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4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究竟是什么神秘力量,让中国孩子集体扁了头?(组图)

新闻来源: SME科技故事 于2018-12-19 19:46:0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哥哥连后脑勺都比别人优越!”

现在狂热的粉丝,对爱豆的彩虹屁(赞美)是花样百出,连个后脑勺都能吹上天了吗?

确实,人与人颜值,有时就差在一个后脑勺上。


刘诗诗与刘亦菲两位天仙,就常被拿来比较。

拥有天鹅颈的刘诗诗,硬是没能拥有刘亦菲般圆溜溜的后脑勺,略输一筹。



同样造型下的刘诗诗和刘亦菲


不过,后脑勺或圆或扁,有时还真不看基因。

这背后,还可能是长辈们的“一片苦心”。

“睡扁头”,这一传统习俗,与缠足文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用石头、书籍等硬物做枕头,再把脑袋一固定,孩子脑壳就会逐渐被睡成一个大扁头。

相传,一个完美的扁头两侧太阳穴会突出,眉间印堂饱满,是福相、官相。



现代睡扁头工具


但这背后,同样也有无数名“扁头星人”的心酸与无奈。

这一习俗使得不少新生儿,一出生就必须得接受“扁头”这一设定。那本硬字典,永远是他们的噩梦。

等这些孩子长大后,审美慢慢在线了,才回过头来与父母对簿公堂。

在知乎上,就有这么一个问题:“把女儿的后脑勺睡扁了,若她长大后和我翻脸,我该怎么解释?”



扁头与圆头

那么这一传统是怎么来的,头真的能被睡扁吗?

人类,估计是哺乳动物中最难生产的一支队伍了。

与其他体型相似的动物胎儿相比,人类胎儿的头是大得出类拔出。

所以,这大脑壳给孕妇分娩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除此之外,直立行走的人类,其特殊的骨盘结构也让分娩难上加难。

为了化解这个矛盾,减轻母亲的负担,人类在头骨的设计上也花了一番功夫



婴儿头骨示意图

人类胎儿的头骨,在出生前后其实并不完全愈合定型,各个骨片都是相互游离的。

其中最明显的缝隙也称为囟(xìn)门(分前囟和后囟),柔软的结缔组织可为大脑提供充裕的空间。



这种演化,当然是有利的。

当胎儿头部受到挤压时可适当变形,降低孕妇分娩的难度。

一般来说,这种未完全愈合定型的情况,可以维持到2周岁。



但正是因骨片之间缝隙的存在,婴儿的头骨形状也很容易在外力作用下发生改变。

而婴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睡姿对婴儿颅面的影响更是不容小觑。

所以说,扁头是真的可以睡出来。

当婴儿长时期保持同一个睡姿,宝宝今后的头型就有可能被改变。

而深谙此道的老一辈,早就如法炮制了。




初生婴儿的头颅就像那块泥,而某些中国家长则是手艺精湛的捏泥人。

可惜的是,这些捏泥人的审美竟是如此的单一:头就是要扁的才好看,无法做到百花齐放。

不过,对于头型的偏好,偌大个中国也有地域性差异。

睡扁头这一说法,大多在北方民间流传,主要聚集在东北和华北地区,在南方则不太常见。



直接影响现代北方人对头骨形状审美偏好的,是曾经掌握话语权的满族人。

出版于民国的《中华全国风俗志》中就记载着:满族“婴儿初生,枕以硬枕,枕实以豆,务平其后脑骨,以硬起欠美观,习俗然也”。

那时的睡扁头非常讲究,可不是一本“硬字典”就搞定的事,甚至还出现了特定的卧具。

满族姑娘出嫁时,娘家还需陪嫁一个“摇车”,作为女儿将来育儿的工具。



这种摇车一般挂在房梁上,摇车中还会放置一个睡板。

睡觉时,满族婴儿的手手脚脚都会被拴在睡板上。

除了能防止摔落以外,还能保证婴儿保持仰卧的睡姿。

再加上一个充满谷物的硬枕头,满族妈妈就可以获得一个完美的扁头宝宝了。

当时,连乾隆皇帝都开了金口,在《满洲源流考》中写道:“国朝旧俗,儿生数日,置卧具,令儿仰寝其中,久而脑骨自平,头刑似扁,斯乃习而自然。”



而再往上追溯,早在6300年至4500年前的大汶口文化,中国境内似乎就已经出现睡扁头的习俗了。

考古学家在大汶口人遗址中,就发现了变形的头骨,扁头率就达到百分之百。

不过,并未发现大汶口文化居民与满族之间的睡扁头习俗的关联,毕竟这中间还有较长时间的断层。

而现在普遍认为,满族睡扁头的起源与其狩猎生活有关。

将孩子置于地面不安全,遂将孩子吊在树上,之后便成了摇车的习俗。

而摇车造就的扁头,则进一步成了一种审美偏好。



大汶口遗址中出现的扁头


扁头这一特征,在历史上确实扁头星人带来过好处。

张作霖率领东北军进入北京后,东北官兵乘车、看戏等都是免票的。

在查票时,只需亮出扁平的后脑勺就一律放行。

若有验票人员不懂看人脸色做事,阻拦了这些扁头官兵,他们就还会收到一句脏话问候。

所以,“妈了巴子是路条,后脑勺扁就免票”,正是当时流传的一句戏言。



当然,时代在变化,扁头带来的也不总是好事。

辛亥革命之后,各地都发生了排满和屠满事件。

而辨别满汉的一个重要依据,当然也是扁平的头骨。

《中华全国风俗志》上记载:“故辛亥之役,摸脑骨以别满、汉,以满人平直而汉人硬起也”。

这光景,确实有些像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

但不同的是,辨别满人还用不上什么工具,只需要摸摸后脑勺,外加讲两句话以辨别口音。



虽说满汉有扁圆头之分,但在清朝中后期关禁开放后,大量汉族人就到东北定居了。

久而久之,这种睡扁头的习俗便在民间扩散了开来,尤其是在北方地区。

直至今日,老一辈的审美依然被带偏得厉害。

当年轻一辈顶着像被平底锅拍过的后脑勺质问时,家中老人也答不出个所以然,只以“好看”、“有福气”作托词。





那么问题来了,除了审美上的问题,睡扁头对孩子健康有影响吗?

在医学上,人们通常把颅骨畸形统称为“扁头综合症”(flat head syndrome)。

不过,扁头综合征里可不止有扁头一种,还有斜头(偏头)、尖头(舟状头)以及扁平头复合偏头症(又扁又斜)等。



四种不同类型的扁头综合症


中国优生协会2002年的一项普查结果显示,我国婴幼儿头颅存在不同程度斜、扁、尖变形概率高达87.2%。

而根据形成原因,扁头综合症则可分为两种类型。

一类是体位性扁头综合征,主要由睡姿、吸引器、产道挤压等非病理性原因引起。

而另外一种则是病理性扁头综合征,由颅骨发育不全、先天性头骨畸形造成。

其中病理性扁头,确实会导致神经发育出现问题,可影响智力和运动能力等。

颅骨早闭导致的不同类型的头部畸形

但对于后天造成的体位性扁头综合征,大可不必过分担心。

在婴儿时期,家长不小心把孩子脑袋睡变形是常见的现象。

而多数情况下,这种轻度的扁头综合征,会随时间推移而自动改善。

所以说,除了丑点以外,被睡扁的脑壳并不会威胁到孩子的智商和健康。



在秘鲁出土的约2500年前的头骨,因为过于太畸形而一度被认为是出土了外星人的头骨

事实上,颅骨修饰的传统也并非中国独有,几乎全世界都广泛地存在。

13000-9000年前的澳大利亚、公元前7000-100年的秘鲁、公元前2800-2200年的乌克兰,公元400年的法国、甚至是17世纪的英格兰都发现了被刻意修饰过的颅骨。

其中,将颅骨修饰的技艺发挥到最极致的莫过于非洲的芒贝图人(Mangbetu)。

他们不以扁头为美,而是钟情于更加极端的“锥形长头”。

但这么多年来,仍未发现这种奇异的颅骨造型会影响到孩子们的智商。



芒贝图妇女在给小儿“绑”头


不过,除了关注婴儿的颅骨发育以外,我们更该警惕的是“婴儿猝死综合症”(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所谓婴儿猝死综合征,是指1岁以内婴儿在诱因不明的情况下突然死亡。

因为几乎都发生在夜间,这也被称为“摇篮猝死”,与睡眠的姿势有关。

欧美国家的家庭,曾经为了好看的头型,而普遍选择让婴儿趴着睡觉。

确实,头确实是不扁了,但也大大增加了婴儿的猝死率。





有研究表明,婴儿趴着睡发生猝死的风险可达仰睡的2.3倍至13.1倍。

意识到这个问题,美国才终于在1994年发起了一项全民“仰睡运动”(Back to Sleep)。

这项运动的成效是立竿见影的,十年间新生儿猝死综合征发生率就降低了53%。

只是,这些开始习惯仰睡的国家,婴儿们的扁头综合征也难免随之攀升。



所以从这方面看来,为了头圆而就选择让孩子趴着睡,也是要不得的

当然,头圆和健康也并非不可兼得的事情。

比较安全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便是让婴儿睡眠是保持仰睡的姿势。

但孩子清醒时,则多让孩子匍匐着玩耍( Tummy to Play),不要让婴儿一味地躺着。



其实只要不是“睡扁头”这种审美导向,不往头下垫硬物,大多数人的头型都不会扁得太过分。

而且美国儿科学会(AAP)就已明确指出,1岁以内的婴儿应尽量避免使用枕头,只有当颈曲构成后才需用枕头。

另外,国内有研究已表明,婴儿采用仰卧姿势睡卧于保育床垫上,可有效预防婴儿扁头综合征。



保育床垫头枕部位有圆弧形凹坑,可分散头部压力,降低局部压力


若发现孩子有扁头的迹象,也不用过于心急。

趁着婴儿头骨的可塑性还强,可注意矫正睡姿,经常变换头颅受力的位置。

但如果你已经是个拥有完美扁头的成年人,那应该也只能认命了。

当然,你也可以挣扎一下,请自行搜索“适合扁头的发型”。

*参考资料

黄明乐. 东北满族的睡扁头习俗起源及其利弊初探[J]. 科技视界.2013

李徳山,薛成城.略论我国东北一种特殊的审美习俗——扁头[J].通话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

宋兆麟:满族睡扁头习俗探讨[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

赵永生,曾 雯,魏成敏,张馨月,吕 凯.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研究[J].东南文化.2017

LIVIUS DRUSUS.10 Intentionally Deformed Skulls From Around the World.mentalfloss.2016.11.01

SIDS and Other Sleep-Related Infant Deaths: Expansion of Recommendations for a Safe Infant Sleeping Environment

ANDREA HSU.Rethinking SIDS: Many Deaths No Longer A Mystery.NPR.2011.07.15

马良,李青,孟令丹,邴卫卫,李玲,董荣芝.睡姿指导对早产儿扁头综合征发生率的影响[J].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16

陈维强.婴儿睡眠姿势与扁头综合征的研究与预防[J].现代医药卫生.2015.02.14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0)
1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我爱豹纹女王1[知县★][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2月19日 20:13:01
汉代的匈奴人也有塑造头型的偏好 通常婴儿被包裹成长圆形!所以当时汉人称呼匈奴人为丑奴。
评论人:看疯狗吵架[知县★][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2月19日 19:56:35
人种不同,搞一大套科学理论,生活本不易,何必太在意~~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爱子情怀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