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彩电一哥康佳受困 10年亏损72亿 频转让资产(组图)

新闻来源: AI财经社 于2021-10-28 7:51:5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AI财经社 程靓

编辑|杨洁

你有多久没有看电视了?可还记得昔日家喻户晓的康佳电视?

彩电巨头康佳的亏损仍在继续。10月27日,康佳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显示,第三季度公司营收为98.17亿元,同比下降20.04%,归母净利润为-2.12亿元,同比下降140.68%。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316.27亿元,同比增长6.13%,实现归母净利润-1.26亿元,同比下降120.54%。

而实际上,从2011年起,康佳就开始了连续扣非利润亏损,据统计,其10年累计亏损额已超过72亿元。

当年风光一时的“彩电一哥”已经落伍。而“三心二意”的康佳,并不再将业务的重心放在电视上。如今布局多元化发展近5年的康佳,已经涉足房地产、消费电子(彩电、白电、手机)、环保及半导体等领域。但似乎每一项新业务都不足以将康佳重新扶持上“一哥”的宝座。

“落魄”的康佳还回得去过往吗?

10年连续亏损



在今年三季度,康佳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双降。但实际上,康佳早就处于亏损状态之中。

此前,康佳曾在业绩预告中解释,期内受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市场竞争愈加激烈、国内消费疲软、海外疫情持续影响出口业务等因素影响,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下滑,并产生了一定额度的亏损。而去年同期,康佳卖掉了东莞康佳投资有限公司51%的股权,产生收益约9.28亿元,而在2021年第三季度不含类似大额非经常性收益。

但这也意味着,如果没有这一收益,康佳去年同期的数据也不会好看。

在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中,数据显示,康佳实现营收218.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46%,归母净利润为0.85亿元,同比下降了9.77%。不过,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后,康佳亏损了7.1亿元。

再往前看两年年,2020年康佳归母扣非净利润为-23.68亿元,2019则是-18.76亿元。而从最新发布的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来看,康佳的亏损还在持续。

非经常性损益与公司主营业务无直接关系,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会更真实地反映公司正常的盈利能力。实际上,为了生存下去,从2017年起,康佳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处理旗下的资产。

在2017年,康佳就挂牌转让了旗下映瑞光电科技(上海)有限公司22.935%的股权,以及昆山康佳电子有限公司51%股权,还转让了多套房产。2018年,康佳转让安徽开开视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昆山康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部分股权,获得收益9.27亿元。今年9月,康佳又卖掉重庆程达置业有限公司33%的股份,来回笼部分资金。

彩电一哥落伍



十几年前,康佳曾是风光无两的彩电巨头。在2000年的上半年,康佳总资产就已经高达近90亿元,与长虹、TCL和创维同为国内彩电四强。2003-2007年,康佳连续5年蝉联彩电销售榜首,在当时的彩电市场是当之无愧的“一哥”。

提到康佳的辉煌,必然离不开当年康佳的“一把手”陈伟荣。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的陈伟荣,与创维创始人黄宏生、TCL创始人李东生都是大学同窗,三人曾并称为“华工三剑客”。

“理工男”出身的陈伟荣凭借自身技术优势和艰苦奋斗,一路从一名普通的技术职员做到了康佳集团的总裁,带领康佳实现由收音机、录音机向电视机的成功转型。1992年,康佳A、B股股票同时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1999年,康佳彩电产量超越长虹成为“电视一哥”。

不同于其他三强品牌,注重技术研发和创新的陈伟荣赋予了康佳天然的技术优势。据悉,在康佳发展之初,陈伟荣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就砸了数亿元,康佳也因此屡屡在彩电技术创新上斩获全国第一。那时候,不少人家都以拥有一台康佳电视为荣。

但在2001年初,当康佳如日中天之时,陈伟荣突然辞职,引发业界热议。令人惊讶的是,7年后陈伟荣又携主营多层陶瓷电容器(MLCC)和亿通手机的宇阳控股登陆港交所。当陈伟荣被问及当年为何突然隐退时,他淡然表示,“已实现上任时所承诺的销售额过百亿元目标,更进一步能力难及,也想亲身创业以挑战自我。”

更让人预料不到的,在陈伟荣离开几年后,康佳便迅速跌落神坛,陷入了长达十年的亏损挣扎。

随着经济高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开始不断提升,电视技术也不断革新,电视经历了从黑白到彩色、从“大盒子”到超薄的变化。2004年的液晶电视的兴起带来了一波彩电行业的震荡。而随后互联网电视的崛起,更是直接颠覆了传统的家电市场,对彩电行业进行了大洗牌。

转折发生在2012年,乐视网凭借超级电视的低价营销跻身彩电市场。随后,小米、看尚、微鲸、PPTV和暴风等多家互联网电视品牌纷纷入场,彩电行业的命运就此被改写。

在此次竞争中,传统彩电基本都遭受了不小的冲击,但对于康佳的影响似乎更为严重。根据洛图科技《中国电视市场品牌出货月度追踪》报告显示,2020年,国内市场本土品牌销量前四是小米、海信、创维和TCL,而昔日的彩电大王康佳已经退出了第一梯队,掉到第六。

实际上,在之前转型液晶屏的竞争中,康佳已经错失了一次时机。彼时的康佳正决定正式进军地产开发,并通过了成立康佳房地产开发投资公司的议案。“三心二意”的康佳不仅由此错过了液晶电视风口,其跨行地产的选择也为后来康佳与控股股东华侨城集团之间的利益冲突埋下隐患,并在2015年引发了公司的股东纷争。

从2015年5月开始,围绕康佳董事会席位,中小股东和大股东华侨城展开了明争暗斗。先是中小股东提名的候选人“逆袭”董事会,不料仅仅4个月后这些人选就悉数离职、华侨城就重掌大权。在此过程中,康佳的高管也频繁变动。自从陈伟荣隐退后,康佳高层走马换将便成为常态,但在2015年-2016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有6位集团管理层、1位董事局主席和1位监事宣布辞职。

这也成为康佳电视业务彻底掉队的一道分水岭。

“康佳掉队的原因很复杂,除了家电大环境洗牌外,还有比较重要的是,频繁变动的管理层所带来的战略摇摆。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公司发展的持续性和稳定性。”家电分析师刘步尘曾在采访中指出。

在2015年的年报中,康佳曾直言公司管理层的频繁更迭对员工凝聚力、产品规划战略及经营效率都带来了较大冲击。数据显示,2015年公司亏损达12.57亿元,创下当时康佳亏损额的历史记录。而缺乏资金的支持,康佳曾经引以为傲的研发也败下阵来。

财报显示,在2016年上半年,康佳所投入的研发资金仅有0.88亿元,同比下降了15.56%。而此时同为老家电的长虹研发投入是6.59亿元,是康佳的7倍多。研发投入的锐减,不仅意味着康佳失去了曾经的创新优势,还意味着在竞争白热化的家电领域,继续吃老本的康佳随时都有被替代的可能,更不必说排上名了。

康佳落伍,创维、TCL和海信在彩电市场上形成了“鼎立”局面。但此后,康佳并没有全力在彩电业务上进行追赶,而是开始了一系列“多元化”布局。在2019年,康佳彩电在康佳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仅为14.8%。

多元布局仍难翻盘



2017年初,康佳集团实施了企业历史上用人机制改革破冰,首次对外公开选聘高管。38岁、毕业于四川大学高分子材料与工程专业的周彬脱颖而出,担任康佳新总裁。周彬上任后,康佳也启动了以“跨越式发展”为导向的转型升级战略。

康佳实际上很早就开始“追风口”了。2014年,康佳就提出要做“中国第一个智能电视互联网运营平台”,比起乐视来,也没有晚上多少;它也早早就启动了在手机产品上的布局,2017年康佳推出的首款全面屏手机康佳S5,还搭载了锤子Smartisan OS系统。

而到了2018年,康健正式构建起“一个核心定位、二条发展主线、三项发展策略、四大业务群组”的发展战略。

具体而言,即以科技创新为驱动的平台型公司的核心定位,坚持“科技+产业+园区”的发展方向和“硬件+软件、终端+用户、科技+投控”的发展模式,以改革、转型、升级为策略,着力构建产业产品业务群、科技园区业务群、平台服务业务群和投资金融业务群四大业务群组。

康佳的“多元化”布局方向之广泛,令人眼花缭乱。

康佳开始双管齐下黑电和白电业务。在围绕AI、5G和8K等科技纵向发力的同时,康佳也通过收购新飞电器和英国倍科常州工厂布局白电领域。

2018年,康佳还合资成立了康佳环嘉(大连)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开展再生能源业务,进入环保领域。在这一年,康佳还提出了要布局半导体设备和半导体材料,成立了康芯威公司,正式开始研究芯片。2019年12月,康佳的首款存储主控芯片实现量产,并在当月销售完成了首批10万颗。

在今年,康佳又开始“追风”锂电领域,计划收购海四达和明高科技。

不久前,康佳还发布了参与竞拍土地使用权的公告。公告称,根据“科技+产业+园区”的发展战略,康佳集团拟由西安飞和房地产公司在董事局审批通过的授权范围内参与竞拍西安国际港务区约304.6亩住宅用地的土地使用权;此次竞拍将有利于加强本公司在西部地区布局,推动公司高质量发展。

目前,康佳已拥有消费类电子、工贸、环保、半导体四大业务板块。其中的工贸业务主要是围绕本公司传统主营业务中涉及的IC芯片存储、液晶屏等物料开展采购、加工及分销业务。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工贸业务营收占比最多,为55.87%,但这一部分传统业务也是利润微薄,毛利率仅为0.86%;彩电业务和环保业务则分别占比14.63%和12.49%。而在上半年,康佳的半导体业务营收只有2.41亿元。

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整体毛利率为4.6%,同比下降了36.4%,低于20.1%的行业平均水平。

多元化的康佳,看来还并没有摸清楚自己将来要走的路。

彩电卖不动了

根据奥维云网数据,截至2021年9月,我国彩电销售量达到了301万台,但同比下降近15%。同时到今年9月,我国彩电零售的规模已经连续7个月下降了。且在目前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形势下各家彩电开始纷纷提价,整个行业均价在前9个月累计增长近40%。

可以看到,在移动互联网科技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彩电开始“卖不动”了,市场正在逐步萎缩,让位于更即时轻便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据悉,在2017年国内彩电市场总规模就萎缩了6%。而在2021年中国年轻人居家生活调查报告中,电视更是以25%的高占比成为年轻人搬家最倾向优先丢弃的家电。

从多元化布局来看,康佳其实还算跟上了队伍。但令人担忧的是,这一系列变革并未替康佳成功“翻盘”,反之,支撑多元化发展背后攀升的成本,使得康佳开始以不断地变卖资产来填补业绩。

刘步尘对AI财经社表示:“康佳选择多元化转型是正确的,也符合当前家电发展的大趋势。基本都在转型,因为家电发展已经到顶了,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再走老路只会越来越难。但康佳的主要问题在于,目前进入的新业务基本都还在培育期,还没有到收获期,所以很大可能投入的产业都只贡献营收,而没有贡献利润。”

不过,同样在多元化转型的老牌家电TCL却已实现了业绩股市的双丰收。2020年下半年以来,TCL深入推进"AI x IoT"战略,8月剥离了电视机的ODM代工业务,9月并表了智能移动业务,扩宽业务赛道。目前,TCL业务体系涵盖TCL智屏、互联网业务、智能移动及连接设备和智慧商显及智能家居业务。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209.3亿元,同比增长148.3%,实现归母净利润91亿元,同比增长349.44%。

“一方面,转型的路径不同决定了转型的效果不同。相较于康佳,TCL更多是相关多元化转型,即基本转向与家电相近的行业,这更拿手一点,但康佳撒的网更大,很多领域其实是很陌生的;另一方面,康佳自身的历史包袱太重,错失了几次转型的机会,同时受自身体制束缚也没有TCL‘壮士断腕’的决心。”刘步尘说。“未来的康佳很大可能逐步开始‘收网’。因为在一些领域的投入可能是无效的,资金过度分散也很难培育出拔尖的业务。而康佳也需要做减法,同时更需要做减法的魄力。”

康佳集团总裁周彬对康佳的多元化转型曾提出目标:在2020年实现营收600亿元,培育3个营收过百亿的新产业,打造1至3个新的境内外上市公司,2022年完成营收1000亿元。而在2020年,康佳集团全年实现营业收入为503.52亿元,并没有完成这个目标。目前看来,康佳要完成2022年的营收目标,也仍然是个难题。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