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陆媒:印军直升机坠毁 最高将领死亡全解析(组图)

新闻来源: 唐驳虎 于2021-12-08 21:45:1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核心提要:

1. 印度国防参谋长比平·拉瓦特是史上绝无仅有的拥有两次坠机经历的陆军上将。从本次坠机的起飞和降落地点可以看出,他是先从德里出发,视察LCA战机基地,然后上山到视察国防参谋学院,顺便休闲度假,不料想在途中意外。此前这型直升机发生过多起飞行事故。

2. 拉瓦特出身显贵,有一定作战履历,长期在中印边界、印巴边界等印度陆军边防部队服役,曾参加80年代中印边境冲突战争。他还曾在2008年担任联合国驻刚果(金)维和部队旅长。2015年身为军长的他曾越境进入缅甸打击反政府武装。由于其出色的指挥才能,2019年拉瓦特最终晋升为印度首任国防参谋长,成了统管印度海陆空三军的最高级将领。

3. 作为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印军鹰派将领,他发表的狂热言论不在少数。拉瓦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强硬派,多次对中国、巴基斯坦等周边邻国发出威胁。不久之前,拉瓦特曾公开宣称中国是印度的“头号敌人”,反华态度可见一斑。

4. 目前有人猜测拉瓦特的直升机是被印度反政府武装击落。但可能性不大。印度虽然反政府武装众多,但由于缺乏外部援助,这些武装的装备水平都停留在轻武器规模;而且拉瓦特坠机时已经接近军事基地,并非反政府武装日常能够活动的范围。



12月8日星期三,当地时间中午12:30左右(北京时间下午15:00),印度空军一架米-17V5直升机在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坠毁。



机上14名乘员包括印度国防参谋长比平·拉瓦特(CDS Gen Bipin Rawat)、他的妻子德胡莉卡,以及多位印军高层随从,还有随伴护卫的几名安全突击队员。

从现场搜救照片来看,机身已经全部焚毁摔平,并燃起熊熊烈火,只剩机尾完好。



赶到的搜救人员第一时间发现了4具尸体,还有3人全身严重烧伤。

在截稿时间18:00,最新消息是拉瓦特被送往医院。但以这样惨烈的事故,只有超人才能活下来了。(最终确定因烧伤80%以上死亡。)



这已经是拉瓦特人生中第二次坠机。

2015年2月3日,他还是陆军中将副参谋长的时候,乘坐的“猎豹”直升机在纳加兰的迪马普尔(Dimapur)坠毁,所幸拉瓦特活了下来。



无论如何,拉瓦特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拥有两次坠机经历的陆军上将。



起飞地点和预定地点


既然发生了坠机,首先就要搞清这次飞行的起飞地点和预定降落地点。

这架直升机中午从苏鲁尔(Sulur)空军基地起飞,位于哥印拜陀(Coimbatore)附近。



这里是印度空军首先组建的2个LCA“光辉”国产战斗机驻扎的基地,也是印度第二大空军基地,负责控制印度洋。



因此,这个基地同时部署有战斗机、运输机、运输直升机、攻击直升机、维修和大修基地、空军学校、防务部队、空军医院等。是印度唯一一个在同一地点同时运作战斗机和运输机的基地。



而在印度众多的传奇军备之中,国产LCA“光辉”战机堪称传奇中的传奇,研发项目自1983年开始,到2018年宣布正式服役已过去35年,创造了战斗机研发周期世界纪录。

最后LCA的研制厂商印度斯坦航空公司(HAL)公布了每架6750万美元的采购天价,要知道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市面上大多数俄,美,欧的同代轻型战机。



而LCA的性能还全面不如巴基斯坦出资,中国成都飞机研究所几年内就搞出来的“枭龙”出口型战机。

但印度国防部还是签下了123架LCA的购机合同。而这100多架战机最快也要15年才能完全交付,产能十分有限而且缓慢。



第一个中队是2018年成军的第45“飞行匕首”中队,第二个中队是2020年组建的第18“飞行子弹”中队。

印军LCA战斗机中队的编制是20架,其中包括16架单座战机和4架双座战机。



由于LCA战机的量产速度很慢,直到2020年第一个中队的战机还没有装备齐全,好不容易凑齐了单座机,但是那4架双座机却迟迟不能到位。

第二个中队还仅仅交付了几架。当然,印度也明白LCA难堪大用,其换装的目标是米格21战斗机中队,而印度的精英中队自然是使用苏30和阵风战机的。



而预定的降落地点、拉瓦特此行的目的地,是印度的重要军事培训机构印度国防参谋学院(Defence Services Staff College)。

前身为英属印度时期1905年建于孟买的陆军参谋学院,1907年迁至今属巴基斯坦的奎达。

1947年印巴分治后,印度部分搬到印度南端。1950年改为综合性的国防参谋学院。



印巴分家时,陆军给自己的参谋学院找了一个“好地方”。

那就是南印度的泰米尔纳德邦尼尔吉里县(Nilgiris)古努尔区(Coonoor)惠灵顿镇(Wellington)。



南印度终年炎热,人口聚集的城镇脏乱纷扰。

但英国殖民者找到了避暑的胜处——坐落在哥印拜陀以北,直线距离50公里,就是西高止山的余脉。



山上是凉爽、雾气笼罩的原始森林,山坡是开垦的绿色茶园景观,是印度的主要产茶区;有着不同于山下的自然美景和绿色宁静。

所以英国人才起了一个和新西兰首都相同的名字——惠灵顿。



现在这里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的尼尔吉里生物圈保护区、5500平方公里的印度国家公园。

这里有时甚至有点冷,对于一年四季都是炎热夏天的南印度来说,简直是个奇迹,天然的大空调房。



▎地图上红色禁区就是印度军队占的地盘


1947年,印度陆军就在这片度假区占了一大片地盘,搞起了自己的参谋学院,后来变成三军参谋学院。



名为参谋学院,但实际上是中级军官晋升高级军官的进修学院。每年招收海陆空三军各150名上校级军官,到此培训一年。

经过了国防参谋学院的培训,才能晋级将官。所以,99%的印度将军都曾在这里受训过。



但是,这里交通不便,需要盘山而上,是必然的缺点。坐车时需要一路的盘旋上山,比较辛苦。



英国人还在这里修建了窄轨山区铁路,穿越隧道,穿越桥梁,穿越森林,现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遗产地位。

但是,贵为最高将领,火车汽车都嫌太慢。



带着夫人,从冬季直接烧垃圾取暖、雾霾极度严重,污染指数爆表的德里,直接坐专机抵达苏鲁尔空军基地,看一下LCA战机;

然后坐直升机上山视察国防参谋学院,休闲度假一番。

这才是最高将领的威风。没想到,出事了。



参考一下,2020年1月2日,台湾“空军”一架UH-60M黑鹰直升机撞山坠毁,台军“参谋总长”沈一鸣等多名将领遇难。

这也是最高将领耍威风,不坐汽车坐直升机闹出来的。



印度空军装备有150架俄罗斯生产的Mi-17 V5直升机,该型直升机发生过多起飞行事故。时也命也。

这次米-17V5直升机起飞后,进入山区多云地区飞行。由于能见度下降,导致飞行员迷航。

由于此时油料充足,该机没有返航,而是下降高度,试图利用地形地貌目视导航飞行。

在山间飞行过程中,撞上山坡上的高压线塔,导致飞机以接近平飞的姿态拍到了山腰上,撞地时的冲击或者高压线跳火引爆飞机油箱,导致整架飞机起火烧毁。



首位“印度最高将领”

比平·拉瓦特1958年3月出生在印度北阿坎德邦,不仅出身显贵,也有一定的作战履历。

拉瓦特所在的家族属于刹帝利种姓,地位仅次于婆罗门,属于王族、贵族和士族阶层,他的父亲拉楚·辛格曾担任过印度陆军第一副参谋长,属于陆军二把手。



从小,拉瓦特就在家族显赫的光环下成长,在他20岁时从印度台拉登军事学院毕业,成为印度的一名陆军军官,追随父亲的脚步效力印度陆军;

在很长一段时期,拉瓦特都在中印边界、印巴边界等印度陆军边防部队服役,先后担任过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乌里驻地连长、第11廓尔喀联队中印边境东段第5营营长、国家步枪部队第33防区准将指挥官、步兵第19师师长、印东北部的迪马普尔第3军军长、印度陆军副参谋长、印度陆军参谋长等职务。



尤其是在担任第11廓尔喀联队中印边境东段第5营营长时,曾与解放军边防部队发生过摩擦。1987年中印边境冲突发生后,就是拉瓦特领导的第11廓尔喀联队中印边境东段第5营开赴边境对抗我国的解放军。



比如在2008年,拉瓦特担任联合国印度维和部队驻刚果(金)北基伍省多国旅旅长,曾指挥过多国旅打击叛乱组织,对刚果(金)陆军实施战术支援。

还有2015年6月,印度东北部的曼尼普尔邦有18名印军士兵被那加部落的反政府武装伏击身亡,不料拉瓦特军长强硬回击,亲自指挥第21伞兵营越境进入缅甸实施打击。



可以说,拉瓦特虽然没有经历过大规模战争,但也是从基层部队中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印军鹰派将领,他能发表出那些狂热言论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仅如此,他还先后去过新西兰惠灵顿(不是印度惠灵顿)国防参谋学院、美国莱文沃斯堡高级指挥培训班进修过,这也成为拉瓦特在印度陆军快速晋级的重要因素。



鉴于拉瓦特在印军出色的指挥才能,莫迪于2016年12月的最后一天,晋升拉瓦特为第27任印度陆军上将参谋长,成为印度陆军最高级将领,比他父亲当年的位置还高。

不过,印度陆军参谋长并非拉瓦特最高职位,3年后的印度首任国防参谋长才是他的最高官阶。



可能很多人不太了解,印度独立大半个世纪以来,拥有超百万规模的武装部队,却一直没有类似于总参谋部的统一领导机构.

印度海陆空三军建立了各自的行政管理和指挥体系,只设立军种参谋长作为军种部队的最高指挥官(相当于军种司令),受印度国防部直接领导。



▎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Rajnath Singh)


在所谓“文官治军”的英美、欧洲各国中,军方最高指挥官不叫司令,叫参谋长,受文官例如国防部长、军种部长指挥。

但是印度海陆空三军各自为战,缺乏专业的总参谋部协调机构,严重制约了印度联合作战的能力。

莫迪认识到印军指挥机构问题的存在,就决定设立一个新职位——国防参谋长。该职位与海陆空三军参谋长军衔一致,皆为四星上将(印度设有一星准将),但职权要高一级。



2019年8月15日,莫迪在印度独立日讲话中宣布设置国防参谋长一职。同年12月30日,担任了三年陆军参谋长的拉瓦特,被任命为印度首任国防参谋长。

拉瓦特成了统管印度海陆空三军的印军最高级将领。但他名义上还是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Rajnath Singh)的首席军事顾问,这和英国国防参谋长、加拿大国防参谋长、美军参联会主席的职权类似。



▎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Rajnath Singh)和国防参谋长比平·拉瓦特(Bipin Rawat)

拉瓦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强硬派,多次对中国、巴基斯坦等周边邻国发出威胁。不久之前,拉瓦特曾公开宣称,中国是印度的“头号敌人”,反华态度可见一斑。



游击队武装击落的?

现在,有些人猜测这架直升机是不是被印度的反政府武装打下来的?

应该说,可能性不大。



显然印度国内并不太平,而且非常危险,是具有反对武装势力最多的国家之一。

在印度内部除了纳萨尔武装,有代表性的还有东北部地区的阿萨姆邦游击队、旁遮普省的锡克教反政府武装,克什米尔地区的多支圣战组织也和印度军队打了几十年。



印度国内形形色色的独立武装多达成百上千个,组织人数总规模超过百万,在印度超过40%的国土上活跃,影响的人口超过1亿。

这些武装力量常年驻在易守难攻的山区,且精于游击作战,给印军围剿带来极大的困难。



印度29个邦就有24个邦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政府武装力量存在,就在这次失事的地方最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确还有极端分子的泰米尔纳德解放军。



但是,由于缺乏外部援助,这些武装的装备水平都停留在轻武器规模。要想搞到肩抗式单兵防空导弹,还太过于高级了一点。

而且拉瓦特乘坐的这架直升机,是即将抵达惠灵顿、抵达国防参谋学院时坠毁的。要是印度的反政府武装能在军事基地附近随意活动,那真是如入无人之境了。



总之,此前从未听说过类似事件。如果是真的,那真是反政府武装鸟枪换炮,上了一个台阶了。

但是,就在4天前的周末,印度东北部的那加兰邦(Nagaland)的蒙县地区(Mon district),至少有14名平民被阿萨姆步枪队(Assam Rifles)枪杀。



事发前,阿萨姆步枪队(Assam Rifles)收到情报指当地有武装分子行动。

12月4日晚上,一辆载有超过30名煤矿工人的卡车经过阿萨姆步枪队营地,士兵误认为是叛乱分子,选择了开火。结果当场有6人死亡。



消息传开后,5日下午数百名愤怒的民众聚集起来,包围步枪队营地,投掷石块及烧毁车辆,并与他们发生冲突。

没想到这批士兵仗着有枪,竟然又杀死8名平民。几名士兵也受到重伤,一名士兵因伤势过重死亡。



▎那加兰邦,意思就是那加人的地方。这里每年12月都会举行犀鸟节,节日以森林中的大型鸟类「印度犀鸟」命名,这是该邦最盛大的节日。


事发前,这里笼罩在犀鸟节的节日气氛中,处处洋溢着热闹与欢庆。然而,突如其来的枪响打破了节日氛围,血色开始蔓延。



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阿萨姆步枪队(Assam Rifles)是印度内政部行政控制下的六支中央武装警察部队之一。

其他五支部队包括中央预备役警察部队(CRPF)、边境安全部队(BSF)、印度-西藏边境警察部队(ITBP)、中央工业安全部队(CISF)和萨沙斯特拉·西马·巴尔(SSB)。

阿萨姆步枪队(Assam Rifles)的任务是与印度军队一起“维护东北部的法律和秩序”,并守卫该地区的印缅边境。该部队经批准的兵力超过63000人,除行政和培训人员外,还有46个营。



那加兰邦所在的印度东北部具有许多部落团体,这些部落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其中许多部落都发动了暴动,指责莫迪政府掠夺资源,而且还没有做任何事去改善当地人的生活。

有反抗就有镇压,因此当地的安全部队经常寻找有关叛乱分子的情报并给予打击。对此,印度“安全部队”在打击反叛组织时经常误伤那加兰邦无辜百姓。



印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 (Amit Shah) 表示,他对当地部落平民被杀的消息感到“痛苦”。

那加兰邦首席部长Neiphiu Rio表示,官方将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并惩罚有罪者。并且他认为,这起事件是“情报失误”导致的。

那加兰邦副首席部长兼内政部长Y Patton赶往蒙县,当地正在实施宵禁,局势才被镇压下来。



当地政府表示,将在纳迦遗产村所有地点以及犀鸟节的所有活动中,增加两分钟的默哀和祈祷环节,以 “哀悼和纪念蒙县的死者”。

官方说法“情报失误”无法平息民众的愤怒,这个悲剧在当地引起极大的民愤。那加部落呼吁所有部落哀悼无辜平民的丧生,并要求将印度军队迁出平民区。

“让世界知道我们的悲痛和哀伤,愿我们的声音能被世人所听到!我们将坚决反对《武装部队权力法》笼罩下持续的军事活动和杀戮”。



注意前面拉瓦特的简历,他先后担任过第11廓尔喀联队中印边境东段第5营营长、国家步枪队第33防区准将指挥官、步兵第19师师长、印东北部的迪马普尔第3军军长。



2015年6月在印度东北部担任第3军军长时,就曾经带兵镇压过那加部落的反政府武装。

对那加人来说,拉瓦特坠机身亡,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网编:睿文

鲜花(4)

鸡蛋(1)
3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网际谈兵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