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18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和香港废青相比,更让人难过的是某些内地学生(组图)

新闻来源: 腰线 于2019-11-18 15:04:2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1

先解释四个名词:和理非、勇武、揽炒、不割席。

“和理非”的意思是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

这三个词本来都是夸人的词汇,但是用到今天的香港上,就非常微妙了。

和理非们最常见的做法是,当看到无辜者身上被泼燃料点火、当有人被当街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们冷漠地旁观,事不关己的集体沉默,偶尔还冒出两声打得好。

但当警察一反击,围观者就开始悲愤交加地控诉:警察用催泪弹啦!警察打人啦!

他们其实不是主张和平理性,他们只是“怂”。



(一众市民围观废青殴打一个拿自拍杆的中年女士)

“勇武”派就直接多了,现在两边新闻里出镜最多的就是他们。全身黑衣戴口罩,精通放火打砸搞破坏。

一开始是放火烧中资银行,砸撑警店铺,破坏公共交通,后来竟然开始对自己人下手,比如把大陆教授的办公室砸掉,在校园里放火围殴同学,丢砖头都能把清洁工老伯砸到去世。



(哈哈哈勇武烧了和理非,这也太酷了吧!)

勇武和“揽炒”的区别是,勇武更鸡贼,别看他们现在闹得欢,那是因为有口罩遮掩,让他们在毕业证上把自己的诉求光明正大地印上,以供用人企业甄别,他们也是不愿意的。

“揽炒”在粤语的意思是玉石俱焚,两败俱伤,已经开始有年轻人在绝望下行为失控,自制炸弹,车厢纵火,围攻警察,逼全港停工停课,想彻底毁掉香港经济。暴乱升级下去,勇武转化成揽炒,也只是时间问题。



(暴徒当街持刀刺杀何君尧)

而“不割席”三个字,是这一切最可怕的地方。

无论黑衣人是杀人放火,他们都依然喊着手足最棒,女学生领袖在接受德国记者访谈的时候说:不管他们用什么形式,我们都不会谴责。



把德国老头惊呆了:如果这种毫无人性的暴行,你都不谴责,你这是毫无原则啊!





2

如果公开宣布和废青不割席的,是仅仅离开大陆几年的内地学生呢?

比如这位三年前刚毕业于上海交大附中的同学:



又比如这位:



在法律的范围内,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政见,我们也有这种包容力,允许理智表达。

但是“疯狂地发朋友圈”,骂大陆亲友“没良知”这种操作,我还是不太懂。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伤人放火的人你不割席,朋友圈里的亲友啥也没干,只是支持依法惩处暴徒,怎么就没良知了?

这种人,每场运动都按捺不住主动跳出来。

两年前,泸州的文科高考状元,港中大的唐立培也在“内地女生撕港独标语”事件中辱骂本国同胞为“支蛆”,被曝光之后,才说“非常后悔和痛心,我是中国人”。



今年6月,他又急不可耐地再次换上了标志性的“黑洋紫荆”的头像。



我是没看出他哪怕有一丝真心后悔。

这不是学校的问题,也不是地理和环境的问题,就是人格太孱弱的问题。

同样是在大陆以外学习,我们看到了德国留学生小姐姐街头三种语言怼港毒,看到了内地男生冒着被围殴的危险,声嘶力竭地唱完国歌,看到了须教授在港科大毕业典礼上掏出了一面五星红旗……

在多数人的地方,当一个少数派,需要极大的勇气,而归顺,就容易很多。



有些人,生来自卑,到了一个新地方,就急不可耐地抹去自己的来处,不顾一切地想融入对方的话语体系,想通过纳投名状的方式,获得对方“是自己人”的认可。

北大的张颐武教授说,“他们一方面要竭尽全力显得更像个香港人,或者比香港人还要香港人,另一方面,要尽力表达对自己的过去,对生养自己的国度和同胞的轻视。那些曾经真诚地欣赏他,以他为傲的人们,在他看来,不仅一文不值,而且还在拖累他,他要彻底地和他们切割。”

他们最终选择割席的,他们狠心伤害的,恰恰是最爱他们的家人和朋友。

 



3

还有一小撮内地生,不是坏,而是蠢,被黄媒当了枪使。

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的校园成为“前线”。

为了避免有人说国内官媒故意夸张,我用了公知们信任并喜爱的《纽约时报》的现场报道图片:









当校友会、深圳私家车、大巴车连夜把人心惶惶的在港内地生接到深圳之后,一波农夫与蛇的故事,开始上演。

几条刚到深圳的白眼狼开始在环球日报救援群里抱怨,觉得报道没有体现他们学校的光辉,同学的友爱,反而给学校抹了黑,逼着记者删文。



与此同时,还不断有没跑出来的同学在那篇文章下焦急地留言:



香港黄媒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赶紧利用内地学生的起哄煽风点火:



“内地生”阿施亲自出镜,说她的同学其实不是撤离,她们就像放假一样,是去深圳吃和玩了。



另一个接受采访的大陆学生,可能因为她是真正的大陆人,却被香港黄媒坑得哭爹喊娘。

事情是这样的,她接受了香港电台的采访,采访前,她再三叮嘱记者一定要给她重码+变声,香港记者也满口答应,拍着胸脯保证。

于是她对着镜头侃侃而谈,强调香港非常安全,我不觉得中大有危险需要逃啊,我只是和朋友出去玩几天,放松一下。

你表忠心,可香港记者根本没把你当自己人啊,偏偏不给打码不给变声,所有人都顺利看到了她的正脸。



她这才幡然醒悟:我不该相信香港记者的。

最后发现她根本都没有住在学校内,就敢对着镜头接受采访,写了封道歉信深表歉意,说自己被没职业道德的香港记者坑了。

我倒是想问,如果香港记者打码了,你还会道歉吗?

台湾包机把所有学生接回,港中大宣布学期结束,这种不安全的影响并不是短期的,乐观点说,香港高校,要面临至少10年的学术失血,悲观点说,随着优秀生源和顶尖教职的流失,香港高校的荣光顶点,将定格在2019年。

 



4

许多人一提香港问题,就在自由+民主的金字招牌下,迷失了,仿佛在普世价值的大旗之下,做尽反人类的事,也可以“李姐”。

不,不是这样,目的美好,但手段肮脏,并不值得歌颂。



如果说废青们一开始最初的诉求,是为了追求美好的自由民主,事到如今,这种红卫兵式打倒一切反动派的鸡血搞法,早已与自由民主人权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屠龙的少年们,最终成为了恶龙。

看了一个勇武少年的纪录,他从最初在幕后递送物资的“和理非”,变成了每天都冲在前线的“勇武派”,但热血和梦想,并没有持续多久,他越来越迷惘、困惑,甚至开始绝望。



每个人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都对这个世界有着蓬勃的幻想,觉得自己只要坚持,就能改变世界,但最终,绝大部分人都只是让自我愈发坚固。

我大学的时候,面对社会的问题,也喜欢把一切责任归咎于“体制问题”,然后心安理得地找到了发泄对象。

但活到如今,我发觉,每件事都不是简单的单一因果,除了体制,还有法律、文化、心理、经济、历史等等无数的变量,甚至是运气,共同造成了这个现实。

不仅在大陆,在香港,在美国,我见过太多把西方价值观捧为人类文明灯塔的人。



(但美国爸爸并不想理你)

东方文明,为什么就不能是另一套和西方文明并驾齐驱的体系?

就像宇宙之中两个物种起源的不同的强大星球,明明就是两种文明形态,依赖不同的“氧气”。

我们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历史,自己的规则,而且各自运转了几百几千年,东西方都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道路,那一定是有它的平衡,一定是有它的生命力,当然也有各自的缺点。

你能说哪种文明就更高级,哪种文明就该灭绝吗?

当香港青年挥舞着美国和英国国旗,乞求西方文明的普照,连BBC主持人肖恩莱伊都感到迷惑,问领头羊:你们在向中国索要一项,连英国都不曾赋予你们的权利??



香港大学理学院的院长,出面劝退学生不要和警方暴力对峙,面对各家媒体的采访,嘴里只是吞吞吐吐地重复着:“事情必须结束,他们都是孩子,都是孩子。”



成年人早已不是孩子,你们只是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啊。
网编:和评

鲜花(6)

鸡蛋(2)
11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