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为什么日本的色情片产业这么发达?

新闻来源: 涨姿势 于 2019-03-10 9:10:17  


日本自古以来就对性这个话题没有太大禁忌。


日本最早的文学作品——收录大量神话故事的《古事记》中就有记载:近似于男女生殖行为的结合“诞生了国家”。


日本的农耕文化源远流长,而“繁殖”、“丰收”等都与性有着密切关联。


直至今天,鹿儿岛县等日本南部地区仍保留着一些古老的传统农事活动,比如人们怀抱着男性生殖器形状的石块,一边跳舞一边祈求来年大丰收。



直至19世纪后半期的江户时代,日本人对性的观念都比较“开放”。


当时农村有一种“夜这”风俗,即未婚年轻男子深夜潜入女性家中,经对方女性同意后发生关系。男女双方在尚未培养起深厚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就发生肉体关系的例子并不罕见。



当时有些地方甚至还有这种神奇的风俗:在一年一度的传统祭典活动结束后,夜深人静下相不认识的男女发生了性关系。这种“偶尔的放纵”使人们在平日的重体力劳动中保持一种超强忍耐力,也算是当时的一种智慧吧。


在江户等大城市里,普通平民的性观念也相当开放。譬如已婚男女在外面与别人发生肉体关系的现象早在江户时代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这从江户时代的小说以及描写性爱场景的浮世绘中就可看出。



然而,后来的明治政府以“建立西洋式近代化国家”为目标,着手对“性开放的平民”加以限制。政府认为若人们的性道德观仍停留在近代化以前的状态,就无法建立起近代国家体系,即“成年人拥有各自的家庭,以各家各户为单位履行纳税、服役的义务”。


1880年明治政府以通奸罪惩处了“出轨平民”。著名诗人北原白秋也曾因通奸罪被判入狱。


此外,明治政府还按照论语中关于“男女到了7岁就不能同座”的训言划分出男校和女校。至今日本还有一些公立女子高中、女子大学等,就是那时遗留下的痕迹。


日本人在建设近代化国家这条路上探索了140多年。表面上给人的印象是“不去思考下半身,对事认真且性格保守”,但日本人骨子里似乎还暗藏着“对性包容开放的文化遗传因子”。


在现代日本社会中,一些人因为无法承受工作环境、工作纪律等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最后选择通过性的方式排解抑郁,这其实引起了诸多社会问题。

NHK电视台某著名男主播,今年11月在电车上对一名年轻女子进行袭胸等猥亵行为。最终警方以涉嫌猥亵罪(痴汉)将其逮捕。



若没有众多消费者的存在,日本AV业也不可能到达今天的繁荣程度。


换言之,日本AV业的发展,离不开那些“虽然好色却从不将好色之意表露在外”)的日本人在背后默默支持。


特别是在上世纪80年代,小型摄影机普及后AV产业真正进入高速成长期。

而随着人们可以更加自由地将视频上传到网络,AV产业的销售渠道得到进一步扩宽。


近年来,由于日本社会贫富差距扩大,为赚钱而拍A片的非职业AV女优开始增加,AV内容风格也更加丰富。


此外,不少AV制作发售公司实际上私底下与黑社会关系甚密,其中不乏接受黑社会资金援助的AV公司。


日本色情产业到底有多发达?它的利润竟远超科技产业...


在地缘上与中国相近的日本,以繁荣的情色产业闻名世界。情色行业在日本又被称为风俗业,从事相关交易活动的场所被称为风俗店。日本有许多风俗店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地带,常打“擦边球”,但风俗业的方兴未艾也是不争的事实。日本的风俗店为何能如此发达呢?



繁荣的风俗业


日本的风俗业有多繁荣?请看一组数据:日本的性风俗产业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起至今发展已超过六十年,逐渐形成了一个从业人士超过30万人,年产出约2兆3千亿元日币(约合1400亿人民币),占日本国内GDP约0.4%的巨型产业。英国《金融时报》估计,日本风俗业的年营业额超过600亿欧元。



许多人将日本的风俗店等同于妓院,其实这并不准确。风俗店分为许多种类,产业细分十分丰富。


风俗店主要分为club(夜总会)、苏纳库(日语叫sunaku,类似于K歌店,但是没有包间,一桌桌客人都在同一个大空间里,谁点歌谁就上台唱)、异性洗浴场(泰国浴)、上门健康服务、无上装钢管舞店,异性相谈店(相谈在日语里是聊天的意思)、牛郎店等等。



日本目前有着亚洲规模最大的红灯区,即位于新宿靖国大道北侧的歌舞伎町,虽然仅有0.35平方公里,但这片区域却集中了超过5000多家的酒店以及各种成人娱乐场所。


据日本媒体报道,风俗店现在呈两极化发展。一位在东京一家公司从事高级风俗店企划工作10余年的员工说,“不管是洗浴中心还是无营业点的上门服务,风俗店从几年前就开始呈现低级店和高级店的两极分化。


尤其是最近可能受安倍经济学影响,超高级店的营业额一直在上涨。客人里面中年人比较多,60岁以上的也不少。”


据介绍,在最高级的风俗店消费,洗浴一次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00元),上门服务一次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00元)以上,有的甚至全天花费可达120万日元。


而据业界人士透露,现在许多高级风俗店会对客人进行面谈,以确保其具备加入会员的资质。


主要要求客人有绅士风度,“不做令女性讨厌的举动”等等。他们这样做的理由是,有了优秀的客人才能吸引优秀的女性加入店里,为客人服务。


事实上,高级风俗店对于店内服务者的素质要求十分全面。不仅对相貌、身高、年龄、学历、才艺有要求,甚至对父母的职业情况也有标准。


有的店还要求从业女性在六本木或银座的一流俱乐部有工作经验。成功入职后,还要接受妈妈桑从言谈举止方方面面的教育。


当然,这仅仅是风俗业里金字塔位置的店面生存状态。回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甚至更早,风俗店并非这样的局面。



日本风俗店最早起源于奈良时代,当权者在平城京(奈良)建造元兴寺。为了满足工匠们的生活和生理需求,寺庙建设的管理部门在寺院附近建了一个“奴婢宿”。


里面的“奴婢”一是为客人端茶倒水,一是为客人提供性服务。彼时,卖淫在日本并不违法,日本的“公娼制”也由此兴盛,各地妓院曾十分繁华。直到1956年5月21日,日本政府颁布了《卖春防止法》,至此,历史悠久的“公娼制”寿终正寝。


在该法律正式实行的1958年,全国39000间各种名目的“妓院”的灯火熄灭了。



也是在《卖春防止法》出台后,被关闭的妓院为谋生存,开始发展新的业务。


但由于从业者依旧是原来红灯区的经营者,所以经营方向还是主打情色服务,只不过更加隐晦。


比如,从事餐饮业的店铺里的服务员穿着超短裙但是不穿内裤,上半身的乳房也若隐若现。


后来还推出了包间内对客人一对一的服务,增加了抚摸、亲吻、手淫等项目。这些与情色服务模式逐渐打开全国市场,在此基础上,发展成为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日本的风俗店种类及经营项目。


政府法制的暧昧态度


而在《卖春防止法》规定卖淫违法后,日本的风俗业为何还能发展得如鱼得水呢?这与政府和法制的暧昧态度,或者说界定不清有很大关系。



由于早期在日本从事卖淫活动的主要是因生病、失业、离婚而失去收入的女性,所以1956年《卖春防止法》将处于卖淫处境的人认定为应该被保护的社会弱势群体。


《卖春防止法》第3条规定:“任何人都不能卖春,或成为卖春的对象(即买春)”,但这仅是“训示规定”而非“处罚条例”。同时,“自愿”与否也是判定是否违法的关键条件。


由于没有具体的法律处罚措施,该法对于卖淫者和嫖客的约束力大打折扣。

此外,虽然日本法律禁止卖淫,但是法律对于卖淫本身的定义比较模糊。法律将“卖淫”定义为“与非特定对象进行有偿性行为”,可是对性行为的理解却仅限于阴道性交。


则如果存在非阴道性交的性行为,即便有偿,也可以说是合法的。



日本虽然也针对风俗业出台了《风俗营业法》,规定风俗店可以合法经营。


要求风俗店申请执照,有了执照之后才能够挂牌营业。并对"风俗店"的营业时间、劳动条件、营业条件等加以约束,但据悉该法的主要目的是断绝黑社会组织的资金进入风俗业。


正是基于过去对弱势女性的保护,以及相关定义的界定不清,让日本风俗业有了足够多的“空子”来钻。所以许多风俗店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大肆发展业务。


有人评价日本为风俗业赋予的法律空间几乎让“卖淫非法”形同虚设。



在日本,还有一种被称为“乌鸦族”的男性职业,他们通常穿着黑色衣服,在风俗街拉拢女性做风俗娘,许多女性饱受其害。


“乌鸦族”虽然被日本政府禁止,但该行业还是十分活跃。


日本广岛县于2006年修正了迷惑防止条例,明文规定禁止该行为,违反者将处以50万日元以下罚款,尽管如此,该现象依然是屡禁不止,甚至更加猖獗。


受害者不仅限于女性,还包括一些商店街,“乌鸦族”们站在店门口,导致顾客都无法入店。


据了解,东京新宿的歌舞伎町也有很多“乌鸦族”,由于一旦风俗店店员在外拉拢女性被检举,其店铺会被搜查,所以大多数风俗店都把这业务外包给某些组织,这些组织便与警察打起了“游击战”,让政府部门难以管理,焦头烂额。

最近,由于日本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期间吸引外国游客做准备,日本政府准备修改“风俗业”的相关法律法规,总的原则是放松规制。但与此同时,日本也为净化社会环境,加强对红灯区的扫荡和打击。


日本警方已经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方案,发誓要在2020年前对歌舞伎町进行彻底净化。东京警方甚至出台了彻底净化红灯区的方针,计划把红灯区的不法集团和不良分子全部清掉,净化卖春泛滥的社会环境。


民众:比想象中宽容


日本风俗业的繁荣发展与普通民众是分不开的,虽然外界认为日本的性文化较为开放,但他们对于风俗店的看法当真很包容吗?


有媒体做了相关调查,结果显示,在“去风俗店能否算入见异思迁的范畴?”这个问题下,有69.5%的人选择“不算”;若伴侣去风俗店,选择容忍的比率高达60%。


参与调查的对象给出如下理由:


“在家里无法满足,花钱去风俗店并不算坏事。”(36岁)

“不是特意去恋爱,有妻子或者恋人的同意的话,去风俗点店也没有什么问题。(39岁)

“偶尔需要刺激”(29岁)

“悄悄地去没有问题”(31岁)


可见,日本民众对于另一伴去风俗店的行为相当包容,甚至认为生理上的背叛不是大事。



在为什么要去风俗店的问题中,许多人给出如下理由:


“很多工作场合需要在这样的地方谈,毕竟公关方面还是需要很多技巧的”(制造商方面的公关、40岁)

“是对自己的一种奖励,毕竟这种场所真的很让人感到刺激,可以说是男人的圣地,并且服务也很周到,随心所欲。”(售货员、20岁)

“除了妻子,想寻求和其他女子带来的刺激,这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感受到”(医生、30岁)


可以说,去风俗店一方面是工作需要,另一大理由就是“寻求刺激”。


日本情色影视及情色文化也通过网络等途径传播到中国,很多中国男性调侃“为人不识武藤兰,阅尽AV也枉然”。的确,在日本风俗店中,也能觅到国人的身影。


事实上,长期以来日本风俗店原则上拒绝接待外国客人。但近些年日本经济整体下行,风俗店也调整方针,向游客敞开了大门。



一家位于东京吉原红灯区Kinpei“大浴室”的老板NaoyaNishimura介绍,“最近几年,外国游客占我们生意来源的15%。而这个数字中,中国游客占80%。”

同时,来他店里的韩国和印度顾客也变多了,西方顾客更是络绎不绝。


介绍男性娱乐的杂志《我的旅途》的编辑AkiraIkoma也表示,激增的外来游客拯救了风俗业,“大牌连锁店占据了市场,中小型风俗店努力想要在这日渐缩小的蛋糕上分一块,就在这时外国人拯救了这一行业。”


古龙曾经说过,天下有两种最古老的职业:妓女和杀手。在日本“食色性也”文化的涵养下,日本的风俗业更是经久不衰,它的繁荣也为国家经济做出贡献。


曾有一位美国的经济学家戏称,现在的日本风俗业足以让日本在未来50年内不爆发经济危机。这或许是一种笑谈,但也许也是一种现实。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伤疤撕痛发送时间: 2019年03月12日 22:08:15
鸡国的鸡少么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