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少年锤杀父母续:官方称或参照益阳弑母少年处理(图)

新闻来源: 澎湃新闻网 于2019-01-03 4:22:4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罗某家的二层小楼。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摄

原标题:锤杀双亲少年写作文虚构生活,官方称或参照益阳弑母少年处理

“我的母亲她是外地的,说话有乡音,但在小区邻居面前很亲切,我妈在邻居眼里很贤惠,在家中是个好妈妈,好妻子,让我对妈妈有着一种心中萌发的芽变得坚强了,也让我在邻居眼中成为一个好孩子。”

“我的父亲是一位朴实的工人,他和普通工人一样,手上长满厚厚的茧,脸上布满许多(皱)纹,说话比较和蔼,每次回来他并不是问我学习而是生活过的好不好,其次是成绩………每次去和爸爸买菜时,认识的人都会亲切的来一句问候,我为此感到很骄傲。”

以上是2018年秋季学期,刚刚转学不久、还在读初二的衡南少年罗某在语文作业本上写下的对父母的描述:母亲贤惠,父亲勤劳和蔼。





罗某作业本上对父母的描述。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摄

2018年12月31日,跨年夜傍晚6时许,13岁的罗某与父母发生争执。他拿着父亲罗某春的挣钱工具砸向双亲,之后又带着父亲的身份证骑上电动摩托车离开家中。

澎湃新闻了解到,案发时,罗某的姐姐就在现场。因为和母亲一样患有精神疾病,她在描述当晚经过时,大多时候只能反复念叨“钱、不给”,“钱、游戏”。这也让旁人推断,当天的冲突或源于罗某向父母要钱未果。

另据衡南官方向澎湃新闻通报,罗某疑因家庭纠纷,用锤子将51岁的父亲和45岁的母亲(系先天性弱智)锤伤致死。事发后,他骑父亲的电动摩托赶往镇上上网两小时,并使用父亲身份证购买火车票前往云南大理。

1月2日下午16时许,逃跑40多个小时的罗某在云南大理被警方抓获,经审讯,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木匠的“希望”

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是湘东南土地上一个普通小村庄。和很多农村一样,多数村民把楼房盖得高高的,外表看起来有些气派,里面却是毛胚,家中甚至无一件值钱的家电家具。

罗某春在老罗家排行老三。在兄弟们眼中,老三是不幸的,妻女都患有精神疾病,家里靠他在工地干活苦撑着。

1米65左右的罗某春,30岁才和谭某花结婚,在农村算是晚婚。刚结婚那会,村里有人背后偷偷议论说,罗某春外地娶了一个媳妇,媳妇“脑子有问题”(患有精神疾病)。

罗某春的大哥罗某生介绍,结婚后不久,谭某花生下了女儿。但因为女儿也有患有精神疾病,2015年出嫁后,男方不中意,几个月后又被送回家中。

“这个女崽,让我弟弟操碎了心。”罗某春的二哥罗某将介绍,一直到2005年,弟弟罗某春压抑的心情才有些好转。那一年,儿子罗某出生,和妻女不同,这是个身体健康的孩子。

邻居和兄弟们都觉得罗某春算是“熬出头”,中年得子的他俨然也看到了希望,干活越发卖力气了。

邻居介绍,之前经常看到罗某春天还没亮就骑着电动摩托车出门,天黑了还没回家,“他在三塘镇的工地上装模,装模是木工的一种,一天可以赚300、400块钱。”



罗某所住的房间。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摄

三塘镇离衡阳市区只有8公里,是衡南第一大镇,常驻人口比衡南县城都多。这些年,三塘镇发展很快,罗某春“一年到底忙不赢”,村民这样介绍。

靠着辛勤劳作,罗某春家的日子一点点好起来。6年前,罗某春把学塘村一层高的老房加盖至两层。2018年底,罗某春还在镇上的雨母新城小区按揭买了一套商品房。雨母新城小区的房价在三塘镇属于较高的,每平米均价已超5000元。

为了让儿子有更好的发展,2018年9月,罗某春在征求儿子意见后,托关系把孩子送到镇上的华星学校读初二。

公开资料显示,华星学校是衡南一中教育集团全力打造的一所集小学、初中为一体,寄宿与走读相结合的高端民办学校;享有衡南一中优质教育教学资源,由北斗星实验中学选派优秀骨干教师任教。澎湃新闻通过当地官方部门了解到,该校仅学费就高达1.5万元/年。

刚到华星中学时,罗某参加了摸底考试。“两门课加起来只有几十分,底子很薄。”罗某的班主任老师藤平说。



罗某就读的华星学校。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摄

据藤平介绍,班上有学生40多名,这几个月来,罗某的成绩从全班倒数排至中等偏下。成绩进步明显,但总体表现一般,没有发现严重违纪、早恋和斗殴现象,上课偶尔看课外书。

“据我的了解,他是偶尔上网,没有形成习惯。”对于媒体报道的罗某上网玩游戏上瘾一事,藤平予以否认。他表示,学校是封闭式管理,学生外出是需要班主任老师签离校单,不可能出现有些媒体说的“经常泡在网吧”现象。

跨年夜锤杀双亲

悲剧来得毫无征兆。

2018年12月31日晚,跨年夜。69岁的罗某生坐在床边烤火,炉里的火烤得他昏昏欲睡。

突然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他。他开门一看,门外站着患有精神疾病的侄女。侄女慌张而怯懦的边说边比划,用手做着拿钝器砸头的模样,口里说着“钱、不给”,“钱、游戏”。

罗某生猜测,侄子罗某用锤子锤了三弟和弟媳妇,大概受伤比较严重,让他们的女儿来报信。

腿脚不方便的罗某生一瘸一拐匆忙赶到500多米外的三弟家。

罗某生告诉澎湃新闻,一走进屋里,他就傻眼了:罗某春坐靠在外屋的墙边,脑袋耷拉着。弟媳谭某花跪双腿跪地,头栽在地上。房间里,成片的血还没有凝固。



案发现场的铁锤。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摄

罗某生描述,自己到达现场后,大声呼喊弟弟和弟妹,都没有回应。他近身探查发现,两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随后,他再次追问侄女,“是不是要钱打游戏,没给?”侄女再次回答:“钱、不给”,“钱、游戏”。

罗某生向澎湃新闻介绍,侄子之前在大山中学时读书时,喜欢用手机打游戏;2018年9月,去三塘镇上华星学校读初二后,时常跑网吧。

根据侄女不完整的描述,罗某生判断,“侄子要钱去上网打游戏,弟弟和弟妹没有给钱起争执,侄子抡锤砸死了父母”。但这一推测尚无法证实。

很快,罗某成为了邻居们眼中的“恶人”、“网瘾少年”、“偷父母钱的坏学生”。但记者追问具体事实时,又没有谁能说清楚。

澎湃新闻了解到,罗某锤杀双亲时,其患有精神疾病的姐姐在场目睹。而今双亲离世,她时而对着前来吊唁的人微笑,时而低头不语。如果有人询问,她或者重复对方讲话,或者反复念叨着“钱、不给”,“钱、游戏”。

无法释怀的阴影

转入华星学校之前,罗某就读于学塘村旁边的大山中学121班。

“成绩一般,话不多。”大山中学121班班主任费老师认为,罗某是个中规中矩的孩子。

2017年年底,班上的小其(化名)到费老师处“告状”称,他被高年级的孩子小雷(化名)打了。费老师找到小雷询问缘由。小雷说,他和罗某交好,是罗某给了他30元钱让他揍人。

后费老师调查得知,罗某一个关系要好的同学喜欢一个女生,恰巧小其也喜欢这个女生。罗某为了帮好朋友出气,便找到了小雷。

这件事发生后,费老师改变了对罗某的判断,“我觉得这个孩子很有心机。我再一了解,在他那一帮一块玩的孩子里,他出谋划策,相当于军师。后来我找来了他爸爸罗某春。”

“对小孩有点溺爱了。”费老师回忆,罗某春来到学校后,一个劲地向她赔不是,但并没有过分责备儿子。

“有点溺爱。”作为转学后华星学校的班主任,藤平也有同感。

藤平介绍,学校2018年12月28日放假。第二天下午,罗某春跑来学校找他,说罗某彻夜未归。他俩骑着电动车跑了很多地,最终在罗某同学家找到了罗某。

“我批评了罗某几句,说这样让家长操心不对。他爸一个劲向我道歉,却没有怎么批评罗某。”藤平说。

罗某春在找到儿子后,买了一包烟硬生生的塞给了藤平,并一再向藤平道歉,表示一定会管教好儿子。

锤杀双亲的事情发生后,大山中学某班班主任在家长微信群里留言说:“其父望子成龙心切,认为华星中学各方面会比大山中学好……….现在许多家长对孩子缺乏理性的管理和教育,一味地溺爱,由于要赚钱养家,很少陪伴孩子,所以从物质上满足孩子,认为这样能弥补对孩子的爱。”

在班主任藤平看来,罗某心中有一个无法释怀的阴影。

罗某害怕同学知道他母亲有精神疾病。别人一说到他母亲,他就会显得很焦躁。藤平一度想解开孩子这个心结,可是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2018年10月17日,藤平给学生布置了一道语文题:“请联系实际说说你的母亲对你的影响有哪些?”

罗某写到:“我的母亲她是外地的,说话有乡音,但在小区邻居面前很亲切,我妈在邻居眼里很贤惠,在家中是个好妈妈,好妻子,我妈妈让我心变得坚强了,也让我在邻居中也成为一个好孩子。”

看到这个答案,藤平说,“心里不好受,但还是给罗某打了一个大红勾。”

未解之路

1月2日下午,衡南县官方向澎湃新闻通报,当天16时许,罗某在云南大理被抓获。

一系列细节在官方证实下逐渐明晰:罗某锤杀双亲后,拿上父亲罗某春的身份证,骑着电动摩托车逃离村子来到镇上网吧。网吧停留两个小时后,他用父亲的身份证购买火车票前往云南大理。



案发后罗某上网的网吧门口贴有转让信息。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摄

一个13岁的在读未成年人,为什么能进入网吧?他的后续学习教育问题怎么解决?他患有精神疾病的姐姐将来由谁照顾?这一系列的问题直接拷问着衡南县官方。

1月2日下午,衡南县文化局执法稽查大队负责人介绍,经调查,罗某逃离案发地后,持成人身份证进入三塘镇一家网吧停留两个小时。

“警方发布的协查通报里的截屏就是罗某在网吧出入的视频截图。”执法稽查大队负责人称,暂时不能确定罗某在网吧期间是玩游戏还是浏览网页。目前,该网吧因涉嫌收留未成年人上网,已经被查封。

上述负责人还介绍,衡南县文化局将继续严查全县网吧,杜绝网吧接纳未成年人上网现象。据悉,目前三塘镇上仍有12家网吧。

1月2日晚,澎湃新闻记者探访发现,涉事网吧已大门紧闭,门上贴有“转让信息”和老板电话。

就罗某后续学习教育问题,衡南县教育局一名邹姓副局长称,等案件完结后,或考虑让其回到事发前所读的华星学校继续就读。不过,该副局长同时担忧,这一事件已广为传播,学校其他家长可能会反对罗某返校。

衡南县官方人士回应澎湃新闻称,让罗某回到原校就读可能性不大,下一步或将参照益阳沅江市的做法。



罗家所设的灵堂。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摄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8年12月2日晚9时许,沅江市12岁的六年级男孩吴某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后心生怨恨,持刀将母亲杀死。吴某因年纪太小,系不负刑事责任能力人,公安机关将其释放。12月13日,吴某被送往长沙一家机构接受管束教育,为期三年。

上述衡南县官方人士表示,1月2日晚,县里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就罗家后续问题作了充分讨论,对于罗某后续学习教育问题最终方案还没有确定。对罗某患有精神疾病的姐姐,政府将在罗家后事完结后,出资让其去敬老院生活。
网编:爱国者

鲜花(0)

鸡蛋(0)
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MBA [☆太太手☆][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01月03日 4:29:07 回复
然后官方的都被少男少女的儿孙们给锤死了,掀起了一股流行潮!!!SB们咋想的!!!
6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学习园地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