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8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陆媒:突发!TikTok就这样被美国明目张胆抢走了!(图)

新闻来源: 卢克文工作室/为你写一个故事/BBC 于2020-08-01 14:08:3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TikTok就这样被美国明目张胆抢走了…我们目睹了一场国际抢劫


>刚刚,据路透社报道抖音和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

已经同意完全放弃Tik Tok的股份

就在特朗普称要封杀Tik Tok的几小时后

我们刚刚目睹了一场数百亿美金的明抢

赤裸裸



路透社的报道



2020年有多魔幻

我们能亲眼目睹一场国际大抢劫的全过程

如果你还没弄懂为啥美国要对Tik Tok下杀招

就往下看



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只是因为普通中国人看待事物的出发点,与欧美政客看等事物的出发点截然不同,所以一直很困惑,搞不明白一款人畜无害的短视频软件为什么在欧美,尤其在美国一直受到疯狂打压?

Tik-Tok到底犯了什么错?不就各种有趣的生活小视频么?看看美女看看搞笑秀秀美食怎么了?干嘛成天搞得要死要活的?

欧美政客说的什么Tik-Tok盗窃信息一类的理由,简直跟三岁小孩撒的谎一样可笑,一个视频软件能盗个毛线机密啊?普通人发个遛狗的视频就透露国家机密了?

可是能往Tik-Tok头上泼的脏水实在有限,只好编一个三岁小盆友才信的理由。

这跟蓬胖成天说华为盗窃情报、跟美国安全官员说中方盗窃美国新冠疫苗一样可笑,给你编织罪名跑得飞快,要他们堂堂正正拿出证据,连袋洗衣粉都拿不出来。

求你了蓬胖,你能不能拿出点证据来?没证据那可要告你诽谤啊。(不过这哥们脸皮厚,估计告了也没什么用。)

那打压Tik-Tok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是争夺互联网的话语权。

许多中国人不知道,从2020年第一个月开始,Tik-Tok就击败了老外们常用的WhatsApp跟Facebook、Youtube、Instagram这四大软件,成为全球下载排名第一的APP。



 在这之前,Tik-Tok一直在全球下载排名三、四位的样子,可能因为疫情影响,全世界人民在家闲得无聊,开始大量刷短视频度日,以致Tik-Tok拿下全球第一。

我在印度旅行时也确实见到印度人民非常喜欢用Tik-Tok,视频内容跟咱们差不多,主要都是搞笑和才艺为主。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一件可怕的事情,就是所谓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只有中美两个玩家。

德国、法国、英国、日本这些传统强国被排斥在互联网浪潮之后,真正的顶尖高手,只有中美在竞争。

互联网浪潮给中国带来了大量新财富,使中国在信息化领域走在了全球前列,这一次全球新冠疫情发生时,中国能做得特别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中国信息化发达,大数据远超其它国家。

中美现在在移动互联网区域的竞争,全球这块是美国遥遥领先,中国本土这块是中国自己领先。

其实跟现在中美在世界的格局一样,美国攻、中国守,但中国本土力量极其强大,美国也攻不进来。

本来这个格局一直是恒定的,Fackbook、Twitter、Instagram带领着全世界人民玩,微信、抖音、微博带领着中国人民玩。

但是猛地有一天,抖音从中国本土范围杀了出去,国际版Tik-Tok将其它美国社交软件的传统地盘杀了个人仰马翻。

这就使中美移动互联网的竞争格局突然发生了质的改变。

美国眼见自己这边的移动互联网地盘快要失控,就要赶紧压制Tik-Tok,将其扼杀在摇篮里,防备中方再杀出更多的强大对手。

移动互联网是美国不可动摇的统治全球的工具之一,一旦移动互联网的全球势力萎缩,美国的软实力将大打折扣。

大家回到最前面那张图,现在全球下载量最多的软件里,Fackbook、Twitter、Instagram、Whatsapp、Youtube、Messenger、Snapchat、Googlemap、Gmail全部是美国公司,中国公司的势力范围只有字节跳动的Tik-Tok,和欢聚时代的Likee。

有意思的是,中国突围的范围都是短视频类型,可能因为这是新生阵地,没什么旧势力,比较容易占领,还有就是短视频的沟通不太依赖语言和文字,以姿体形态为主。

以文字为主的社交软件Fackbook、Twitter,以图片为主的社交软件Instagram,以及以长视频为主的软件Youtube,构成了美国控制全球话语体系的基石。

大家在这样的社交平台上,很少能看到一个正常的中国形象,中国被无数次描绘成一个“黑暗残暴的政府统治着一群愚昧麻木的人民”这种国家形象,中国的公知则在内部担任狂热的西方普世价值传教士,负责“唤醒愚民的重任”,里应外合,这套结构基本已经成了定式,只要是中国的都是病态的,只要是欧美的就是人类文明之光。

在这些平台上,因为今年疫情的原因,大家也见识到了年初替中国说话的账号被删的盛况,其实大家对网络舆论的控制都差不多,删号这种事大家都干,但话语权在别人手里,你说的没人听,美国说的别人就信。

今年中国武汉刚爆发疫情时,海外的媒体说我们管控的方法残酷到“一栋楼有一个人感染,就把整栋楼都焊死”、“只有特权阶层能戴N95口罩”、“方舱医院跟集中营没有大的区别”,但海外的吃瓜群众也深信不疑,这段视频我至今还保有截图,现在开始打脸。(源自2020年2月8日Youtube上的视频)

 



 这段105万次阅读量的视频还猛夸美国疾控中心储备物资达到70亿美元,实现全美配送12-48小时不等,储备900多种物资,由6个秘密仓库进行保存,远超中国的仅仅12亿人民币物资储备,暗示美国如果遇到疫情,完全有能力控制,中国就是渣渣,干什么都不行。

半年过去了,来看看事实吧,在防控疫情方面,到底谁是渣渣?是470万例确诊的美国,还是8.4万例确诊的中国?

长年累月的洗脑下,许多欧美人还真信了这套,习惯了在这种话语体系下指责中国。

虽然说大家各玩各的,但其实中国的年轻人对美国的了解,远远胜过美国的年轻人对中国的了解。

由于美国势力强大,一直是武林扛把子,小弟众多,所以如果在国际上进行舆论对决,其实我们一点胜算都没有,就跟中国海军要是在太平洋深处碰到美国海军,一样没胜算一个道理。但是在中国本土周围,我们跟美国打起来还是有一定胜算的,移动互联网的战争也是一个道理。

国际舆论平台就是美国话语权、展现美国软实力的太平洋,一直是美方喉舌无敌于天下的地方,但是这地方突然冲进来一艘中国核潜艇,见谁灭谁。

Tik-Tok就是这艘核潜艇。

那还得了?这是中国人搞的软件,现在居然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如果不对Tik-Tok现在加以控制,那以后Tik-Tok出现的视频,全是反对我美帝的怎么办?全是支持中国的怎么办?到时中美激烈冲突时,支持美帝的视频号他就删,支持中国的视频号他就顶置,我们还怎么控制全球舆论?还怎么讲普世价值?

别问美帝怎么知道,因为美帝现在就是这么干的。

控制全球主要舆论平台,掌控全球话语权,才是美国官方强制要求Tik-Tok出售给美国公司的原因。

美国控制全球既是硬实力,也是软实力,话语权只是软实力的一部分,Tik-Tok触碰到了美国全球话语权的核心领域,所以要遭到美国的迎头痛击。

另外我还要提醒一下大家,在阿拉伯之春、在乌克兰政变、在香港暴动这种种事件的背后,所有暴动分子采用的沟通、组织的软件,全部是美国控制的软件。

香港暴动分子们组建的群组,在里面约定暴乱内容、明确分工,能做得有组织有效率,都是因为这种软件平台的作用。

因为即时通讯工具传递信息时的快速性,一个失控的网络APP,可以在24小时内鼓动大量的人走上街头,制造暴乱。

在切身利益下,美国才不顾一直宣扬了无数遍的市场经济这一套,7月31日,特朗普才宣布行政命令,迫使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的美国业务,《纽约时报》报道称,微软正在就收购Tik-Tok进行谈判中。

当关乎到他们的利益时,所有的普世价值就会扯下来,露出弱肉强食的本来面目。

而他们到处宣扬的普世价值本身,也是掩护他们和平时期掠夺发展中国家的一种附属手段,这些价值观有一个共同特点:只教别人怎么分配国家财富,但从来不教别人怎么获取国家财富。

真正动手改变国家的人,更多思考如何让国家赚到更多的钱分配给民众,做大蛋糕,而不是天天围着一个小得可怜的蛋糕商量着怎么分配。

Tik-Tok被强制出售给微软的背后,确实跟经济利益有关,但更多的是,是美国政治利益,控制全球舆论的诉求。

一个人要活下去,就必须要吃米饭吃肉食,任何生命活下去,都一定要吃掉另一种生命,世界竞争是非常残酷的,

一个国家要强大,就难免跟其它国家竞争,激烈争夺生存空间,梦想靠别人施舍来维持岁月静好,那就只能跪在别人面前一辈子。

不要苛责字节跳动了



很显然,这是对美国步步紧逼的妥协,也是对特朗普最近采访中透露出敌意的妥协。

因为根据美国《国会山报》,特朗普当地时间7月31日在其专机“空军一号”上对记者表示,他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逼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的美国业务。



01

这是一个十足的坏消息。

因为除开TIK TOK,你再也看不到一个来自中国的APP,能在美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造成这样大的影响,成为一个如此大众的软件了。

要知道,在全球范围内那些最火的平台类产品,无论是FACEBOOK、TWITTER还是INSTAGRAM、YOUTUBE,甚至SNAPCHAT,全部都是美国的产品。

现在动不动就会有老教授出来批评,说中国年轻人不看严肃新闻不看书,他们了解世界都是通过社交媒体。

其实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现在全世界的年轻人,了解新闻、了解世界,也大多通过社交媒体。尤其当美国总统把TWITTER当作他最重要的发声平台后,更是如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社交平台推送的信息、禁止的信息,毫无疑问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三观取向。

事实上,如果你同时有微博和TWITTER账号,并且在上面关注差不多的话题,应该对我上面说的深有体会。

这就是引导价值观的能力。

诚然,看了微博,你会觉得中国人对世界有误解。

但如果看了TWITTER,你会觉得世界对中国的误解更深,更需要一个对中国现状相对客观的软件,在国际上引导一些对中国有利的东西。

在这点上,许多人曾经对TIK TOK给予厚望:



而TIK TOK把最重要的美国业务剥离出售,显然标志着这一“厚望”,已成“奢望”。

如果字节跳动做到这样的地步,最终还是出海失败,只能退回中国。

那无疑是对中国所有IT企业的当头一棒。

02

很多人,把这一坏消息,归咎于字节跳动的“软弱”。

消息一出,光我在朋友圈看到的类似评论,就不下三个:



而翻开微博去看,会发现什么帽子都给字节跳动扣上了:



还有人举例说当年GOOGLE退出中国时,是直接退出的,可没有把业务卖给百度。

可能这算是商业领域的“受害者有罪论”吧。

要知道,剥离出售美国业务,如果要说谁最痛苦,绝对是字节跳动自己。

为了能在全球市场上活下去,他们又是把迪士尼高管KEVIN MAYER挖来做TIK TOK总裁,又是把全球决策和研发中心移出中国,又是想尽办法,让自己接受审查,符合美国的法律法规:



然而,最后还是碰壁,还是因为美国政府“危害国家安全”的指控,不得不同意分拆出售业务,让多少年的布局毁于一旦。

事实上,即使字节跳动同意分拆,最后究竟如何分拆,也是一个难题。

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分拆美国业务,那Tik Tok的核心算法要不要公布给收购者?

要知道字节跳动最早就是靠算法起家的,无论今日头条用户还是抖音用户,最早都是觉得“刷着刷着一天就过去了”。字节跳动才会有如此恐怖的增长。

毫无疑问,这是字节跳动的核心竞争力。

更别说,Tik Tok是字节跳动最近这几年投入最大的项目,其在世界范围内的成功,离不开巨额的广告投入。

那会儿我在一家游戏公司,负责过一段时间游戏的海外发行。

有一天,我们做海外投放的同事表示,因为TIK TOK,导致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量可以买了,剩下的都是绝对承受不起的价格。

字节的广告投入,可见一斑。

在这样的关头,放弃美国这一全球最重要的市场,顺带承受更多的商业风险,显然不会是字节跳动的高层愿意看到的。

但他们能怎么办呢?

他们对面的,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的国家机器,是虎视眈眈的美国政府,挥舞着“国家安全”、“意识形态冲突”的大棒,带着一众发达国家盟友的穷追猛打。

字节跳动虽大,但依然只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已——这既不是他们的错,也不是他们能承担之重。

用他们受到的苦难,来苛责他们“软弱”。

我也是很佩服中国网友,差点忍不住爆出一句话:



03

读过我以前文章的朋友应该记得,我并不喜欢民族主义。尤其不喜欢在和平年代用民族主义做大旗,来为自己的产品做宣传做营销。

但最近一两年,很显然,时代变了。

先是印度莫名其妙开始针对中国,用国家强制力封了中国59个APP,有消息称这一名单之后还会更长。



然后又是英国政府在美国压力下,即使冒着几十亿英镑的损失,也要停止和华为的5G合作,并且现有的装置也要拆除。



现在,又是已经尽力脱离中国,尽量配合美国审查配合美国“国家安全”需求的字节跳动,被逼到不得不退出美国,出售在美业务。

今天还有新闻,说尽管相关人士做了许久努力,已经被限制自由近两年的孟晚舟可能最后还是要被引渡到美国。



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每个人天真的时候,都会说商业是商业,商业不要和政治挂钩。

但到现在,最天真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政治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乃至于每个人都无法犬儒,不得不直面政治给我们生活方方面面带来的改变。

虽然我们常说,民族主义的大旗不能没事拿出来挥舞,国际上要以合作为主。少对抗,多合作,实现共赢。

但现在,全世界已经渐渐从合作为主流,变成了对抗为主流。现在一切的一切,都要以对抗的视角去看。

美国在试图建立一个没有中国的世界体系,在世界上拉帮结派,做出的威胁,发表的言论,一天比一天夸张,一个比一个惊悚。

乃至于现在特朗普,在用“我是对中国最强硬的美国总统”,来为自己接下来的大选拉票。

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已经很难后退,只能迎击。

当然,迎击的前提,是你得承认自己很疼,而不能自欺欺人,继续沸腾,说这都是好事,受损的都是别人。

总之。

轻松惬意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收起幻想。

接下来,要做好斗争的准备了。





BBC:封禁抖音TikTok 美国政府有哪些方法可用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7月31日)宣布要在美国封禁被认为有安全问题的中国短视频应用平台抖音国际版TikTok。

路透社周六独家新闻引述两位知情人士表示,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已同意完全退出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希望以此与白宫达成协议。

根据这个方案,字节跳动全部退出后,微软将接管TikTok美国业务,负责保存管理所有美国用户数据,也允许除了微软之外另一家美国公司接管TikTok美国业务,而某些总部在美国的字节跳动投资者可能有机会获得其中少数股权。

白宫尚未就此作出回应。北京的字节跳动和微软对此均未予置评。白宫此前拒绝了字节跳动提出持有TikTok美国少数股权的提议。

TikTok美国总经理瓦妮莎·佩帕斯(Vanessa Pappas) 周六发表视频声明,称TikTok在美国"有长远打算"。她还对用户表示,公司正在开发"最安全的软件"。


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应该在美国封禁TikTok

BBC科技新闻编辑里奥·凯利恩(Leo Kelion)盘点了美国可能采取的几种封禁方法。

软件下架

最直接也最显而易见的办法是让谷歌和苹果停止在各自的软件商店下架这款软件。

这可能需要把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禁止美国公司跟它展开业务往来。这一招类似用于对付华为的做法。

这个办法可以确保不再有新用户下载抖音软件。

老用户则不再能收到提示、安装更新,但仍可以使用自己手机上已安装版本的抖音,这可以通过命令谷歌和苹果通过远程操控功能消除或阻止被禁软件启动。

封禁服务器

谷歌和苹果可能很讨厌用这种方法控制用户的智能手机,甚至有可能拒绝执行这个指令。

如果是这样,那么还有一种较简单的方法,就是命令各地互联网上网服务公司封禁抖音服务器。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是抖音网站上的视频也无法浏览了。

印度封杀抖音和其他一些中国公司的软件时就采用了这种方法。用户反映这种封禁连VPN也无能为力。

局部封禁

但是,印度可以做的美国总统未必能做到。

因此,还有一种不那么决绝的做法,就是禁止美国政府公务员在工作用的手机上安装抖音。

众议院已经通过了这项提案,但参议院还在评估。

问题是这种方法不如特朗普总统暗示的那样大尺度。

政府干预

还有一种做法,就是通过财政部下属的外资投资委员会(Cifus)否决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软件公司的并购交易。后者的用户已经于2108年转到抖音系统。

Cifus有权评估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并购交易。因为字节跳动提出收购议案时没有申请得到这个委员会的批准,所以在交易完成后的次年,2019年,Cifus对交易启动调查。

如果Cifus最后裁定否决交易,那就可以命令字节跳动停止在美国提供服务。

现在不清楚的是,在新的母公司旗下,抖音的美国分支是否能够继续开展业务,或许可以换一个新品牌。微软或许被认为在保护用户数据方面更可信赖。

有消息称微软正在洽谈收购抖音美国事宜,有些圈内人士甚至给更换门户后的抖音美国起了新名字,比如微软Teens,对应于微软Teams软件。微软对此未予置评。


抖音TikTok大事记

2012年3月:字节跳动在中国成立,推出表情包交换软件;

2016年9月:字节跳动推出短视频软件抖音

2017年8月: 抖音国际版TikTok在世界部分地区推出,但不包括美国

2017年11月:字节跳动收购muiscal.ly,在中国以外市场提供服务

2018年5月:TikTok宣布市场调查公司数据显示它成为当年第一季度下载最多的非游戏类iOS软件

2018年8月:字节跳动宣布关闭Musical.ly,将其用户全部转移到TikTok平台

2019年2月:TikTok因处理Musical.ly的13岁以下用户数据不当在美国被罚款

2019年10月:脸书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公开批评TikTok删查涉及抗议示威的内容

2019年11月:外资投资委员会(Cifus)对TikTok启动国家安全威胁调查

2020年 5月:TikTok 聘请迪士尼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出任TikTok美国公司ishouxi执行官兼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

2020年7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特朗普总统宣布可能会封禁TikTok
网编:和评

鲜花(10)

鸡蛋(39)
58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经济观察】【谈股论金】【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