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0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打仗时想上厕所怎么办?美军的解决办法很有味道(图)

新闻来源: 军武次位面 于2019-08-14 1:28:1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战场上如何解决上厕所?

俗话说人有三急,一旦肚子里开始翻腾,倘若找不到厕所,那个滋味可是会让你瞬间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在陌生的城市中,在堵成狗的高速上,恐怕不少人都体会过内急又不得不咬牙hold的痛苦,实在不行只能遮挡一下,就地解决了。

但是在枪林弹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上厕所这个每天必有的“例行公事”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若是处理不好,轻则疾病横行,战力大减,重则战斗失利,小命不保。

 

▲战场烧大便,你敢想吗?


古已有之的战地厕所 在战场上怎么厕所这件事,自从人类有战争起,就一直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毕竟大家都人嘛,只有最基本的需求满足了,才谈得上有战斗力。能在战争期间舒舒服服方便的,莫过于驻扎在城堡或城池之内的军队了。在高墙深池的保护下,建造永久性的厕所,既不困难也是必须的。



缩在城中防守,由于回旋空间相对小,就得更注意解决便溺的问题,否则不等敌人攻上来,自己就先因为瘟疫而垮掉了。在战争频繁的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有这方面的实践,但因为中国的建筑多为土木结构,当年的实物很难保存下来,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多是《墨子》等著作当中的文字记载。

不过粪便也不全然是废物,中国古代便有将粪便收集起来,加热之后当武器使的记录,这种恶心至极的东西还有个雅号——“金汁”。怎么用呢?往攻城者头上一浇……,还可以沾在箭矢上,敌人一旦中箭,即使当场不死,过几天也得因感染而亡。这效果,实在太生化武器了。



▲古代欧洲厕所

有石制建筑传统的欧洲,还可以见到罗马时期遗留下的要塞厕所,不光看上去跟今天的坐便器类似,而且还真是用水冲。只是当时没有纸,据说擦屁股用的是水和海绵,并且还是公用的,Oh, my God……



古代野战条件下的如厕问题相对灵活一些,在常年的战争中,古人通过经验总结了一套规范和原则。唐代著名军事家李靖的《李卫公兵法》中就详细介绍了关于军营卫生的规定:

“每个营区要挖一个公共厕所(具体形式就不清楚了,可以理解为就是一个深坑),并且强调要选择离水源和贮藏粮食地足够远的位置,离营房不能太近,但不能太远,以免上厕所的官兵不能及时归队。除此之外,人和牲口的生活垃圾要掩埋焚烧,重病患者和传染病患者要隔离等条目一应俱全。” 

在清朝与有太平天国的战争中,曾国藩编练的湘军能取得最终胜利,与其重视卫生细节有很大关系。为了能让基本上没什么文化的士卒也能明白该怎么打仗和注意卫生,曾国藩创作了一系列近似于“顺口溜”的歌谣让士兵们每天喊唱,在他的《得胜歌》中就这样写道:

 第一扎营要端详,营盘选个好山冈。不要低洼潮湿地,不要一坦大平洋。……烂泥碎石不坚固,雨后倒塌一缸糟。一营只开两道门,门外驱逐闲杂人。周围挖些好茅厕,免得热天臭气熏。…… 在这首包罗了行军作战各方面的歌谣中,特地指出了“茅厕”的问题,但是何谓“好茅厕”呢?

非常推崇曾国藩的蒋介石还专门为此做了解释:“所谓好茅厕,第一茅坑一定要深,第二是周围要有掩蔽,第三是地点要僻远一点,而尤其不可与厨房接近。因为茅厕里,免不了有苍蝇,这个东西飞进厨房,便把微菌散在吃的饭菜里,大家吃了都会病起来……”。

 无独有偶,在美国独立战争中,由于近乎于乌合之众的民兵部队“游击习气”严重,欠佳的卫生习惯致使许多官兵患病,以至于华盛顿不得不特地强调军官要带头挖掘合格的厕所,并下令惩处随地大小便的士兵。古今中外的最高指挥官都要来关心这个细节,说明我们习以为常的“上厕所”,在战场上并非小事。

 


一战和二战 


在近现代时期,随着医疗技术和生物学的发展,军队的战场卫生问题得到了重视,许多规范也得以建立,但这并不等于军人们在真实的战场上就一定能保证卫生。可以想象一下,十几万,几十万人的大军,每天产生的排泄物数量非常巨大,要真正处理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堑壕战里,双方的士兵都受够了“厕所”的罪。由于不是野外的运动战,士兵们只能老老实实呆在战壕里,吃喝拉撒都得在里面解决,于是绵延的战壕就成了士兵们的“家”,只是这个“家”实在太糟糕了,尤其是战壕中的厕所。



▲戴着防毒面具上厕所的士兵


所谓厕所,其实就是一个比战壕地面略低一些的大坑,上面架上木梁,士兵们蹲在上面解决。倘若只是几天还好,但累月经年的对峙,使这些原来的临时“方便”设施成了装满泥浆、污血和排泄物的污秽之地,从中散发出的臭气足以使人窒息,再混以战场上尸体腐烂的气味,形成了一种与毒气无二、令人发指的味道,以至于许多士兵要戴着防毒面具才敢去出恭。

时间长了,遇到阴天下雨,“厕所”中的污物还会反溢到战壕中,假如再有一发炮弹砸到这里……这是个什么恐怖景象,可以自己脑补一下。

由于战壕过于肮脏,蝇虫孳生,许多士兵患上消化道疾病而腹泻,即使是散发着恶臭的厕所也会被拉稀跑肚的士兵们“夜以继日”地占领,又导致厕所更加肮脏——这就成了恶性循环,实际上在一战中因为卫生条件差而被疾病放倒的士兵并不比战场上少多少。




▲在《硫磺岛的来信》中日军躲在地洞中男主角冒着生命危险出去倒马桶


要改善这种状况,可以用在厕所中撒石灰、硫磺粉来对付一下,但更好的办法只能是定期清掏,被指派去干这种倒霉差事的人,便被称作“latrine runner”(厕所 跑步者)——为什么是跑步者呢?因为干这个活必须要快,一是因为臭,时间长了受不了;二是因为要把XX掏到战壕外,还得小心敌军火力,不快一点连小命都保不住。



到了二战时期,因为双方都以机动作战为主,堑壕对峙不复存在,士兵们也不再会因为恶臭无比的战地厕所而遭罪。但这并不是说士兵们就可以随意“解决”,因为谁也不会跑到一公里以外去方便,多数人还是会在附近“出恭”,如果不采取一定的措施,这些极易孳生细菌和苍蝇的污物就会反过来影响整支部队的战斗力。

在北非战场上,德军就吃了这方面的亏,甚至连隆美尔都因此染病而影响了指挥。英军做的相对较好,有效地维持了士兵的健康,这跟英国这个“老司机”有长期在海外殖民作战的经验有关。

 现代怎么办?



时过境迁,在近年来的现代化战争中,遵循着以人为本的原则,只要条件许可,发达国家的军队营地里都会安装上足够卫生的临时厕所。常驻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军营中,就能找到这样的设施。这些战地厕所看上去与某些景点的移动式卫生间并无太大不同,至少也不会太脏,比较讲究的还带有空调——与一战时的前辈相比,今天的美国大兵简直就是蹲在天堂里。

不过美国大兵也有比较惨的工作,那就是“烧大便”,厕所里积攒的排泄物多了,为了防止传染病,就需要定期处理掉,也就是烧掉。





▲然后拿根棍子开始搅屎

我想这味道肯定很酸爽

在《锅盖头》等很多电影中都有这种美国大兵烧大便的镜头,需要先把汽油倒进大便桶里点燃,然后为了让屎充分燃烧,士兵还需要拿一根搅屎棍不停的搅拌,那酸爽的气味,让每一个烧过屎的士兵终身难忘。






▲为了纪念这段“悲惨”的从军经历还有士兵设计出一款“烧屎”纪念章

还有一种类型的军人,他们对于排泄问题可能更加敏感——狙击手。



狙击手往往要在一个地方潜伏上很久,万一要是内急,并不能如同普通步兵那样跑去解决一下,多数时候只能憋着——除了要等待时机以外,还有不能破坏隐蔽的原因。实在憋不住怎么办?只能尿在裤子里,或拉在裤子里。为不在实战中遭这份罪,除了行动前解决一下外,还可以靠吃专用的高热量、杂质少的食品来减少废物“产量”。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执行侦察任务的英军特别空勤团会随身携带一个“油桶”(jerry can,不过当然不会有20L这么大),用来干啥呢?装尿。这样做是为了保持隐蔽性,主要是防止被对方的军犬侦察到,也是这支部队“什么都不留下”的特别行动规则所决定的。

 

在战场上便溺,除了有卫生方面的问题外,有时候还会成为生死攸关的时刻。在美剧《太平洋》中,一名士兵由于内急而跑到一个山洞口方便,刚脱下裤子就被洞内突然冲出的两名日军追杀,这名士兵内外交急,只能拔腿狂奔。虽然最后日军被战友击毙,但却拉了一裤子。




▲《亮剑》中和敌人一起蹲坑,还找敌人借火


剧中的这位士兵好在还有人帮忙,要是落单,很可能性命不保。在建国初期的剿匪战斗中,狡猾的土匪也曾利用解放军战士内急之时突然袭击,给解放军造成了伤亡。要避免这种情况,除了多加小心外,只能是尽管跟随大队,轮流方便了。 

对于空军的飞行员来讲,这个问题可能更难解决一些。在二战时期,一般飞行员的出动时间只有一至两个小时,基本可以不用考虑此问题。但到了冷战时期,可就不是这样了,比如U-2之类的,往往要出动十几个小时,飞行员再怎么能忍,也不可能憋这么久,因此只能在飞行服上下功夫,用导尿管和尿袋来解决。

而苏联苏-34的飞行员,只能用更加原始的尿壶来方便了。不过在大个头的运输机和轰炸机上,因为空间相对够充足,还是会设计上专用的厕所。



▲U艇上的内部马桶和外部马桶

 对于潜艇兵来讲,上厕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拿二战时期的U艇来说,一般会有两个厕所,但其中一个会先装满给养(消耗完就可以腾出来使用了),所以一开始五十多个人只能使用其中一个厕所,由于使用频率高,就容易被搞脏,潜艇内部空气本来就不新鲜,再来上这么一发,气味可想而知。

在潜艇上冲洗马桶还有一定危险性,搞不好就会导致海水倒灌。U-1206号就是因为冲洗马桶时操作不慎而大量进水,被迫上浮,进而被盟军飞机击沉。如果能在海面上平安航行一段时间,潜艇艇员还可使用“外部马桶”,其实就是一个固定在栏杆上的坐圈。

 

最有趣的,莫过于航天员的“方便”问题了。航天员的厕所和“马桶”并不是一回事。以我国的“神舟”飞船为例,航天员的“厕所”其实是由两个和身体接触的小口容器,一根长管子,以及一个尿液收集容器、一个垃圾桶和一个抽风装置组成。

使用时,航天员需要用手抓住两个装置下面的长管子,并通过对管子用力,使整套装置贴紧身体,就像倒过来拿着一个皮揣。航天员排泄小便之后,排泄物将随着管子向下进入收集容器。而大便排泄物还留在与航天员身体接触的装置里,里面有特制的大便带,航天员需要用手将其取出,直接扔进垃圾桶。



现在的军事卫生技术已经比较进步了,上下都比较重视,各种工具和规矩也不少,但即便如此,想要在战场上不遭罪也不容易——比如,穿着纸尿裤,但是拉肚子该怎么办呢?拉到纸尿裤上也同样难受啊……。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有战争,否则,连上个厕所这么简单的事情,也会让你感觉痛苦,甚至要了卿命。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0)
1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沙拉维 [♂布政使★★☆♂][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14日 1:33:51 回复
呵呵,人类还不能摆脱这个肉体生存的,人体像个非常精密的超级机器,至今很多细节没有搞懂,等科技进步了可以考虑让大脑甚至整个意识脱离肉体生存,没这些烦恼了。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8  4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网际谈兵】【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