声明说:“关键的是,所有各方都必须保持克制并展开缓解局势的建设性努力。”

她说:“执法当局的行动必须保持严格合乎比例,而根本性的自由,包括香港人和平集会的权利,必须得到维护。”

她在声明中还说,只有建立信心的措施,包括“包容和诚挚的对话、和解与社区接触”,才能引向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欧盟委员会外事发言人玛哈·科贾扬契在记者会上说:"我们看到第一响应人和其他医疗人员在试图救助伤者时被执法部队拘留的报道,这令人深感关注。”

香港警方指称抗议者换上医护人员或记者的衣服,他们涉暴动罪被捕。

环球时报:香港警方突然换了打法,暴徒开始“哀嚎遍野”

火光,照出暴徒的丑态。

香港理工大学经历了充斥着火光和爆炸声的一天一夜。

黑衣蒙面暴徒17日开始聚集在校内,与警方对峙。他们点燃了红磡大桥,又疯狂地用燃烧瓶袭击了警方的武装装甲车。

有报道称,暴徒们投出了上千枚汽油弹。



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香港警方突然换了打法。

在警告所有无关人员立即撤离学校之后,他们只围不攻,出来一个抓一个,有正规记者证明的除外。

瓮中捉鳖,只等投降。

这让黑衣暴徒们急疯了。

1

香港警方17日发布警告称,理工大学一带的暴力行为已达暴乱程度,任何留守并协助暴徒的人都可能犯暴动罪。



警方一辆装甲车遭到暴徒燃烧弹袭击。



到当天晚上8点多,警方完成部署,彻底控制了香港理工大学的所有出入口。所有人只能从警方指定的Y门出去——警车就在门口。

18日凌晨三点半,警方再发声明要求所有人离开。

黑衣蒙面的暴徒、不听警方劝阻的“热心市民”,还有一些身份不明的“记者”被围困在校内。

他们继续疯狂地用各种致命武器攻击警察,还威胁要使用化学杀伤性武器。

警方随后表示,示威者如果再继续用汽油弹、弓箭、汽车或任何致命武器袭警,警方有可能选择实弹还击。

不久后,理工大内的暴徒就开始哀嚎遍野。



从17日夜间到18日,他们开始四处求援。



比如,有人发帖称自己打电话找了英国驻港领事馆,对方直接把电话转到了伦敦办事处。发帖人说自己在电话里表明自己是英国海外公民护照持有者(其实就是二等公民证),希望得到英国的领事保护。

然而得到的回复是,请直接联系香港办事处,并根据香港法律解决问题。

发帖的暴徒开始觉得原因可能是“我英语太差”,但后来越想越气,最后得出“结论”,中国是两坨屎,英国也是一坨屎,最后还是要求助美国才行。

网友:美爹在线等保护费。



还真有人信。

不少暴徒在网上呼吁美国派遣特种部队前来营救。






甚至有暴徒喊话说,有美国参议员在校内,警方使用武力要“小心点”。

他们可能还不知道,不少美国参议员就连香港究竟在世界地图的哪个位置,都不太搞得清楚。

还有人给蔡英文写信,希望蔡英文帮他们向国际社会施加压力。



你没看错,他们说希望蔡英文向国际社会施加压力。

还有人在网上发视频说自己不是恐怖分子,不想坐牢。

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还有一男一女爬上地铁天台,高呼口号,很悲壮。

但尴尬的是,喊完口号后,他们下不来了——尽管天台离地面只有两三米。

最后他们是被警察叔叔抱下来的……



暴徒们在18日凌晨几次试图逃跑突围,但是都没有成功。


他们在网上发出很多“求救贴”。

比如,希望市民给他们送食物和各种补给,但是周围的路都被自己给堵上了。

他们又说,用无人机空投也行。

还威胁说到18日零点就会有几万人前来支援,然而18日都快过完了,只来稀稀落落的百余人。

很多在网上表示“声援”的人,第二天老老实实上班去了。

急疯了的暴徒们盼援军盼得眼睛都直了。有人威胁说,不来救我我就自杀!还有人威胁泛民议员:如果你们不来救我,我就投票给建制派!



2

理工大场外也并没有闲着。

有几个泛民议员和牧师急急忙忙赶往一线,试图和警方谈判。

被警方严厉警告后,他们选择明哲保身,退而打悲情牌。

其中一人转过头对着记者的镜头说,犯了法肯定要受到惩罚,希望警察逮捕的时候温柔一点……

理工大的一个校董也跳出来为暴徒开脱,说着说着还面对镜头哭了。

但是哭了半天,也没挤出眼泪。



旁边的助手表情亮了:



此刻,远在美国的罗冠聪正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玩手机,动动手指发个贴,让暴徒们继续“撑住”。

3

18日,少数暴徒仍在负隅顽抗,警方依然对理工大只围不攻。

警方实弹装备开始登场。

实在大快人心。



“警方请目前仍留在理大的人停止使用暴力,并出来投降。”

被困的暴徒内部开始出现分歧,有人想出去,有人想留下。

“我们已给予暴徒充分时间和警告让其离开校园,但有些暴徒坚持留在校园范围内,在这种情况下,警方开始采取行动。”

警方表示,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警方共拘捕154人,其中 103名男性,51名女性,年龄在13—54岁之间。

更令人鼓舞的是,香港警队19日即将迎来新“一哥”,那就是现任警务处副处长、警队“二号”人物邓炳强。他被外界称为香港警队的“强硬派”人物。



邓炳强曾于内地和海外多所学院受训,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国家学院、上海浦东干部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英国皇家国防学院、以及国家行政学院。

暴徒和黄丝们对邓炳强不仅不陌生,还感到一些恐惧。因为在2014年非法“占中”期间,他就强力处置过违法事件。在反修例风波中,他也一直处于“日以继夜、夜以继日”的工作状态。

有媒体说:“邓炳强上任,示威者从十八层地狱到第十九层地狱。”

4

在过去这些日子里,维护秩序的警察被疯狂攻击。



仅仅因为表达了爱国,就被火烧,至今生命垂危的李伯。



无辜的清洁工罗伯被暴徒们砸中后不幸去世。



警方的克制被他们视为软弱,他们一步步升级自己手中的武器,越来越疯狂地发泄。

他们中大多数是年轻人,行动敏捷,但思维上却仍停留在巨婴阶段。

他们口口声声喊着被港府所逼,因为港府没有回应他们所谓的“五大诉求”。

而德国之声的主持人在采访一名“学生代表”时忍不住说,港府事实上回应了,它只是没有答应你们的诉求而已。

“学生代表”张口结舌。

他们也不愿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只是因为“不想坐牢”。

如果将来有一天,他们突然意识到,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给别人当了炮灰,剩下的只有疮痍,又会作何感受?

文中图片来自微博等

各方协调港理大百人撤出 警方以18岁为界区别处理

昨晚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前监警会成员郑承隆等人获警方批准及陪同下进入理大校园内,与校内留守者会面。

  他们向留守人士表示与警方协调后,可保证被捕人士在不携带武器下步出校园,期间受合法对待,但不能保证有关人士不会被捕。当被问及有否后续行动支援被捕人士时,曾表示要相信香港为法治社会。

  立法会议员叶建源、香港中学校长会及香港辅导教师协会与警方协调后,理大内18岁以下人士可由中学校长陪同下,在登记身份证及拍照后离开,警方保留追究权利;而18岁以上人士则会立即拘捕,但校长可陪同到指定地点,律师亦可到场协助。昨晚约11时半后,叶建源与10多名中学校长进入理大,据悉当时仍有逾百名中学生留守于理大内。

  理大校董会主席林大辉亦有到场,他向在场传媒表示,警方经协调后表示暂不会攻入理大。

  经有关人士劝喻,今晨1时许有学生陆续离开理大,分别在科学馆道及红磡体育馆附近,于警方设立的临时检查站,接受警方查核身份及检查随身物品,至1时30分最少有逾百人离开理工大学。

  警设两临检站 查离开人士物品

  红十字会表示,昨午派出14人医疗队伍进入理大设立临时急救站,高峰期有50名伤者寻求协助,处理了当中40宗个案,并安排6人送院,伤势包括手指受伤、烧伤;有人下颚受伤需即场缝针,有伤者开放性伤口呈发黑状态。

  昨晚在百周年纪念公园,逾百人静坐要求释放学生,当中有留守者家长情绪激动,跪求警察批准进入理大见子女,又说只求子女平安,不介意他们留案底。

港理工校长:若校内冲突结束 愿陪相关人士去警署

  接连两日,暴徒持续占领香港理工大学并暴力攻击警方。18日早晨,警方已全面包围理工大学,并对暴徒发出“实弹警告”。

  橙新闻报道称,从17日晚到18日凌晨,理大校长滕锦光一直在与警方商议,希望让理大校园的冲突得以和平结束。他通过一段视频讲话表示,若校园内人士和平离开,他将会亲自陪同有关人士前往警署,确保他们得到“公平对待”。

  在17日晚11点,香港记者协会表示接获警察公共关系科的电话,告知所有离开理工大学的人都将被逮捕,除非能够出示有效的记者证明文件。当晚约11点半左右,在面对暴徒汽油弹攻击时,警方曾一度用广播向暴徒喊话说,“只有一条路让你走,就是投降”。

  

  理大校长滕锦光(视频截图)

  《星岛日报》报道称,18日凌晨,滕锦光希望去现场与学生交流,但警方称有危险,认为他不适宜进去,因此通过视频讲话。

  滕锦光在视频讲话中表示,已经接获警方保证,如果校园内人士不使用武力,警方也会停止武力,呼吁校园内人士和平离开。

  他表示,他从17日起与警方作出密切联络,如果校园内的人士和平离开,他将会亲自陪同有关人士前往警署,以确保他们得到公平的对待。

  滕锦光还表示,校方会协助理大学生渡过艰难时刻,并尽力提供一切援助。

  警方深夜指出,理大校园内藏有大量的攻击性武器,包括易燃液体的危险品,警告任何人进入或逗留于理工大学范围,并协助暴徒均有可能视为参与暴动。

  有一部分理大暴徒在晚上纷纷换衫,爬墙或由小路逃离校园,在校园附近有数十人被捕。

  另外,在18日凌晨,滕锦光曾联同浸大校长钱大康、城大校长郭位、科大校长史维和港大校长张翔发出呼吁,期望理大一带的人士保持克制,学生、校友及其他人尽快离开。

美国官员谴责香港政府对示威者使用不合理武力

  

  香港抗议者和警方星期天(11月17日)在理工大学外爆发激烈冲突。

  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川普政府的一位高阶官员表示,谴责香港政府对示威者使用不合理武力,并敦促各方避免暴力行为,展开建设性对话。

  香港警察17日包围香港理工大学,并对校内的示威者发射水炮、催泪弹及橡胶子弹,示威者则以砖块、汽油弹及钢珠等还击,一直到18日清晨,双方仍然在对峙当中。


  这位美国高阶官员还指出,就如同川普总统先前所说,美国希望北京当局兑现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保护香港自由、法治和民主的生活方式。

  台湾中央社报道,有香港市民试图前往理工大学支援被围困的示威者,却遭到警方拦截逮捕,人数至少100人。

一个港漂自述对未来悲观 "青年除了投降别无选择"

  


  香港理工大学附近发生警民冲突 2019年11月17日 REUTERS/Adnan Abidi

  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

  一个在港居住已有10年但自称认同香港的港漂,在一篇刊登于端传媒的自述文章中,对香港经过反送中运动之后的未来感到悲观,因为“香港很多年轻人还是想得太单纯,就是想要回以前那个香港。但是历史中就是会出现很多强权的意识形态操控,你需要面对”。这位在中文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之后一直留港工作的“港漂”同时又剖白自己如何被“小粉红”排斥在外的心路历程,“他们(小粉红)脆弱的自尊心受到深深的伤害的时候,情绪太不理智,没法进行正常的交流”。



  在2008年来港读硕士的这位港漂说,她认为这一年刚巧是中港关系的一个“分界点”,从那时到现在,发生了占中、铜锣湾书店这些事件,还有很多例如“光复上水(反水货客)”、自由行、内地孕妇的事件。香港和内地的分离,“是一步一步加深的”。

  像铜锣湾书店这样的事,她说,内地人都习惯了,但对香港人来讲,他们对自由的尺度是不一样的,“自由这个东西,你有了就不想没有”。

  她承认当初对2014年的占中运动(雨伞运动)没有太深的了解,但今天却发现这次反修例运动,要从占中开始讲,它和占中是连续的故事。她说:“我是在这次运动中再回顾香港这些年的事情,才发现香港真的是变化很大。所以我觉得是香港潜藏的一个炸药桶在这个运动中爆发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很多建制派人士在没有任何基本上的理据下,一概将这次运动与港独划上等号,但这位港漂并不认同。她说,她认为“香港人是不支持港独的,而且也都知道这次运动不是一个港独运动”。如果真的有港独言论出现的话,顶多是一种情绪化的宣泄。是因为香港人太生气了。如果这个事情能得到很好的处理,哪怕是现在,很多人的言论还是会变的,“不能从支不支持运动来判断是否有港独倾向”。

  她承认,她对香港认同的部分原因在于,“我自动地被我内地的、港漂的同学排斥了”。她说,这件事情每天都在发生的时候,你就需要去讨论,你发现跟本土的香港人是可以讨论的,不论是黄丝(反政府)还是蓝丝(支持政府),哪怕是蓝丝也都是可以讨论的。但是和一些港漂,他不理这么多,他根本不去跟你讨论这些实际发生的事情,他就是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很介意这些连侬墙上一些过激的言论,Facebook上骂大陆人滚出去啊什么的,“他们脆弱的自尊心受到深深的伤害的时候,情绪太不理智,没法进行正常的交流”。

  她说:“他们就会变成为祖国而战了。但我觉得,香港也是祖国的一部分啊,你怎么没有一个作为香港市民的角度,为香港而战呢?其实,他们早在别人喊出港独口号之前已经把香港排斥在祖国之外了。”

  这位认同香港的港漂说,她突然发现她成少数人中的少数了,比如说721(元朗黑社会无差别打市民,警察忽然失踪)的时候,“我们关注的都是元朗打人,因为对我来讲,怎么可能会有普通的市民被打呢?反而涂国徽这个,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严重性。第二天起来,大家全都为这个生气了。他们有点‘小粉红’,就是不讲道理,每次拿国家主权去压制别人”。

  她说,很多人(小粉红)还是比较活在自己的那个圈子里,看的新闻也都经常是微信文章啊,微博这些。她说,在内地生活,视角是很单一的。对政府甚至警察的理解,就是一个强势或者弱势的,你不会觉得他们这样抓人会有特别大的问题。我反而是通过香港人的愤怒,再去了解,发现确实好像这是一种不对的行为。

  她说,内地的政府的功能还是一种父爱式的,他们天天都叫“中央”啊,好像把中央就当成一个爸爸,天天跟香港说什么英美不是你亲爹。我觉得香港从来就没有觉得英美是亲爹,甚至他们都没有当政府是一个管制他们的,反而他们觉得政府和警察是服务市民的。这个前设不一样,所以大家看东西的角度很不一样。

  她说她本来是相信香港警察的,但有很多传闻警察没有好好澄清,消除大家的怀疑,结果只会带动很多的情绪和质疑。例如831晚太子站警察乱打人的行为(传闻有三人被打死),也蛮伤害我对他们的信任,但那时候我的理解是  就是警察的情绪失控了。我还是抱着“警察的体制是一个健康的状态”去理解其中一部分人的失控,虽然对信任的伤害非常大。但是到后面这个浮尸(女泳手全身赤裸),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他们是不是都在说假话呢?从上到下都是假的话,就会很可怕了。这个对香港的法治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她说:“我很失望,因为警察没有很好地去澄清这件事,而是相对草率地结案了。”

  她说,示威者勇武的暴力行为,是可以受到法律制裁的,不是通过道德上去抨击别人而做到的。但政府呢,现在大家就不知道警察的这个暴力谁可以来处置。

  对于未来,这位港漂感到悲观。她说,这次运动到现在,影响已经很明显了  中国失去了整整一代香港年轻人。六四可能只是失掉了一批,但这次可是全部的香港年轻人。大家都没有办法改变年轻示威者的方向,就是因为没有人给他们一条有效的路径,没有替换方案,只不过就是投降而已。

  这次运动到现在,影响已经很明显了  中国失去了整整一代香港年轻人。六四可能只是失掉了一批,但这次可是全部的香港年轻人啊。我觉得对双方都是很大的失去。拖的时间越久,结局就可能越恐怖。

  她在文章的结论中说,香港很多年轻人还是想得太单纯,就是想要回以前那个香港。但是历史中就是会出现很多强权,很多不同的意识形态的操控,你需要面对,或者说知道找不到你自己要的东西的时候,你该怎么面对。
网编:和评

鲜花(17)

鸡蛋(11)
21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