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疫情下的泰国,连大象都失业了!一片萧条(组图)

新闻来源: 华商韬略 于2021-08-08 11:13:0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一个实体疲弱的经济体悲剧。比起疫情,高失业率更让这个中国人热衷的旅游胜地焦虑。

持续的疫情让旅游业遭重创,已经致使600万泰国人失业。城市街道上,大量的商店关闭;动物园里的大象无人喂养;有人交不出房租,不得不带着孩子露宿街头。

往日喧嚣繁华,如今却是萧条一片。



去年4月,泰国清迈的11头大象,从各个象园集结,踏上了归乡之路。

它们要回到距离清迈150公里的出生地湄曾县,因为没有足够的经费运送,大象只能步行回家。风餐露宿,走了五天四夜。

大象们已经离家二十多年。这期间,它们在清迈的象园里生活,日常就是扭动着庞大的身体,在游客面前卖力表演。

因为疫情,游客骤减,经营者无法负担租金与大象的日常开支,大多数象园已经关闭,大象也因此失业。

然而,不用再工作,对这些大象来说,却不算是一个好消息,它们已经被人类驯服太久,早已失去了野外生存的能力,回归自然以后,未必能够生存下来。

但它们别无退路,即便留在公园里,也会因为没有食物而饿死。

而这样的大象,泰国有3700头。

不过,泰国人已经没有精力管大象了,毕竟自己吃饭都成问题。

7月4日,数千名泰国失业者整齐划一地盘腿坐在芭提雅海滩。受疫情影响,大量店铺关闭,他们没有工作,只能坐在海滩等待好心人的施舍。

▲等待救助的泰国民众来源:泰国中文网

这个曾经挤满中国游客的海滩,在旺季的时候总是人潮涌动:紧靠海滩的购物中心里,泰国导购说着不太熟练的中文;街道上,精瘦的男子拉着载满游客的人力车;红灯区夜夜笙歌,人妖表演的舞台下喝彩不断。

如今,原本繁华的街头已经看不到游客的踪影,水果摊上也撤掉了中文招牌。

没有了游客,对这样的旅游城市是致命的打击。

泰国600万人面临失业或找不到工作的窘境,占泰国总人口数的十分之一。失业者大多来自旅游行业,餐饮、购物、航空运输等行业受到的影响最严重。

泰国旅游局预测,今年的国际游客可能只有100万人次,国内游客将下降到5000万-6000万人次,与疫情爆发之前相比,收入下降了74%。

重重困境下,经济压力已成为了2020年泰国自杀的前三大原因之一。

因为交不起房租,泰国一位41岁的母亲带着五个小孩露宿街头,丈夫患癌症,已经回乡治疗。她原本在汽车站前卖饮料,失业后被房东赶出出租屋,只好在街边的一把大伞下铺了些被褥,艰难度日。

经济的影响直接传导到了货币。自今年以来,泰铢兑美元汇率已下跌超过10%。疫情之前,泰铢是亚洲最稳健的货币,但目前它却成为“2021迄今为止表现最差的货币”。

泰国政府不得不尝试重新开放景点。今年7月,泰国在普吉岛启动了一项“沙盒”试点计划,游客可以在不隔离的情况下,前往普吉岛旅游。

政府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挽救旅游业,然而尝试并不顺利,开放普吉岛一周之后,当地新增病例已达27例。

风雨飘摇中,泰国正面临着疫情与经济的双重考验,而如今这一切,源于40年前的一个决定。



1961年,泰国素林府第一次举行了训象表演,素林府位于泰国东北部,盛产大象和丝绸。在当地,大象是人们最信任的伙伴,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头大象。

训象表演中,表演者们换上了战士服装,大象们全都身穿赛服,在不大的球场上,重现古代骑象打仗时的场景。

那次活动吸引了四方游客,泰国民众第一次意识到旅游所能带来的收益,政府开始将重心向旅游业倾斜。

那之后,泰国在纽约、伦敦、法兰克福、巴黎等地区开设了12个办事处,用于宣传旅游资源。训象表演也成了素林府一年一次的盛大活动。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泰国政府将旅游业纳入国家经济发展的五年计划中,每年用于投资景点开发的资金越来越多。八年间,泰国旅游局举办了70多次大型民族传统旅游活动。

1981年,旅游培训学院成立,专门为饭店宾馆和旅行社培养专业人才,泰国的主要大学里,也都增加了旅游专业。一时之间,旅游成了泰国学子心目中的朝阳行业。

旅游为泰国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泰国经济学家研究认为,每9个外国旅游者,就能为一个泰国人提供就业机会。

1987年,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60寿辰,借此契机,泰国打出“访问泰国年”的旗号,在全国各地举办了多场旅游活动,那年泰国接待游客348万人次,创下了198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次年,泰国又如法炮制,举办了“泰国工艺品年”。

阳光、海滩、美食,勾勒出游客对泰国的共同印象,泰国很快成为中国的热门出行地。对那时的中国人来说,出境游等同于新马泰,去泰国走了一圈,在亲戚朋友面前是件风光事。



旅游业的迅速发展,让泰国人均收入飞涨。1987年,泰国国际贸易赤字为4600万泰铢,而当年旅游收入为5000.024万泰铢,旅游收入填补了贸易赤字。

依靠旅游业,一座座高楼大厦在泰国拔地而起。

白天,游客们在海滩上沐浴阳光,在大皇宫下拍照打卡,景区外面,每走几步路就能看见卖盐水菠萝的老人。

到了夜晚,芭东海滩摇身一变,向世人展现着纸醉金迷的一面,世界各地的游客穿着异域风情的服装,在酒吧里品尝着醉人的美酒。

位于泰国首都的廊曼机场,在旅游业的带动下,从普通机场一跃成为东南亚最大的航空港之一。这里的航线通往32个国家,平均每周有888架飞机会从这里降落。

一次次的旅客运送之中,泰国旅游业与农业、制造业一起,成为泰国的三大支柱产业。

2019年,泰国每日接待国际游客可达14万人次,旅游创收1.9万亿铢,占泰国GDP总值的18%,入境泰国旅游的总人数为3949万人次。

近四千万人中,每4人里就有一名中国人。

▲2019世界旅游排行榜来源:泰国投资网

在这一年,泰国旅游业已然迈向世界领先地位,因旅游带来的总收入排名位居世界第四,仅次于美国、西班牙、法国这三个发达国家。

繁荣深处,也悄然埋下隐忧。



2019年4月,泰国普吉岛动物园里一头三岁小象去世,小象生前的工作,是在动物园里跳舞供游客观赏。

长期腹泻,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加上高强度的表演,小象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在一次表演中,它的两条后腿被压断。三天后,小象带着折断的双腿去世。

小象的非正常死亡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当地的有关部门称,如果动物园申请,他们将会重新获得一只幼象。

一部名为《黑象》的纪录片,被泰国网站长期列为禁片,影片在九分钟里揭露了大象旅游业的残忍。

▲《黑象》纪录片

大象的脊柱是它们最脆弱的地方,一只成年大象最多可以承担150公斤的重量4小时,但在景区中,大象一天的工作时间远超4个小时,还需要同时载两个人。

为了让大象更好地适应表演,在训练时,它们的四肢会被铁链锁住,驯象员用特制的铁钩,不停地鞭打它们的背部。长期的高压训练中,大象的眼睛不再闪闪发光。

和大象表演一样,因旅游业崛起而产生的畸形行业,还有泰国人妖。

泰国人妖起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驻扎在泰国的美国大兵时常需要特殊服务,一些家中没有女孩的父母,就会把男孩送去变性,用来赚美军的钱。变性人不会怀孕,因此更受市场欢迎。

到了现代,泰国发现人妖可以用于招徕游客,便出现了成规模的人妖表演剧场,表演团队赚得盆满钵满,便有越来越多人开始从事这门生意。

人妖的寿命很短,一般只有四五十年。成为人妖的男孩,大多来自贫困家庭,他们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变性,度过短暂十几年绚烂的表演期后,就只能凄惨地步入晚年等待死亡。

随着旅游业的蓬勃,泰国的色情业也泛滥成灾。

泰国红灯区遍布全境,除了泰国当地,许多的外籍性工作者涌入泰国,导致各种传染病在国内蔓延。截至2016年,泰国共有近44万人感染艾滋病;2017年一年,泰国就新增了6000名艾滋病患者。

更致命的是,旅游业导致的社会发展严重不平衡,越来越多的人放弃农业,转而从事与旅游相关的职业,很多土地被荒废了。

数据显示,在清迈,有82.5%的人从事贸易、手工业等其他旅游相关的职业,从事农业的人只占了17.5%。

泰国依靠旅游业不断变得富有,但也因长期将重心放在旅游业而导致其他产业停滞不前。

一个经济结构健康的国家,应当是科技、工业领域占据较大比重,旅游占3%-5%,而泰国旅游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比一直维持在20%左右高位。

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来。

过于依赖旅游业的泰国,最终还是付出了代价。在疫情一波接一波的考验下,旅游业发展带来的红利消失殆尽,泰国经济在疫情面前不堪一击。



泰国的另一面镜子,是新加坡。

泰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常被放在一起,并称为新马泰,是东南亚三个热门旅游国家。但和泰国与马来西亚不同的是,新加坡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进入了发达国家行列。

新加坡曾经是亚洲最穷的国家之一。1960年,新加坡的人均GDP只有500美元,而在35年后,这一数字就翻了50倍。

1959年,李光耀决定对新加坡进行经济改革,摆脱单一的转口贸易经济结构,开始大力发展工业。

新加坡位处马六甲海峡,是欧洲、非洲、中东等国家贸易的必经之地,那时候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转口贸易。转口贸易给国家带来了繁荣,但其只是作为中转站,缺乏经济根基,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

因此,新加坡开始了艰难的经济转型之路。

新加坡一边吸纳外资和引进技术、建立大型工业园,一边拓展海外市场,与其他的亚洲国家逐步拉开距离,进入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

随后,新加坡以造船、炼油等资本密集型产业为主,贸易、金融、旅游等服务行业为辅,多线发展,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新加坡就成了世界上重要的亚洲新兴工业园。

疫情期间,全球经济陷入混乱,但新加坡经济却表现稳健,还被评为“全球最具竞争力以及最具商业投资的国家”。多类型海外投资涌入,腾讯、阿里、戴森、字节跳动等企业都在新加坡设立了办公地点。



在国家发展这份考卷上,新加坡与泰国写下了不同的答案。如今,答案已被时间验证。

一百年前,泰国有大约三万头野生大象,现在只剩下不到5000头。其中大部分大象被人工驯养,因为疫情的缘故,许多大象正在忍饥挨饿。

除了忍受饥饿,它们可能被出售,当作非法伐木的工具,生存处境更加艰难,这场灾难里,大象先一步成为了牺牲品。

去年11月,泰国宣布将调整经济结构,避免过度依赖旅游业,只是这个决定来得太迟。

7月31日,泰国新增病例1.9万,死亡人数达178例,都创下新纪录。首都曼谷附近的医院不堪重负,太平间已没有空间,医院买了两个冷藏集装箱来存放尸体。

泰国的数百只猴子无人喂养,因一根香蕉大打出手;象园里饥肠辘辘的大象,正在等待命运的裁决;清迈的商家望眼欲穿,却等不来一位游客。泰国上下,早已一片水深火热。

而这个悲剧,或许本可以避免,至少不像现在这样惨烈。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1)
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旅游风向】【摄影部落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