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特朗普弹劾案首场公开听证会:证人给出新指控(图)

新闻来源: 海外网/新华社/多维新闻/美国之音 于2019-11-13 21:03:5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首次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图源:路透社)


当地时间11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民针对总统特朗普弹劾调查举行首场公开听证会。两位证人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威廉·泰勒和分管欧洲和亚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乔治·肯特出席作证。

美国《华尔街日报》13日报道称,美众议院已开启为期七周的弹劾调查公开阶段。这是美国历史上第四次类似质询活动。首场公开听证会在一个办公楼会议厅举行,历时6个多小时。两位证人都曾闭门作证,而在13日又披露了一些新情况。



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威廉·泰勒(右)(图源:CNN)


听证会上首次公开了任何证人都要回答的问题,也是弹劾调查的核心论点:特朗普是否滥用职权扣缴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以威胁乌政府调查特朗普想调查的人,包括其潜在政敌拜登。

两位证人首先明确表示“并不是特朗普的反对者”。泰勒作证时指认美国政府经由常规外交渠道和“非常规渠道”处理乌克兰事务,“非常规渠道”由特朗普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主导。肯特也表示,这种处理方式让他很震惊。



分管欧洲和亚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乔治·肯特(右)(图源:CNN)


在听证会上,泰勒还揭露了一个重要信息,这是此前没有过的新内容。泰勒表示,他的助理7月26日听到特朗普与美国驻欧洲联盟大使桑德兰通电话,特朗普问起乌克兰调查的情况,桑德兰表示乌方已准备好向前推进。泰勒强调,在桑德兰看来,特朗普关心对拜登调查多于乌克兰本身。

对此,共和党人为特朗普进行公开辩护,他们试图将泰勒部分证词描述为“道听途说”,并强调在乌克兰推动的调查是打击该国腐败的必要手段。他们还试图构建一些未经证实的理论,即干预2016年大选的是乌克兰,而不是俄罗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刊文称,首次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达到了预期效果,一整天的辩论给了两党足够时间来思考调查进展。两位证人在重复上个月闭门作证时的观点之上有了些新内容。共和党也进行了几轮“反击”。


在公开听证会当天,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了来访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他谈及同一时间正在进行的首次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称调查是“猎巫”和“骗局”,还说“自己太忙了,没法观看当天的听证会,我想我会得到一份报告”。对于泰勒在听证会上提到的与桑德兰通电话,特朗普表示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最近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支持弹劾调查的美国人以53%的比例略占上风,反对弹劾调查的美国人占44%。约49%的人认为特朗普应该被弹劾并被免职,而46%的人表示反对这样做。

13日的听证会拉开了一系列公开取证的序幕。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将于15日到国会公开作证。另有8名证人将于下周出席公开听证会。据悉,所有听证会的对象都是已提供闭门证词的官员,未来将有多名来自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的现任和前任官员出席听证会。

特朗普弹劾调查进入公开听证阶段,总统本人称没时间看直播


由美国国会民主党人主导、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13日进入公开听证阶段。

首场听证会13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进行,由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希夫主持,证人为美国负责欧洲和亚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肯特和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泰勒。

希夫在开场陈述中说,众议院调查人员从过去几周的弹劾调查中获得了很多信息,但由于白宫阻碍,仍缺少一些信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中级别最高的共和党人努内斯随后表示,弹劾调查站不住脚,是针对特朗普的“抹黑活动”。

肯特和泰勒随后进行开场陈述并先后接受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提问。他们在回顾弹劾调查涉及事件的同时,也各自表达了对特朗普政府乌克兰政策的担忧。

特朗普当天在白宫对媒体说,他没有时间通过电视直播观看听证会,并称弹劾调查为“猎巫”和“骗局”。

美国驻乌克兰前大使约万诺维奇将于15日到国会公开作证。另有8名证人将于下周出席公开听证会。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9月24日宣布启动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起因是一名情报界人士匿名检举特朗普7月在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时要求对方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及其儿子亨特。特朗普还被指冻结一笔对乌军事援助以施压乌克兰并试图掩盖相关行为。

民主党指责特朗普滥用职权谋求私利,寻求外国势力干预明年总统选举,同时损害国家安全利益。特朗普则坚称自己没有过错,与乌克兰之间也“没有利益交换”,他要求乌方调查拜登父子是为了反腐败。拜登则否认相关指控。

众议院的弹劾调查听证会最初以闭门方式进行。主导弹劾调查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等3个委员会向多名相关人员发放传票或提出取证要求。尽管白宫明确表示不会配合调查,但仍有数名特朗普政府现任或前任官员到国会提交证词,一些证词内容引发两党激烈论战。众议院10月31日投票通过关于弹劾调查程序的决议案,为弹劾调查由闭门转向公开提供了铺垫。

众议院弹劾调查快轨推进 特朗普被弹劾下台非唯一赌注



美国民主党人通过弹劾程序投票后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调查进入高速推进阶段。11月13日,美国电视台首次全程直播了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听证会。美国驻乌克兰代理大使泰勒(Bill Taylor)和美国国务院官员肯特(George Kent)出席听证会并举证。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约万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也将于11月15日出面举证。听证会围绕特朗普是否以对乌军事援助作为交换条件,施压乌克兰政府调查政治对手、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Joe Biden)。多数共和党人选择不看直播,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批评这种听证会是骗局。






2019年11月1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针对特朗普弹劾调查举行首场公开听证会。美国驻乌克兰代办泰勒(中)和美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帮办肯特(左)出席听证。(新华社)



2019年11月1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针对特朗普弹劾调查举行首场公开听证会。美国驻乌克兰代办泰勒和美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帮办肯特出席听证。(VCG)



2019年11月1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针对特朗普弹劾调查举行首场公开听证会。(VCG)



2019年11月1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针对特朗普弹劾调查举行首场公开听证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发表讲话。(Reuters)



2019年10月29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乌克兰事务高级专家维德曼(Alexander S. Vindman)就“通话门”事件赴国会作证。(VCG)



2019年10月23日,美国民主党众议员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举行闭门听证会,一些共和党人和保守媒体在会场外表达抗议。(AP)



2019年10月23日,美国民主党众议员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举行闭门听证会,20多位共和党议员集结抗议,认为这种取证过程“不合法”。(AP)



2019年10月23日,美国民主党众议员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举行闭门听证会,20多位共和党议员集结抗议,试图硬闯听证会,干扰取证程序。(AP)



美国前白宫国安顾问博尔顿(右)可能出席众议院针对特朗普的弹劾听证会。(Reuters)


这场听证会的前1天,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宣布,下周该委员会将举行5场公开弹劾听证会,举证者共有8人,部分已经参加过闭门听证会,部分也是共和党所要求出席举证的人员,但并不包括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民主党方面以拜登不属于弹劾调查的范畴为由绝了共和党这类要求。

民主党的政治赌注

1个月的时间,就有近15人被传唤作证,预计听证人数还有可能增加。民主党以弹劾听证的方式公开揭露特朗普政府内政外交弊端,进一步撕裂了党争。从起初的闭门听证开始,就陆续有很多不利于特朗普的举证被曝光,均指向特朗普的确寻求和乌克兰政府达成“交易”,让后者调查拜登父子。特朗普及其盟友全盘否认,甚至公开批评和抵制民主党力推的弹劾程序及听证会安排。一些被传唤特朗普顾问,也拒绝出席听证。与此同时,特朗普继续呼吁共和党站在自己一边,团结抵制民主党人主导的弹劾调查。

这种弹劾调查的过程,无形中会让特朗普面临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并不一定是来自被成功弹劾的威胁,因为特朗普深知参议院的共和党人不会轻易抛弃他。弹劾条款将来即便通过,也就是自己被众议院成功弹劾,参议院也能确保自己过这一关。

从政治斗争的角度或者党派恩怨的角度来看,民主党人的首要目标应该让特朗普被成功弹劾,将其钉在“被弹劾总统”的历史耻辱柱上。这一点不难,众议院民主党人凭借其多数党优势必然会通过弹劾条款。

至于弹劾案最终能否在参议院闯关成功,或者说参议院会否倒戈“判定”特朗普有罪,依法依宪解除总统职权,这应该是次要的,毕竟民主党也知道共和党参议员倒戈的可能性很小。民主党人不会指望参议院“判决”特朗普“有罪”,而是会看重弹劾的整个过程,把特朗普的“罪行”展现给美国选民,让选民在2020年大选中通过选票做出最终“判决”。



2019年11月13日,众议院举行弹劾调查公开举证的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待到访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VCG)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能够在特朗普通乌门曝光后改变之前拒绝弹劾的态度,冒着撕裂华府党争的风险,甚至压上2020年民主党大选选情的赌注,对特朗普展开弹劾调查,说明民主党的确抓住了特朗普违宪违规的把柄。

共和党虽然一味地袒护特朗普,甚至从公关层面否定弹劾的合法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听证会证人的举证,美国整个社会的民意与舆论也在转变,开始接受弹劾的合法性。而在通乌门曝光前,或者通俄门调查期间,民间对这种合法性的认可度并不是很高。

弹劾案也是一种党派斗争的延续,体现三权制衡的机制运作。美国选民已经对这种斗争倍感厌烦。民主党不能高估弹劾案对大选中民主党选情的正面作用,共和党也不能低估其对自己党内选情的负面作用。即便共和党能在2020年保住白宫控制权,民主党的一大赌注就是退而求其次,争夺国会两院的控制权,让特朗普彻底变为“跛脚鸭”。这样民主党人掌控国会权力,会继续对抗或制衡特朗普政府。

弹劾能否撼动特朗普选民基本盘?


民主党很有可能将弹劾案当做进一步“否定”特朗普的选举利器,让一些关键州的选民,尤其是那些3年前对特朗普抱有幻想的选民在2020年大选中改投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不过,弹劾调查的冲击力虽大,但不一定能够冲破或瓦解特朗普选民基本盘。这就要看接下来弹劾过程对“民意”的影响。根据《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ABC)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支持和反对将特朗普弹劾下台的支持人数对半。美国民意依然是2016年选举以来的严重裂化状态。

另外,整个弹劾案,从众议院投票到参议院审核,至少要花费三个月的时间。过早结束对明年大选选情的冲击就会减小。所以,共和党人也不会一味地阻碍弹劾案的推进。众议院将来若通过弹劾条款,参议院共和党人早接手总比晚接手好。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减少对共和党大选选情的负面影响。

不过,影响2020年大选结果的关键因素依然是经济。如果特朗普无法尽早结束关税贸易战,美国经济在大选年面临下行压力就会加大,加上弹劾案的影响,特朗普连任前景必然会受到影响。所以,现在的特朗普面临多重压力,但选举是第一位的。为了缓解这种压力,他除了矢口否认一切弹劾指控,必然会将弹劾调查视为对自己和对美国的威胁。而为了应对这种威胁,不排除特朗普又会制造出新的麻烦,或者衍生出新的问题,被民主党人抓住把柄。

弹劾调查首日公听会 两外交官称总统想让乌克兰启动调查帮政治忙



美国驻乌克兰最高使节威廉·泰勒和职业外交官乔治·肯特在国会作证之前举手宣誓。(2019年11月13日)

两名美国外交官星期三(11月13日)在针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上说,特朗普设立了“非常规渠道”来与乌克兰打交道,希望让基辅方面公开展开调查,以便在政治上帮助自己,主导这个渠道的是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这两位美国国务院官员是现任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和负责乌克兰事务的国务院官员乔治·肯特(George Kent)。他们说,他们逐渐意识到,朱利安尼是在国务院的正常规制之外代表特朗普利益行事,把华盛顿和基辅之间的正常关系渠道排挤在一边。

这两位外交官说,朱利安尼督促基辅启动对特朗普2020年总统竞选的一名主要对手---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以及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任职一事。他们说,朱利安尼还推动调查一个已被戳穿的说法,也就是乌克兰而非俄罗斯干预了2016年的总统竞选,帮助特朗普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

特朗普在希望乌克兰启动调查期间,扣住了国会批准的3亿9千1百万美元的对乌军援。乌克兰需要这笔援助抗击乌克兰东部亲俄罗斯的分离主义者。

泰勒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说:“如果没有美国的援助,无疑会有更多的乌克兰人丧生。”

众议院弹劾调查的核心事件是特朗普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的半个小时通话。特朗普在电话中请求“帮个忙”,让泽连斯基启动对拜登父子的调查。

泰勒回顾了之前没有披露的7月26日一段谈话。他手下的一名助理听到了那次在特朗普-泽连斯基通话一天后的交谈。泰勒说,那名助理听到特朗普和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之间的交谈。桑德兰为特朗普提供了1百万美元的政治献金,被总统任命为美国驻欧盟大使。

“我的工作人员可以听到特朗普总统在电话上向桑德兰大使询问‘调查'的事情,” 泰勒作证说, “桑德兰大使告诉特朗普总统,乌克兰方面已经准备好着手进行了。”

泰勒说,那次谈话表明,当时特朗普“更关心调查而不是乌克兰”军援。 他说,桑德兰曾对他说, “每件事”--军事援助以及泽连斯基想要在白宫会见特朗普一事都取决于乌克兰是否启动调查。

泰勒说,他从未见过美国总统要求外国政府展开有利于总统本人的政治调查。 但是他和肯特都说,在有关对乌军援和推动乌克兰调查拜登父子风波的七个月时间里,他们跟特朗普没有接触。

在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共和党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的质问下,泰勒承认他虽然在夏天与泽连斯基见了三次面,但军援与调查拜登父子挂钩一事从未被提及。

9月11日,虽然乌克兰还没有启动对拜登父子的调查,但是特朗普最终在美国议员的压力下为那笔援助放行。共和党人辩护说,援助最终被放行,这一事实构成了关键证据,支持总统提出的在军援和调查拜登父子之间没有“交换条件”的说法。

但是泰勒说,泽连斯基的手下人员当时准备让这位乌克兰领导人9月末借着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年度会议的时机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上就调查发表“某种声明”,在特朗普发放了援助之后,乌克兰放弃了这一宣布。

这次充满戏剧性的听证会向全国电视观众转播。在美国历史上,特朗普只是第四位面对弹劾调查的总统。弹劾调查证词和程序给特朗普总统的三年执政蒙上阴影。白宫对此展开反击。

白宫发言人斯蒂芬妮·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说:“这场假听证不仅无聊,而且极大地浪费了纳税人的时间和金钱。国会应该努力通过(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新贸易条约),为我们的政府和军队提供资金,努力降低药品价格, 还有许多工作。 特朗普总统此刻在工作,民主党人应该学他的样子!”


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对记者们说:“我太忙了没工夫看。这是猎巫。这是骗局。”

领导民主党弹劾努力的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又译谢安达)在开场白中指责总统以扣押军事援助的方式来对乌克兰施压,要求基辅进行具有政治色彩的调查。

希夫说:“事情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可怕。如果这不是可弹劾的行为,还有什么是呢?”

但是特朗普坚定的支持者---共和党众议员德温·努涅斯(Devin Nunes)称,这次听证会是“电视转播的戏剧表演”和“求索罪名的弹劾程序”。他蔑视过去几个星期举行的秘密听证,称公布那些对特朗普不利的证词记录是“精心策划的媒体抹黑行动”。

泰勒和肯特是在几个星期的闭门听证后公开作证的。

包括泰勒和肯特在内的十几名现任和前任外交与国安官员进行的闭门作证勾画了这样的案情:特朗普暂时扣住乌克兰抗击亲俄分离主义者所需的军援,除非泽连斯基公开承诺启动对拜登的调查。

民主党人领导的弹劾调查威胁着特朗普的总统执政。在公开听证会开始前夕,特朗普大力抨击弹劾调查。他引用一名支持者的话指出,最终,虽然乌克兰还没有启动对拜登父子的调查,他还是为美国的援助放行。

特朗普说,将要作证的人是“永远反特朗普的人”。

但是作证者几乎清一色的都是职业外交和国安官员,在共和民主两党政府都效过力,而下星期作证的关键人物桑德兰是被特朗普任命为驻欧盟大使的。

泰勒和肯特都说,他们不是“永远反特朗普者”。肯特说,他为三位共和党总统和两位民主党总统效过力。

特朗普称他7月末与泽连斯基的通话是 “完美的“,并敦促美国人”读一读通话记录!”

特朗普的支持者说,特朗普在那通电话中从来也没有具体提及交换条件,也就是用军援换取带有政治色彩的调查以帮助特朗普2020年竞选连任。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说,泰勒、肯特和定于星期五作证的第三位证人---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对我们国家有着几十年的执著奉献,堪称楷模”。

然而,根据公开听证前星期二在共和党成员中散发的备忘录,共和党人计划严厉质疑泰勒和肯特对特朗普与乌克兰打交道的意图的理解,并坚持说,特朗普对乌克兰的腐败问题存有“深刻的、真心的和合理的怀疑”,他扣押军援“完全是合理的”。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下星期还将举行三天听证。计划出席的证人包括桑德兰、美国乌克兰事务特使科特·沃尔克(Kurt Volker)大使、国家安全委员会首席乌克兰事务专家亚历山大·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和前国家安全委员会资深主任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
网编:睿文

鲜花(2)

鸡蛋(1)
2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