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在伊朗游历,当地人把我带进他的私人军火库(组图)

新闻来源: 环行星球 于2019-08-17 19:54:3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伊朗扎黑丹这个城市有多“自由”呢?

这样来说吧,我曾在一个老板家里见过他的武器库,各种枪械甚至RPG火箭筒琳琅满目;而你在当地人家里吃饭时,还可能会被邀请吸鸦片;大麻之类的玩意儿对他们来说更是小菜一碟了,就相当于我们随身带的口香糖一样,人手一袋,时不时提神醒脑一下。

想一想是不是觉得这样的自由有点可怕?不过,还是先把注意力转到德黑兰,容我细细道来。



忘记为什么要从德黑兰讲起的朋友



©Keith Zhu / Unsplash

在德黑兰呆了两天后,我就跟随Sam一起前往扎黑丹了。在我们乘地铁时,遇到一个会讲英语的老人,老人问我接下来准备去什么地方,我跟他说扎黑丹。他蹙着眉头地摇摇头说,那个地方你可不能去,很危险。Sam在一旁用波斯语跟他噼里啪啦讲了一通,最后老人也没有什么意见,说了句祝你好运就离开了。

下地铁后,我们到车站买了车票。不知道Sam是怎么想的,明明可以坐火车,他却非要坚持坐汽车,大概是为了节约钱吧,我想。但我无所谓,悉听尊便。

上了车,一问乘务员,到扎黑丹需要20个小时,那就只能在这狭小的空间中蜷缩好一阵子了哦,甚至还要渡过一个晚上。途中,Sam离开我去前排和乘务员聊天,过了一会儿他跑过来兴奋地跟我说,他和乘务员原来相互认识,他很小的时候跨过边境到这边的亲戚家拜访,两个小孩子一起打闹玩耍过。只是物是人非,一时之间不能相互认出,聊天之后才发现。



去扎黑丹的路上,©萨马尔罕


于是乘务员把我们叫到前排去坐,这样比在后排逼仄狭小的空间里要舒服多了。大巴一路飞驰,路况良好。

行驶间,乘务员拿出一包粉末状的玩意儿,Sam问我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摇摇头。只见乘务员拿一张餐巾纸,撕掉一角,然后将这一团湿润的草药类物质倒在这一角上,裹起来,直接塞入牙龈处。

他微笑地看着我,用手比划着,大概意思就是这东西的效力可以直冲头顶,让人精神焕发。我当时没有多问,心想可能就是一般提神醒脑的药物罢了。

晚餐也是乘务员安排的。晚餐之前,他还面对着圣城麦加的方向祷告一番,相当虔诚。之后的漫漫长夜,我现在已经记不得是怎样渡过的了,翻来覆去,迷迷糊糊,手脚发麻,类似症状以前的旅行中多次经历,也不足以为奇。



在去往扎黑丹的路上吃晚饭的时候,©萨马尔罕



司机晚饭前的祷告,©萨马尔罕


第二天中午时分,汽车快要驶入城中,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上车例行检查,车上一个不明身份的人被拉下了车,我们也被一一查看护照。这样的经历在伊朗遇到过多次,有时是整体下车检查,警察们就带着缉毒犬上车查看一番,有一两次对方见我拿的中国护照,就直接让我走开了,意思你是中国人,没问题。

就这样,我们到达了扎黑丹。初见这个城市,感觉破破烂烂,高楼大厦屈指可数,大多是平房甚至土坯房。Sam表哥家的房子倒是不错,砖砌的三层楼小洋房,一进门就是一个硕大的客厅,大块的波斯地毯拼接着将地面铺满。根本不需要沙发板凳之类的物件,大家就席地而坐,喝茶聊天,我今后五天就一直吃住在这个客厅中。



Sam哥哥家,©萨马尔罕

小孩子们包括他表哥都好奇地打量着我,想必他们也是第一次在扎黑丹见到中国客人。可他们家的女人们都去哪里了呢?我寻思。而且在之后的五天中,我也一直没有见到过。

原来女人们因为知道我的到来,一直呆在里面的小客厅中,就算要出门也是走后门出去。其实也不奇怪,哪怕是客人,在保守的穆斯林家里做客,女人们也是不能同其见面的,这是他们的传统。



Sam哥哥家,©萨马尔罕

Sam的表哥一直问我信仰的是什叶派还是逊尼派,好像全天下都是穆斯林一样。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一时语塞。这时候Sam出来为我解了围,他跟他表哥解释了不是所有人都有宗教信仰,也不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就一定不可取等等。

我是非常认同Sam的一个自我思辨的观点的,他说其实我们一生出来就被周围环境灌输穆斯林的宗教观念,我们没有任何选择,但你不一样,你是一个思想成熟的成年人,你可以去选择你信仰的任何宗教,哪怕不选。

在扎黑丹,Sam和他表哥是不允许我单独出门的,显然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当时并不知道扎黑丹有多危险,只是从他们口里面知道这个地方毒品、枪支泛滥。俾路支人一直在寻求独立,和伊朗政府以及当地警方的冲突不断。



和Sam叔叔家的孩子合影,©萨马尔罕


第二天有人开车带我们去位于城边一处类似贫民窟的地方转悠,表哥说这里住的都是瘾君子和为了毒品杀人越货的狠人,路过一面墙,可以看到墙上密密麻麻全是弹孔,这就是当时警匪双方激战之后遗留下来的。

整个巡游的过程,司机不允许我们下车,也是为了大家的人身安全。但扎黑丹到底有多乱,或者说对于外来游客会有多大的危险呢?这个问题我是在之后重返德黑兰,在一处青年旅舍听一个北京人讲起的。

当时他从巴基斯坦进入伊朗,扎黑丹是他必经之地。巴基斯坦警方派了十多人的队伍从卡拉奇护送他到伊朗边界,然后,扎黑丹警方又派出5个人的警力,在边境处交接完毕后,一路护送他们到了扎黑丹,并帮助他们买了火车票,一直到他们离开为止。

这也是为什么Sam不会让我独自出去的原因了。因为也刚好是斋月,外面太阳毒辣,我们白天一般都在家喝茶聊天。不断有闻讯而来的朋友加入我们,问一些中国的生活等各方面的问题,想必也是对异域有强烈的好奇心。每到傍晚我们不是去附近的清真寺听阿訇讲经,就是被邀请去其他人家里做客。



在当地的清真寺,©萨马尔罕

这里有一件趣事不得不说一下,当地人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中国旅行者,所以有时候我上街,当Sam向当地人介绍我是中国人时,对方往往都瞪大眼睛表示不敢相信,甚至在我向他们出示护照之后也表示怀疑,他们说我更像乌兹别克人或者当地的游牧民族哈扎拉人。三番五次验证一番之后,他们才勉强相信,更有一些小孩非要我把我的名字写在纸上赠送给他们。

有一天我们去一个裁缝家里,Sam想送我一套普什图和俾路支人的传统长衫。这个裁缝于是让他家里人准备了饭菜招待我们。饭前,裁缝侧躺在地毯上,拿出一团黑黢黢的膏类物质,用油灯在底部加热,待烟气一冒头,便用吸管将之全部吸入鼻中,我大致猜到了这就是鸦片。末了,他还鼓动我也吸一口,我果断拒绝了。他告诉我他现在每天闲下来就会吸上几口,要不关节会很疼。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裁缝这个家看起来并不富有,而且也有几个孩子需要养活,但他却戴着一块价值6000多美金的雷达表。我是知道伊朗人爱表如命,伊朗也被称为东方的瑞士。于是我问他为什么买这么贵的表,他说首先一个男人需要一块好的手表;其次,这块表是我的资产,好的表是不会贬值的,如果遇到需要用钱的紧急情况,我也可以把这块表卖掉。好像这样也说的过去,我想。



到当地人家里做客,©萨马尔罕

在扎黑丹我见到很多人会像那个乘务员一样,把草药用纸巾一裹往牙龈处塞,我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大麻,不过不是晒干的大麻,而是新鲜的大麻叶切成的细磨,看上去湿湿的。所以说这里真的是毒品泛滥成灾了。

周五大礼拜日是全城出动的日子,我也有幸被Sam带到了露天场地见证这一壮观的时刻。进去的时候被开包检查了一番,也没有过多的耽搁。大礼拜的场面确实蔚为壮观,几千人自行带着跪毯进场,安静而有秩序地跪在偌大的场地上,整个过程持续了20分钟左右。





和Sam一起去礼拜的路上,©萨马尔罕



入场后,©萨马尔罕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念祷告词,但也跟大家一起地跪地上,嘴巴说着话。结束离场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老头过来紧紧抓着我的手不让我走,Sam赶忙过来救场,可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让我走,态度非常强硬。Sam给我翻译,说这个老头认为我是异教徒,进来的时候还拍了照片。

我无话可说,也只能这样僵持,周围也迅速围拢一些看热闹的人。这时,一个精神抖擞的大胡子走了过来,他命令老头将我的手放开,然后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老头无奈地将我的手甩开,嘴里还一直碎碎念着什么。

解救我的大胡子叫Amin,是当地一个富有的商人,当然名望也很高。在得知我是中国人后,他非常感兴趣,邀请我必须马上去他家里坐一坐。我很感激他解救我于为难之中,也不好推辞,于是一行人便尾随着他前往他家。

他家装修的很豪华,至少是相比于当地其他人的家而言。Amin说话很直接,他说他有两个老婆,如果他还有更多钱的话还要再娶两个,而且他给我展示了很多或打猎、或一群人拿着各类机枪的照片。



和Amin的合影,©萨马尔罕


说到兴致上,还打开了他的武器库,一个小房间里面全是各类轻重机枪、手枪、甚至RPG火箭筒。我问他为什么拥有这么多武器装备,他说在扎黑丹,我必须保护我的家人,这些武器是必要的。

我问他能否拍照,他拒绝了我,主要是担心从扎黑丹离开时,火车站的警察会翻看我的手机和相机,万一被查到了就会比较麻烦了。临走的时候,Amin给了我一张他的2寸大头照,说这个给你,你记住我,我也从包里掏出一张大头照给了他,相当于互换礼物了。

2017年的时候Sam告诉我Amin因为癌症去世了,我翻出他给我的照片,又看了看这个满脸大胡子的好人,心里一阵酸。再见了Amin,只留下这些随风而逝的文字当作纪念吧。

在扎黑丹呆了5天,其实每天都很充实,见了不少的人,也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没有太多的想法,他们和我们一样,只是生活在世界角落里的一群人而已,旅途的奇妙让大家有了相处和彼此了解的机会罢了。再见了,扎黑丹。



Sam哥哥家,©萨马尔罕


后记:


2015年,Sam从上海转到南京读书。暑假的时候,我邀请他来成都玩了一周,但他确实没什么口福,像火锅之类的食物他都不喜欢吃。前段时间他因为毕业之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去了迪拜。上星期我和他视频聊天,他说他马上就要回阿富汗去了,但如果明年能申请到同济的硕士名额他可能会重返中国,毕竟中国与阿富汗比还是要安全很多。在此祝愿他成功吧。





最后放上一个在Sam哥哥家时拍摄的视频,非常温馨,大家可以点开看一看,©萨马尔罕
网编:睿文

鲜花(2)

鸡蛋(1)
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spycommand [太守★☆][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17日 20:28:22 回复
 回复1楼:國內的人基本都這樣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1  4
评论人:Pescado [知县★][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17日 20:18:51 回复
作者孤陋寡闻,连最常见的Dip都不知道,居然说大麻,笑死
2  8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