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华媒:班农被指控藐视国会,行政特权救得了他吗(组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1-10-25 23:01:0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21年10月21日,美国国会以229票对202票的结果,通过了认为特朗普的前助手——史蒂夫·班农涉嫌藐视国会的决议。此后,这一案件将被提交给司法部,决定是否起诉班农。这也意味着,一场长达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法律战很可能即将打响。

根据一些证据显示,班农很可能参与了1月6日国会暴乱事件之中,但他如今却以“行政特权”为挡箭牌,声称不需要配合国会委员会的调查,因此激怒了委员会。班农的遮遮掩掩,不仅令他本人,也让其背后的特朗普显得越来越可疑。

然而,班农目前面临的“藐视国会罪”由于程序冗长,却一直被视为一种“警告”而非真正的诉讼。而与此同时,对于身为特朗普非正式顾问的班农究竟能否同样享有“行政特权”这一问题,美国法律界也陷入了激烈的争议之中。

班农为何与国会暴乱有关?

2021年1月6日,大量特朗普支持者冲入美国国会抗议选举结果,造成了致命的暴乱事件,令全美国震惊。在此之后,国会方面成立了众议院委员会以调查暴乱背后的前因后果,特朗普本人自然受到了“重点照顾”。与此同时,受到调查的还有他的前助手班农。



2017年,班农参加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图源:Michael Vadon,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委员会认为,班农掌握了想阻止拜登胜选计划的重要信息,而班农此前与特朗普的谈话也证实,他督促特朗普将精力集中在1月6日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委员会多次引用班农在1月5日的广播节目中发表的言论:“一切都会在明天发生”。这表明班农对第二天发生的极端事件有着一些预知。

然而,在受到委员会调查后,特朗普开始指示班农等人不要回答调查中的问题,以试图阻止委员会的工作。尽管班农早就收到了委员会寄来的传票,要求他出庭作证,但班农的律师罗伯特·科斯特洛则在本月通知委员会,称班农不会遵守这一传票,因为特朗普认为班农可能受到行政特权的保护。

班农拒绝配合的态度,令委员会震怒无比。其中,委员会副主席,怀恩明州共和党众议员,前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女儿丽兹·切尼表示,班农和特朗普的试图搬弄特权的现象表明,他们的确“亲自参与”了当天活动的策划和执行。丽兹提到:“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



丽兹·切尼与其父亲。图源:Office of Representative Liz Cheney,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而委员会主席本尼·汤普森则强调:“班农先生在完全藐视我们的传票方面是孤立无援的。他的行为不可接受,因为这个国家的人不论多么富有和强大,他都无法凌驾于法律之上。班农先生这样的藐视,将会鼓励其他人和他走上相同的道路。”

不过,委员会所做的并非只是动动嘴皮子。10月19日,委员会认为班农的举动涉嫌“藐视国会”,并将以这一罪名起诉班农。很快,众议院也通过了这一决议,并将案件正式递交给了司法部。

近年来,尽管司法部并未对其他藐视指控采取行动,但司法部早就暗示,在某些情况下将会提出相关诉讼。上周,拜登已经同意,称司法部应当起诉那些抗拒传票的人。而此后,司法部长加兰德也称:“司法部将完全依据相关事实和法律,对所有案件作出独立的决定”。

什么是藐视国会罪?


“藐视国会罪”最早来源于英国的“藐视议会罪”。在实行议会制政府的国家中,“藐视议会”是妨碍立法机关执行器职能,或妨碍任何立法者履行其职责的罪行。在此后,英联邦下的澳大利亚与加拿大等国纷纷确立了这一罪名。

美国在建国之初,也同样学习了大量的英国立法,其中就包括“藐视国会”。早期的美国国会对许多个人都发过藐视传票,例如1795年的罗伯特·兰德尔,此人试图贿赂南卡罗来纳州议员威廉·史密斯;1800年的威廉·杜安,这名报纸编辑拒绝回答参议院提出的问题;还有1812年的纳撒尼尔·朗萨维尔,此人向新闻界发布了敏感信息。

随着时代的进步,藐视国会罪得到了进一步的确立。1857年,国会方面颁布了法律,将“藐视国会”定位针对美国的刑事犯罪。在1917年的马歇尔诉戈登案时,最高法院指出,尽管联邦宪法并未规定国会有权裁定个人藐视,但这属于国会的隐含权力,否则国会将无法有效履行其职责。



Photo by Harold Mendoza on Unsplash


总体而言,“藐视国会罪”分为三种。目前委员会对班农提出的刑事藐视,是指任何因藐视国会而被定罪的个人,都可能会被判处罚款或是1至12个月的监禁。

另一种则是民事藐视。与刑事藐视不同的是,民事藐视会导致国会要求司法部门执行国会传票。换言之,国会将寻求联邦法院以民事的方法解决问题,指出此人在法律上有义务遵守传票。

在三者之中,最严重的是“固有藐视”。国会可以告知众议院或参议院的警卫长,使其亲自拘留或监禁被指控藐视的人,直到此人尊重国会的要求为止。这一程序最后一次被使用时是1934年的航空邮件丑闻期间,前航空商务部助理部长威廉·麦克拉肯被参议院警卫长切斯特·朱尼亲自逮捕。

有趣的是,由于当时国会根本没有考虑过犯人该关在哪里,导致抓捕了麦克拉肯后的朱尼居然面临着“抓了犯人却无处关押”的尴尬处境。最后,可怜的朱尼只好先把麦克拉肯带回了自己家过夜。



1934年的麦克拉肯。图源:Bain,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第二天,国会出钱在华盛顿特区的威拉德酒店订了个房间,将在朱尼家当“房客”的麦克拉肯送了进去,才让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告一段落。

而纵观当代美国历史,从特朗普,到其司法部长巴尔,甚至是1975年的国务卿基辛格,都曾受到过国会或是某些委员会的藐视指控。然而,由于起诉藐视的程序一般都极为漫长,甚至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因此导致这个过程很少真正出现,也很少有人真的会因此坐牢。

这使得藐视逐渐成为了国会的一种警告方式,或者可以称作国会“维持尊严”的一种方式。



1974年发表演讲的尼克松。图源:The Nixon library,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1974年水门事件期间,司法委员会曾发出了两份传票,要求尼克松提供水门事件相关的谈话录音。在尼克松拒绝后,国会曾经考虑过是否要起诉尼克松藐视国会,因为其在弹劾辩论期间拒绝遵守传票。不过,随着尼克松最终退缩并辞职,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

而上一次与藐视国会罪相关而入狱的人,则是环保署官员丽塔·拉威尔。1983年,众议院以全票赞成的结果裁定其藐视国会和作伪证。但即使最后这一案件被提出诉讼,最终拉威尔也只是被判有伪证罪,藐视国会罪并没有成立。

至于特朗普时期的司法部长威廉·巴尔遭到指控,则是因为2019年,他拒绝向国会提交特别检察官穆勒撰写的“穆勒报告”的完整版。不过,他也并未付出任何代价,直到2020年底特朗普离任前,巴尔选择了辞职,使得这一案件不了了之。

班农能否被定罪?行政特权救得了他吗?

尽管国会已经通过班农的“刑事藐视”,但一切都远远没有结束。可以看出,藐视国会罪虽然是众议院惩治拒绝合作的证人为数不多的工具之一,但这一罪名本身许多定义上较为模棱两可,加上处理时间实在过长,使得其威胁度大大降低。

但除了“刑事藐视”之外,国会可能也的确没有其他办法了。根据此前提到的三种藐视,使用“民事藐视”同样拥有着进展漫长的问题,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众议院曾尝试过多次民事藐视,但法律程序进展仍然十分缓慢,很多僵局需要数个月甚至数年才能解决。

而使用“固有藐视”,也就是直接派遣国会警卫长抓捕班农由于过激,因此不太可能会被国会再度采纳。不过,几名委员会成员还是表示,尽管众议院律师认为这会引发极端冲突,但他们还是将“固有藐视”方案留着备用:“80年来从未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但现在,也许我们是时候重新审视它了。”



1月6日国会山前的特朗普支持者们。图源:TapTheForwardAssist,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与此同时,班农与特朗普是否可以将行政特权拿来当“挡箭牌”,仍然处于争议之中。

行政特权是总统根据宪法所拥有的一项权利,被用来防止立法和司法部门获得某些行政部门的内部信息,尤其是涉及总统和其高级助手之间的机密通信。不过,行政特权并非绝对权力。在1974年水门事件中,最高法院就维持了要求尼克松交出在白宫椭圆办公室录音的命令。

在委员会调查国会暴乱问题时,特朗普了提出诉讼,试图阻止白宫披露与他在国会暴乱中的行动和沟通有关的文件,并指出这涉及到行政特权,必须保密。需要注意的是,身为前总统,尽管法院可能会比现任总统更容易忽略他的主张,但特朗普仍然有权援引行政特权。

而对于特朗普的行政特权要求是否有效,目前还处于争议之中。由于总统保密权和国会调查权之间的宪法界限极其模糊,因此从历史上来看,这类争端通常只能通过妥协,而非司法裁决来解决。

同样,对于班农来说,他能否享有行政特权也并不清楚。因为自班农2017年离开白宫以来,他一直就没有再担任过行政部门官员。如果对班农的任何藐视调查演变成法律诉讼,那么这将会引发一个新的法律问题,即:行政特权的主张。是否或是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扩展到总统与政府以外的非正式顾问之间的沟通。

不过,委员会在小组报告中写道:“没有合理论据认为,班农先生与总统在1月6日的沟通是可以主张特权的事例。此外,委员会相信没有任何行政特权主张,能够阻止班农提供他在1月6日与总统之间的沟通证词。”



2019年的特朗普。图源:The White House from Washington, DC,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同时,许多民主党人担心,由于法律程序的拖延时间过长,假如民主党2022年失去国会的控制权,那么调查将会毁于一旦。但杜克大学法律专家格里芬指出,即使调查委员会在2022年选举后解散,刑事藐视的指控仍然会继续进行。

虽然案件仍然纠缠不清,并很可能将被拖延,但确定的是,班农遮遮掩掩的行为,正在令他和特朗普的疑点越来越多。而若是“放走”了班农,委员会可能永远也无法得出国会暴乱的真相,国会的尊严亦将会毁于一旦。

正如前联邦检察官,曾参与政府针对能源巨头安然案件的萨姆·布尔所说的:“如果这样的行为都得不到回应,那么以后,还会有谁去遵守国会的指令呢?”

参考资料:

https://www.cnn.com/2021/10/14/politics/criminal-contempt-of-congress-january-6-committee-explainer/index.html

https://www.reuters.com/world/us/whats-stake-trump-allies-facing-contempt-congress-2021-10-14/

https://apnews.com/article/steve-bannon-donald-trump-joe-biden-lawsuits-capitol-siege-ae89c4e35695efe3cd10b1256eb989a8

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congress/what-contempt-congress-5-key-questions-n1003411

https://www.nytimes.com/2021/10/19/us/politics/steve-bannon-contempt.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1/10/21/us/politics/bannon-contempt-jan-6-subpoena.html

https://www.law.cornell.edu/wex/contempt_of_congress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1/10/19/jan-6-commission-steve-bannon-criminal-contempt-516233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0)
1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