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3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陆媒:数万文件揭露剑桥分析操纵各国选民选情(组图)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信传媒 于2020-01-14 9:52:2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日前,已经关门的英国数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数万份文件将被陆续公开,这将暴露该公司的内部运作情况,该公司于2018在被披露盗用8700万脸书用户个人资料后,宣布倒闭。

  超过10万份与68个国家和地区业务相关的文件将在未来几个月公布,这些文件将揭露一个以“工业规模”操纵选民行为的全球基础设施网络。

  在剑桥分析公司关门之前,美国总统大选、英国脱欧以及其他国家领导人选举中都有其身影,通过操纵选民情绪,为自己的“金主”服务。这家曾在各国选举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剑桥分析公司”到底什么背景?

  借用社交媒体操纵选民情绪 为“金主”谋取最大政治利益


  相关资料显示,剑桥分析公司成立于2013年,对外宣称其主要业务是向政治和企业客户提供消费者研究、分众广告投放和其他数据类服务,主要在美国运作。它的母公司则是鼎鼎大名的英国战略交流实验室公司(SCL)。SCL成立近27年,作为政府和军方承包商,业务范围广泛,从食物安全调查、打击毒品到政治竞选都有涉猎。

  剑桥分析公司作为SCL集团的分支,由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和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联合创建,班农是谁不用多做介绍,尼克斯则是SCL集团的高层主管之一。公司成立之初,班农和尼克斯通过说服私募基金经理罗伯特· 默瑟(Robert Mercer),获得1500万美元启动资金。而默瑟长期为美国共和党捐款,并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

  

  史蒂夫·班农此前担任白宫首席战略师,曾是特朗普高级战略顾问

  

  英国剑桥分析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也曾是SCL集团高层人士

  该公司运营模式主要是把微定向和心理学结合起来,精心分析选民的数据,预测选民动向,为“金主”赢得选举。在获得投资之后,担任剑桥分析公司技术骨干的克里斯托弗·怀利(Christopher Wylie),认识到数据分析预测用户行为与心理学结合的重要性,因此他找到了当时任职于剑桥大学心理测量中心的教授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

  

  克里斯托弗·怀利曾是剑桥分析公司的技术骨干,也是后来的爆料揭秘者

  2014年,科根教授开发了一款APP,放在脸书上推广,用于心理学研究。用户在这款APP上做完测试后,可以得到5美元。总共有27万用户接受测试,但是该应用可以获得用户本人以及用户好友的动态信息等数据,通过这样“滚雪球”的方式,实际上收集到至少五千万脸书用户数据。科根将这些数据带到了剑桥分析公司,而通过数据分析就可以向选民精准地推送广告。

  在2016年的肯考迪亚峰会上,亚历山大·尼克斯曾不经意的透露了“剑桥分析公司”的政治调查和分析方式,通过分析大量脸书用户信息,对成千上万选民的性格特征进行归类,每个选民的恐惧、需求和兴趣就暴露在“剑桥分析公司”的面前。如果有一条事关禁枪的法案即将表决,“剑桥分析公司”为了帮助拥枪派“金主”,对于一个高度神经质和严谨的选民,该公司会把一张入室抢劫者砸窗的广告推送给他,触动他的警惕心理,想到自己需要拥枪自卫。而对于关心传统习惯、和蔼可亲的选民,会推送给他“父亲和儿子在夕阳下一起涉猎野鸭的温馨广告”,将拥枪美化为一种“从美国建立代代相传的家庭文化传统”。

  干预多国政治选举  剑桥分析公司违法行为被揭露

  剑桥分析公司多次参与美国、欧洲等国的政治选举,但是其起到的作用存在争议性,政治学家质疑“剑桥分析公司”干预选民选举,而“剑桥分析公司”本身也陷入刑事调查。

  2018年3月17日,多家媒体披露了剑桥分析公司的商业行为,英国《观察家报》和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该公司从一名外部研究人员(科根教授)那里获取并使用脸书用户的个人数据,但是这名研究人员却告诉脸书公司,他是出于学术目的收集的这些数据。报道指出,剑桥分析公司通过这些脸书用户的数据,预测选民动向,定向投放广告,帮助“金主”赢得选举。

  紧接着19日,英国第四频道新闻台(Channel 4 News)公布了为期4个月的暗访调查视频。一名卧底记者假扮为剑桥分析公司的潜在客户,与该公司高层多次会面,其对话场景被秘密记录下来。

  

  英国第四频道新闻台的暗访视频

  为了“搞臭”客户的竞争对手,剑桥分析公司甚至会让一个有钱的开发商故意给敌对的候选人送钱,说要资助其竞选,或者使出“美人计”,让一些乌克兰美女在获选人住处附近活动。设套让对方获选人上钩,录下全过程,然后把视频传到网上。

  在英国第四频道新闻台的暗访视频中,剑桥分析公司的主管吹嘘“剑桥分析”及其母公司SCL早就操作过全球超过200多场选举,包括美国、英国、肯尼亚、马来西亚等众多国家。

  特朗普选上美国总统  剑桥分析公司功不可没

  据英美各大媒体的报道,剑桥分析公司通过窃取5000万脸书用户资料,帮助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团队在剑桥分析公司的协助下,根据特朗普现有支持者的特征,将拉票广告发给了其他潜在支持者,从而影响了最终的结果。

  尼克斯本人透露,特朗普能选上美国总统,剑桥分析公司功不可没。他自称在竞选期间多次见到特朗普,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调研、分析、网络和电视推广全部由他的公司完成。

  

  剑桥分析公司的前雇员布里塔尼·凯泽

  时任剑桥分析公司项目发展总监的布里塔尼·凯泽(Brittany Kaiser),后来也成为揭秘者,透露:“特朗普的这些主要捐赠者之间有电子邮件联系,讨论通过一系列不同的金融工具掩盖捐款来源的方法。这些文件揭露了美国政治背后的整个黑钱机制”。与此同时,同样的机制也被部署在剑桥分析公司工作过的其他国家,包括英国。

  多渠道“洗钱”  剑桥分析公司介入英国脱欧公投

  剑桥分析公司不只影响了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还将触角伸向了世界各地的选举,就连英国脱欧都介入其中。2018年3月24日,据英国《卫报》报道,一位为英国脱欧组织“Vote Leave”工作过的爆料人Shahmir Sanni指控称,一笔62.5万英镑的资金表面上由Vote Leave捐赠给独立脱欧组织BeLeave。而这笔钱实际上以BeLeave作为管道,输送给一家与剑桥分析公司有关的数字服务公司。

  在英国脱欧公投期间,Vote Leave曾为一家总部位于加拿大的竞选顾问公司AggregateIQ支付超额费用。按照竞选法律规定,Vote Leave在脱欧公投上最多花费700万英镑。记录显示,在表面上,Vote Leave将40%的预算用在了AggregatelIQ公司上。但当花销达到700万限额之后,Vote Leave将额外62.5万英镑捐给了一名学习时尚设计的学生格莱姆斯(Darren Grimes)。

  

  AggregateIQ与剑桥分析公司关系紧密

  格莱姆斯创立了一家小型的非官方脱欧团体BeLeave。收到来自Vote Leave的捐款后,BeLeave将这些钱又转给了AggregateIQ。根据其他媒体调查,除了通过BeLeave转账之外,Vote Leave还向另一家名为“英国老兵”的脱欧团体捐助了10万英镑,而这10万英镑也被转给了AggregateIQ。

  在公投期间,AggregateIQ曾代表Vote Leave收集选民信息,在分析选民背景后投放定向广告,以影响选民在公投中的决定。后来成为揭秘者的剑桥分析公司前骨干技术人员克里斯托弗·怀利透露,AggregateIQ与剑桥分析关系紧密,他自己曾参与前者的创立。这两家公司在收集选民信息上使用了相同的技术,由于两家公司联系紧密,剑桥分析的工作人员经常将AggregateIQ称为“加拿大分部”。

  包装非洲国家政党  剑桥分析公司“操盘”非洲政治选举

  剑桥分析公司除了受雇于英国的“脱欧”阵营,还在非洲大陆“操盘”当地的政治选举。在2018年2月19日,英国第四频道新闻台的暗访片段中,时任剑桥分析公司总经理马克·特恩布尔(mark turnbull)透露,在其公司秘密地运作下,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所属政党2013年和2017年两次赢得选举。

  

  乌胡鲁·肯雅塔

  2017年肯尼亚总统大选一波三折,当年8月份大选结果被最高法院裁定无效,需在接下来的10月26日重新举行选举,而很多肯尼亚选民表示自己看到过各种各样的有关选举的假新闻。

  特恩布尔称,其公司参与了肯尼亚选举中出现煽动和政治宣传,他们两次重新包装肯雅塔所在的政党,撰写竞选宣言和演讲稿,设计了候选人的方方面面。公司网站在2013年将其在肯尼亚的工作描述为“有史以来在东非进行的最大政治研究项目”,该项目根据选民的真实需求(工作)和恐惧(部落暴力)制定相关计划,同时与当地研究组织合作,借此适应当地的语言和习俗,并通过社交媒体拉拢年轻选民。

  2018年2月20 日,肯尼亚执政党朱比利党副主席戴维·穆雷瑟证实,朱比利党2017年确实雇佣剑桥分析公司的母公司英国战略交流实验室公司(SCL)。

  

  亚洲国家选举事务  剑桥分析公司也现身其中

  在介入非洲国家的政治选举时,剑桥分析公司还将手伸向亚洲,马来西亚就是其中之一。据路透社此前的一份报告,剑桥分析公司的部分职员曾表示他们使用了“一张空壳公司组成的网”,以此来掩盖其公司在马来西亚选举中的活动。

  此前,剑桥分析公司政治部门的网站上提到公司“在马来西亚吉打州支持了‘国民’阵线的选举活动”。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之子慕克里兹(Mukhriz)被指在2013年的选举中,借助“剑桥分析”获胜。尽管这遭到了来自马来西亚方面的否定,但是仍有证据表明,慕克里兹说了谎。

  

  慕克里兹

  慕克里兹否认利用“剑桥分析”的服务赢得吉打州地方长官一职的说法。但是,慕克里兹的助手阿兹林(Azrin)指责称,慕克里兹否认雇佣“剑桥分析”影响2013年选举的说法是在说谎。阿兹林此前曾是慕克里兹负责新闻媒体事务的助手,根据阿兹林的说法,他以私人身份为慕克里兹工作,一直持续到2015年。值得注意的是,阿兹林曾担任 “剑桥分析”母公司SCL集团东南亚地区的负责人。

  结束语

  早在2014年,脸书就检测到剑桥分析公司大量获取用户资料的异常行为,但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放任该公司的非法行为。在剑桥分析公司的违法行为被媒体曝光后,脸书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封杀爆料者的脸书账号。

  尽管如今,剑桥分析公司已经关门,但正如英国军情六处俄罗斯部门前负责人、《斯蒂尔档案》背后的情报专家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所说,“西方国家政府未能惩罚那些操纵社交和其他媒体的人,结果将是,尽管剑桥分析公司可能被曝光并最终关闭,但其他更老练的类似行为者将有勇气继续干预我们的选举,并播下社会分裂的种子”。

相关报道:郭文贵披露:台湾大选是中共与美国较量

 根据《信传媒》报导,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对此大力赞扬,他亦不忘提醒,这是台湾人民的胜利,同时也是香港人民的胜利,是许多国际支持的结果。

  郭文贵表示,“蔡总统应该明白,不是她赢了,是共产党输了,这个选举,这是中国共产党和美国两大利益集团的较量。”郭也透露,美国在选举之前的数个月,就曾派出一组智库来到台湾调查选情,针对北京对台湾的渗透,亦催生了台湾保证法。

  郭说,“这些人支持台湾的民主,是因为共产党,台湾选举赢了,也是香港人民赢了,这是起码的常识。”郭文贵表示,台湾选举是中国共产党与美国两大利益集团的一场较量,也是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民进党派谁都会赢的大选,即使是陈水扁出来选也会赢,李登辉也会赢、赖清德也会赢。但是,这四年若干的不好,民进党就会输得很惨,台湾人民会把你弄下来。

  郭文贵提到选前对海外台湾人演讲时,很多人支持他反共,但是一谈到台湾选举,就说蔡英文要搞台独,所以要支持韩国瑜。郭文贵一听,大惊说:“我跟大陆人好,但我恨共产党,我也不支持台独,蔡英文过去这几年复杂的情况下,她也没有做出极端(台独)动作,你不支持蔡英文,我们就变成香港啦。”

  郭文贵比喻说,“我给你一桌白菜、豆腐,你不喜欢,但没有毒啊,国民党这桌是共产党准备的丰富大菜,韩国瑜是牛肉、鲍鱼,但里面是毒啊,有砒霜阿”;“你说小英没魄力,最起码小英不卖台,也没给你干什么坏事,你看香港的林郑月娥有魄力,结果香港被她弄成什么样子,不就完蛋了吗。”

  郭文贵亦强调,为了孩子、为了未来,为了不要让美国放弃台湾,不能支持韩国瑜。郭选前就曾表示,如果这一次由韩当选,台湾就会照着共产党的要求去走,一步又一步打开大门让北京染指。

  郭文贵还说,“美国我见过所有的人(华盛顿)说,这次如果韩国瑜要是选上了,美国会觉得奇怪。”郭文贵也透露,美国是高度重视2020大选,而且也准备好了韩当选后的方案。

  如果韩国瑜变总统 美国对台将施行紧缩政策

  郭文贵表示,因为有香港反送中的例子明摆着,如果台湾人民还是要选韩国瑜当总统,表示这里的选民是有问题的。因此,韩若是胜选的话,中国一定会对台湾动手,而美国将要对台湾推出一系列政策,绝对不会让台湾继续成为往中国输出核心技术与军事技术,以及躲避美国制裁的跳板,而且美国还会立法,针对在台湾那些受到中共同化、靠拢中共的人进行惩罚。

  不过,台湾选举与香港反送中,在华盛顿的眼中,原本不是同一盘棋的,郭文贵谈道,在支持他爆料革命的其中一名大老,是美国最成功的三大百货之一的主掌者,今年已90多岁高龄,是川普最大的赞助者,同时亦是坚定支持台湾的力量。

  这位老者在2019年5月前曾经询问郭文贵,“在关键时候,你给我说说,共产党在台湾有什么核心能力?”郭文贵则回应,他获得绝对情报,共产党6月份时要对香港动手,7月份则要进攻台湾,北京政府有两手攻势,第一是要封锁;第二是要找某个理由,例如共军军机遭到击落或是军舰被击沉,然后再从南部直接登上岛屿、拿下台湾,这位老者当时回说:“不可能。”

  因此,当香港街头发生事情之后,老者大吃一惊,他对郭文贵说,自己也得到了各种情报,“你说的是真的。”于是,老者出了一大笔钱,资助了一个智库,同时派出一个团队前往香港、澳门、台湾进行深度访谈,并写了一个台湾大选的报告,“如何保护美国利益”。

  郭文贵强调,报告里面并不是说要让谁赢,而是不要让某位候选人扮演共产党的代言人,到了这时候,香港局势与台湾选情是紧密相连的。

  台湾大选前数月 美方秘密小组访台撰关键报告

  郭文贵表示,这个国家级别智库,“上一次组成是为了解体苏联的时候,位阶也比当前危机委员会还高”,而其团队完全是独立调查,从来都不曾对外表示过身分。

  智库的名称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未来可能会对外公布,这一次写报告的人士都是新手,从军事、政治战略家,包括美国军火商都是全面参与,这个小组对台湾大选的调查报告,包含秘密的经济、情报、政治分析报告,亦彻底影响美国最高层。

  郭文贵说,“台湾内部一帮人,在台湾保证法通过以后回台北邀功,要利益,拿了不少钱,台湾也一堆骗子,有政治,就有丑陋。”

  另外,郭文贵还透露,民进党里面有人找了班农与其他几位对台大老前往台湾助选,但是被他劝阻了。他表示,“去了民进党一定输10%,而且被中共说美国势力介入台湾大选”,郭文贵为了这件事情,还与班农等人发生严重的争执。

  2019年,郭文贵已多次示警北京对台湾的军事威胁迫在眉睫,2019年5月,在台湾保证法通过之后,美国多次派遣军队通过台湾海峡,前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的情报主管詹姆斯・法内尔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的立场就是要告诉北京,台湾海峡是公海,并不是属于北京的,美方亦对北京武统台湾发出警告,迫使其重新评估武统台湾的代价与胜算,他也认为美中是迟早一战的。

  如果中共武力犯台 北京何时倒下由美国决定

  郭文贵披露,美国有全面监控北京当局一举一动的能力,包括郭台铭抵达美国与川普见面之前,有先前往香港、深圳、上海、北京,并与谁会面。另外,这个高阶的智库,也是高度关注北京对台湾的一举一动。当签署保密协议以后,郭曾询问这些人,“你们怎么阻止中国打台湾?”

  其中一位家中三代都是美国军人的核心成员对郭文贵说,“美国人可以在世界上用任何方式,对任何形式敌人take down。”

  另一位主事者目前是美国政府内知名人士,他亦对郭文贵表示,“只要是我们下了决心把共产党消灭,如果他敢对台湾动手,什么时候开始,由他们决定,但以什么方式结束、他们什么时间倒下,由我们说了算,我们一定把下命令的人和组织彻底消灭。”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2)
3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potatohead [★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9:57:38 回复
绝望的呐喊
5  4
评论人:bpeng2000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10:05:14 回复
在任何时代,人民能够看到的,能够听到的,对什么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基本都是可以预测和控制的。微观的不确定性在宏观角度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民主选举就必然成为金钱控制下的选举。网络时代和以前的区别只是以前只需要控制主流媒体,现在则需要用大数据来对你精准控制而已。
9  1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