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斯坦福研究称新冠轻症或与之前得过冠状病毒感冒有关

新闻来源: cnBeta 于2021-08-20 13:19:4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据外媒报道,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在症状较轻的COVID-19患者中,他们比病情较重的患者更可能有以前被类似的、毒性较低的普通感冒冠状病毒感染的迹象。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的一项研究暗示,如果COVID-19患者的免疫系统的某些细胞“记得”以前与季节性冠状病毒的接触(这些冠状病毒导致了约四分之一的儿童普通感冒),那么他们的症状可能会比较轻。



科学家们总结说,如果这些免疫细胞已经遇到了SARS-CoV-2冠状病毒(导致COVID-19的冠状病毒),那么它们就能更好地迅速动员起来对付它,因为它们已经遇到了更温和的“表亲”。

这些发现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一些人,特别是儿童,似乎比其他人更有能力抵御SARS-CoV-2的感染。它们还可能使研究人员有可能预测哪些人可能会出现COVID-19的最严重症状。

有关的免疫细胞被称为杀伤性T细胞。7月1日在线发表在《科学免疫学》上的这项研究表明,从病情最严重的COVID-19患者身上提取的杀伤性T细胞表现出较少的迹象,即以前曾与导致感冒的冠状病毒发生过“冲突”。

有关COVID-19免疫力的讨论往往集中在抗体上--在病毒能够感染脆弱的细胞之前能够“锁定”蛋白质。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斯坦福大学免疫、移植和感染研究所主任、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Mark Davis博士说,但是抗体很容易被“愚弄”。Davis是该研究的资深作者。

Davis说:“病原体进化得很快,并‘学会’从我们的抗体中隐藏它们的关键特征。”但T细胞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识别病原体,而且它们很难被“愚弄”。

我们的细胞都会“发布”关于其内部状态的实时报告,方法是定期将它们最近制造的每种蛋白质的一些样本锯成称为肽的小块,并将这些肽显示在其表面供T细胞检查。



记忆T细胞

当杀伤性T细胞的受体注意到细胞表面有一个不属于那里的肽--例如,它来自一个入侵的微生物产生的蛋白质--T细胞就会“宣战”。它大量繁殖,它的无数后代(它们的受体都以相同的肽序列为目标)“火力全开”,摧毁任何携带这些预示着细胞被致病微生物入侵的肽迹象的细胞。

一些原始杀伤性T细胞的无数子细胞进入一个更平和的状态。这些"记忆T细胞"表现出更高的敏感性和超长的寿命。它们经常在血液和淋巴中存活数十年,如果它们与产生它们的T细胞扩张浪潮的肽相遇,就会随时准备行动起来。这种准备工作可以为扼杀以前遇到的病毒或“近亲”的病毒节省宝贵的时间。

随着大流行病的发展,Davis思索道:“很多人得了重病或死于COVID-19,而其他人则四处走动,却不知道自己感染了 COVID-19。为什么?”

为了找出原因,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博士后Vamsee Mallajosyula,首先确认SARS-CoV-2的一些序列与四种普遍的冠状病毒株中的一种或多种的类似部分有效地相同。然后他组建了一个由24个不同的肽序列组成的小组,这些肽序列要么是SARS-CoV-2制造的蛋白质所特有的,要么也在一个或多个(甚至所有)季节性毒株制造的类似蛋白质上发现。

研究人员分析了在COVID-19大流行开始之前从健康献血者那里提取的血液样本,这意味着他们从未遇到过SARS-CoV-2--尽管许多人可能已经接触过普通感冒冠状病毒毒株了。科学家们确定了靶向小组中每个肽的T细胞的数量。

他们发现,未接触过SARS-CoV-2的人针对与其他冠状病毒共享的肽的杀伤性T细胞比针对只在SARS-CoV-2上发现的肽的杀伤性T细胞更有可能增殖。Davis说,针对这些共享肽序列的T细胞以前可能遇到过一种或另一种较温和的冠状病毒菌株--并在反应中增殖了。他补充说,这些杀手T细胞中有许多处于"记忆"模式。

Davis说:“记忆细胞是迄今为止在传染病防御中最活跃的细胞。它们是你想要拥有的东西,以抵御反复出现的病原体。它们就是疫苗要产生的东西。”

Davis表示,杀手T细胞的受体以SARS-CoV-2特有的肽序列为目标,在接触到病毒后必须经过几天的增殖才能达到速度。他说:“失去的时间可能是从未注意到你有一种疾病和死于这种疾病之间的区别。”

为了测试这一假设,Davis和他的同事转向了COVID-19患者的血液样本。他们发现,果然,症状较轻的COVID-19患者往往有很多针对SARS-CoV-2与其他冠状病毒毒株共有的肽的杀伤性T记忆细胞。病情较重的患者扩大的杀伤性T细胞数量主要是那些通常针对SARS-CoV-2特有的肽的T细胞,因此,他们对病毒的反应可能是从零开始的。

Davis说:“可能是严重的COVID-19患者没有被感染过,至少最近没有被较温和的冠状病毒株感染过,所以他们没有保留有效的记忆杀伤性T细胞。”

Davis指出,导致感冒的季节性冠状病毒株在儿童中很常见,他们很少发展成严重的COVID-19,尽管他们和成年人一样有可能被感染。

他说:“流鼻涕和打喷嚏是日托环境的典型特征,冠状病毒引起的普通感冒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在美国,多达80%的孩子在出生后的头几年里接触到了这种病毒。”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0)
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健康人生】【运动健身】【女性频道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