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3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女子斩杀女儿内幕曝光:妻子原是大嫂 外遇怀孕(图)

新闻来源: 新快报 于2019-08-19 8:19:5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离家7个月,妻子竟然怀孕三个多月。11月底,在惠州博罗打工的刘源清回到兴宁老家后,发现了妻子的“秘密”,而妻子还向他伸手要钱打胎。贫困的刘源清一气之下放话“离家出走”,让他悔恨终生的是,妻子竟狠心向年仅10岁、8岁的亲生女儿灌食剧毒农药,又挥刀将2岁和4岁的小女儿杀死在床上,再服农药自杀。




妻子拿起菜刀砍向熟睡中的两个小女儿。杨志成/制图



图为刘源清看着中毒住院的女儿,心痛不已。 周达标/摄

■新快报记者 周达标

离家7个月,妻子竟然怀孕三个多月。11月底,在惠州博罗打工的刘源清回到兴宁老家后,发现了妻子的“秘密”,而妻子还向他伸手要钱打胎。贫困的刘源清一气之下放话“离家出走”,让他悔恨终生的是,妻子竟狠心向年仅10岁、8岁的亲生女儿灌食剧毒农药,又挥刀将2岁和4岁的小女儿杀死在床上,再服农药自杀。

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刘源清的妻子以前是他大嫂,在偏远的山沟里,这个复杂的关系加上亲人有精神病,使得村里人纷纷避而远之,让原本就贫穷的家庭更加不幸。刘源清在发现妻子出轨后,不顾其苦苦哀求天天责骂妻子,最终让妻子丧失理智。

事发兴宁市新圩镇,因亲人有精神病,长期受歧视冷落

寒夜两侄孙女拍门求救

刘源清的老家在兴宁市新圩镇虎洞村黄豆排,这是离新圩镇约10公里的偏远小山村,刘源清一家居住的老屋在山脚下,而刘源清叔叔则把房子建在村公路旁,两家相距约200米。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来到虎洞村黄豆排,见到了刘源清的叔叔刘振东,说起当晚发生的事情,他也忍不住老泪纵横……事发在12月1日早晨,刘振东睡意正浓时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拍门声,伴随着“叔公”的叫喊。刘振东急忙打开门一看,发现是两个正在读小学的侄孙女刘×婷和刘×勤,迎面扑来的还有一阵令人作呕的农药味,姐妹的说法让刘振东打了个寒颤,“叔公、叔公,妈妈灌我们喝农药了!”

刘振东顾不得穿衣服,带着姐妹俩来到村卫生院抢救,但村里的卫生院没有抢救药品和设备,村医让他马上报警和打120求救。

妻子外遇丈夫天天责骂

兴宁警方调查初步确定,凶杀案由谢远英一手造成。事发前一天,30多岁的谢远英与丈夫吵架,丈夫离家出走,谢远英气愤不已,在1日早晨五六点左右,强迫睡在隔壁的大女儿和二女儿服下农药,然后砍杀与自己同睡一房的只有4岁和2岁的女儿,随后自己服毒自杀。然而,刘源清自己说出的原因更加令人大吃一惊。

昨日上午,新快报记者在兴宁市人民医院见到了刘源清,才42岁的他,头发几乎发白了。他已经无暇照顾仍在ICU的妻子和大女儿,紧紧守着中毒稍轻的二女儿刘×群。刘源清告诉记者,他11月21日从惠州博罗回家后,打开家里的橱柜竟然发现一盒避孕套。刘源清怀疑妻子出轨于是质问妻子,然而妻子的回答却令他心碎:“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我今年三月二十九(5月1日)离开家里,已经半年多没有回家了,这孩子肯定是别人的。”刘源清流着泪说,妻子也承认,一个劲跟他说“对不起”,但始终不肯告诉他第三者是谁,还跟他要钱去堕胎,恼怒的刘源清天天见了妻子就骂。

11月30日早上8时许,因为天气变化,刘源清风湿的手臂隐隐作痛,于是和二哥一起去沥陂镇的舅舅家借药酒。但临出门时,他却跟妻子说:“我出门(去博罗)了,再也不回来了。”当晚二哥回家了,他就住在舅舅家没有回来,没想到下半夜接到叔叔刘振东的电话,他发疯似的跑回家,却再也见不到两个小女儿了。

母亲砍杀两女儿后自杀

约半个小时后,120急救车和新圩镇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常率先赶到现场的民警,发觉事态非同寻常,在刘振东的指引下来到刘源清老家,发现老屋大门被里面反锁,大声呼叫也无人应答,感到事情不妙的民警只好撬开房门,迎面扑来的同样是农药味,民警进入刘源清的房子,发现刘源清妻子谢远英倒在床边已经昏迷,与她同睡一张床的4岁和2岁的女儿被割喉死在床上,旁边还有一把带血的菜刀。

民警迅速将谢远英和她的两个中毒的女儿一起送到新圩镇医院抢救,随后又转送到兴宁市人民医院,并迅速向上汇报案情。当叔公的刘振东一看两个小侄孙女已经没救了,而此时刘源清竟然不见踪影,当场捶足顿胸大哭,打通电话想骂刘源清,但只说了句:“你女儿被你老婆杀了……”就再也说不出话。

目前,谢远英和大女儿刘×婷仍在ICU接受治疗,而中毒较轻的二女儿刘×群可以留在儿科病房接受治疗。昨日上午,记者在见到刘×群时,她躺在病床上输液,虽然已经洗胃了,但仍不时干呕,脸色发青。凑近仍可闻到一股农药味,她的牙齿被农药毒得已经发黑,并且松动。她回忆,自己只喝了两小杯,而姐姐怕妈妈,妈妈让她喝多少就喝多少。

死伤者情况

母亲 谢远英,38 岁 仍在 ICU

大女儿 刘×婷,10 岁 仍在 ICU

二女儿 刘×勤,8 岁 在儿科病房

三女儿 刘×红,4 岁 熟睡中被砍身亡

小女儿 刘×芬,2 岁 熟睡中被砍身亡

■悲情一家

妻子原是大嫂

记者深入采访发现,这个悲情家庭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不愿意被提起的往事:刘源清的妻子是他原来的大嫂。

这句话从刘源清口中说出时,他坐在女儿旁边的病床上,头埋入两手手臂内,足足一分钟才抬起来。刘源清说:大女儿其实是他大哥的。大概在10年前,他的大哥刘炳清因为脑溢血,在医院抢救了很多天后还是撒手归天,留下两个女儿,也让刘源清欠下了一大笔债务。大女儿“送”给叔叔养,二女儿跟着妈妈谢远英。后来他跟谢远英相互爱慕后成家,大嫂也变成他的妻子,在娶妻生子后,他也一直在博罗收废品,每年只是在农忙的时候回家帮忙。

对于这段往事,刘源清平时也不愿意提起,再苦、再累他也认了,每个月自己咸菜送粥也节省下来几百元,除了寄回家里给妻子外,自己存着存着,把大哥治病借来的三万多元医疗费,和父亲去世欠下来的钱,直到去年才还清。让刘源清不满的是,妻子动辄打骂孩子。

二哥有精神病

刘源清辛辛苦苦收废品挣来的一丁点钱,除了寄回家里和还债外,早几年还要承担二哥一家的生活费。

刘源清一共三兄弟,他最小,上面有两个哥哥,除了10年前去世的大哥外,家里还有一个被称为“傻子”的二哥以及他那精神病的一家子。据叔叔刘振东介绍,老二刘育清早年得过一场大病,大病以后就是这个样子。昨日下午,在虎洞村刘振东的家里,记者见到了刘育清,看到记者进门,他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直看着记者,当记者与其对话时他却闭上了眼睛直摇头。而刘育清的妻子坐在老屋前的台阶上,手臂弯曲、双手举到肩膀位置,手指垂了下来,头倒向一边,直视着过路人。

刘源清一家与二哥虽然名义上已经分家,但仍然一起住在老屋。久而久之,虎洞村村民对于刘源清一家也避而远之,似乎认定刘源清的妻子也是精神病。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1)
1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糖糖不是我 [进士☆][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19日 8:29:43 回复
14 
评论人:金马门前 [布政使★★☆][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19日 9:14:12 回复
在农村特别是山区这种离家外出打工非常普遍
不是体制内的贱民们的生活水平只能这样
11  1
评论人:kankan015 [太守★☆][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19年08月19日 8:55:01 回复
厉害国里的低端人口。小粉红眼里这些都是无能之人, 生死不用管, 活着也只是给厉害国8个小时夜里修铁路去。 这样厉害国才能招些不会汉语的亚非拉留学生。
13  3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