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错判?19年强奸杀案犯人刑满释放 出狱先给双膝拍照

新闻来源: 北青深一度 于2019-08-23 3:58:0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宿州监狱大门前,家人接李勇出狱


8月21日上午,已36岁的李勇走出宿州监狱,面对来接他的家人,他努力保持着平静。在服刑19年后,他被刑满释放。

19年前,李勇被卷入到一桩奸杀案中。2000年1月17日,安徽省涡阳县城关镇赵楼村,16岁女学生王某琳被人杀害。半年后,警方侦查认定,王某琳的邻居车雪峰、车超兄弟、车雪峰的表弟李勇、车雪峰的战友荆献柱4人有重大作案嫌疑,车雪峰之母谢广英则涉嫌伪证罪。

案件历经3次改判后,2004年6月,安徽省高院终审判决李勇、车超均构成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死缓和无期徒刑,车雪峰、荆献柱则无罪获释。

服刑期间,李勇、车超不断申诉,称未曾作案,因遭刑讯逼供才做有罪供述。目前,车超仍在狱中服刑。

就此案,2018年8月,安徽高院已正式立案复查,也调阅了卷宗,但目前尚未做出复查结果。

事发三天后,李勇第一次被警方带走。李勇坚称,事发当天,自己在家里吃饭后看了一会儿电视就睡觉了,并未出门,没有作案。时隔4个月,第二次被警方带走后,李勇作出了有罪供述。

李勇和车超在庭审时均称,自已被办案人员打过之后,用铐子吊在钢管上,头顶墙,脚勉强着地。吊打时,晕死过去好几回。有罪供述系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

与车超曾在同一监室的周继坤亲眼看到,车超满脸是血被人抬进监室,嘴巴红肿充血,无法进食。李士明会见儿子李勇时,看到李勇的胳膊粗细不一,头上还有缝合的疤痕。

办案人员曾就被指刑讯逼供出具说明予以否认。但车超、李勇、车雪峰、荆献柱4人均曾被鉴定为轻微伤。

材料显示,2001年4月2日,涡阳县检察院渎查局委托该院技术科,对李勇做过一次伤情鉴定。2001年9月28日,涡阳县检察院又再次以正式公函的方式,请求安徽省检察院技术处对李勇伤情以及左手功能、左手关节功能进行鉴定。但这两次鉴定所形成的鉴定报告,均未入卷。

案件申诉阶段李勇的代理律师表示,根据现有的伤情鉴定材料,至少在进入看守所大半年后,包括车超、荆献柱、车雪峰、谢广英四人,身上都仍有轻微伤。

21日上午走出监狱时,李勇再次拍下了自己粗细不一的胳膊和受过伤的双膝。他对深一度表示,自己将坚持申诉到底。(2018年8月2日北青深一度报道《安徽高院复查18年前奸杀案:涉案5人有2人已无罪获释》)



▷李勇给自己受过伤的膝盖拍照


相信“判决能错,也能改”
深一度:你和车超不断申诉,为何不认罪?
李 勇:是的,这件事情不是我们做的,我一再跟警察说了当天晚上的活动情况,也有家人给我证明,可是没被认可。我当天确实没出去过,是被逼着承认的,不承认的话身体实在受不了。

深一度:现在对案子最强烈的看法是什么?
李 勇:我们没有作案,我们是被冤枉的。判我们有罪也是根据有罪供述判决的,没有直接证据。我清楚地记得,采集我们的足迹时,让我穿过几种鞋,这几双鞋都比我脚的号大,这已经能够证明我没到过现场,不知道法院为什么会采纳这项证据。

深一度:服刑期间有身本恢复得怎么样?
李 勇:有一定程度恢复,能正常走路、正常活动,但胳膊和腿已经变形,现在还能看得出来。打算出来后去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深一度:心理上跟之前比有哪些变化?
李 勇:最开始,案件被改判时觉得有了希望,但还是判我有罪,又绝望。心里曾抱怨过司法不公,现在不这么想了。案子这么判并不是法律的问题,是有些人的问题。我现在努力让自己心里平静下来,我开始相信“判决能错,也能改”。



▷李勇表示要申诉到底


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认?

深一度:服刑期间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李 勇:把我们抓起来就是重大错误,这么多年,心里想的只有申诉。

深一度:写了多少申诉材料?
李 勇:2000年在看守所时,同监室的人看到过我被打,也知道我一直在喊冤。到监狱后开始写申诉材料,不知道写了多少份,只要到能看书时间就写。

深一度:有收到过回复吗?
李 勇:一直没有。去年的7月份,有检察院的人来提询过我,我把实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也指出了案子里存在的问题,然后我再也没有收到什么消息了。

深一度:那个时候,你怎么想?
李 勇:在监狱里看新闻,有时会看到冤案的事情,自己开始特别关注法律方面的新闻。曾看到过呼格案平反、廖海军案平反、“五周杀人案”改判的新闻。觉得法制环境在变好,这也让我自己更有信心,心里就想着一定要坚持下去。

深一度:出狱后对自己的案子打算怎么做?
李 勇:以前就只能写申诉状,靠着家人和律师帮我,现在我是自由人了,我不会放弃。我没有做过这件事,为什么要认呢?



▷2001年9月28日,安徽省检察院技术处对李勇伤情以及左手功能、左手关节功能进行了鉴定


一提刑讯逼供,感觉像“缺氧”

深一度:现在还会想起被审讯的情景吗?
李 勇:那时候我们提出过对凶器做鉴定,可是没人听我们的,急得头晕,眼里冒金星。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会梦到那个场景,也会梦到被打得起不来身,身上冒冷汗。从今天起,我努力告诉我自己那是梦,已经过去了。

深一度:现在精神上还有压力吗?
李 勇:家人都劝我说过去了,让我放松,我在监狱里已经调整了很长时间了。现在已经好多了,但只要一提刑讯逼供的事,还是会有一种缺氧的感觉。

深一度:出狱后最想去做什么?
李 勇:社会变化太大了,我没见过智能手机,还能拍相片,感觉很新奇,我得学会用手机。要学的还很多,得努力学习。这么多年家人一直在为我申诉,让家人受了不少苦,最想给他们做点事。

深一度:接下来具体的打算有哪些?
李 勇:回去跟家人多呆一段一时间,身体上和心理上都需要恢复一段时间,接下来,申诉还是我的头等大事。刚出来,感觉外界变化比较大,得去接触去适应环境,尤其是沟通方式,跟里面不一样了,我得适应现在这个社会。
网编:空间站

鲜花(3)

鸡蛋(0)
1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